產後的祭祀和滿月

北马的满月祭品也是赠送亲友的礼品。计有黄姜饭、咖哩鸡、红鸡蛋、红龟、红圆或红桃。

兩期曾談及嬰兒出世後馬上“拜落土”,之後的祭祀尚有多次。頻繁的祭拜,無非是人與自然界的一種協調,希望嬰兒獲得神明庇佑,快高長大。嬰兒出世後的祭祀,第三日有“拜三旦”,第七日有“拜七旦”,十四日有“拜十四旦”,以麻油飯、金針木耳湯、炒雞酒等祭拜“床母”。拜三旦也叫拜三朝。

林明義主編《台灣冠婚葬祭家禮全書》指出︰“三朝之禮這一天,又準備‘油飯’、‘雞酒’來供奉神佛、祖先……拜完以後,將‘油飯’、‘雞酒’送給娘家,……同時也送給媒人和鄰居,告訴他們新娘已生產。產婦也要吃‘壓腹雞’,使產後的腹部恢復原狀。”我國的秘密會黨也有“吃三朝”之俗,那是模仿民間的三朝之禮。會黨的入會儀式稱為“出世”,義為加入會黨仿佛重新出世,成為會黨的新生兒了,既然出世,就得給他們做“三朝”之禮,稱為“吃三朝”,這一天就有個宴會,會黨前輩就會教導“三朝”的黨徒秘密詩文、手訣、暗號、隱語等等。

十四旦後,就是滿月(彌月)的來臨。滿月象征產婦和嬰兒的做月結束,此後,她們就可以往外活動,不再禁忌。親友們會贈送禮物或紅包給新生嬰兒,祝福快高長大。禮物通常均是嬰兒用品食品或產婦補身食品。外祖母就得贈送兩套嬰兒衣服、一對絨制襪子及帽子、一條金項鏈及八卦牌(窮者可以只買一個八卦牌),八卦有保庇嬰兒平安長大之含意。嬰兒滿月當天,就得回贈親友們禮品,通常是油飯、紅龜、紅雞蛋等物。

滿月是個重要的新生嬰兒慶典,是日得準備祭品祭祀祖先神明,包括床母。北馬人的祭品有黃姜糯米飯及咖哩雞、紅雞蛋、紅龜、紅圓或紅桃。紅圓用于生男兒,紅桃用于生女兒,紅圓是圓形的,像男人的睪丸;紅桃像女性的性器官,顯然有古代的性崇拜遺風。北馬改油飯為黃姜糯米飯加上咖哩雞,乃非常道地的東南亞風味,可見北馬文化的包容性,易接受外來文化,尤其兼容並蓄本地民俗文化。這些祭品也贈送給親友,大家收到了禮品,一看到紅圓或紅桃便知道生男孩或生女孩,一切不言而喻。

現在許多人家舍棄傳統,紛紛以西洋蛋糕取代上面的傳統禮品。華人是最容易接受外來文化,尤其西方文化。

滿月當天,抱嬰兒到外走一圈,口中嚷“峇葉,峇葉”(老鷹,福建話),祝福嬰兒宛如老鷹一樣的勇敢翱翔在廣闊的天地中。《台灣冠婚葬祭家禮全書》說只嚷老鷹,那是生女嬰的。設使是男嬰,就唱出整首的童謠︰“鴟(老鷹)鴟飛上山,囝仔(小孩)快做官;鴟飛高高,囝仔中狀元;鴟飛低低,囝仔快做父。”舊時代的重男輕女是要不得的思想,不僅對女人不公平,更是使到女人沒地位。

當真正要帶嬰兒出門時(可能是滿月當天或數天後都行),尚有個已經消失的古俗,叫做“觸灶”,長輩以手指在鍋底涂滿黑煙塵,再點上嬰兒的額上眼眉之間,也有采用紅色顏料點的,就如印度同胞在額上的一點一模一樣。點額時就念“斗灶,忌底到(或拿灶,忌底到)”,意思是斗灶後就不禁忌,可以到處去。不然有些嬰兒外出會沖犯到而生病多事。(以上除了參考資料,皆專訪溫華女士,太平)

滿月習俗中,有的會舉行剃頭風俗,有的是在做“四個月”的時候才舉行。剃頭之俗就留待下篇才來敘述吧!

星洲日报·文化空间·田野行脚。李永球(2011年1月23日)

產後做月子的保養

麻油煎香饼(马蹄酥)是做月妇女补身食物。

麻油姜丝炒猪肝,是热补身食物。

產婦分娩後的一個月裡身體虛弱,在家休養不得外出,稱為“做月內”或“坐月”。我們華人視做月為婦女之大事,假如保養得好,晚年身體就健康,否則就百病叢生,後患無窮。所以有種種的禁忌和生活飲食觀,乃其他民族所沒有的。

做月期間,產婦不得以自來水沐浴,必須以栳葉、蔥茅及潤巴子(rempah,一種香料)煮水來洗浴;不能喝白開水,只喝黑棗龍眼煮成的水或炒米水(米炒了泡熱水喝)、面茶(炒面粉,加上油蔥豬油泡熱水飲用)等,後來為了方便,不再炒米或炒面茶這麼麻煩,直接買美祿及阿華田等來沖泡,此外也得喝酒如白蘭地、法國廊酒、葡萄酒(紅酒)等,喝不起好酒的,就自己釀酒或買民間自制的紅酒、米酒等,或買普通白酒泡浸十全中藥材,這也是產婦補身子的方法;不能吃生冷的食物,必須吃熱補的如麻油、姜、胡椒粉、雞、魚、豬、豬肝、豬腰、雞蛋等物。一百日內嚴禁吃芋,不然陰戶其癢無比。民間認為做月內保養不好,將會患上“月內風”及風濕病,患者關節及腰部等處會酸痛不已,三不五時發作,甚至在老年時候風濕病痛得厲害。

民間的做月飲食生活規制有一定的道理,比如吃有補血的食物如龍眼、黑棗、葡萄酒、十全酒、麻油、豬肝等等。可是一味煎炒熱補食物,反而令產婦身體燥熱而患上便秘、發熱、咳嗽等疾病。而且不洗澡顯得不衛生,西方國家的產婦生產後馬上洗澡,而在西方國家生產的中國產婦往往抗拒,經常發生護士拖拉強逼她們洗澡的窘況,就是因為中國人都有產婦洗澡會得風濕病的觀念導致。難道一些老男人患上風濕病也是產後洗澡的關系嗎?

民間的產後保養觀有一定的道理,可是也有一些不正確的東西附會上去了,以及錯誤的過分熱補,這一些就得小心分辨,以免誤人誤己。

一些產婦有“坐膜”(記自福建音zebbo)的習慣,坐膜就是洗陰戶。因為分娩後一段時間內會流出惡露(余血和濁液),陰戶會有異味及細菌滋生,這時候產婦坐在面盆里,以白蘭地酒洗陰戶,可以消除異味及避免細菌感染。做月內時,產婦及嬰兒不可外出,除了避免身體虛弱受到感染外,也認為產婦身體污穢不潔。然而,如今的產婦已經不再避諱而到處去了。另外,我國華人受到馬來文化影響,尤其北馬人會請馬來婦女來為產婦按摩腹部,除了可恢復產婦的腹部苗條外,也可避免子宮下垂。子宮下垂出陰戶外,則疼痛不已及行動不方便。也有一些人會以火烤熱磚塊,讓產婦站上去踏之,可消除風濕水氣。

另有一種叫做“帶流霞”的疾病,產婦患上後全身軟弱無力,以潮州籍婦女較常患上。治療方法以火爐在產婦房內起火,放上鹽巴燒之,這樣可退其疾。(以上專訪溫華)

台灣的帶流霞(霞亦作蝦)卻不一樣,《台灣冠婚葬祭家禮全書》云︰“……佔者謂若有婦女在生產時,將臉盆的水看成流動的紅水則此孕婦為‘帶流蝦’之人,會因此而死……首先道士要‘請神’,準備好飯、金紙……和‘帶流蝦’婦女的衣服和鞋子,另外還要加上二碗生蝦,道士帶這些東西進入產婦房內,將碗放在床下,並以夾子夾起生蝦,用火燒死,再擺上鞋子,讓產婦在上面踩,做完以後,就將碗和其他供物丟到門外給煞神吃”。

我國與台灣的帶流霞(蝦),怎麼會是不一樣的詮釋及習俗呢?的確耐人尋味啊!

星洲日报·文化空间·田野行脚。李永球(2011年1月16日)

懷孕與生產習俗

旧时代的烧木炭火炉中间有个烘炉子,木炭烧后灰烬就布满整个烘炉子,当欲再生火时,就得以木枝弄通之,使灰烬掉到下面去。民间认为孕妇弄通灰烬会导致生兔唇的婴儿,即婴儿的嘴唇与鼻子之间没有了肉。

曾經在本欄介紹過〈孕婦動到土〉(2008年4月6日)的民俗,那是講解孕婦動到胎氣的民間處理方法。懷孕了當然要照顧好身體,避免生病而影響到胎兒及孕婦,民間除了給孕婦吃十三太保外(參見2008年4月13日本欄文章),也有服“薏苡水”(薏米水)。薏苡具有鍵脾滲濕,清熱排膿等功效,民間認為孕婦服薏米水,可以排除嬰兒的胎毒,使到嬰兒不生帶水狀的痱子等皮膚問題。

舊時醫學落後,孕婦的禁忌也就特別多。民間有胎神之說,通常禁止孕婦進行種種不利于胎里嬰兒行為。諸如禁止孕婦以鐵錘敲釘東西,不然會生下殘缺的兒子;禁止孕婦看大戲里的賀壽環節,其中一個環節是一個戴面具的演員在“跳加官”,看到它生下的孩子不愛說話;禁止搬動孕婦的床,不然會動到胎氣;禁止孕婦到喪家或廟宇去,不然會沖犯到不幸流產(自己的父母等長輩喪事不禁忌)等;禁止吃螃蟹,不然孩子喜歡咬人;禁止以木枝穿通火爐里的“烘爐子”(火爐里的氣孔狀器物,供火炭在爐里因有氣孔而使到空氣流通,火勢旺盛燃燒),生下兔唇的孩子等等。

禁忌之所以這麼多,就是要孕婦照顧好身體,這是傳統的胎教,當然其中會有一些不科學的成分,其實,目的不過是要孕婦減少操勞,盡量不到外面走動,不可亂吃東西或藥品,以免造成胎兒營養不良或殘智障等。隨時代的演變,現在的禁忌則愈來愈少了。現在的人更注重新式胎教,比如听听音樂、看看漂亮的嬰兒圖片、欣賞大自然的風景等等,希望能夠生個健康又漂亮的寶寶。

還有一種“笑花”,孕婦在懷孕期會瘋癲,一些會失常直到生產,一些則每胎都瘋癲,產後就正常了。不幸流產者,岳母得煮“豬肚湯”,以茶壺盛之,給女兒及女婿在床上吃,茶壺套上一串12粒的紅棗及一串12粒的龍眼,取其好彩頭。夫婦倆吃過美味的豬肚湯,稱為“換肚”,意味在床上換了新的肚子(子宮),還得繼續努力“做人”,不得偷懶哦!

當十月懷胎後,就是等待嬰兒誕生的緊張興奮時刻,一個生命的誕生在民俗來說,是十分重大的喜事。以前都是由傳統的民間接生婆或鄰居婦女來為新生命接生,尤其住在郊區的貧苦人家面對交通不方便及經濟拮據等因素。接生最棘手的問題,除了難產不提外,胎盤不下也是大問題,民間認為胎盤不下產婦會因此死去,于是就以各種方法使之出來。其一是以手指伸進產婦的喉嚨深處抓弄,使其作嘔,如此胎盤就能溜出來了。不然以手擠壓腹部等方法;再不能下的話,一些人會燒香祈求天公保庇,使胎盤自動出來。產後的胎盤如何處理呢?通常會土埋在不為人知的地方,或者加上鐵釘和磚塊沉入河海里去,避免給邪惡巫師取得而施法,這樣嬰兒將會死去,靈魂就會被巫師養為“鬼囝”。

嬰兒誕生後剪臍帶時,輕輕做狀先擠三下進,再擠三下出,含意為進三下財,出三下髒。福建話的肚臍諧音“肚財”,故進財也!

嬰兒出世後,得舉行“拜落土”儀式,以炒酒雞、面線湯、金針木耳湯、咸飯(不是糯米,而是以白米飯的佔米,加上麻油、姜和香菇煮成)、香和金紙等,在產婦生產的床上祭拜嬰兒保護神“床母”。(以上訪溫華,1988年)

時下的孕婦均到醫院生產,這些舊時的生產習俗也就消失了。

星洲日报·文化空间·田野行脚,李永球(2011年1月9日)

不孕症的民間習俗

艾草是我国常见的植物,可治妇女宫冷不孕,月经过多,经寒痛经等症。

民俗學問豐富多彩,屬于人生儀禮的誕婚壽喪日趨式微,尤其生育民俗消失得最快與最多。本篇就談談華人的生育民俗吧!

一個生命的誕生,首個條件必須由男女性交,當精蟲在子宮里勇往直前與卵子結合時,一個新的生命就開始逐漸形成了。可是並不是每對男女發生性行為都可以懷孕的,有些人因為生理等問題而不孕。所以,怎麼會懷孕?如何能夠懷孕生子?歷來均是醫學、宗教及民俗所關注的大問題。

醫學不講鬼神,實事求是地以科學方法來研究不孕,再以種種儀器或醫藥來解決問題,這是最有效的。宗教呢,則會以宗教的觀點來闡釋不孕,或說這是上天的旨意,或說這是因果關系,最後當然以宗教的辦法來解決信徒的疑難,諸如向神明祈求或布施行善,偶爾奇跡出現,一些不孕者竟然真的懷了孕。至于民俗,它不是宗教,自然有一套自己的方法。

我國早期華人生育民俗對不孕的方法有多種,下面幾項是較為人們采用的。

壓枝——不孕者把別人家的孩子領來撫養,稱為“壓枝”,這樣就會懷孕生子了。民間習俗把每個孩子當作是樹上的一朵花,壓枝有先領養一名孩子來“壓在樹上開花”之意,本來不開花的樹,現在來了一個“接枝花”,就很快會有孕。以前領養的孩子其實都是以錢向窮人家買來的。身邊一些親友的確是采取“壓枝”而告生育的,就如我國一位著名的佛教出家人,他的父母就是領養一名女兒後,才先後陸續生下他們多名兒女。

換肚——一般上都認為,不孕極可能是女人的子宮有問題,于是就給她換個“肚子”(子宮)。方法簡單,就是煮豬肚(豬胃)湯來吃,湯盛在茶壺里,茶壺象征男性性器官,有生育男性兒子之意。吃法有單妻子一人吃,或是夫婦一起在床上享用,床上是夫婦的私人空間,兩人享用美味的豬肚湯,簡直比燭光晚餐更浪漫!換肚也可用于流產或只生女兒沒生男(或只生男沒生女)的婦女,換肚後就會轉換嬰兒性別了。

換花──也叫栽花換斗,本來是用于變換嬰兒性別的方法,也有用于不孕婦女。以前一些神廟會準備紅花(代表女嬰)或白花(代表男嬰),給到廟里會祈求生育的婦女帶回家栽種。也有自己帶花去,由廟里師父祈禱祝福一番才帶回家栽種。現在更方便的方式是到廟里膜拜注生娘娘,然後摘下神案上花瓶里的花(想生男孩就摘白花,女孩就摘紅花),直接帶回家放進婦女的枕頭里睡覺就行了。(以上專訪溫華,太平)

除了上述的,民間還有以中草藥方治療不孕,可治婦女子宮虛弱。服白鳳丸是最常見的求孕民間方藥。怎麼個服法呢?婦女一旦月經來完後,馬上以品質佳的白鳳丸一粒,艾葉十余片(采新鮮的,艾在我國到處可生,可治宮冷不孕,月經過多,經寒痛經等症。葉子可煎蛋來吃),加水炖之,服後是夜夫婦得共赴巫山雲雨一番。間隔一天再服之,如此連續3次。倘若下個月又來月經,再如法炮制,直到夢熊有兆為止。好些親友服後果然有了弄璋弄瓦之喜,不孕者不妨一試。設使真的如願以償,就寄個小紅包給我哦!

俗話說︰教人生,教人死,不倘教人做生理(教人如何生育,教人如何處理喪事,不可教人做生意)。個性雞婆的我,今天就教大家如何“好好做人”,呵呵!

星洲日报·文化空间·田野行脚。李永球(2011年1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