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是七,男是八

我國粵語有“七佬”和“八佬”的詞匯,那是指女朋友和男朋友(或女孩子和男孩子)。比如說“佢咁窮,七佬都走啦。”(他這麼窮,女朋友都跑走啦);“佢的八佬日日都來搵佢。”(她的男朋友天天都來找她)。至于我國的福建話,則沒這種“女七、男八”的詞匯,反而台灣的台語(閩南話)電視劇上,發現了“七仔”(女朋友或女孩子)這個詞匯,比方說“伊逐工在趴七仔。”(他每天在追求女孩子)。台語的“趴七仔”,相當于華語的“把馬子”。

為何“七”會成為女性的代名詞,以及“八”會成為男性的代名詞呢?

曾經拜讀一些文章的研究,說那是源自《黃帝內經》。《黃帝內經素問》云︰“……女子七歲,腎氣盛,齒更發長;二七,而天癸至,任脈通,太沖脈盛,月事以時下,故有子……七七,任脈虛,太沖脈衰少,天癸竭,地道不通,故形壞而無子。丈夫八歲,腎氣實,發長齒更;二八,腎氣盛,天癸至,精氣溢瀉,陰陽和,故能有子……八八,則齒發去。”該書指出女子在7歲時開始腎氣盛,二七(14歲)時開始來月經等等,直到七七(49歲)時的身體衰弱,更年期也到了。男子(丈夫)在8歲時開始腎氣實,二八(16歲)時開始產生精液等等,直到八八(64歲)時身體虛弱。由此可見,女人逢7歲就轉變,男人逢8歲則轉變,所以,民間就以七代表女人,八代表男人。

在北馬華人民間好賭萬字者,通常都會參考《千字圖》,然後根據圖中的號碼下注,比方啼哭的號碼是401、冰淇淋是588、花盆是760等等。倘若夢到男人啼哭,男人是“八”,就會給401加上8頭,下注8401;或者看到一位女人買冰淇淋來吃,女人是“七”,就下注7588……

說到數目號碼,最近帶麻坡朋友到檳城吃美食,當我們叫了兩杯“八寶冰”時,店員向里面泡茶頭手喊道“八寶冰song”奇怪?兩杯怎麼會說成“song”呢?原來song是泰國話的“二”。由于北馬福建話“兩”(noo)音近“五”(goo),所以就改用泰國話,以避免混淆。多年前曾經在檳城坐霸王車,司機說“兩元”,覺得便宜就上車,豈料抵達時給他錢,他說是“5元”,真的給氣到冒火,只好忍痛付錢,多付了3元。所以“兩”和“五”在北馬經常發生誤會,引起爭執糾紛。

北馬漳州音福建話的“兩”諧音“五”,為了避免發生爭執,當地萬字賭業就將“兩”念作泉州音福建話的“lng”(潮州音閩南話也是念作“lng”)。上述咖啡店員念作泰國話的乃個案,有點特別,其實改用泉州音或潮州音的“lng”就行了。

由于萬字賭業對數目字要求嚴謹,尤其用語言講出時,不能出現差錯。因此華語及方言有些近音數字就得改用它字來代替。比如“一”音近“七”,“一”一律改為“么”。福建話的“二”(li或dzi)諧音“四”(si),就改用“兩”(lng)。好像閣下要買“1234”這組號碼,就得念成“么兩三四”。至于北馬福建話的“兩”諧音“五”,也得改念為“lng”。哪天到彩票公司買個萬字“2401”,忘了2念作“lng”,結果打出來的票據卻成為“2201”,這就是福建話的二和四因為音近容易發生誤會的很好例子。

數目字的民間習俗不僅有趣,多了解也會避免誤會!

星洲日报·文化空间·田野行脚。李永球(2011年3月20日)

潮州話的“豬油”

猪的脂肪经过煮后则形成油,一部分会凝固。上层黄色的为猪油,下层白色凝固状的为猪朥。

早前,廖文輝、黃循營、翁隆勝、黃集初等人帶領中國的許金頂教授到檳城講座,經過太平時,特地轉進來找我,深感榮幸之至,除了導覽歷史古跡外,也帶他們到老萬山(巴剎)喝海南咖啡及品嘗海南烤面包。

閑談中,翁隆勝說潮州人的豬油叫做“朥”,與英語的豬油lard發音很接近,這引起我極大興趣,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新潮汕字典》里的“朥”,音la(陽平),其解釋為︰“方言字,同‘膋’。動物的脂肪。特指豬的脂肪。”《最新漢語詞典》收錄“膋”(liao),義為古書上指腸子的脂肪。可見膋與朥均是同義詞。《閩南方言與古漢語同源詞典》也收錄“膋”(la),並詳細解釋︰“脂肪︰板朥油(豬的板油)。《說文》︰‘膫,牛腸脂也。膋、膫,或從勞省聲。’……”由此可見,朥原字為膋,它是一個古字。閩南話與潮州話都保留並沿用今。

為了進一步理解,我特地向祖籍潮州的劉煥松(72虛歲)請教,他在中國受新式教育,那時候是以潮州話來念書的。他說,朥念作la(發音相當于華語的“拉”念作陽平),脂肪在潮州話分成3個種類,一是油、二是朥,三是蠟。油為液體,比如我們食用的油、汽油等等;朥是凝結體物質,好像豬油般會凝結,但又不會硬,性質是軟的;蠟則是固體,性質硬,遇熱會軟化。

經過一番解釋終于明白了,可見潮州話的豐富性。朥在華語等方言是沒有的,凝結半固體的奶油、酥油一律被稱為油,其實這些應該是“朥”的一種。朥的發音與英文lard很接近,但還是不一樣,兩者之間沒有關系,並無誰吸收誰的借詞這回事。

詞典上的朥,乃指動物的脂肪,特指豬油。可是劉煥松則闡釋為凝結體的油,其解釋超出了詞典,豐富了中文的詞匯。

潮州話尚有個特別的字——廠,它在古代的意思含有“棚舍”之義。每年正月間,柔佛古廟均主辦大型的迎神游行,廟里的神明會暫時抬到一個叫做“神廠”的地方,3天後又抬回廟中。這個神廠,近年改稱“行宮”。本文不是討論名稱的對與錯,而是探討“廠”這個字。

一說到廠,相信大家馬上連想到工廠,以為供奉神明的地方又不是從事生產資料物品的工廠,怎麼也叫做廠呢?《辭海》對“廠”的闡釋有三義,其中一個是指棚舍。《新潮汕字典》的“廠”,其中一個意思也是指“跟棚子類似的有頂無壁的簡易的房屋”。柔佛古廟的神廠,本來是臨時性搭建的有頂無壁房屋,近年來改建為精美的洋灰水泥建築,可是也是有頂無壁,所以神廠的廠,應該是屬于棚子類建築。

有一句潮州話“操床來共”,義為挪動桌子一齊來(吃)。每當在吃東西時,見到親友們就會以此招呼大家共同來享用食物。可是“共”(gang)則音近福建話的“干”(gan),于是往往使到人們誤會是在講髒話而想入非非。其實潮州話的桌子叫做“床”,飯桌叫做“飯床”、圓桌叫“圓床”、乒乓球台稱“乒乓球床”等等。而“共”則有一齊、同之意。這句話的意思只不過是招呼大家來共享美食,別無他意,可別誤會哦。

《星洲日报·文化空间·田野行脚》李永球(2011年3月13日)

中國永春的請火

茧云宫的“镇港”仪式,以砖块书符浅埋在地下,露出一小段砖块。

道士正在主持茧云宫的“镇港”仪式。

這次到柔佛東甲繭雲宮田野調查請火儀式,當地的請火習俗源自中國福建永春地方,為了進一步了解福建當地的請火情況,特地聯絡住在柔佛北部禮讓縣玉射的鄭正和(63歲)。其祖籍福建永春仙溪鄉,8虛歲時(1956年)與母親南來我國找父親,對于家鄉神廟的請火,他是在母親的口中聽到的。

他特地打電話聯絡家鄉的大哥鄭清老(78歲)多次,了解了詳情後再一一轉告我,其熱誠實在令人感動。一些不夠詳盡的,就在我到玉射當天又馬上搖個電話給中國大哥與我詳談。其大哥不懂得華語,幸虧我懂得講永春閩南話,不過一些地方方言詞匯十分難懂,所幸最後問題都獲得答案。

根據鄭清老說,永春仙溪鄉有個“大宮”,供奉當地的境主公“三代祖師”,當地鄭氏家族共分六大房,輪流主辦境主公請火,有時各房都不主辦那就休止一年不等。

請火日期多在正月初八,時間通常都由卜杯決定。善信準備了水果、菜碗、5樣糖果、5杯酒、豬雞牲品及香燭等物,半夜三、四點左右前往山上請火。道士穿黑色道袍,誦經禱祝一番,再由負責人在一個缽里放上火炭,香等,加上一點點硝藥,就由一個人手持“鍥”往石壁上“扢”火,乞請到了火,就用扇子撥之,不可使之熄滅。

請了火,就把火缽抬到一個“接火”的曠野,這里早就有當地5個廟的神轎到來接火,三代祖師是主神,神轎排在最後壓陣。這裡鑼鼓喧天,燃放爆竹,還有放三響的火銃,道士這時候就改穿紅色道袍。迎神隊伍浩浩蕩蕩前往街區游行,沿街有許多人家擺置香案祭拜請火隊伍,最後回到主辦請火的有關房頭之祖先祠堂,由道士結壇做醮,聘請戲班演梨3天或不等。最後再將火缽和各廟神轎抬到“大宮”去,這里也得做醮演戲3天左右才結束。結束時由道士將火缽的香火分予各廟,剩下的火種倒進宮里總爐。

另外,道士也得換上黑色道袍,腳穿草鞋,舉行“鎮隔”(鎮厄,即鎮壓地方邪穢鬼怪)儀式。凡地方上有不清潔的地方,比如某地頻仍發生意外,就得鎮隔。道士以一小塊石頭,畫上一個人像,將之深埋在一尺深之地下,再以一塊糕、一杯茶、3杯酒及香燭金紙等祭拜。鎮隔後可為地方上帶來安寧和平安。

上周提到柔佛東甲繭雲宮的請火,其請火習俗源自中國永春東坑鄉。本周則談中國永春仙溪鄉的請火,兩處雖然不同地方,可是請火儀式則大同小異。主要的共同點是︰一、兩地都是采用劈石取火;二、均由道士主持儀式;三、都得做醮演戲;四、都有迎神游街;五、均有舉行鎮壓“邪穢”的儀式。

為何要請火?請火主要是祈求新的一年風調雨順、地方上安寧豐收,平安興旺。這與其他地方以迎神來祈福具有同工異曲之效。比如吉蘭丹的一些神廟、柔佛古廟的年頭迎神等等。采取請火的,除了繭雲宮,尚有檳城的蛇廟及大伯公,它們均是閩南傳統的年頭祈福習俗。“火”有興旺之象征,請火就具有使到地方興盛之功效。

此外,繭雲宮的“鎮港”,與永春的“鎮隔”均是同樣習俗,含有鎮壓地方上邪穢不祥之意,凡哪里頻仍發生意外或鬼祟不潔,都可以進行“鎮壓”儀式。

星洲日报·文化空间·田野行脚。图文:李永球。(2011年3月6日)

柔佛東甲的請火

炉主顔亚泉以锲往石壁上劈,火花落在地上的硝药就着火了(林志笙提供)

福禄寿三星给大家赐福来了。

街区人们联合祭拜,恭迎请火队伍莅临。

高跷队员口衔红包,靠着腰力挺身站起来。

善信们排队纷纷往请火的陶炉熏之,以求今年好运兴旺。

请火游行结束,炉主将陶炉取到茧云宫了。

一談起請火,人們馬上想到檳城。檳城請火共有兩場,一是年初六的蛇廟清水祖師,另一是年十五元宵節的寶福社大伯公請火,後者演變成預測當年我國的經濟運程。

請火乃中國福建閩南地方傳統新年習俗,也叫“乞火”,乞請的是“春火”,以祈求新的一年風調雨順,國泰民安,五谷豐登,六畜興旺,海路豐收,合境平安,地方興盛等等。

除了檳城,原來南馬的柔佛北部禮讓縣東甲鎮也有請火!鮮為人知的東甲繭雲宮的請火習俗已經進行了115周年。繭雲宮供奉的是“金闋大夫”,據該宮理事會神務王亞峇(60歲)說,金闋大夫乃明末清初的人物,原名王大興,是一名醫生,中國福建永春縣東坑有座繭雲宮就是供奉的宮廟,金闋大夫被東坑人尊稱為“境主公”。傳說其夫人被招進皇宮為難產的皇后接生,結果順利生產而被康熙皇帝誥封王大興為金闋大夫。

王亞峇指出,在1896年,永春東坑人王雲篤、王招篤等先賢在家鄉奉請了金闋大夫的一尊小神像,南來東甲建廟供奉,一切慶典儀式完全按照中國鄉下傳統進行,自那年開始請火迄今已經115個春秋,即使在513過後的1970年敏感時期,也進行請火,不過警方不批準游行。

繭雲宮請火是在年十三,慶典一連3天,年十四是金闋大夫的聖誕日子。年十三凌晨4點半,我就在繭雲宮集合了,先有舞獅,然後麻坡德真壇道士起壇誦經,完畢後就奉請神像到花車及神轎上,出發往峰山(赤山)請火。在一個大石頭前,已經擺放許多祭品,點燃香燭。時間才5時多,天空依然布滿星星,晨風強力猛刮,氛圍有點神秘。圍觀的善信站滿現場,可見人們早就在現場等候多時。我選擇站在最前端觀看整個過程。

儀式先由道士誦經禱祝,神務王亞峇將香花(一種中藥)及香粉撒在石頭下面,再鋪上一層金紙灰燼,最後才放上硝藥,再由本年度爐主顏亞泉手持“鍥”(閩南音kueh,一種鐮刀,用來砍樹木等用途)往石壁上劈(閩南話稱為“扢[khiat]火”,繭雲宮則稱為“鑿火”),當劈出的火花落在硝藥上就馬上火,下面的香粉及香花就冒星星火花,王君將之盛放進一個陶爐,再添加線香、香粉及火炭,並以扇子不斷煽鳳,使之燃燒。

請火儀式結束,隊伍就往東甲街區迎神游行,一大早就游行,還是首次見到。繭雲宮游行有個特色,就是街區聯合祭拜,與一般所見各家在各自門口擺設香案祭拜有所不同。

隊伍有舞獅、舞龍、高蹺、道士、福祿壽三星、3頂神轎,兩頂里有許多神像,另一頂抬請火的陶爐,尚有許多穿時髦的年輕人在面頰等處穿針(不是乩童,在清醒情況下穿針)。沿街的商家及民家準備豐富的祭品迎接請火隊伍蒞臨,也紛紛前往請火的陶爐燻手,以解除穢氣,帶來興旺好運。

迎神隊伍必須回禮聯合祭拜的人家,首先由道士誦經禱祝,再由福建歌仔戲的福祿壽三星賀壽祝福,然後舞獅舞龍來祝賀,最後由扮演八仙的高蹺隊來膜拜,這時候就有精彩的表演。只見人們紛紛往地上拋灑錢幣和鈔票,踩高蹺者得顯出真功夫,下地拾取錢鈔,或翻筋斗、跳繩或口銜紅包鈔票,最後彎腰轉身站立起來,引起旁觀者的如雷掌聲。

回到宮里,人們紛紛爭奪神轎里神像的紅線及金紙,據說會帶來興旺好運。最後道士及理事趕往河邊進行“鎮港”儀式,道士先在磚頭上書畫符咒,再將之埋在地下,誦經做法後焚化金紙。鎮港可以使到地方上平安無事。

星洲日報/田野行腳.李永球.2011.02.27

過房子的習俗

陈君手持他的“过房书”。

什麼是過房子?它就是將自己的兒子過繼給別人做兒子的一種民間習俗。

首先,我們先來了解養子、義子和過房子的區別。養子就是領養的兒子,換句話說,即把別人家的孩子領過來養,並改名換姓當作自己的兒子。義子就是乾兒子(契子),基本上義子是與自己的父母同住,依然保存自己的姓名。至于過房子,根據《現代漢語詞典》的解釋,“過房”就是過繼,也就是把自己的兒子給沒有兒子的兄弟、堂兄弟或親戚做兒子;沒有兒子的人以兄弟、堂兄弟或親戚的兒子為自己的兒子。

上述的解釋不夠完整,在民間裡,對過房子的闡釋除了上述,尚有︰一、過房子得一身兼祧兩家香火,除了親生父母及祖先的神主牌外,也得供奉過房父母及祖先的神主牌。二、過房子是不與過房父母同住的,依然與親生父母住在一起。三、過房子有權繼承過房父母的部分遺產。四、如果過房父母沒有兒子(有些後來也有生育或領養兒子),過房子得在他們逝世後,為他們持幢幡(招魂幡)。五、除了過房給兄弟、堂兄弟外,也可過房予岳父母,甚至外人也有。六、設使過房予不同姓氏者,過房子就身兼兩姓,比如姓陳者過房予姓林者,其姓氏就是“陳林”。七、除了過房予活人外,也可過房予早逝未婚無子的兄弟或親戚,過房方法是將書寫在紅紙上的過房書,焚化在其香爐裡。

必須說明的是,如果兄弟或親戚無子,將自己的兒子送給他們做兒子,這不是過房子,而是屬于領養的“養子”。

什麼情況下得將兒子過房他人?一、兄弟等親戚沒有兒子。二、兒子體弱多病或八字不好,根據相命師的建議,將兒子過房他人。所以,基本上過房子就是為了繼承無後者的香火。

陳君就是一位過房子,這裡他展示了已經數十年的過房書。由于他不願意公開其私隱,所以名字皆用假名,日期完全不公開。其過房書文字︰“立過字人陳亞成,有生次男,奉父命令有意承過三弟亞明當長男,主生X月初X日X時建生,日後此子長大承丁,婚姻娶夭,家聲丈進,兩柱香煙,不可重富畏貧。此職。知見父陳天賜(陳亞成和亞明兄弟的父親)正,立過陳亞成,秉筆XXX正。XX年XX日立”。

陳君是在其祖父命令下,過房予他的三叔。這是傳統過房書其中一種書寫方式,是以墨字書寫在一張紅布上。在過房習俗愈來愈罕見的今天,這就顯得彌足珍貴了。

經常在墓碑、神主牌或傳統訃告裡,看到對過房子的稱謂是“嗣男”,如果自己的兒子過房給他人了,就注明“出嗣男”,倘若過房給不同姓氏者,就得注明“出嗣X姓”。如今人們對過房習俗顯得一知半解,所以稱謂就錯誤百出,不然就是沒給予詳細區別注明,一律歸類為兒子。

傳統上每個人都必須要有後代繼承其香火,代代繁衍,不得斷後。即使殘障、智障或早殤未婚無後者,也得為其傳後,兄弟得讓出一子或過房子給他傳承子孫,如此就兄弟房房都有後代,代代都有香火。可見華夏儒家的“不孝有三,無後為大”思想影響之大。其後,這種觀念逐漸式微,甚至被拋諸腦後,未婚無後者比比皆是,人們都不當一回事,也沒向兄弟討過房子,因此過房習俗愈來愈少見了。

星洲日报·文化空间·田野行脚。李永球(2011年2月20日)

生育及嬰孩保護神

台湾庙宇的六位恶婆姐塑像,抱婴儿姿势都不规则。

在床上祭祀床母,祭品有饭和菜肴,上香及烧金纸。

民間里的生育神明有很多,在我國,注生娘娘幾乎是眾所周知的。

注生娘娘是專門負責懷孕、嬰兒性別、保護分娩及嬰兒健康之神,尤其不能懷孕者或為了孩子性別而祈求娘娘者眾多。可是在北馬地區,後來演變到連姻緣也歸其管轄,成為未婚者“牽緣”的神明。注生娘娘有12位部下,稱為“婆姐”。婆姐又分善惡兩類,惡婆姐專門作弄人們,尤其有婚前性行者,就會使到這些偷食禁果者“有餡”(未婚先孕),因此懷了孕而命運多舛。

林明義主編《台灣冠婚葬祭家禮全書》︰“……這些婆姐中有6位是以正確的姿勢來抱嬰兒,另外6位抱嬰兒的姿勢較不規則,前者我們謂之‘好婆姐’(好產神),後者謂之‘惡婆姐’(惡產神)……”

此外,床母是最接近我們的嬰兒保護神,有時嬰兒自己微笑、自己玩耍,據說是床母在陪他玩。嬰兒出世後,每個月都得祭祀床母,比如嬰兒是在農歷廿四日出世,那麼農歷每個月的廿四日就得祭祀床母。另一種祭祀法是每逢月尾(每月最後一天)祭祀。每個月的祭祀形式比較簡單,只須一碗飯菜就行。此外的大節日如新年、清明節、端午節、中元節、中秋節、冬至等,就得隆重祭拜床母。現在簡化到只在大節日祭祀,月祀已淘汰。

另外,每年的七月初七乞巧節還得膜拜七娘媽(織女),也是嬰孩保護神。直到孩子長到16歲(一說15歲),才結束祭祀床母和七娘媽,這年,得為孩子舉行“出花園”(成童禮)儀式。

祭拜床母的形式,準備了牲品飯菜等,3枝香,一小塊金紙,就在房間床上祭拜。傳說床母姓燭,所以不可點蜡燭。另一種拜法是采用一根蜡燭,不燒香。祭拜的速度必須快,擺上祭品上香後,不一會就焚化金紙。倘若祭拜的時間過久,孩子會很頑皮,因此速戰速決。事實上,在房間里祭祀必須考量到具有一定的危險,因為床褥,蚊帳、被單等都是易燃物,所以不可點蜡燭及祭拜的時間短,還有焚化少量的金紙,均是考慮到火患問題。

中台也有祭拜床母習俗。林明義主編《台灣冠婚葬祭家禮全書》謂︰“……認為小孩到15歲這期間,受睡床的床母保護,所以在小孩出生的第三天,就準備供物來祭拜床母,小孩若有生病等異狀,也是禮拜床母,或在每月初一、十五兩天祭拜床母。”

《廣東民俗大觀》之〈婆娘誕〉︰“農歷四月十七日,石灣一帶民俗有婆娘誕,是當地婦女的重要祀事之一……婦女結婚生育後,即供奉婆娘神,神位設在夫婦臥室的床頭下,一般在床底的牆上貼上一片紅紙就算是婆娘神位了,也有以陶土塑制一女坐像的。每逢重大節日,燒香以奉,以祈婦幼安康,也含有祈求多生育、小孩好帶養之意。”;〈潮汕“公婆神”〉︰“……公婆神,潮陽縣稱‘床腳婆’,揭陽縣稱‘公婆母’……家祭的公婆神不立偶像,只用一個瓷碗作香爐,放置在房里舊式四腳眠床的床下或床里的木架上。祭拜時在眠床上放一個大葫,爐和祭品都放在‘葫’里,目的是為了不弄髒眠床……由這間住房的主婦焚香禱祝,保護孩子們平安,然後燃蜡燭、火化紙錢,祭拜禮儀便告結束。”

我們尊重生活器物,認為床是有神明的,這是與生活自然的一種諧調相處之道。然而,有祭祀床母的家庭愈來愈少,這是否意味我們對生活自然界的東西愈來愈不尊重了?

星洲日报·文化空间·田野行脚。李永球(2011年2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