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六甲燒王舡

在摆香案的人家门前,神轿被抛高并喊“兴安,發啊”。

马六甲勇全殿的王舡虽然不大,造型却很精美。

道长正在进行镇竹符押(抓)煞的法事。

今年元宵節,馬六甲勇全殿在闊別11年後,再度舉行“王舡祭”(俗稱燒王船或送王船),如此大型民俗活動,當然不可錯過。

約有兩百年歷史的勇全殿,自1846年開始舉行了數次的王舡祭,每次均由勇全殿、清華宮、華德宮、清侯宮及玉華宮聯合舉行,共5位王爺神明,即白、李、溫、朱、池府王爺一起參與王舡祭。

年十四,勇全殿有一系列的節目,尤其晚上的“請火”是壓軸戲。善信跟請火的神轎隊伍,往殿前步行到一條巷子中,面向路口設起香案,當空恭請五府王爺香火。這里附近原為海岸,近年填海造陸,大海已經遠離勇全殿。但請火儀式依然在這里舉行。儀式由道士誦經及勇全殿的神軍隊念咒請神,爐主卜杯(珓)請到火後就焚化金紙回殿。

元宵節當天早上7點半,就開始五府王爺的王舡出巡,俗稱王舡大游行。途經馬六甲老街區等地方,到下午4時左右結束,尤其來到老街區的雞場街一帶是高潮時刻,街道狹隘,游人眾多,設立香案祭拜者極多,爆竹加上鑼鼓,還有“興啊,發啊”的群眾吶喊聲,使到氣氛異常激烈。游行隊伍不長,陣頭不多。主要有大旗、舞龍舞獅、大頭娃娃及踩高蹺、麻坡的潮州鑼鼓,尚有乩童、椅轎(神明降乩于小椅轎上,由兩個人扶持)、神轎、道士團隊與王舡。王舡分為小舡5艘,大舡一艘,大王舡命名為“全安”號,制作精美古樸,長23尺,前面腹部及底部收縮,很有特色,為此僅見。

馬六甲的王舡出巡看什麼呢?重頭戲在道士“押煞”!這是整個游行最值得一看的。王爺是福建民間信仰的神明,具有管轄地方瘟疫的職權。以前閩南地方發生瘟疫,就得設壇做醮,犒賞神軍兵馬,請出王爺(王舡)出巡,收瘟攝毒,消除各種傳染疾病。如今傳染病少了,王爺的“神職”跟轉型,地方上一些意外事故頻仍的黑區,或被認為“煞氣”極重的地方,都可請王爺去收押這些凶神惡煞,使到地方上安寧平靖。整個出巡路線共定出15個煞氣重的路口,都得舉行“押煞”儀式。

每到路口,就備有果品等物焚香燃燭祭祀,再將一枝“竹符”釘入土中或插在香爐里,道士誦念經咒,步罡踏斗,跑蓮花等,道長將一塊紅布往香爐內的泥土抓取一把,再將紅布綁緊,拋向王舡里,這樣象征不好的“煞”被抓押到王舡,將由王爺帶走而去。

晚上的送王舡,吸引了數千人參與。王舡大隊在善信歡送之下,抵達雙島城海邊,經過一番祭祀,再將油米糖鹽金紙等搬上王舡,在爆竹煙花的轟炸下,就點火焚燒了王舡。善信們被囑咐拿取一小包的茶葉,在焚燒時拋向王舡,然後不能再回頭看,就這樣走回去。王舡被焚燒了,不祥的一切就由王爺押在王舡上帶走,馬六甲在未來一年內將是美好無比的。

這次活動吸引了國內外人士參與,其中有馬大蘇慶華博士,法國艾茉莉博士,台灣李豐懋教授、攝影家黃丁盛、探險家眭澔平,新加坡道教界人士及中台本地多位學者。一向來民間信仰的民俗活動多被人們不屑一顧,視為迷信低級,近年來卻吸引了人們的熱烈參與,可見民俗文化具有其意義及價值,才會獲得人們的重視。

(星洲日報/田野行腳‧图文:李永球)2012-2-19

古代的結髮婚禮

伴娘剪下新娘一小撮头发交给主婚人,一对新人的头发被放进锦囊里收存。

新人个别喝半瓢的葫芦匏,喝完后两瓢葫芦匏合在一起,就是合卺之礼。

上周提到黃競隆與劉心晴的成年禮,今天就談他們的漢服婚禮,這也是按照古代漢文化來進行。婚禮之前先舉行醮子(女)禮,迎親回來後才行婚禮。

醮子禮就是父親囑咐兒子到女家將媳婦娶回來的儀式,簡單但隆重。儀式是“祭酒”(以酒倒在地上祭祀天地祖先),“啐酒”(新郎喝一口酒),父親就向兒子囑咐將媳婦娶回來成家立業等等,新郎跪拜感謝長輩,就焚香祭祖告知今日前往迎娶新人,子孫永繼,創業興家,為祖先爭光等等,帶禮物等出門迎親了。醮女禮則是父母給女兒訓誡,儀式與醮子禮大同小異。

娶新娘回來男家後,就開始行婚禮。首先是“拜天地”,跪拜3次以感謝天地萬物神明祖先的恩德,次為“拜高堂”,跪拜3次以感謝父母養育之恩,三是“夫妻交拜”,夫妻面對面3次跪拜,從此相敬如賓。

接,尚有祭酒、振祭、同牢之禮、合巹之禮及結髮之禮。

祭酒︰一對新人先盥洗雙手,傳統上極注重衛生,儀式前都得盥洗。主婚人將酒倒進“爵”(三腳青銅杯),新人將酒倒在地上祭天地。

振祭︰主婚人夾了兩塊肉分別給新人各一塊,他們把肉沾了醬,在空中震一下,再放進鼎內以祭天地。

同牢之禮︰同牢就是夫婦一起吃飯喝酒,表示夫婦一體,尊卑等同的親密。儀式是共進3次酒饌,菜肴都是肉類如牛、羊、豬、魚等。第一次,主婚人夾了第一道食物各給新人一塊,新人吃下後再吃一點點飯,主婚人倒酒給新人喝。第二次,主婚人夾了第二道食物給新人吃,再倒第二杯酒,第三次,主婚人夾了第三道食物給新人吃,第三次的酒就不一樣了。

合巹之禮︰第三次的酒,主婚人將之倒進“巹”(晾乾的葫蘆匏剖開一半成兩瓢,葫蘆的腰間系上長紅絲線),新人各取一瓢飲一半,再換取對方的另一瓢酒來飲,喝完後,兩瓢合在一起成為一個完整的葫蘆匏,將紅絲線捆綁起來,這就是“合巹”!

結髮之禮︰新郎在伴郎的協助下,剪下一小撮頭髮交給主婚人;新娘在伴娘的協助下,剪下一小撮頭髮交給主婚人,主婚人將這兩撮頭髮放進一個小錦囊內,再捆綁好錦囊,交予新娘保管,待夫婦百年之後,錦囊必須隨葬棺內。

拜天地高堂之傳統在我國尚流傳至今,不過祭酒、同牢、合巹及結髮等俗早就淘汰。數十年前檳城福建人尚有“酒煙桌”,有點類似同牢之禮。根據福建漳州古俗,在洞房里要舉行合巹禮,新人同飲合巹酒外,還得吃12道菜組成的“新娘桌”,送嫁娘為新人夾菜,每一道菜都得念出有關的吉祥話,12道菜象征12個月,月月幸福美滿。這是從“同牢”演變過來之俗。

我國的華人婚禮主要源自清朝時期的閩粵風俗,與上述古代婚禮還是有些差別。數十年前我國的婚禮還是延續傳統,後來受到“文明婚禮”的影響,就逐漸與傳統脫節,如今的婚禮可謂西方色彩濃郁過東方。傳統就是美,黃劉的漢服婚禮,可謂最美!

(星洲日報/田野行腳‧图文:李永球)2012-2-12

成年禮及上頭

初加的冠礼,头上的双髻将会打开,改为盘成单髻。

心晴在三次加笈礼后向父母跪拜,一时感动而哭成泪人。

他们恢复了传统的表字。

漢服朋友黃競隆及劉心晴在上個月結婚,競隆對古代漢文化十分熱愛,特地以古代儀式來行成年禮及婚禮。漢服同道們因此成立一個工委會協助之,我則受委為顧問。他們很熱誠,紛紛上網找資料,古代儒家婚禮及成年禮在《儀禮》及《禮記》有詳細的記載,這個資料要找並不難,而我則提供本地閩粵等籍貫的上頭及婚俗資料。

在我國,婚禮前一夜先舉行“上頭”,它就是古代的成年禮。而黃競隆及劉心晴舉行的古代成年禮則是我國有史以來第一次。

成年禮與上頭有什麼分別呢?

成年禮儀式是男性冠者行3次加冠禮,女性笄者行3次加笄禮。首次,冠者及笄者身穿白色中衣舉行“初加”,冠者初加“幅巾”,笄者初加“髮笄”(木髮笄)。非常可貴的,競隆及心晴都留長髮,如此在盤髮成髻時就非常傳統了。在初加時,他們先梳成雙髻從房里走出到大廳,然後將雙髻打開,再結成單髻。雙髻是未成年的裝扮,盤成單髻,身分就轉為成年人了。“次加”,冠者穿深衣,除下幅巾,加上“梁冠”;笄者襦裙,取出髮笄,加上“髮簪”。“三加”,冠者穿衫和腰帶,除下梁冠,加上“爵弁”;笄者曲裾深衣,取下髮簪,加上“釵冠”。

接舉行“置醴”。古代未成年不能喝酒,冠者及笄者行置醴後就可以了。他們先將酒撒些在地上(祭天地祖先神明),並象征性沾嘴唇,表示已經成年,今後可以喝酒,接是吃飯,但他們接受我的建議,改為本地的吃“上頭湯圓”,由父母各喂食兩粒。

最後是“表字”,即為冠者及笄者取字。古人先有“名”,成年禮後方取“字”,表字習俗在我國盛行到上世紀五、六十年代就逐漸式微。如今,競隆及心晴是表字文化斷根大約50年後,又有“字”的首兩位華裔。他們也接受我的建議,即將取好的“字”先書寫在紅紙上,裝框以方便懸掛于家中。競隆表字為“旭”,心晴表字“晨熙”。我們的“名”有分字輩,傳統習俗上,“字”也有字輩,可是字的“字輩”因為取字習俗的式微而消逝了。

整個儀式前後還得恭請神(祖先)到來觀禮,過後再送神回去。冠者及笄者都得跪拜感謝父母的養育之恩。古代成年禮必須穿3件不同的衣服,3次加冠(女性加笄),演變到今天的上頭,是梳3次頭髮代替3次加冠,以及只穿一次中衣及一件外衣,而不是古代的3件,顯得有些簡化,不過上頭也是要跪拜父母以感謝養育之恩,這一點與古傳統是一致的。

現今的上頭源自成年禮,經過長時間的演變,當然會有些不同的地方。傳統的成年禮非兒戲,莊嚴隆重且意義深遠,所以心晴在成年禮後向父母跪拜感恩時,一時感觸而淚灑現場,引起觀禮的嘉賓亦隨落淚。

競隆(其實他表字後應該稱呼他的字——旭)的成年禮是按照傳統進行,不是在搞噱頭或博宣傳的做戲!他在部落格說︰“無論別人怎麼說,說我們演戲,復古,搞創意也好,行成年禮的年齡太大,準備不周全等,但我們身體里早有等待祖先召喚的血液正在沸騰,心里有那份感動,一心堅持把這麼有意思的禮儀復興在民間。”一番肺腑之言,語重心長,總是令人激動不已!

(星洲日報/田野行腳‧图文:李永球)2012.2.5.

檳城峇峇娘惹的拜年

北马峇峇过年时,晚辈得给长辈行跪拜礼拜年,如今愈来愈少见了。

何女士(64虛歲),1949年誕生于霹靂,1964年時曾在檳城一家峇峇娘惹的家庭當女佣,今天她將與我們分享檳城峇峇幫群過年的習俗。

她工作的峇峇家庭有座大洋樓,住一家三代,他是老主人的三媳婦請來的女佣,整個家里共有3個女佣。一位來自廣東梳起不嫁的廣府“阿嬸”,身穿白衣黑褲的傳統服裝,已經在此做了數十年,備受尊重,懂得講福建話,只負責烹煮工作。整個大洋樓的清潔工作由何女士及另一女佣負責。另有一位十來歲的小女孩,因家窮而來此,她只跟老女主人身邊,晚上為女主人推拿按摩。吃飯時由主人全家先吃,她們女佣最後才吃,至于“阿嬸”則獨自另外在旁邊吃,不與大家一起。

峇峇幫群注重禮貌,吃飯時晚輩都得向長輩逐個“叫吃飯”,比如“阿公,阿,吃飯”等等。他們女佣也得如此“叫吃飯”,不然會被批評為沒禮貌,甚至長輩再經過餐桌時,又得重叫一次。稱謂方面,女佣稱呼男女老主人為“阿公、阿”,稱呼老主人的兒媳為“哥、嫂”(比如大哥大嫂),女兒為“姑”等等。

何女士的工資每個月30元,沒有假期,一年只有農歷新年4天假日(除夕下午回家,初四回來工作),以及老板娘送她的兩套連身裙,還有一包兩元的新年紅包。

除夕那天,會準備豐盛的菜肴來祭祖及團圓飯用。基本的菜肴是咖哩雞、白斬雞、魷魚炒、咸菜鴨湯或豬肚湯、咖哩魚等。魷魚炒是非常復雜的一道菜,以芒光(華語叫豆薯或蕪菁,閩南話稱為番葛,北馬福建話叫芒光,馬來話叫做sengkuang)、紅菜頭(蘿卜)、烏龜豆、高麗菜、大蔥、三層肉、魷魚、蝦、扁魚干等,通通都得切到細細,如果切得粗,就被批評為粗魯人。咸菜鴨湯有加豬腳、老孝子(豆蔻)。娘惹們都怕“風”(風濕),認為老孝子可以祛風。由于娘惹菜都舍得下好料及做工認真,所以娘惹菜都非常美味可口!

年初一,峇峇娘惹會以跪拜禮來向長輩拜年。首先由長子長媳向父母跪下,兒子向父親捧茶並祝賀︰“阿爹,恭。”就磕個頭,再向母親捧茶拜年說︰“娘,恭。”又磕個頭。父母則回禮給他一個紅包。媳婦也是捧茶向公公祝賀︰“阮官,恭。”磕個頭,再向婆婆捧茶拜年說︰“娘,恭。”又磕個頭。公婆也是回禮一個紅包,接就是次子次媳等,再輪到孫輩,由長孫開始按照長幼有序來進行。何女士也得向老主人夫婦拜年,即向他們拱手說“阿公阿,恭”,主人給她一個四角錢的紅包。“恭喜”這句話,北馬的峇峇娘惹簡化為單字“恭”,福建話稱呼公公婆婆是“大官、大家”,北馬則為“阮官、娘”。

跪拜禮是我們華夏古代禮儀,通過跪拜,可以消除傲慢心,生起恭敬之心。這好比西方的握手禮,會讓彼此間產生友誼之心,擁抱會使到彼此生起愛心。所以我們的跪拜禮生恭生敬,西方的握手和擁抱生友生愛,不同文化產生不同的效果,各有所長,不是對錯優劣問題。況且長幼有序之跪拜禮,讓人們了解晚輩得尊重長輩,這樣,家裡的倫理就建立起來了。不懂得文化禮儀者,會批評說我們的跪拜禮是封建迂腐的東西,那是大錯特錯的。

峇峇娘惹的文化以精細兼精致著稱,任何事物都要精美細致。北馬文化就是典型的娘惹文化,小販的食物極少兼極小,中馬、南馬的大碗大塊食物對北馬人來說就顯得難以消受了。

(星洲日報/田野行腳‧图文:李永球)2012.1.29.

和平茶室

和平茶室的外观

天台的雨水从墙壁水道流下来,再从狮口喷出,这样的设计使到和平茶室显得豪华万分。

坐落在太平市中心的和平茶室,是外來游客喜歡參觀之處,它與比鄰的整排海峽殖民地風格建築物,為太平市唯一的一排,因此彌足珍貴。和平茶室以精致的建築物及華麗的裝飾物吸引來自各方的游客參觀。

海峽殖民地風格建築物以檳城最多,太平僅有和平茶室一整排而已。和平茶室建于1928年,首任業主是謝昌輝,接下來的業主依序為杜榮和、馬吉蔭(譯自Mah Keat Yim,信托業主)、邱武意(譯自Khoo Boo Ee)、邱璧榮(譯自Khoo Paik Eng)、邱宗文、南益樹膠公司。到了1959年,南益將此店轉售予以張亞平為首的8個福州人,以經營和平茶室。

張亞平(1924-1981),福建福州府閩侯縣厚美鄉人,11歲隨親戚南來檳城當咖啡店員,1954年到霹靂的瓜拉古樓自創“祥發”咖啡店,1956年遷居太平,與兩位同鄉合股經營“和平”茶室及旅社(Peace Hotel)于依斯甘達路30號,3位股東中,他居大股。福州人合股咖啡店有數種經營方式,和平茶室的方式是由張亞平經營,然後按月分利予股東,因此每個月月尾就有個“吃月尾飯”的股東餐會,除了吃飯,張氏就將盈利分予其他兩位股東。當年的華人做生意全講信用,股東之間相互信任,盈利得分予股東。福州人就是這樣靠信用而將生意愈做愈大。倘若有誰不守信用,馬上會在族群中名譽掃地,引起大家的鄙視及不信任。

1959年隔壁32號的南益樹膠公司欲出售店屋,張亞平決定買下,卻苦于資金不夠,于是再向同鄉招股以籌資金,最後招到8位,即張亞平、李振綏、張善善、王觀深、薛宏官、薛湘霖、王德永、王依炳。買下後和平茶室及旅社就搬遷過來繼續營業,于5月1日開啟,昔年樓下還設有小酒吧,售賣色酒。

初期的和平茶室經營方式是數位股東聯合經營,選出一位股東為經理,所得盈利再分予股東。現在是由股東之一的李振綏之子承租經營,股東則分享租金。

和平茶室的建築特色是海峽殖民地風格,古跡保護工作者陳耀威將之歸類為“晚期海峽折中式”,特色是結合中西建築文化于一體。其雕刻裝飾物極多,進口的瓷磚呈現立體感,灰塑的浮雕藝術作品布滿牆壁,室內的精美木雕,古色古香。在成為和平茶室之前,建築物保留原貌,為了擴大空間經營咖啡店,就被修改一番。昔時,室內有個天井,雨水從天上落下或從牆壁內的水道緩緩流下,再從灰塑的魚嘴中流出,落下天井下的平台,最後從下水道排出外面水溝,這樣的設計實在精巧,可惜拆除了。屋頂外觀頂部有精美的灰塑藝術品,樓下每根石柱上有一個張嘴的灰塑獅頭,格外威武!

十余年前,柔佛工大學生到來測量和平茶室,學生找上我陪他們走一趟,當我們步上天台時,發現天台處被洋灰填滿,雨水不再流往天井處,所以天井封蓋,下面的灰塑魚被拆除。我也發現原來獅頭也是有排水作用,雨水從天台流進藏在牆壁內的水道,再從獅頭嘴巴噴出,流落水溝里。獅頭嘴巴里有鐵水管,可是都被洋灰填滿失去排水作用了。關于獅頭是天台排水出口之說,陳耀威也是這樣認為。

和平茶室為游客講述美觀的建築風貌,也為人們講述福州人與咖啡店的故事。

(星洲日報/田野行腳‧图文:李永球)2012.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