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舊市議會大樓

此照片拍攝于1962年,右前方古色古香的建築物原為警察局,後方的新建築竣工後,警察局就搬過去了,這個古建築就成為太平市議會的辦公大樓。交通局也在這里辦公,考駕駛執照者就在此建築物的右邊應試,口試就在二樓,當年考駕駛執照很簡單,不像現在的復雜。

世事變遷,斗轉星移,此市議會大樓在80年代拆除重建,如今已是多層的現代大廈。對面的警察局近年也拆除,警察局已搬遷別處,這里則興建一座堂皇的大禮堂,快要竣工。

圖中的籬笆是以植物栽植成行,再裁剪成長方形的籬笆狀,很大自然的杰作,這類籬笆現今已經罕見。照片里的景物完全消失不在,連噴水池也拆除了。古建築逐漸消逝,新建築紛紛冒現,再廿年下去,太平市的古建築還剩下什麼?(照片提供︰美亞攝影,高鏡棠拍攝)

星洲日报·星洲广场。文:峇峇球。(2012.2.12)

太上老君大游行

太上老君大游行,道侣的仪仗队显得庄严。

莲花洞的花车格外抢眼美观。

3月間,檳城迎來一場盛大的道教慶典。農歷二月十五是道教教祖太上老君(老子)聖誕之日,可是老君聖誕日對許多人來說,竟是十分陌生的節日。

3月3日,由檳城阿依淡蓮花洞太上老君廟及檳城淨明忠孝道教會聯辦“和諧社會、重整道德、從心開始”國際道教論壇,邀請了中台港澳、新加坡及我國道長、學者分享道教義理,以推廣道教文化,鼓勵人們從正面認識和探討道教。

4日晚上舉辦“和諧共生”國際道教(太上老君)花車大游行,據說是全球首次太上老君的游行,共有103個單位參與其盛,包括中台港澳、新加坡、泰國及我國各道教代表。大會禁止游行花車播放流行及搖滾音樂,鼓勵參與單位播放道教清淨音樂或經咒歌樂。果然在游行隊伍中,听到清淨經、北斗經等道教經樂。而且幾乎所有參與者都身穿白色有個紅字“道”的T恤,還有屬于道教的“太極”圖長方形旗幟在隊伍中飄揚,以及一大群的道士儀仗隊伍。佛教的五色旗幟及佛樂佛經在衛塞節見多了,如今看到這些,讓人有沐浴于道教文化之感。

游行陣頭計有大旗鼓、舞龍、舞獅、峇峇鑼鼓、金鼓、神轎,以及諸多道教神廟的花車。最有看頭的是道士組成的儀仗隊,頭戴道巾,身穿法衣的道侶,手持香爐、天尊聖號長幡、宮燈、梁傘及寶扇等,顯得格外莊嚴。尤其是那些穿道袍戴道巾的道長道姑們,他們腳穿傳統長襪,穿整齊正統,令人心生恭敬。可惜儀仗隊伍有點散亂,可能是臨時湊合來不及訓練之故吧。

外國道教組織代表的花車以三輪車裝飾,每輛三輪車上兩根柱子上寫“道在人心,和諧社會”。游行隊伍中見到有一個插上佛教五色旗幟及安置佛像的花車,也有一屬于玄天上帝的花車,上面坐了一位南傳佛教的比丘,尚有3位手持帝鐘的道長,步行在蓮花洞花車之前,每經過廟宇,必站在門口向廟宇行三揖禮。包括佛寺等非道教廟宇,均行揖禮。可見道教的包容極大,以及對各宗教的尊重,使到社會“和諧”!

在老君游行之前多日,檳城天天晚上都下雨,老君游行當天中午下了一場大雨,有人說是洗蕩污穢。晚上大游行奇跡出現,是晚放晴,滴雨沒下,翌日後連續多日晚上又是天天下雨。全球首次老君游行果然獲得上天庇佑,雨洗邪惡,清淨人心。

整個游行聲勢浩大,令人感到道教的力量不可小覷,只要好好推動,道教是可以發揚光大的。冀望道教界加強精神文明方面的推動,以消除人們對道教的負面形象。而宗教師的形象也非常重要,外表必須衣端正,穿宗教服裝最好按照正統,避免露出里面現代的衣服鞋子;服裝正統,全體統一,才能顯出莊嚴。最重要的是舉止端正,言談有禮避免低俗,自然會引來人們的尊重喜愛了。

林冠英等人在參與老君游行時,看到他們的祭拜手勢是雙手合十,這是印度文化的祭拜手勢。我們中華的是拱手行禮,主辦當局應該教導人們行這種正式的道教禮儀才是啊!

(星洲日報/田野行腳‧图文:李永球)2012.03.18.

李光耀與赤腳大仙

福建民間有個傳說:人間有個赤腳大仙,每到一個地方,只要喝上當地的一口水,就能講出當地的方言土話,所以此大仙得意洋洋,不可一世。不過當他來到福建時,喝了當地的很多水,還是無法說出當地方言來,他因此氣沖牛斗,悻然離福建而去。傳說的背後是指福建方言雜而多端,十分難學!

李光耀可不同了,據其大作《我一生的挑戰——新加坡雙語之路》說,他學習3個月的福建話,就能用福建話發表簡單的演講,大概兩年,他的福建話不僅流利,還能引經據典。可見他非常聰明過人,厲害過赤腳大仙!

他覺得華人方言盛行,阻礙了華語及英語的推行。因此推行雙語政策,在華社推行講華語運動,以取代粗糙的福建話。李光耀在新加坡推行英語成為國家的主要官方語言,在華社推廣華語,這些均是無可厚非的。畢竟一個多元民族的國家需要一個主要的官方共同語來溝通,有混雜方言的華族也需要有個共同的族群“母語”華語,不過,推動華語不需要排斥家庭的母語方言。況且人類的頭腦潛能巨大,一個人學習幾種語言可以應付自如。

李光耀以毛里求斯和盧森堡跟新加坡比較,它們也是多元語言的國家,學生在校學習德語、法語和英語,回家講方言,結果一般人除了方言,並無法真正掌握任何一種語言。他認為是學校用語和生活日常用語不同的弊病。他說如果讓新加坡到今天還在說方言,他不敢想像新加坡今天將是一個怎樣的局面。其實新加坡與檳城的語言環境十分類似,以華人居多,民間社會通行福建話(新國偏泉州音,檳城偏漳州音),學校方面,新加坡華人得學習英華雙語,檳城華人得學習華巫英3語。覺得李光耀非常杞人憂天,如果還是保留方言,今天的新加坡將與檳城一樣,“華語可講,方言可說”。今天新加坡的雙語政策,不見得新加坡華人的華語好過我們馬來西亞華人。把新加坡華語衰微罪名推給方言,不如說是新加坡推崇英語至上所致才比較正確。

他說方言消亡將是大趨勢,方言是“窮途末路”的語言,他不想讓粗俗的福建話成為新加坡華人的共同語。偏偏新加坡民間拍攝的多出電影就采用新加坡福建話,卻引起大家的共鳴,新加坡廟會及中元節等活動,還不是福建話在通行嗎?李光耀覺得英華雙語是國際性的,將會通行無阻。誰不知新加坡人到印尼及泰國(當地因為政策關系,人們幾乎都不懂華語及英語,近年才有華文班),還不是靠福建話來溝通的嗎?

曾經遇到一位新加坡人在我國車站買票,因為不懂馬來語而無法與售票員溝通,要不是我幫忙,她就買不到票了。所以,應該鼓勵人民多學習各種語言及方言,學得愈多對國家愈有利,對人民更是利大于弊。李光耀主觀地貶低福建話粗俗,因為他並不了解福建話的文雅及優秀。任何語言流入民間低層里,再文雅的語言也會粗俗起來。這不是福建話的問題。

華社需要一個共同的族群母語——華語,但推行華語不需要排斥方言,兩者相輔相成。方言盛行到北馬,許多孩子從小就講方言,到了學校就很快學會華語。一個國家需要一個共同語,不過民間就讓其百花齊放,讓人民懂得愈多愈好,就像檳城民間通行混雜巫英印泰語的福建話,連巫印同胞也略懂福建話,可是人們的華巫英語還是不差啊。如果連民間講的話也要干涉規定,這個國家真的“高明”,領袖異常“聰明”!

新加坡有一句非常傳神的諺語:“強就好,嘜假強”(聰明就好,不要自作聰明),就以此話當作本篇的結束。

(星洲日報/田野行腳‧李永球)2012.3.11

啦仔肉.一路走好?

马花炸类似女人的阴唇。

炸枣状似男人的阳具。

某次,《星洲廣場》主編黃俊麟君來找我喝茶,我們在談一個牌子上的文字時,那個牌子很大很顯眼,可是他卻沒看到,等到他看到時就自嘲說︰“目瞅給啦仔肉糊到”(義為眼睛給蛤蜊肉糊到,所以才看不見)!

這是一句台灣俗語,我曾在台灣電視節目聽過。當時我一聽到此話,就覺得它是髒話。所謂“啦仔”(類似我國的“啦啦”),就是“蛤蜊”,打開這種貝殼類動物,其內軟體的肉極似女人性器官,所以啦仔肉相當于女性的性器官“陰唇”(福建話通稱“雞白”)。為了獲得證實,特寫了電郵請教台灣徐福全博士,徐博士不僅是台灣喪葬殯儀的權威,對台灣諺語也有深入研究。他回復說︰“它(啦仔肉)的確是女子陰唇之隱喻”。

嘿嘿,眼睛給陰唇糊到了,遮蓋住視線,怎麼還看得清楚呢?這當然是髒話。類似的髒話在我國有“目曉無摳”(眼睛給精液糊到了沒摳掉),這是一句洪門會的暗語。比較文雅的同義俗語有︰“大目新娘看無囝婿”(大眼睛新娘看不到新郎)。這些都是形容物件很大,卻看不到的糊涂窘況。

耐人尋味的,不僅啦啦,血蚶、竹蟶、鮑魚等貝殼類的肉,均極似女性的陰唇。在北馬,只要一提起“伊(她)的蚶”、“伊的鮑魚”,人們就會邪邪地笑!海里有一種蚶叫做“毛蚶”,這種蚶的外殼因為有寄生物而長出類似毛髮的短毛而被稱為“毛蚶”。毛蚶產量已經愈來愈少,不過一說到毛蚶,人們也是會心一笑,真的太像那個“東西”了。

此外,水果類長得像性器官的也多,諸如桃子、李子等類似陰唇,木瓜類似乳房,香蕉類似陽具,紅毛丹、蘭莎等類似睪丸等等,不勝枚舉。

性器官是古代的圖騰崇拜,民間的糕粿做成性器官的可不少。比如咸煎餅、咖哩卜、馬花炸及北馬的紅桃等類似女性陰唇,北馬紅圓類似睪丸,大包小包類似女性乳房,福建的炸棗類似男性陽具,樹薯環(甜甜圈,doughnut)類似陰道,將條狀的炸棗放進中有圓洞的樹薯環,簡直是“性交”的畫面。糕粿做成類似各種性器官,極可能是性崇拜的遺風,無需大驚小怪!

在報章、網絡或電視媒體上,經常看到或聽到人們在向已故者告別時,會以“一路走好”或“一路好走”來祝福他們順利平安到另一個世界去。我國所見幾乎是采用“一路走好”,在中國則有一部分人采用“一路好走”。到底是“一路走好”,還是“一路好走”比較正確呢?兩者之間有何不一樣?

觀看中國連續劇發現,當客人離開時,有時候主人會向他們說︰“慢走”或“走好”。而我們在日常生活中對告別的客人也是如此說的。慢走,即是要他們小心慢慢走,走好也是要他們小心走好,兩者都含有路面坑窪凹凸,當心不要跌倒之意。所以祝願逝者“一路走好”,那是指前面的路坎坷不平,你得留神走好,不要跌倒。至于“一路好走”,則含有前面是條寬闊平坦的“康莊大道”,祝願逝者步上美好的旅程,順暢地走到另一個世界去。

祝福逝者應該采用哪一句比較恰當?我認為“一路好走”比較好,那是願他步上平坦大道而走。“一路走好”表示他步上的是坎坷大道,得小心翼翼地慢行。

(星洲日報/田野行腳‧图文:李永球)2012.03.04

王船漂來怎麼辦?

从泰国漂流到浮罗交怡岛海岸搁浅的皇船照片。

今年元宵节马六甲勇全殿烧王船,将地方上一切不祥之物焚化带走。

這次到馬六甲參與送王船,有一位台灣朋友問我,馬來西亞的送王船多是“游天河”,可有游地河的?所謂游天河,就是將王船燒掉,讓王船在天上的河里行駛;游地河則是將王船送出海不燒,讓王船在地球的海上漂流。

我國當然多數采游天河形式,游地河則少見。不過其話引我憶起數年前一個游地河的王船漂流到我國的實例。2009年10月間,各處慶祝九皇大帝聖誕剛結束不久,10月31日即農歷九月十四,我接到北馬浮羅交怡好友陳先生的電話,謂有一艘王船漂流到浮羅交怡海岸擱淺,當地馬來同胞聯絡了他們。他們趕去觀看,並以手機拍攝了圖片發送給我。陳君說,皇船不大,只有數英尺,船頭綁彩布屬于泰國風格,船上只剩下兩枝黃色及青色的令旗,船艙里有許多小包的白米(這些供品是提供給神軍享用的)和一個陶罐。他推測是從泰國漂流來,而且屬于九皇大帝的皇船。

他的推測有理,泰國南部的普吉及合艾有多座供奉九皇大帝的斗母宮,九月初九送出皇船“游地河”,經過多日漂流,數英尺長的皇船竟然沒被風浪打沉,漂流到北馬的浮羅交怡,實在奇跡。陳君問我應當如何處理?

王船(屬于九皇大帝的叫皇船,神明地位不同之故)是王爺乘坐的舟楫,王爺身負“代天巡狩”之重任,所謂代天巡狩,就是代上天到凡間巡狩,將一切瘟疫等傳染病掃除或將地方上凶神惡煞及不好的晦氣等物全部掃蕩不存,將之押到王船上帶走。所以,王船上面都押不祥之物,所到的地方將會帶來不祥,因此王船來到,可不是什麼好事。

茲事體大,不可小覷。我以個人經驗告訴他處理方法:第一、為皇船的到來建立一座宮廟供奉王爺,請道士設醮祈福及犒賞神軍兵馬,皇船可以供奉起來或送出海,抑或火化;第二、不建立宮廟,但必須請道士設醮及犒賞神軍兵馬,再將皇船送出海或火化;第三、不建立宮廟不設醮,但一定要犒賞神軍兵馬,將皇船送出海或火化。他們接受我的意見,並請神降臨跳童,神明說明年二、三月間當地將會發生大事,最後神明決定犒賞神軍兵馬並將皇船火化。

個人是鼓勵火化王船,不然再送出海漂流到其他地方,又是頭痛麻煩的大問題。

據說曾有一年大山腳送王船“游地河”到霹靂某個漁村,結果當地發生了許多不好的事情。當2009年泰國皇船漂流到浮羅交怡時,我第一時間收到消息,可是當時沒將之寫出來,是顧慮到會導致當地人心惶惶,而且為了觀察翌年二、三月是否真的會發生什麼不好的大事,一般以一年為限,結果當地平安無事到今天,真的謝天謝地,可能是有犒賞神軍兵馬及神明幫助之故吧!過後又有其他瑣事牽拖,幾乎忘了此事。直到台灣朋友提問,才讓我想起此往事,遲至今天才與大家分享。

王爺是閩南的神明,當地有許多王爺廟,他們都是歷史上的人物,身負“代天巡狩”的驅瘟除疫重任。九皇大帝本是道教北斗九星的信仰,人們于九月初一到初九持九皇素及禮拜北斗九星可以消災延壽。當九皇大帝信仰從福建傳到東南亞時,卻與王爺信仰附會在一起,也就有了送王船的儀式了。

(星洲日報/文化空间·田野行腳‧图文:李永球)2012.0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