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除心理负面情绪•李桃李

心理学是近代新兴的一门学问,与宗教息息相关,宗教历史悠悠数千年显得古老,很多方面跟不上时代,所以如今的趋势是宗教反而向心理学吸取新的养分,以充实本身的知识。只要心理学有什么新的发现或发明,宗教界就会跟进,甚至花钱请这方面的专才教导他们的宗教师及教徒,再让他们为广大的信众服务,解决各方面心灵上的痛苦。

心理学的发展迅速,五花八门种种派系叫人眼花缭乱。今天介绍一派特别的心理学,其学说与中华文化很接近。

众所周知印度文化认为业障影响我们,一个人的富贵贫贱,都是自己前世业障导致,比如说一个人的富裕幸福,那是因为他前世乐善好施;一个人的残疾贫贱,那是因为前世做了很多坏事等等。而中华文化里我们不谈三世因果,我们说的是“家族承负论”,一个人的富贵贫贱均是祖先带给我们的,比方说祖先乐善好施,子孙则会富裕出头幸福好运;祖先为非作歹,子孙则会残疾贫贱等等。换句话说,印度文化强调的是“个人因果论”,中华文化强调的是“家族因果论”。

性格不再乖戾难应付

这一派的心理学,学员们上课时,通过老师的帮助,可以解除家族的负面情绪心理,从此解除家族世代遗传的业障。每次生活营时,就会找出“有问题”的营员,然后处理之。

有一次,主角是一位女营员,曾经遭受亲人的性侵犯,侵犯者是其哥哥,他也在现场,老师将两人叫出来,由于受侵犯者心理上不能平衡,经常无故发脾气,恐惧、躁郁和忧郁等等,如果不处理的话,这样乖戾的负面性格会延续给后代子孙,子孙们将会身受此害。

结果当天由老师处理,叫他们放下这些不好的过去,走过去拥抱对方原谅他的过错。根据他们的说法,通过这样的心理方法处理后,彼此会消除各自心理上的负面情绪,此后子孙的负面情绪也会跟着解除,在性格方面不再乖戾难以应付。

又有一次,A女人丈夫有外遇,她及丈夫都在现场。老师安排四位男女分别代表她的父母及丈夫的父母,现场还找一位B女代表丈夫的情妇,耐人寻味的,找出来的代表一般上都有“问题”,原来B女也当人家的情妇。

追根究底,A女的丈夫祖上及父亲也是有情妇的,所以这些负面“基因”都延续给了子孙。老师要A女原谅丈夫及“情妇”过去拥抱他们。但她不能接受与人共夫,一直走不过去,甚至哭倒在地上也走不过去拥抱之。

设法断掉家族基因

最后,老师说将这些问题交给上天去处理,那女人才过去拥抱他们,而经过他们的相互原谅后,他们家族的“外遇”基因将会逐渐消失或减少。而现场许多出席的营员也因为这个“拥抱”的原谅磁场,家里有婚外情的配偶也跟着消失。

有出席之一位朋友告诉我,其丈夫外面的女人之后不见了。此派之说玄之又玄,信不信则由你了!

家族因果是眼睛可以见到的,我们的祖先如果是奸臣,我们做子孙就受到祖先遗下不好的业报而抬不起头。假如我们的祖先是岳飞或孔子等好人、我们会因此引以为荣,受到祖先遗传好的福报而受到人们尊重羡慕。至于生理的基因,也可说是一种“家族因果”。

如果父母有近视的,儿女们多数也会有近视;家族没有老人斑的,那么其子孙也多数不会有,活到七八十岁皮肤依然洁白美观。

如何解决家族基因呢?一种比较科学的说法是近视眼的与没近视的结婚,儿女会有一些没患上近视的,这些没近视眼的子孙经过五代传承都没近视眼后,基本上就“断掉”了家族基因,但是可能偶尔会有隔代再出现近视之现象。

文:李桃李 《南洋商报·言论版》『信手拈来』

老萬山,老故事

黄清来

郭荣和

蔡明桦

黄振盛

太平市中心的兩座老萬山(老巴剎),建于1884及1885年。萬山已老,當然流傳一些老故事,特地抽時間走訪萬山內的小販,談談他們的歷史故事……

老萬山分門別類,計為賣魚萬山、果子(水果)萬山、賣肉萬山、豆干萬山、賣菜萬山、牛肉萬山、賣雞萬山。

果子萬山鼎盛時期全部37攤都爆滿,現在有個攤格拆掉了,只剩36個攤位,但尚在經營者只有7家。水果販黃清來(73虛歲)說,其攤格乃從蔡尤水開始。蔡氏在太平峇東出世,祖籍福建晉江東石鎮西郊,與兄長蔡其新在峇東經營雜貨店,廿余歲結婚後搬到太平,就在萬山里開啟“源春號”售賣各類水果,迄今大約70年的歷史。目前水果攤由其媳婦管理,黃清來是其內侄,在此工作50多年。

黃清來說以前生意很好,早上顧客多,下午4點到6點,下班的顧客又涌來,這時候的生意也很好。可是近數十年各地的巴剎馬蘭(流動夜市)及大型超市等出現,生意就遜色多了。

另一名水果販郭榮和說,其攤位由父親郭奕坐經營下來。其父從中國福建晉江東石鎮郭岑南來太平,初期與人合伙雜貨店生意,後到萬山啟“晉益號”售賣水果。現由其子榮和繼承其生意,除了水果也售賣塑料袋等物。福建晉江東石鎮人聚居太平市頗多,水果萬山由東石人所壟斷。

老萬山里的各個萬山均有本身的中元普渡會,唯獨果子及牛肉萬山沒有。郭榮和說,他們萬山里的水果販多數參與東石人鄉團(仁和公所)的普渡會。

賣菜萬山共有41個攤位,由于許多菜販退休,後輩不感興趣就沒了接班人。現在只有大約10家,5家華裔,馬來同胞也是5家。顧客群以馬來同胞多,因為旁邊是牛肉萬山之故。賣菜萬山的普渡會在農歷七月廿四日,以前會員多,今只剩14名,一些是已經不在這里做生意的老會員。每個月收取普渡會費30令吉。

蔡明樺說,其祖父蔡大興從中國福建鐘山三都社南來,在萬山售賣蔬菜,上世紀60年代逝世,壽80歲。生意傳給其父蔡清福,父親1991年退休,由他繼承之,歷史大概有百年。

黃振盛受訪說,祖父黃乾自中國福建南安美林廿三都南來,先到甘文丁栽種蔬菜售賣給萬山里的菜販,後來申請到一個攤位,也到萬山售賣蔬菜。1980年逝世,其父黃亞贊繼承生意,1988年父親逝世,由他經營迄今。他已經營了30多年,從祖父計算起則有六、七十年歷史。以前生意很好,近年遜色多了,因為面對超級市場等競爭之故,如今兼賣雜貨如烹調食品等,也做些批發及批菜給餐館海鮮店來維持生意。

豆芽楊順福稱,其父楊亞清早年在萬山里售賣豆芽,祖籍福建南安。以前由伯父自己栽種豆芽來售賣,但本地豆芽不比怡保的肥美,後來就直接向怡保取貨來賣。他說工作多,時間長,每個小時都得給豆芽澆水,不然會爛掉,賺了錢無福去旅游享受,真是“有命理賺錢,沒命理開錢”(福建話︰有命運賺錢,無福去享受)。

(星洲日報/田野行腳图文:李永球)2012.5.20

新廟晉宮風俗

廖道长主持安大梁仪式。

“安宫挂箭”仪式,廖道长正准备将纸弓箭焚化。

赵友福师父手操提线木偶在“摩苏”祭煞。

興建多年的太平蓮花宮新廟宇終于竣工,最近舉行晉宮儀式,我多日跟進做田野調查,收集了很多資料,其中幾項特別的,願與大家分享。

安大樑——太平一帶近年新建廟宇幾乎都看不到有安大樑之俗,南馬還常見。原因可能是現在的“樑”都是洋灰灌注鋼骨水泥的樑,這樣就難于進行傳統的上樑儀式。其實鋼骨水泥的大樑也是可以舉行安大樑儀式的,只要在拆除了模型木板後,按照安大樑習俗進行就行。蓮花宮也是采用鋼骨水泥的樑,不過該宮另外到森林找了一棵碩大的“堅艾峇都”,再找來中國木匠雕刻八卦及雙龍,長38英尺,安大樑儀式由吉隆坡廖羅成(石程)道長主持,道長先誦經宣讀《上樑疏文》,為大樑灑淨開光,以酒祼(guan)樑,並將內裝五谷錢幣的五谷袋及一對燈籠掛在樑上之後,在轆轤拉動下,大樑終于拉上鋼骨水泥的橫樑之上安坐。

逐油解穢——在新廟晉宮前一夜,廖道長主持逐油解穢,先以一個火爐燒熱一鍋油,道長口含高酒精的白酒,噴向油鍋使之冒起火焰,這樣的在廟大門、大殿及五方逐一進行這個儀式,將一切污穢消除乾淨。

神像開光——蓮花宮所有新的神像,在開光當天凌晨運到太平山腳下,面對瀑布溪水,然後在太陽一升起時就開光,借助活水之源、山地之氣及太陽之光來開光,利用天地山水穴位靈氣,以使神像靈驗旺盛。

摩蘇——傳統福建傀儡戲(提線木偶)的制煞(祭煞)儀式。以前曾經在本欄介紹過摩蘇,可是那次所見的實在草率簡單。蓮花宮聘請柔佛峇都巴轄風山社趙友福師父主持,完全按照福建泉州傳統一套,從頭觀察到尾,一板一眼完全按部就班,這才是正統的摩蘇。這次終于听到了《嘮哩連》之調,古代是采用泉州傳統的傀儡調,而本地樂師因為無法演奏,改為台灣歌仔戲之調。摩蘇程序為洗淨戲台、引天香請神、奏《請神文》、鎮戲台五方、朱筆點朱砂和雞冠血開光寶鏡等物、點茶(工作人員都得點上茶水在額頭才可以上香工作,欲觀看者也得點茶以求百無禁忌)、化開鼓符、念請神咒、請相公爺(神像)出台、步罡踏斗開廟門、念五行變幻咒、祭五方、奏《牒文》等等。幾乎每一樣物品都得開光灑淨之,儀式一絲不苟。令人歡喜。

鳳山社之摩蘇儀式還有“上榜”,將進行摩蘇之事告知神明,以及上“烏榜”給孤魂野鬼們,可見不是隨便簡單,相公爺步出戲台到廟時,還得持涼傘隨行。在相公入廟摩蘇時,也禁止閑雜人及婦女進入,以避免不祥,顯見摩蘇非常嚴肅,不可兒戲。趙友福為人不自私,樂意將儀式的意思一一向我解釋,真的感謝萬分。

安五方——即祭五方神煞。在廟內五方各個角落安貼一道“五方紙”,五方紙按照五方五行分5種顏色,紙內有剪紙的剪刀、尺、寶鏡及一道神符。安五方時得擺設香案祭拜,由道長主持祭祀一番後,焚化金紙及一副紙制弓箭,此謂“安宮掛箭”,有將凶煞射走之義。

蓮花宮一系列的晉宮儀式後,可謂難得又按照傳統儀式,該廟也舉辦了一場繞境迎神游行。今年適逢龍年兼閏月,這是好“年冬”,單單太平市據知就有約7間廟宇將會舉辦繞境游行,這些廟宇平時都不曾或極少游行的。下一個游行在閏四月底,太平李王府將會舉辦中國祖廟謁祖進香繞境出巡兼燒王船,有興趣的朋友記得來觀看哦!

(星洲日報/田野行腳‧图文:李永球)2012.5.13

郭蘇家南来发迹

工人正在清除杂草及泥土。

何君在扫墓祭祀后,站在曾祖母墓前拍照。

4月15日拙文〈清明節尋墓奇談〉,談及代怡保何君尋找其曾祖母(之前誤作祖母)位于太平廣東義山之墳墓,結果被我尋獲。聯絡他後,他們于4月15日來到太平祭祀。

已經70年沒人掃墓了,墓的拜桌及墓前不僅雜草叢生,而且被泥沙掩蓋至厚厚一層的泥土。我叫來友人幫忙清理,也找來一位工匠負責修理墳墓及為墓碑文字安上“金箔”,那個工匠開價750令吉,說兩個禮拜可完成,何君答應。兩個禮拜,何君再來,墳墓已經煥然一新。

與何君喝茶吃飯時,他談及曾祖母的歷史。郭蘇家生于1861年10月12日,嫁予廣東番禺何家,生育有一女一子,數年後丈夫不幸逝世。1892年,她單身寡婦帶了兩位兒女南來馬來亞太平,當年她31歲,女兒12歲,兒子10歲。南來太平在一家洋人家里當女佣,洋人的大洋樓後築有一間小房,供他們佣人全家居住。

其子在中國時曾經受過中文教育,南來後因為她跟洋人工作,所以兒子被安排到中央學校(即今愛德華七世學校)受英文教育,課餘繼續讀中文書。兒子聰明伶俐,每年考試均名列前茅,當年的《霹靂先驅報》每年都刊登該校優秀生名字,其子是其中之一,並獲得該校豁免繳交學費。

1903年,其子21歲在該校畢業,獲得英政府土地局聘為職員,分派到霹靂華都牙也工作。

郭蘇家跟洋人工作期間,認識了一名洋人,並與之發展為情人關系。不久那位洋人患病,終于一命歸天。他遺下一筆錢,全贈予郭氏。她就以這筆錢開始做生意,主要是開賭館,生意興隆,賺了錢買下太平市兩排店鋪。

其子在華都牙也土地局工作了十餘年,最後看好當地的采錫業,決定辭職自己當老板。郭蘇家知悉兒子雄心,就將兩排店鋪賣掉,將錢給兒子做生意,其子不負所望,果然開采錫礦及種植橡膠等行業賺了錢,成為當地的領袖聞人,曾經是當地華校的熱心贊助人。

1917年郭氏逝世歸葬太平廣東義山,其子每年都來清明掃墓,二戰期間他患了病,爾後就不曾來掃墓,直到他1950年逝世。郭蘇家之墓已經70年沒人掃墓祭祀了。

何君說,其姑婆(郭蘇家的女兒)後來與其祖父產生誤會,姊弟關系不和,多年沒聯絡,不知其後裔目前住在哪裡?他相信應該猶住在太平一帶。

一名寡婦帶兩位幼小的兒女,南來竟然發達,可謂少見,也可以說其命運特好,是極為罕見的南來發跡女性。她的成功應該是獲得“賭博執照”,相信與她給洋人打工關系密切,很大可能是其老板協助她申請執照的吧。

一個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即郭老夫人的墳墓為何沒注明“何門”?這裡做個大膽揣測,可能是她南來後有了新男友,所以就不再是何家的人,而且也沒再婚,故墓碑上就完全不注明嫁予何人?只注明“顯妣”,表示已經嫁人並為人母。

(星洲日報/田野行腳‧图文:李永球)2012.5.6

通靈人說的話

所謂通靈人,簡單地說,就是擁有神通力,能夠知曉過去預知未來的人。宗教界的通靈人特多,幾乎任何宗教都有通靈人。多年起,見過多名通靈人,領教過他們的本領,跟他們打過交道,所以今天就談通靈人的故事。

一位年近60的通靈婦女經常向我說她的通靈故事,比如經常看到鬼,看到某些人忽有異樣,果然不久那個人就出事了。有一次,我向她說起一個在日據時代自殺的女人之墓,她馬上說,看到一個少女長髮披肩,身穿長裙,長得清秀在其眼前出現,她說此女人是個十多歲的少女。可是事實並非如此,因為此墓有墓表,詳述其生平,此女人自殺時已經57歲。由此可見她見到的“少女”是幻影,可是她將之當真的,所以就大出洋相了!記得有一次在6年前,她向我說一位患病的鄰居婦女倘若能活過當年的清明節,也活不過中元節,能活過中元節,也活不過新年。然而,這些均是胡說八道,那位鄰居老婦女到今天還活,可見她的預測都是信口開河,毫無根據之言!我覺得她有很多幻覺,又經常將這些東西當作是真的,所以才會如此胡言亂語。

又有一位自稱通靈的人,說他經常見到鬼,甚至與鬼聊天,與神講話。第一天認識我就叫我示範一些動作,然後說我掌中有某個掌紋(其實這個掌紋幾乎每個人都會有),經過一番功夫,他就說我有預先夢見未來之本事。有些人的確有夢見未來之事的經歷,比如我的一位朋友,他曾經夢見洗衣機被火燒掉,果然數日後其洗衣機真的無故燒起來。但是,我卻沒有這種本事,所以他的第一個預測顯得不準。

接着,他就問我一個非常私隱的問題。我知道真正的通靈人是不能測知人家私隱的,而且之前他的預測已經不準,令我懷疑。況且我的私隱也不需要向任何人報告。所以,我只對他莞爾而笑,不給答案。這令他感到無法可施,只見他想了很久,最後他說︰“你真好,不像其他人,當我問他們這個私隱時,有些還與我狡辯沒干過這回事,我叫他不要狡辯,有就是有!你真好,沒與我狡辯說你沒做過此事。”言下之意是說我默認了!神經病,我都沒說話,他就當我承認。這里,他也不小心露出馬腳,原來他經常以此方法來探人家之私隱。

當法官在審問犯人︰你有賣白粉嗎?犯人的答案可能是有,或沒有,或不知道等等,倘若他不講話,法官會在案稿上寫︰“tiada jawapan.”(沒有答案)可是這個通靈人簡直不可理喻,我沒給答案,卻硬硬說我有干過!如果他真的通靈,就不需要用“問”的,直接說我某月某日在哪里做過什麼傷天害理的事,假使真的這樣厲害,我會馬上向他叩首承認!

他根本沒通靈,只是一個騙子,專門以通靈人身分來套人家的私隱,一些人不察則會上當,全盤豁出去跟他說了。而且,他早已設好答案,要對方承認“有干過此事”,任何否認他都不會相信。

施寄青著《通靈者說》與《看神听鬼》二書中,介紹了多位通靈人,書後附錄了一些台灣通靈人的聯絡資料,讀者都可以聯絡尋求協助。曾經電話聯絡其中一位(一般咨詢都需要付費),我問了兩個問題:一個他說在2010年會發生,可是卻未發生,一個又說去年或今年會出現奇跡,卻未見到這些奇跡。

通靈人說的話未必準確,只能讓我們做個參考,不可完全相信到底。最可憐的通靈人是將幻象當作真相,還以為自己真的通靈了。到目前為止,我還不曾遇到真正厲害的通靈人,如果大家有認識的,不妨介紹予我。

(星洲日報/田野行腳‧文:李永球)2012.4.29

老藥店製朱砂

彭永安研磨朱砂去除水银的石臼是英国制造,研磨时不会磨出石粉,由父亲传到他手中,已经超过六十年了。

每天都得研磨朱砂一次,换水一次,经过一年多,直到水银完全清除为止。

太平市目前最老的藥店,應該是創立于1920年的福生堂。今天介紹的是另一間老藥店“永福安”,創辦于1939年。

根據永福安老板彭永安(60歲)先生指出,其父親彭志明是中國廣東大埔客家人,少年南來我國當苦力,後來到藥店當學徒,學成後的1939年創業,開啟“永福堂”(此店號尚待確定)。兩年後日本南侵,其位于太平古打律的藥店遭到日機炸彈擊中,一切全毀。和平後的1945年,又在古打律處開啟“永福安”藥店。英文注冊名稱是ENG HOCK AUN,估計負責注冊者為福建人,所以羅馬拼音就非客家音而是福建音了。

彭永安說,其父生前教導他制做傳統藥丸及藥散等,經過他再深入研究,目前有做些賣予熟客親友。尤其是“驚風散”及“牛黃散”,這兩種中藥散必須用到朱砂。幸虧其父有教授傳統老方法炮制朱砂,以去掉朱砂里的水銀。

朱砂,是一味中藥,有小毒。功能為鎮心安神,明目,解毒,主治心神不寧、驚悸、不眠、瘡瘍腫毒等癥,主要成分是硫化汞。

他說,從中國進口來的朱砂,水銀成分極高,食之對人有害。他拿出這些中國朱砂給我看,果然可見到銀色的水銀。他將之研成粉末,放水浸之,每天研磨一次並換水一次,朱砂經過研磨後,水銀會浮上水面,果然水面上呈現一層銀色物,將水倒掉,翌日又研磨又換水,經過多日後,又讓朱砂晾干成粉狀,又再研磨,又再放水浸之,如此重復四、五次,整個過程大約需要400至500天左右。一公斤的朱砂經過傳統老方法炮制後,大約只剩兩百多克,即只剩五分之一左右。這個老方法制煉朱砂叫做“水飛法”。他又拿出炮制完成的朱砂讓我過目,真的不見了水銀,完全是呈紅色的純朱砂了。

他本良心做事,一定將水銀完全消解到完,才敢拿來做藥。因為水飛法很多工,費時費力,所以很多同行做的驚風散干脆不下朱砂,擔心危害人們的健康,目前幾乎僅他一家有下朱砂。水飛法炮制朱砂,必須用到石臼及石槌(木柄),其石臼是父親留下來的,乃英國制造,石質非常之好,多年來的研磨還是依然如故,不像中國石臼在研磨時會磨出石粉。此臼的年齡比他還大,已經超過60年了。

他制造的驚風散專治小孩驚風,牛黃散可化痰,此外還有補腎丸及白鳳丸等等。以前尚有制造“嘴破散”,專治嘴巴舌頭及喉嚨潰瘍破爛,由于此散必須用到大量的朱砂,而他沒辦法炮制如此多的朱砂,就不再生產了。炮制朱砂需要一年多的時間,很費功夫,其所炮制的朱砂連自己都不夠用,所以從不出售。

彭永安做事謹慎認真,制造的成藥引起老顧客的喜愛及信任,人家的人參丸一粒塊多錢,他采用真正野人參一粒售價8塊多。他堅持不賣假成藥(內攙類固醇等危害健康),店內的成藥極少,生意慘淡經營。他喜歡閱讀,店內擺滿他經常閱讀的中英文醫藥書籍。他說,做藥店賺不到錢,因此堅持不讓孩子接手生意,現在孩子們都是專業人士。

朱砂含水銀有毒,必須經過繁復的水飛法炮制才能消除水銀,當人們都放棄煩冗的水飛炮制法時,彭永安卻堅持。他極可能是碩果僅存懂得水飛法炮制者,對中藥炮制的堅持,對工作的認真態度,對藥物的講求真假好壞,都值得贊賞欽佩!

(星洲日報/田野行腳‧图文:李永球)2012.4.22

清明節尋墓奇谈

郭苏家老夫人之墓,近七十年没人扫墓祭祀了

林查某及夫人墓

去年五、六月間,劉錫康兄從怡保帶來一位何君,說其祖母大約百年前在太平逝世並埋葬在廣東義山,已近70年沒人清明掃墓了,托我代為尋找其墓。由于當時雜草叢生,又逢雨季,我答應翌年清明節才幫忙。

他給了我資料,其祖母名為“郭素家”,大約故于1916年間。今年清明節期間,家兄回來掃墓,即托他照顧行動不良的家母,我就拎相機,披上大毛巾,戴上鴨舌帽,踏腳車往廣東義山去。根據郭氏逝世的年份,我猜測其墓應該就在大伯公亭後一帶,于是就開始尋墓,一方面趁機拍攝許多古墓照片存儲資料。尋找了大概兩個小時,還是沒發現其墓,最後決定放棄,打算前往福建公冢去。就在我走下時,回頭看到兩個古墓,一個是以前曾經調查過有個清朝官銜“布政司理問”的羅端輝墓,另一個是不詳古墓。

我決定拍攝羅端輝墓,不詳古墓做個調查就離開。就在拍攝羅墓後前往那古墓觀看個仔細時,撥開雜草發現墓主名為“郭蘇家”!當時直覺認為這就是我要找的墳墓了,抄錄其墓碑文字︰“民國顯妣郭氏蘇家之墓,生辛酉年九月九日(1861年10月12日),終丁巳年四月十日(1917年5月30日)”將資料以手機短訊發給錫康兄,翌日他轉告何君,何君說很接近其祖母之生卒年份。

原來何君受英文教育,不懂得寫祖母的中文名字。“郭素家”3字,還是錫康兄根據他們的發音而記音寫給我的,原名應該是“郭蘇家”才對。美中不足的是,其墓沒有列明籍貫,也沒注明嫁給什麼姓氏及兒女名字。通常已婚女性會冠上夫姓“X門”,郭氏之墓缺乏這些資料,這使到鑒定其身份方面不夠完備。

走完廣東義山,就到福建公冢去,剛走進去,忽然有個人注視我,雖然我頭上披大毛巾及鴨舌帽,可他還是認出我,問我是否就是在《星洲日報》寫歷史的?原來他看過我的紀錄片及文章,認得出我。他自我介紹姓郭,為尋找外祖父墳墓而來,可是一個小時多了遍尋不獲。我自告奮勇,問了其祖父名字?他說叫做“林查某”(福建话的查某,相當于華語的女人,名為女人卻是男的)。無巧不成書,就在我從身邊墳墓開始尋找時,第一個找到的就是林查某之墳墓,這令他高興得大叫起來。原來其母親給錯訊息,說外祖父墓有4根立柱(其實只有兩根),又說墓頂端籍貫是“南安”(其實是石埔),因此,他一直注意4根立柱及南安而遍尋不獲啊,而我是直接看名字就馬上發現了。

林查某的其中一個兒子清金,乃太平赫赫有名之會黨黨魁,身居最高的“紅棍”,數年前逝世喪禮十分熱鬧。另外,郭君之岳祖父也是拙欄曾經介紹過的大直弄城隍爺林金豬之隨從,根據郭君說,我寫的其岳祖父被陳靈禮處死與事實不符,其岳父詳知事情經過。我叫他安排其岳父接受我的訪問,以還原歷史真相!

說來也真詭異,今年清明節尋墓,一個是最後一個發現,一個是首個發現。尤其郭老夫人在天有靈,讓我找到其多年沒人清理祭祀的墳墓。今天(4月15日)上午,錫康將與何君過來太平找我,由我帶他們到郭老夫人墳墓祭掃一番。

(星洲日報/田野行腳‧图文:李永球)2012.4.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