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墓·獻紙·祭品

献上“五色纸”、“三角旗”及“金粉”三合一的墓纸。

黄钱及白钱的墓纸。

子孙在卜杯问先人吃饱了吗?

南馬讀者甲女士通過[星洲日報]獲得我的電話聯絡上我,她問,兄弟不同日子上墳掃墓祭祀,應當如何處理?

曾經在本欄談過,不同日子掃墓是沒有問題的,不過,"獻墓紙"(壓紙錢在墳墓上)則只能一次,第一位掃墓者獻墓紙後,其他後來者只可祭拜,將帶來的墓紙焚化掉,不能再獻之。為何獻墓紙只能一次,不能多次呢?

原來這是老祖宗的智慧。老祖宗不要後代子孫鬩牆,就作此規定,目的是要後代子孫們團結一致,恭敬愛悌,一起掃墓。世間上最可悲的事就是兄弟不和,親人反目成仇最令人痛心。不過兄弟不和主要的因素出於某些人的自私自利,貪婪錢財,野蠻無理,欺人太甚,父母老了不照顧,棄給其他兄弟去扛,遇到這種兄弟實在無奈。雖然兄弟不和很不應該,但喪失了儒家孝悌倫理者,與之來往就沒意思了!

甚麼是墓紙?墓紙有幾種?墓紙就是壓在墳墓上,一來有美化墳墓作用,二來是表示這個墳墓尚有後人祭祀。清明節彷彿是天上祖先在過新年,我們人間過新年要清掃美化房屋,同樣的,清明節就得給祖先的墳墓清掃美化一番。當為墳墓除草清理後,就得獻上墓紙裝飾一番。墓紙共有大約4個種類:一是五色紙,長方形,有多種顏色如紅,藍,黃,褐,白及青;二是黃錢,長方形,紙有鑿洞;三是白錢,長方形,紙有鑿洞;四是紅錢,長方形,紙有鑿洞。一般上採用墓紙的情況分兩類,一是純採用五色紙,另一是採用黃錢及白錢。也有以五色紙壓在墓背上,再以黃錢白錢壓在墓碑上。至於紅錢,則是未亡者所用。比如雙壙穴其中有一人未亡,其位置之墓背上就得壓上紅錢,表示此人健在。曾見過一些早故未婚者的墳墓獻上紅錢,這一點令我感到納悶!

上述幾種墓紙代表甚麼呢?有說五色紙是布匹,那是給先人做衣裳用的。至於黃錢及白錢,則是紙錢,供先人花用的。如今盛行火化,他們的骨灰多置於骨灰龕內,骨灰龕极小沒墓背,無法獻墓紙,可將墓紙焚化之。也有煮了鮮蛤祭拜,拜好了就當場掰開鮮蛤來吃,并將蛤壳拋撒在墳墓上,貝壳在古代属於錢幣,所以獻貝壳與獻墓紙有着異曲同工之效。現在的商家很聰明,有賣以五色紙做成的三角旗墓紙,讓孝子賢孫直接插在墓上,方便多了;也有賣以禮物紙剪成小碎片的"金粉"墓紙,直接撒於墓背上,陽光照射下金光閃閃,十分耀眼。不過這種禮物紙為塑料的,不能腐化,風一吹到處飛走,可謂不環保。

關於祭品,分兩類,一種只是簡單的糕果類,諸如糕,包,粽子,水菓,餅乾,茶等等;一種除了糕果,尚有三牲等物,祭品豐富還得准備白飯,筷子,湯匙及酒一起祭祀之。傳統的祭祀法是先點香祭祀后土,然後才是先人墓,燒紙錢也是先燒給后土神,再燒給先人的,祭品方面:凡先人有的,后土也要有,後者可以量少,但不能缺少。不然后土神會拿取先人的祭品包括紙錢。有些遵守傳統祭祀者,尚有卜杯環節,那就是以兩個錢幣詢問先人吃飽了嗎?如果吃飽了,就給聖杯(錢幣一面正一面反,表示准許),卜到聖杯後就燒紙錢,儀式就結束了。一些是先卜杯問可以燒紙錢嗎?聖杯了就先燒紙錢,然後再卜杯問吃飽了嗎?聖杯了才收拾祭品回家。

所有祭品都可以食用,盡量在現場吃完,吃不完就帶回家吃。不可暴殄天物,丢棄現場浪費食物啊!
星洲日报·星洲广场·田野行脚——李永球

大山腳的墓碑文字

印刷字的細明體,極常見於墓碑。


印刷字的細明體,極常見於墓碑。


大山腳的王山野(王德福,1950年出生)先生,曾經從事墓碑文字的書寫工作廿餘年。小時在大山腳武拉必村華小受教育,畢業後十四、五歲之際,當過冰水小販,16歲時到石牌店當學徒,學了幾年打了一些簡單的東西,後來專打“六巧”(福建話,潮州人叫做“拍巧”,相當於華語的浮雕),他以打(雕刻)土地公(後土)為主,一天打一尊,每尊工資90元。工作了四、五年,後來從中國南來幾個也會打土地公的,他們每人一天可打三、四尊,每尊僅收40元。這樣的競爭使到王山野無法生存,只好結束六巧的工作,改為書寫墓碑文字。

那時候墳墓立柱有雕刻的人像或花果、鳥獸等物造型,多從中國入口,本地極少有人雕刻,他曾經雕刻一對金童玉女立柱,給怡保商家買去,據說後來立於金寶一個墳墓上。

他說,大山腳的墓碑文字有兩種,一種是書法字(正楷),一種是印刷字(細明體)。墓碑的中主幅文字,必須數到吉數為佳,而不同籍貫又有不同的口訣,廣東派的是“生老病死苦”,即整排文字以口訣一直往下數,數到最後一個字以“生、老”為佳,“病、死、苦”就不吉。福建派則是“興旺衰微”,以數到“興、旺”為佳,“衰、微”則不吉。

由於不同的口訣,因此就有不同的墓碑文字書寫方式,廣東派以數到第1、2、6、7、11、12等字為佳,所以他們的墓碑文字多以6、7個字為準,尤其潮州人墓。福建派以第1、2、5、6、9、10、13、14等字為佳,所以他們的墓碑文字多數以9、10或13、14為準,這造成福建人的墓碑中主幅很多字,因此無法採用書法字,只好以扁平的細明體字書寫,如此才能容納多字的碑文。

早期大山腳的福建墳墓文字多採用細明體字,潮州人則採用正楷字。另一方面,潮州人特別注重書法文化,捨得出錢聘請書法家書寫,潮州墓群之墓碑上,除了本地書法界耆宿,著名書法家如孔翔泰(祖籍三江)、崔大地(祖籍北京,國民黨兵士,移居泰國,檳城潮州人邀請到檳城落腳,後來定居新加坡)、鄭一峰(祖籍潮州,巴裡文打人,教員,書法學生極多)等人也留下許多珍貴的墨寶。

後來的發展,福建人也採用“生老病死苦”的口訣,所以墓碑文字也跟著採用書法字了。王山野說,書法字有保存的價值,屬於印刷字的細明體基本上不算是書法,價值也就不高。很多地方的墓碑均以細明體字為主,大山腳的潮州墓群最特別,多數為書法字。他每天最多能書寫3幅的墓碑楷書字,墓碑文字除了中主幅,尚有上款及下款,有些還加上子孫的名字,此外,有些墳墓還有線雕的,他就得繪畫山水、梅蘭菊竹、花草、禽鳥、廿四孝、草仔花(攀籐花)等。他也曾經為一座廟宇繪畫一對門神。

近年的發展是墓碑文字幾乎採用電腦的楷體、隸書、細明體等,他就失業在家,工作愈來愈少,也因為手臂風濕毛病而完全停止書寫墓碑字。目前除了在家開設書法班教導數十名學生,也賣些書法度日。基於廿餘年的書寫墓碑楷書功底,他因此練就了一手好字。多年前遇到一位書法家指點,王山野終於領悟了書法的奧妙秘訣,如今其書法更是出神入化,尤其楷書最為端正俊雅,令人讚歎,愛不釋手!
(星洲日報/文化空間‧文:李永球)

十五暝“鬥炮”

太平古打律南昌酒莊,昔年斗炮就從這裡開始。

華隆店猶在,德士站已逝。


正月十五上元節是個傳統大節日,尤其夜晚的種種民俗活動更是熱鬧異常,故稱“元宵節”,宵即有夜晚之義。福建話將元宵節稱為“十五暝”,“暝”也是夜晚的意思,換句話說,元宵節主要的民俗慶典活動多在晚上。在我國北馬,上元節的白天人們忙於祭祀及補運,夜晚則有“擲柑”及峇峇娘惹的載歌載舞活動等等,也曾經有過“斗炮”之俗。

所謂斗炮,就是比賽燃放鞭炮,看誰的炮串最長,響得最久。這裡訪問昔年曾經參與斗炮的太平黃先生(77歲),談上世紀60年代的斗炮往事。他說,那時候政府完全禁止放炮,後在60年代的某一年,政府解禁准許放炮,那一年元宵節晚上,他父親經營的太平古打律“南昌酒莊”即放炮慶元宵,那時的炮串不長,他買了將之頭尾連接起來燃放,引起人們的關注。第二年,除了他們南昌酒莊,斜對面的商店“華隆”前的“德士車站”也跟風燃放炮竹,雙方斗長鬥久。第三年,其對面的“仁和公所”也參與斗炮,場面更加熱鬧,元宵節傍晚時分,整條古打律即圍滿來觀看斗炮的群眾,他們都從郊區趕來看熱鬧。南昌放炮總共持續了4年,後來基於硝煙嗆鼻導致呼吸困難又不衛生才停止。元宵節放炮的時間一般上是傍晚7點就開始,大約燃放到9點多10點才結束。

據知,華隆德士車站的司機們每個月籌錢,以在元宵節購買更多的炮竹來斗炮。

談起往事,黃先生侃侃地說,第一年,他向南安會館借了一枝粗大鐵管(撐涼棚帆布的鐵管),將連接好的炮竹捆成一個圓形燃放,由於鞭炮太重,導致鐵管也彎曲。第二年朋友做了一個木炮架給他,以繩子拉動圓筒放下炮竹就很方便了。初期的炮竹是“花炮”,顏色為紅白或藍白方格相間,後來才有大捆的圓形炮竹售賣,這種炮竹連接起來就方便多了,還參插了大粒的電光炮,響聲特大。他說,連接炮竹從臘月底就開始,由他一人負責,燃放鞭炮則需要許多人手幫忙,將連接好的鞭炮從樓上放下燃放,不可太慢,不然鞭炮燒到整捆的炮竹會爆炸的。有一年,他駕著車載父親到怡保購買鞭炮,買了五、六箱回來,父親相信鞭炮燒得愈多會愈興旺。

黃先生說,斗炮引起人們從各處跑來觀看,甚至警察也為之封路,南昌店前和華隆店前的古打律被封鎖,以方便人們觀看斗炮。由於放炮時間約2至3小時之久,釋放的硝煙味道極臭又嗆鼻,整個店屋裡煙霧久久不散去,導致家人也受不了,他甚至吩咐妻子帶了兒子們去戲院看戲,以避開斗炮的硝煙瀰漫,他就是為了硝煙問題而停止斗炮。

90年代馬哈迪當首相的時候,曾經解禁放炮兩三年,那時候北馬又開始盛行元宵節放炮,許多大企業商家都選在元宵節白天放炮,而民間還是在盛行夜晚放炮。那時我注意到太平某個德士車站也開始籌錢放炮,他們搭起建築的手腳架,將炮竹纏繞在手腳架上燃放,時間很短,大約數十分鐘就結束,可謂不成氣候,後來又禁止放炮,引不起昔年的斗炮風氣。

中國的元宵節是賞燈節日,我國早期少見有元宵花燈,於是就出現斗炮賞炮之俗。太平60年代的斗炮往事,讓老一輩的市民留下深刻印象,成為人們津津樂道的昔年趣事!
(星洲日報/文化空間‧文:李永球)

正月人迎“尫”

年轻人抬着神轿跃过唐人坡住户所准备的火堆。(谭庆友提供)


正月十五上元节,吉兰丹镇兴宫举办的“过火”迎神赛会。(蔡达明提供)


古老的福建民歌《桃花过渡》是一首男女对唱的歌曲,从正月唱到十二月,男的一直向女的调情,女的不愿意就骂回这个老男人,十分逗趣。歌词中一开头是“正月人迎尫,单身娘子守空房,嘴吃槟榔面抹粉,手拿珊瑚等待君。嗨啰的嗨,嘿呀啰的嘿,嘿呀啰的嘿,嗨啰的嗨……”
歌词中的“正月人迎尫”指的是什么呢?那是指正月期间人们迎神(游神)以祈求风调雨顺,国泰民安,五谷丰登,海路丰收等愿望。“尫(闽南音:ang。华语音:wang)”是什么呢?尫相当于华语的“偶像”,这里比较贴切的翻译是“神像”。比如漳州民俗,年初四谓“接尫”,即为“接神”之意。周长楫主编《闽南方言大词典》之“尫”(厦门及漳州),注明有二义,一为:菩萨,二为:玩偶、玩具。并附有多个条目,其中有“尫仔”:一、用泥巴或木头雕成的或用布等制成的人像;二、图画。“尫公生”(漳州):佛爷生日。
北马漳州音福建话也是以“尫”来称呼神明的,好像“尫公”(ang kong。俗写作“红公”)就是指神明神像;“尫公宫”(ang kong keng)是指神庙;“尫公生”即为神诞等等。至于玩偶则叫做“尫公仔”(ang kong’a);漫画称为“尫公仔册”等等。北马福建话将有关神明的通称“尫公”,而将玩偶通称“尫公仔”,以示有别,避免混淆。
谈回正月人迎尫,所谓一年之计在于春,正月是一年的开始,民间认为正月期间向神明祈求,在新的一年里能够获得上天的庇佑,大自然及人为的灾害就会减少。因此就有了以轿子将神像抬出游街绕境,以祝愿天下太平,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合境平安,五谷丰登,海路丰收,生意兴隆等诸祈求,所谓人迎尫就是人们抬着神像游行,比较规范地说就是“迎神赛会”。
正月迎神赛会在中国大地是蛮盛行的,尤其闽粤等地特别风行,日期多在正月新年期间,也有在正月十六、十八或廿多日不等日子。我国有正月迎神赛会吗?有,最盛大热闹的即正月廿多日的柔佛古庙游神,那是源自中国广东潮州府故乡的迎神风俗。除此之外,吉兰丹也有正月十五上元节的迎神赛会,这个就鲜为人知了。
丹州华社正月十五的迎神通称“过火”,州内许多华人社区均有此俗,以哥打峇鲁的古庙“镇兴宫”最热闹兼传统。丹州黄博谆先生说,是日早上镇兴宫(妈祖庙)即抬出数顶神轿,由年轻人抬着游行于市区内的唐人坡,哪家有意“过火”者,就得准备“火堆”(篝火),以金纸焚烧木材,火堆的火势旺者为佳,在今年内就会兴旺,神轿游行队伍来到有火堆的住家前,妈祖等神明的神轿被抬着跳过火堆,如此经过神轿的跳过,有关住户就会获得神明的庇护而兴旺顺利,平安健康,富贵如意了。
目前仅发现柔佛新山及吉兰丹有传统的正月迎神赛会,其他地方当然也有,尚待我们进一步去发掘。觉得吉兰丹的过火迎神赛会很特别,今年很想过去见识一下!今天正好是正月十五上元节,祝贺大家:心愿达成,恭喜平安,恭喜健康,恭喜幸福满堂,发啊!
(星洲日报·星洲广场·田野行脚——李永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