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大華的福州墳墓

瓷砖墓碑。

典型的方形浮葬墓,左右各有六根立柱,棺材就在墓碑之下。

浮葬墓,泥塑的图案生动纯朴。

這次受邀到霹靂曼絨的愛大華古田義山導覽墳墓,終於見識了福州(古田)墳墓的風采。古田義山面積不大,最早的墳墓可追溯到上世紀五、六十年代,墳墓造型分兩大類,一是傳統中華式,一是基督教式。中華式又分數種,如傳統福建式、中華浮葬式,方形浮葬式等。基督教式又分傳統西方基督教式、中華兼西方式、中華浮葬式。

這裡的墳墓多數采浮葬式,所謂浮葬就是棺材不入土,浮在地上築個墓穴而葬,所以墳墓就築得特別高,成為福州墓的特色。雖然我國其他地方也見過墓穴浮葬式的客家墓,但他們的墳墓並沒築得如此高,曼絨福州墓高過了其他地方的墓一倍有餘。因為頗高,有些後土神位也跟著築高。

這裡出現眾多的浮葬墓,有人說因為屬於沼澤地,土軟水多對棺木及屍體都不好,因此改為浮葬式。可是這一帶的非福州墳墓均是入土葬,只有福州墳墓是浮葬,可見這還不是主因。個人推測那是福州人的傳統葬俗,福州人聚居地區多盛行“浮葬”,包括東馬詩巫一帶也是如此。

除了高,另一個特色是方形墓,顯然這是受到西方影響。有人說福州人南來時,先到檳城看到西方墳墓而引進曼絨。這個觀點我難以認同。方形墓源自西方墓式是沒錯,難道不會是從霹靂或實兆遠一帶而來嗎?浮葬兼方形西方墳墓,除了在實兆遠,東馬福州人聚居地沙拉越詩巫也有類似的墳墓。當然,欲瞭解方形墓的形成,還得做大量的田野調查,找出當地最早的基督教墳墓及最早的華人方形墳墓出現年份,以實據來探討,這樣才更有說服力。

方形墓式在北馬叫做“紅毛風水”,也叫“日本風水”,北馬不多。近年一些企業墓園大量採用方形墓,中華傳統半圓形的龜形墳墓就淘汰了。

古田義山方形墓的特色是墓背的前中後左右各有一根立柱,6根柱頭上多為花盆造型,別具一格。一些立柱僅有4根或僅是前面兩根,一些柱頭則採用石獅、石球(石燈)、石蓮花等,詩巫的就沒見到這種立柱。

一些古墓墓碑頂端築有泥塑的太極圖,應該是從傳統的“太陽”演變成的,太極圖案旁邊尚有一枝枝的光芒,顯得特別。有些雕有泥塑的雲、鶴及腳踏祥雲的漢服仙童,手持直幅對聯,這些泥塑極為純樸,毫無匠氣,是難得的藝術品。

墳墓所見對聯通常是描述風水佳地或祝福子孫繁昌等事物。這裡有些墓聯則很特別,比如:世人何用千般詐?最後只得土一堆;生前分貧富,死後一樣同;來也空空去也空空,人生善惡蓋棺論定;這些均含有勸善意義。再如:出生八日失母愛,中年又逢不幸亡;道盡了墓主的不幸遭遇,令人同情不已。又如:清風明月為友,花木野草為鄰;天上星和月,世間水共山;顯出灑脫自然性格,與大自然相伴相依。雖然聯句對仗不工整,卻與一般俗套不同。

發現一些早期的墓碑,不是採用石頭雕刻的,而是以瓷磚寫上文字再燒製而成,然後再一塊塊黏貼在墓前,形成特別的“墓碑”。這種瓷磚“墓碑”應該是早期經濟拮据之產物。目前僅在這裡發現,其他地方是否有,則尚待進一步調查。

有一些富有者在墳墓上加蓋巨大的涼亭,顯得堂皇多了。近年的墳墓建築已被規劃,一律採用入土葬兼福建式風格風水建築,也有火化土葬的墳墓,因為被規劃了,顯得刻板,就沒甚麼值得參觀了。特別喜歡這裡早期多元開放式造型的墳墓,多姿多彩,這樣才能顯出百花齊放的風格啊!
星洲日報/文化空間‧文:李永球‧2013.04.21

爱大华的清明扫墓

子孙一边抛撒纸钱,一边大声喊“發啊”!

墓纸只压在墓岸上,墓碑一片空空,真的很特别啊!

以传统祭礼来祭拜基督徒祖先墓。

3月间,霹雳曼绒古田会馆青年团团长陈世传先生来电,谓该团及妇女组邀请我到该会讲座及为爱大华古田义山主持一场导览,很喜欢义山导览活动,除了对坟墓有着特殊情意结外,爱大华有着独特的福州坟墓,向往已久,找不到机会一走,此次之邀正合我意。
24号星期天早上八点,我们一伙人来到古田义山,虽然距离清明节有十一天,但扫墓者可不少。只见孝子贤孙带了祭品纸钱等物在祭扫。基本上福州扫墓风俗与其他籍贯大同小异,不过也有一些特别的值得与大家分享。
清代的福州府管辖十邑,古田县乃其一。古田义山历史不算久,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才开始运作。这里的坟墓分两大类,一是华人宗教的中华传统坟墓,另一是基督教徒坟墓。爱大华古田人扫墓的祭品除了有糕、水果、包、粽子、面、茶等外,尚有比较“大礼”的三牲、酒、洋酒等等。最特别之俗还数“献墓纸”。
先谈坟墓的墓背,有一部分墓背是以洋灰密封,另一部分是不密封完全露出沙石。无论是哪一种,献墓纸(将墓纸压在墓背上)时,只压在墓岸的洋灰堤围处(即福建话的“外山”),这些墓纸一堆堆以石子压着,有些仅是压三堆墓纸,有些整道墓岸密密麻麻压满一堆堆墓纸,装饰得色彩缤纷,有一些会在墓背正中多压上三或更多堆的墓纸。细看这些墓纸,果然与其他地方不大同,乃是一小叠五色纸,加上一小叠金纸和一小叠银纸。有采用金银纸作为墓纸的,实在罕见。至于黄钱和白钱呢?原来不是拿来压的,而是将之抛撒上空,成为当地特殊习俗。
近年来,在抛撒黄钱白钱时,还加上大声喊:“huat ’a”(福建音:发啊)。当天在义山里,“发啊、发啊、发啊”之声此起彼落,热闹盎然,令我这个外来客感到诧异!陈世传说这是近年从外地引进的风俗。通常在庙会才会有这些助旺语,扫墓可以喊“发啊”吗?绝对可以。清明节扫墓是慎终追远的日子,祭祖之余也有着祈求子孙兴旺显贵,出人头地之含意,“发啊”的助旺语乃是祈求子孙兴旺发达,并不冲突。经常有人问我清明节扫墓可以燃放爆竹吗?这个问题与上述助旺语有着异曲同工之效。反对者会说,爆竹乃喜庆所用,而清明节不是喜庆节日。清明节虽然不算是喜庆节日,但也不是丧事,通常它被归类为慎终追远兼祖先“过年”的节日。而祖先已经是“神”,燃放爆竹有驱邪逐煞及祈求兴旺之效,所以扫墓放炮是可以接受的。
我也发现一些基督徒坟墓,其后人以传统祭礼祭拜之,坟墓上有三牲、糕、果、酒茶及焚纸钱等等。我问他们为何如此祭祀?其中一个说,其父母生前本为华人宗教信仰者,晚年忽然信仰基督教,其兄弟中,基督徒者以基督教方式扫墓,华人宗教者以传统祭礼扫墓,如此多元的扫墓祭礼,实在耐人寻味啊!
我坚持要尊重逝者,逝者生前是什么信仰,我们就得以其信仰方式来祭祀之。
最不尊重逝者的,是坚持以本身宗教方式扫墓,完全不行传统礼俗祭祖,理由是不可烧香祭祖,不可行一切华人传统祭拜礼俗,反而要逝者接受在生者本身的宗教仪式。这样子,祖先就被这些子孙强迫接受他们宗教的仪式了。如今在爱大华见到华人宗教徒也这般强迫基督徒的祖先接受传统的祭祀方式,我当然不认同。但回想一下,或许他们认为先人生前曾是华人宗教信徒,所以以其前半生信仰来祭祀;或许他们坚持的态度就是向其他宗教徒学习的,既然你们可以强迫信仰华人宗教的祖先接受基督教的方式,为何我们不能强迫祖先接受传统的祭礼呢?这实在值得我们深思。

星洲日报·星洲广场·田野行脚——李永球。2013-4-14

56萬響的爆竹

彭永安先生

3月3日本欄文章《十五暝斗炮》發表後,引起昔年參與者之一彭永安先生的補充。他說,當年並沒有斗炮,只不過是大家各自放炮,卻被民間誤以為是太平的“南昌”與“華隆”在斗炮,其實是一場誤會。

彭永安指出,當年其父親的藥店“永福安”就在華隆之隔壁,60年代政府解除“爆竹”禁令後,民間開始盛行放炮,南昌最先開始在十五暝放炮。而他們則在一兩年後才興起跟風,時為1962或63年左右之際。

他們“永福安”向太平“廣合和”購買了一箱爆竹,大約數十元(應該是五、六十元),由其店裡夥計將一小串的炮竹之“炮心”(引火線)連接成串,分為兩大捆,以木棍捲成燃放。而華隆商店放炮則由東主兄弟已故王錦發先生發起,華隆旁德士車站的司機們響應樂捐,加上東主捐出一筆錢,籌到的錢共買了6箱爆竹,由司機們及永福安的夥計協助綁爆竹,分成多個圓捆,費了一星期多才完成。華隆向新泉美公司訂做一個炮架,炮架有個轆轤,以繩子拉動,爆竹從中間皮帶緩緩垂下燃放,當第一捆炮未放完之前,大家馬上將第二捆的炮心再接綁上去,如此才不會斷掉,爆竹響聲才會持續不斷。

他說,那時候的爆竹是花炮,顏色為藍白或紅白格子相間,鮮艷奪目。一箱爆竹內有20大包,一大包內有100小包,一小包內是一串40粒的爆竹,計算起來即一大包內有4千粒爆竹,一箱共有8萬粒,也就是8萬響的爆竹。永福安燃放一箱,華隆6箱,總計為56萬響的花炮,在太平造成極大的轟動!

十五暝當晚下午6點,他們永福安先開始燃放,爆竹還沒放完,6點多華隆即接著燃放,直到11點多才放完全部56萬響爆竹。炮的紙屑極多,華隆有準備一個50gia(福建音,借自英文gallon,華語譯為:加侖)的大黑油桶來裝,紙屑直接掉下桶內,很快桶就裝滿溢出掉下地上,再掉落水溝裡去。昔年的水溝不似今天的密封不見天日,所以經常有清潔工人來挖溝渠,如今密封的水溝已經數十年不見人來清理了。

彭永安興高采烈地說,永福安及華隆聯合放56萬響炮,極可能是我國一個破天荒的記錄,轟動太平市,不僅警方封路,觀者如堵,店前路口更是一片人山人海。除了燃放爆竹,華隆也購有一大竹籮的衝天煙花及衝天響炮來燃放,這種煙花色彩單調,不似當今的多姿多彩光芒絢麗,響炮衝上天時會有“鳥鳴”的長笛聲。他接著說,永福安及華隆聯合放炮僅是一年,翌年就不再有了。主要問題不在於錢,當年的炮很便宜,問題是綁炮的功夫極多,需要動用很多的人手,那才是大問題!當年他們夥計及司機們一起綁炮時,都不曉得甚麼危險,有些人一邊綁炮,還一邊抽煙,今憶起往事,反而會心驚捏冷汗。曾經參與綁炮者現今已經年過80歲,多數已故,活著的僅存一兩個而已。

由於一些人的惡作劇心理作祟,或以炮嚇唬踏腳車的女孩,有些亂擲炮傷害到人家,甚至將炮丟進汽車裡(當年的汽車沒冷氣,人們開窗駕駛)而致傷人們,引起投訴,政府早有意禁止放炮,應該是在1969年513事件後,政府再度禁止燃放爆竹!

十多年前,王錦發曾經將昔年華隆放炮的十多張黑白照片取給彭永安觀看,可惜這些照片如今不知去向矣。
星洲日報/文化空間‧文:李永球‧2013.04.07

掃墓的日子及合爐

馬六甲客家合爐,先祭拜天地神明及為大門掛上紅布。

馬六甲客家合爐儀式。(照片均由廖銘安提供)

幾位朋友來電問我,清明節掃墓之俗傳統規定是10日前及10日後,今年清明節落在4月4日,10日前之首日即在3月25日星期一。倘若他們欲於3月24日星期天掃墓可以嗎?

其中一位吳金水先生說,去年清明節其兄弟從吉隆坡回來太平掃墓,日期就在清明節之前的星期天,結果回隆時遇到大塞車,平時3小時多的路程,竟然需要6小時多才抵達。因此,今年其兄弟決定提早在更前一個星期天,即3月24號掃墓,但此日尚未進入10日前,所以才問我是否可以?另一位呂太太的子女剛好24號星期日有空回來,她問友人是否可以提前掃墓?有說不是10日前尚未“進入清明”不能掃墓,但有人說可以,她感到迷惑,因此來電問我。

真正進入“清明”是在4號,4號前都還不是清明節。但是民俗為了方便人們而規定前後10日都可以掃墓,無需固步自封,提前掃墓絕對沒問題。規定10日前後也是人們在面對清明節忙碌,或有多個墳墓來不及逐一祭祀而設定出來的規矩,可見民俗會隨時代環境而演變。民俗不外人情,清明節是慎終追遠祭祖的日子,假如死板規定一定要在10日前後期間,那就食古不化了。目前所見以清明節之前掃墓者多,之後掃墓者少。倘若我們順應時代而訂出新的規定,如清明節前20天及後10日均是掃墓的日子,也是可以的。

如今更有一些人家在新年回家鄉過年時,順道掃墓祭拜,尤其骨灰安奉於靈骨龕的,子孫又遠居外國,清明節無法再度回來,只好在新年期間順便過清明節了。

至於新墓,根據籍貫不同而有不同的祭日,有的必須提早掃墓,有的必須清明節當天才可以。

另一位朋友古添發先生問,《通書》日子每天都有生肖沖犯,比如子(鼠)日沖午(馬)年生人,如果欲選定與其家族全無生肖相沖的掃墓日子,但又選不到,是日沖犯者如果掃墓會怎樣嗎?個人建議不要迷信日子的生肖沖犯,清明掃墓祭祖是孝行,日日均是好日,孝道感動天,逢凶(沖犯)均會化吉的!

怡保讀者甲先生來電問合爐之事。其夫人將於近日合爐,請僧道主持需要數百元,他生活非富裕,想要省錢,自己處理可以嗎?這個當然沒問題的。兩三千年前的合爐都沒有僧道主持,即使在我國,早期也是由孝眷自己處理的,尤其住在郊區者。他祖籍客家,我只好告訴他客家合爐之俗。首先將祭桌擺在祖先神位前,供上飯菜等祭品,將逝者香爐取到祭桌上擺在前端,以一塊紅布將祖先神位及祭桌連接著,祭祀後就稟告祖先今日合爐,卜杯請准,卜到聖杯就可以合爐,將逝者香爐從紅布移到祖先爐處,然後將逝者香爐的香灰取一點及3枝香放進祖先爐裡,焚化紙錢便告完成。

殯儀業者告知甲君,說他輩分大過太太,不能祭拜之,祭祀的事得由其兒子來做。由於兒子有工作,有時候做到很夜,又很難拿到假期,祭祀其夫人的工作如拜飯等等,都得等孩子回來才進行。傳統禮儀上夫妻是可以互拜的。我們婚禮的“三拜”:一拜天地、二拜高堂(父母)、夫妻交拜。第三拜就是夫妻對拜,所以夫妻可以互相祭拜,不過不需下跪。甲先生絕對可以祭拜妻子,殯儀業者不知禮儀,實在誤導了他。

至於父母長輩可以祭拜兒子嗎?好像獨子早逝,沒有兄弟姊妹祭拜,父母可以祭拜掃墓嗎?當然可以,但不可下跪,不可祭拜,只需將祭品擺好,點了香不可祭拜,直接插上香爐就行了。
星洲日報/文化空間‧文:李永球‧2013.0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