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嘉樓的神廟博物館

新建的和安宮內部金碧輝煌。(圖:李永球)

登嘉樓博物館展出的馬來傳統建築。(圖:李永球)

德順公司博物館。(圖:李永球)

天后宮保存的傳統壁畫。(圖:李永球)

胡健成與杜鋼建教授等人攝於三保公廟前。(圖:李永球)


登嘉樓的首府瓜拉登嘉樓,有座兩百多年的古廟——和安宮,早聞其名,來到一定要參觀。然而,它不幸於2010年2月22日遭受火災,宮廟被焚毀,如今是重建的新宮。
新宮的建材多數從中國福建運來,整個新宮美輪美奐,失去了古早味。幸虧其鐵鐘是原物,鑄於嘉慶六年(1801)。另一塊“和安宮”木匾乃1918年之物,由署名“甲必丹高”所酬謝。和安宮主祀媽祖,副祀有觀音、太歲、關帝、大伯公等神明。
瓊州會館屬下的天后宮,也是歷史悠久之宮廟,光緒二十二年(1896)的“子惠元元”牌匾,乃符載升敬奉。宮廟經過重修,可惜部份被改造了,幸虧大部份建築及檐下的壁畫被保存下來,壁畫未獲得良好照顧而顯得斑駁破落。主祀媽祖和水尾聖娘,副祀福德正神、英明兄弟等。
胡健成君特地帶我到主祀鄭和大人的三保公廟,此廟建於1942年,未建廟之前,已有善信在此處大樹下祭拜三保公。廟前有一條河,河中布滿大石頭,據說鄭和船隊來到登嘉樓再換小船溯河而上,到此處遇到大石頭而上岸步行。
可是二次大戰後,英政府將大石頭炸毀。由於廟宇地處馬來甘榜內,平時門戶深鎖,幸運當天有人帶中國教授來參觀,我也有得入內瞻仰一番了。
此位中國杜鋼建教授專做鄭和研究,他說鄭和曾經兩次來到丁加下路(登嘉樓),當時有個錫蘭山國,國王欲殺害鄭和,叫鄭和一夥乘小船沿河而上到王宮晉見,船行到現在廟前河中大石頭時準備殲滅他們,幸虧鄭和獲得當地百姓援救,棄船登陸,他帶領軍隊一路殺到王宮,活捉國王及大臣等人,帶回中國。明朝永樂帝說錫蘭山國屬於泰國管轄,無法與中國打交道,所以誤解鄭和的好意,就賜予財富並放國王一夥回去,俘虜中有人說國內有位賢者,永樂帝決定立此人為國王,於是鄭和第二次到丁加下路,是因為頒詔書立新國王而來的。
胡健成知道我對古跡文物極為感興趣,載我到登嘉樓博物館參觀,此館有我國最堂皇的博物館之稱。館內珍品極多,以馬來文化、蘇丹皇族及伊斯蘭教文物為主,胡君如數家珍地解說馬來紡織布料、銅器、馬來劍等,令我如沐春風,甘拜下風。館外尚有不同造型的傳統馬來船及馬來建築實物展覽,造型不一樣的傳統古建築,各有其不同的功能與優點,顯現古人高超的智慧。館藏豐富,值得推薦給大家。
唐人坡里新開一座“德順”博物館,目前是免費參觀。德順公司已逾百年歷史,乃福建同安黃氏家族的產業,第三代東主黃新禧於19世紀以大船做海上貿易,從登嘉樓運輸椰幹、檳榔幹到暹羅,回程運載白米和鹽來賣,也從事釀糯米酒行業,富甲一方,獲得蘇丹恩準以德順公司鑄造錢幣流通。館藏東西以娘惹刺繡服裝為主,不過建築物的後部及樓上正在裝潢,以擴大空間增添文物。
從事古董買賣的胡健成,其家裡珍藏的古物,才真的叫我嘆為觀止!眾多的馬來劍、銅壺、銅盤、銅鍋、各種古錢幣、鈔票、郵票、首日封、中國瓷器、陶器、木家具、娘惹的金飾品等等,很多都是我首次見到的文物,誠然大開眼界。其中有4個一套半圓形的椰殼碗,雕刻傳統中華紋飾,碗內有灌一層薄錫,極為精美,據說是華人頭家製造來贈送給馬來皇族之物。他表示,所珍藏古物極多,近年開始售賣,讓有緣人去珍藏之。
星洲日報/文化空間‧文/圖:李永球‧2014.03.23‧

登嘉樓的古墓神主牌

王錫文保存的乾隆古墓碑。(圖:李永球)

王錫文與他收藏的古老神主牌。(圖:李永球)

胡健成帶我入山尋古墓,其手扶著的立柱石金瓜頗為碩大。(圖:李永球)

胡健成保存的古老神主牌,打開後右為外板,左為內板。(圖:李永球)


來到人生地不熟的登嘉樓之前,吉蘭丹的黃博諄君叫我聯絡一個人,他就是殯儀兼墳墓建造業商人王錫文。當在登嘉樓老街走動時,一位不認識的人叫住了我,他說在報章電視看過我,他就是古董買賣商人胡健成。
就這樣,在他們的帶領下,我走訪調查了瓜拉登嘉樓的一些古墓及古老的神主牌。由於登嘉樓近年的大事發展導致許多古墓挖掘移葬,錫文負責移葬工作,因此對古墓瞭解極多。對於古墓內的一些陪葬品,如女性的銀發簪等物,他也不敢拿走,而是將之物歸原主,重新與主人遺骸埋葬在一起。一塊乾隆年間的墓碑被人挖掘後,墓碑被丟棄,幸虧他將之收藏在倉庫裡,並表示將來會重新立在塚山上,以讓後人瞭解華人的移民歷史。
查此古墓碑文,上款是“乾隆歲次丙午年仲春吉日”,乾隆丙午年仲春即公元1786年2月至3月間。中款“皇清顯考棲梧朱公之墓”,指此墓主人叫朱棲梧。下款“孝男:健生、三達(?)、桂生、雁(?)生、文隆(?)、江生、岳(?)勝、進生、出祠子:成光,同立石”,共有9名兒子,不過有一子“出嗣”他人了。惟可惜沒注明原籍,因此無法得知中國原籍地在甚麼地方?
王君帶我走塚山,觀察移葬的嘉慶十一年(1806)古墓,那是福建漳浦人劉門吳孺人之墓,立碑者是其子女及孫輩。鹹豐丙辰年(1856)的陳工房及劉氏夫婦墓。另有一個前清僉事郎林文明墓,逝於光緒八年(1882),以及其子建紹“老爹”之墓。80年代越南人乘船逃出國,一些在我國海域遇難而亡,他們在這裡長眠,一座座造型不同的墳墓,令人唏噓。還有一個孤立在友族住區內的古墓,乃福建海澄劉瓊瑤及陳彩琴夫婦墓,葬於光緒十七年(1891)。
他也收存3個古神主牌,打開牌內的“內板”(陷中),裡面記載著逝者的生卒年份、埋葬處等資料。最老的是生於雍正十一年(1733),卒於乾隆四十三年(1778),葬在武吉巴吁杯。
胡健成擁有10個古神主牌,其一屬於上述劉瓊瑤夫婦,這些古牌外板(粉面)多數採用“謚號”,內板才寫上其名字、生卒日期、兄弟排行、埋葬處、配偶名字,甚至兒子名字,妻子是誰的女兒等珍貴資料。最古老的年份是逝於嘉慶乙亥年(1815),其餘為道光、鹹豐、光緒等。由於登嘉樓神主牌的外板多數寫上“謚號”,如果不是從內板內的名字等資料來審查,單從謚號實在無法知道牌主人是誰?比如上述劉瓊瑤和陳彩琴夫婦,其外板是劉珪璋和陳勤持,均為謚號,內板才注明他們的名字。
在廿多年前,健成剛從太平移居登嘉樓,那時候他注意一座華人義山因為發展的因素而被鏟除,許多古墓被推倒以填高河岸,只剩幾個位於較高處的幸免於難。在他帶領下,我們進入山裡搜索,胡君步伐矯健,如入無人之地,結果找到兩個遺存古墓,其一是光緒九年(1883)黃門謝氏墓,旁邊一個沒文字古墓背後有個方形大洞,應該是盜洞。
他對眾多古墓被掘填河感到痛心惋惜。
隨後帶我去考察一個位於住宅區的宣統巳酉年(1909)古墓,即陳文寧及蘇粉燕夫婦墓。
從上述文物發現,華人移居登嘉樓的歷史頗久,18世紀70年代就有華人在這裡生活,他們留下的墳墓不幸被掘毀或搬遷,神主牌或被遺棄。登嘉樓被毀的華人古墓不在少數,這一點還希望有人繼續做保護或移葬及調查工作。王錫文及胡建成均是普普通通的生意人,但他們對於古墓和神主牌的愛護與保存精神,真的令人敬佩!
星洲日報/文化空間‧文:李永球‧2014.03.16

求金龜‧放長炮

鎮興宮的金龜。(圖:李永球)

善信蔔杯還利息錢,所展示的金龜已有數十年之久。(圖:李永球)

善信正在蔔杯求取金龜。(圖:李永球)

長約數百尺的炮竹在十五暝晚上燃放。(圖:李永球)


正月十五元宵節,吉蘭丹除了有迎神過火之俗外,哥打峇魯鎮興宮媽祖廟從年十三到十五3天,還有供善信們求金龜,夜晚則有流行歌台表演及放炮的慶典。宮廟從早上到夜晚香客絡繹不絕,游人摩肩接踵,甚是熱鬧。

甚麼是求金龜?金龜是以黃金製成一隻烏龜形狀的聖物,由宮廟製造供善信們蔔杯求取,取回家就供於神桌上或隱蔽之處,以祈求媽祖保庇家庭興旺、健康平安、添福添壽、事業順利、招財進寶、生意興隆等福氣之好運。

求金龜的淵源何來?有人說,那是清初時期,清兵在福建大屠殺,福建人逃進甘蔗園裡避難,年初九平安了才走出來,那時候有一隻烏龜帶領這些難民走了出來,因此就有了求金龜的風俗。這又是一個荒誕不實的傳說,不可相信。烏龜走路極慢,由它帶領走出來,豈不是要走很久嗎?而且求金龜是在元宵節的十五,不是年初九,顯然又是牽強附會。

龜是古代四靈(麟、鳳、龜、龍)之一,也是四像(青龍、白虎、朱雀、玄武)之一的神獸。福建人對龜極為崇拜,從福建民俗裡的紅龜(以龜形模印打印的糕粿)、壽龜、紅片龜等等可見一斑。

中國福建早就有元宵節乞壽龜的風俗,劉浩然著《閩南僑鄉風情錄》雲:“元宵佳節期間,閩南僑鄉有向寺廟乞壽龜之俗……案桌上的壽龜各式各樣,小者直徑約有半尺,大者竟如簸箕,大部份是去年人們來此乞龜,今年制來還願的,而人們之所以來此乞龜,乃是祈求平安長壽,做生意興旺發財等。他們如能在神前乞得這種供奉過神佛的壽龜,便可得到神靈的保庇而達到上述的願望……”由這些記載,可見求龜是一種新年祈福。雖然福建當地求的是可以食用的壽龜,而不是金龜,但兩者均有著異曲同工之效,均是在祈求好運。

求金龜每年得“還利息”

求金龜必須向媽祖蔔杯求准,其實是向媽祖借取,每只定價888令吉,然後每年都得“還利息”,即年頭向媽祖蔔杯問須付多少利息錢?以18令吉起跳,每次加3令吉,連續兩個聖杯,則為媽祖答應的利息數目。比如18令吉蔔無杯,加到21令吉再蔔,無杯的話,再加到24令吉,倘若連續得到兩個聖杯,那就表示今年得還24令吉了。有者外移他處定居,無法每年回來向媽祖蔔杯還利息,當他們多年後回到宮裡,可以一次過付還利息錢,至於還多少,則視其心意了。無論是求取金龜或付還利息,這些都被宮廟記錄在案。蔔杯求金龜,那是信徒與媽祖之間的私下“協議”,宮廟只負責記錄及收取相關的款項。

來到鎮興宮求金龜者極多,有一些已經是四五十年之久了,他們說是繼承已故長輩的遺俗,而年年到此蔔杯以還利息錢。西馬各地神廟在神誕期間也有求壽龜及紅片龜的習俗,目前僅在吉蘭丹發現是求金龜。

元宵節晚上,鎮興宮準備了放炮及煙花慶祝“十五暝”(福建話的元宵節)。一條長大約300英尺的連環鞭炮,從開端的一排到中部的分成兩排,直到最後的分成3排,全部相加應該有五六百英尺長了,放完了,又再以不一樣的排陣來放,加上大粒煙花,整個鎮興宮極為熱鬧,數條鞭炮一起響起,響聲震耳欲聾,大家無不掩耳地觀看。

早在上世紀60年代,西馬多處華人聚集地曾經有過十五暝放炮之俗,後來因為禁令而消失無蹤。其實十五暝也是賞燈的節日,在放炮之余,來一些美觀的花燈讓人們欣賞,也是不錯的藝術民俗。
星洲日報/文化空間‧文/圖:李永球‧2014.03.09

吉蘭丹的迎神“過火”

以金紙、干椰葉及木柴組成的金紙堆,造型別致精美。(圖:李永球

以金紙、干椰葉及木柴組成的金紙堆,造型別致精美。(圖:李永球)

馬年做個馬形的金紙堆,祈求馬上有黃金!(圖:李永球)

神轎每到善信家裡,就“換香火”。(圖:李永球)

神轎每到善信家裡,就“換香火”。(圖:李永球)

抬神轎跳過火是吉蘭丹特有的風俗。(圖:李永球)

抬神轎跳過火是吉蘭丹特有的風俗。(圖:李永球)

回到宮裡,神轎排列成行,善信們從轎底穿過,以求平安興旺。(圖:李永球)


正月十五元宵節,馬來西亞多處地方都有隆重熱鬧的慶典。吉蘭丹則有特別的迎神過火,而且僅是吉蘭丹州特有的風俗。過火也叫踏青草、跳火堆、踢火墩。
元宵節早上,哥打峇魯星洲日報記者洪維聰和邱振益二君,陪我前往兩百多年的鎮興宮(媽祖廟),每年元宵節舉辦迎神過火,已是該宮古老的傳統。除了鎮興宮,哥打峇魯一帶許多郊外華人聚集區幾乎都有迎神過火的風俗。
早上8點半左右,在銅鑼的敲擊下,宮裡的神像逐一被請下來並系綁在轎子上,共有8頂神轎坐著多位神像,神轎不大,左右有兩根木棍,由4個壯漢抬起。時間一到,轎子被人們抬走到外去游街,前端是俗稱虎頭牌的“肅靜”、“回避”及一把大涼傘為開路先鋒,8頂轎子隨後而行。
迎神隊伍就在哥打峇魯唐人坡大街小巷遊行,許多人家擺起香案膜拜,也在家門口堆起金紙堆,裡面混雜有金紙、干椰葉、木柴,準備迎神過火。隊伍抵達時,善信們點香膜拜,神轎負責人就以轎子裡的香與善信交換,這是“換香火”,希望神轎的香火帶給善信全家健康平安,事事興旺。接著,負責人就點起金紙堆而成為篝火,在淋上煤油後,火勢極大,壯漢們則抬起神轎跳過篝火。迎神隊伍就在鑼聲、爆竹聲及發啊(福建音。這裡不是很流行喊此好話)……之下,逐一跳過篝火完成過火儀式。
火的崇拜是古老的風俗,吉蘭丹應該是我國唯一有迎神過火的州屬。過火的意義就是一年伊始,祈求神明保庇風調雨順、國泰民安、合境平安之外,也祈求海陸豐收、事事順利、消災解厄、驅除晦氣、迎來興旺好運。
當隊伍回到宮廟時,那是最熱鬧好看的一幕。廟方點燃了3堆篝火,大放爆竹,這時候大涼傘及神轎逐一跳過篝火。繼之,神轎被抬起在廟門口排起一行,善信們就往轎底穿過,以求好運連年。結束後才將轎子抬回廟內,將神像取下放回原位,這時候眾多善信來討取系綁神像的小紅布條。這與柔佛古廟游神的討神像下的金紙有異曲同工之妙,人們都相信這些神物都有著興旺平安之功效。
當天剛好是星期五的假日,可是迎神隊伍人數並不多,加上攝影愛好者,應該僅有200人左右。黃博諄說以前迎神時很多人參與,因為那時唐人坡住有許多華裔,而今人口外流,年輕人往外跑,加上人們紛紛搬遷到郊外花園區了,所以近年參與者顯得不多。他也說以前的金紙堆只有干椰葉及金紙,近年才有用木柴,而且以前遊行的路線也較長。
跳過篝火是有些危險性,有一人家就往金紙堆淋上汽油(只可淋煤油),結果在點燃時引起“火爆”,使到一位負責人的頭部及手受到灼傷。也有一頂轎子在衝過篝火時,一枝燃燒著的小椰葉掉進一個抬轎者的背後衣服內,導致輕微燒傷。
還有篝火裡的木柴有些很高長,這就導致神轎在跳過時弄倒木柴,因此弄到人或篝火平攤在地上,失去了看頭。所以人們及攝影者幾乎均是注意第一、第二頂神轎的跳過篝火,其他的不是篝火平攤在地,就是因為煤油燒盡火勢轉微,甚至在最後的數頂轎子可以從容不迫地緩緩走過。
吉蘭丹迎神過火看甚麼?除了跳過篝火,另一個值得關注的是金紙堆。洪維聰及邱振益均認為那是美麗的紙藝術品。我仔細地看後,頗為認同。人們都以漂亮美觀的折紙藝術品來展示自己的藝術風格,尤其有兩家是以馬年作為題材,做出駿馬的模樣。
很難得的吉蘭丹為我們保存了過火古俗,由於媒體的漠視沒給與全國性的報導,導致鮮為人知。希望大家能夠在元宵節赴吉蘭丹觀看別具一格的迎神過火。
星洲日報/文化空間‧文:李永球‧2014.03.02

吉蘭丹的拜天公

蘇福申合家在祭祀玉皇上帝。(圖:李永球)

鎮興宮的膜拜天公,桌旁有掛篙錢及金紙串。(圖:李永球)

黃姜飯又稱為浮蓮蒂,是吉蘭丹膜拜神明的常見祭品之一。(圖:李永球)

罕見的一葩葩“紅圓”,這是6粒一葩的。(圖:李永球)

這是5粒一葩的紅圓。(圖:李永球)

這是4粒一葩的紅圓,個人認為它最符合傳統。(圖:李永球)

年初九是玉皇上帝聖誕之日,年初八當天我趕赴吉蘭丹哥打峇魯,為了觀看當地拜天公的習俗。初八晚上即初九子夜,人們開始祭拜天公。但在家門口祭祀者少,多數擁往神廟膜拜。
在朋友介紹下,走訪了蘇福申家,他全家正在拜天公,他是霹靂太平人,1966年移居哥打峇魯從商。他說那時候極少人是在家拜天公的,多數是到廟裡去拜,直到後來從外州移居到這裡的福建人多起來,才見到在家裡拜天公者多了。當地的黃博諄也說,之前多數居民是到神廟膜拜天公,那時候在家膜拜者僅為少數福建人及福建興化人。
為何丹州華人選擇到廟裡拜天公,而不是在家門口膜拜呢?原因有點復雜,除了是長期形成的習慣之外,有一個原因據說是以前有些人群對於祭品中有豬肉而反感,因此拋擲石頭導致人們不願在家膜拜。可是近十余年來情況大不同,友族同胞對於這些都包容對待,甚至會采摘甘蔗來賣給華人拜天公。
蘇福申家裡拜天公的祭品與方式接近西馬太平,姑且按下不提。我又趕往華光廟及200年歷史之鎮興宮,觀看人們在廟裡拜天公的情況。在這裡終於看到吉蘭丹本地特色的祭祀方式了。
祭品方面,除了各種水果,還有面線、蜜餞、紅棗龍眼茶、素料、三牲(豬、雞、魷魚干)、菜碗(十二道菜肴,包括一碗飯)、酒茶、糕粿、西式蛋糕等等。主桌特高,上面有個天公座,桌旁綁一對甘蔗,上面掛著篙錢(或叫長錢)及一串以金紙折成類似香蕉果的紙錢。至於糕粿,有發粿(本地發粿與北馬不同,其實就是北馬的碗糕)、壽桃、壽龜、紅龜、紅聖、紅圓、黃姜飯。
其紅圓極為特別,是6粒連成圓形,也有5粒(4粒在下,1粒在上),後來在實令協天宮看到有4粒(下面3粒,上面1粒)。北馬紅圓的量詞是“粒”,吉蘭丹紅圓的量詞則為“葩”(福建音:pa。詞義相當於華語的“盞”)。這個量詞很多人都不懂了,我是多年前做田調時,老人家告訴我的。到底一葩紅圓是6粒、還是5粒或4粒呢?多年前我向太平已故溫鑽華女士調查時,她說是4粒,而且最上面那粒必須捏個三角形。這種“一葩葩”的紅圓只在吉蘭丹看到,其他地方有嗎?其實北馬太平還可見到,不過是在結婚前夕拜天公時才會用到。
至於黃姜飯,吉蘭丹也叫“浮蓮蒂”(福建話借自馬來話“pulut inti),成份為糯米、黃姜及椰漿,用於膜拜分兩種,一種是上面有椰絲(以黑糖或白糖、紅糖煮成),一種是配葷料如燒雞、咖哩雞。北馬拜天公採用米糕(白色糯米以椰漿及白糖煮成),丹州採用浮蓮蒂(黃姜飯),可見後者受到馬來及泰國風俗的影響。不僅天公誕,平時的初一十五,市面上小販也做浮蓮蒂來售賣,供人們買來祭祀神明。
當夜善信們各自帶了祭品,紛紛擁往鎮興宮膜拜天公,他們也以逆時鐘方向從天公桌下穿過,以祈求保庇平安健康,順利興旺。最後由鎮興宮主席下跪膜拜並主持獻供禮,幾乎每一樣祭品都得呈上給他敬獻,還有3杯酒及3杯茶,酒及茶都3次傾倒在一個上有青草的碟子裡。詢問了負責人,他說這是洗杯子。
其實這是古代的“祼禮”,《周禮》就記載以酒向白茅草傾倒3次,那是以酒及草的香氣灌在地上,以祈求神明降臨來受享祭品,將之闡釋為洗杯就與原義相去甚遠矣!
吉蘭丹的拜天公當然沒西海岸華人聚集地的熱鬧,炮聲煙花也稀少。不過保存了傳統罕見的紅圓葩、菜碗、本土化的黃姜飯以及獻酒灌茅等古俗,那就實在難得了。
(星洲日报·文化空间·田野行脚;李永球2014年2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