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永球:普吉的九皇信仰——回應宋燕鵬副教授

宋燕鵬副教授撰文《普吉島在九皇齋傳播中的地位》(11月18日本版),謹此回應。
我國九皇信仰分為三大類,第一是道觀九皇(正統北斗九皇信仰。客家派),二為民間九皇信仰(目前所見的民間九皇盛會屬於此類。福建派),三是先天齋教九皇信仰(先天齋教。客粵派)。另有潮州戲班的九皇素屬於小支流,姑且不提。
從普吉傳到我國的屬於第二類的其中一部份,其餘與普吉沒關係。宋副教授堅持九皇信仰“是從普吉島向南傳播”,只對一部份。
我說“那些說九皇素從泰國開始,根本是毫無根據之說!”那主要是寫給一些堅信中國沒有九皇大帝,沒有吃九皇素,認為一切都是從泰國開始的人看的,宋副教授無需為了此話耿耿於懷。
他以火藥從中國通過阿拉伯人傳遞到西歐謂:“總不能說火藥是中國人直接傳給歐洲人,我們總要承認阿拉伯人的貢獻”。
這情況就如福建話借了馬來語(印尼語)的sabun成為“雪文”,而馬來語借自阿拉伯語或荷蘭語,我們總不能說福建話借自後者一樣,這個道理我很理解。所以我不曾否定普吉對九皇信仰的中轉地位。
回應首個問題,宋副教授認為“九皇信仰不可能產生自檳城,而只能是從普吉島向南傳播”。
華人大量湧入普吉的歷史是在拉瑪皇三世(1824-51),內杼斗母宮也將1824年(或說是1825、26等年)當做九皇信仰傳入之年,這一點早就有人置疑。查內杼斗母宮的文物,最早只不過是在清光緒末年,與1824年相距近70年。把宮廟的成立年份相互提早,已是很普遍的宮廟競爭現象,大家都得謹慎視之。
我說普吉的九皇是從檳城傳過去,乃在檳城香港巷斗母宮做口述調查所獲,該宮邱繼福君曾遇過一位從普吉來的女老菜友,她向他說普吉的斗母宮香火是從檳城香港巷請去的。當然這還須有大量的證據來考證之。
宋副教授以《益群報》的資料說怡保(太平)的九皇是“暹神”(泰國神),這一點與拙文裡提及的相符,姑且不提。至於1911年的《檳城新報》資料,說檳城九皇之祀,“原自優人”(戲班藝人),請問優人可以當做“泰國”論嗎?
而他說最早引進檳城的是“陳姓公司”,這也不是很正確,我的田調是一班人(包括非陳姓者)將九皇供奉在“陳公司”裡。還有,我在普吉的田調是中國戲團發起吃九皇素,但沒人知道是甚麼戲團,宋君卻主觀地說是“潮州戲班”,雖然潮州戲班有吃九皇素之俗。然而這也是一種可能的推測而已,還未必是定論,不知他有何證據呢?
(星洲日報/言路‧文:李永球)——2014.11.24

普吉的風俗與會黨

吹糖人卻是用手捏“糖人”。(圗:李永球)

祭祀放炮已是泰國的風俗,圖為鐵絲網的放砲台。(圗:李永球)

將拿督公供奉在家裡神案上。(圗:李永球)


普吉島的九皇誕期間,不僅大多數華人吃素,連印度同胞(人數不多)和洋人也跟風吃素。食物方面有福建的薄餅、豆包仔粿等,食物方面偏辣,素食期間,宮廟裡烹調的素食有一道十分辣的酸辣湯,不僅我,連當地人也辣到鼻涕淚水直流,我是辣到胃裡絞痛,幾乎暈厥。平生首次遇到如此辣的食物,真的嚇到,後來學乖了,只吃它的菜不喝湯,才解決了辣的問題。斗母宮的素食不禁“五葷”,所以蔥蒜等香味食物都可進食。
在廟會見到吹糖人,可是他不是吹的,而是用手捏,採用捏面的技巧來做吹糖,誠然有趣,只見他以木棍攪動小火蒸著的糖膏,再以手提取,快手快腳捏它,做出各種形狀的造型,如猴子、花朵、愛心等等,孩子們很喜歡,紛紛買來吃。
祭拜方面有放炮之俗,即在燒香膜拜後燃放爆竹,這已是泰國的習慣。
不只是華人神廟,連泰佛寺也備有放砲台,供善信們放炮。這些砲台設計很安全,爆竹懸掛在內燃放,人走開就行了。祭祀放炮在中國福建等地極為常見,泰國也吸收此俗,但我國則少見了。
福建幫神廟都有“金鼓”(鑼與鼓),普吉的金鼓敲打法是3下,前兩下快速(半拍),後一下慢(一拍),屬於福建同安地區的敲打法。當地不盛行吶喊“發啊、興啊、旺啊”,所聽到的僅有“平安”兩字,當文臣讀疏文唸到合境平安時,信眾跟著附和以福建話大喊3次“平安”。
民間家裡供奉的神明以福建神明為主,有人將“拿督公”與其他神明一起供奉在家裡神桌上,其像白鬚白眉,膚色黝黑,上身赤裸,下著紗籠,騎在虎背上。這就怪了,我國的拿督公不可供在家裡,一律供在家外的啊!泰國盛行佛牌,道教與民間信仰也跟風,出產了許多“神牌”,諸如玄天上帝、九皇大帝、田都元帥等,供善信們穿戴在身上保平安。
有一個從曼谷來的醫生博士,也到普吉來吃素,他在中國念醫學,講得一口流利的華語,祖籍潮州,也會講潮州話,福建話就不太懂了,他虔信九皇大帝,說很“顯”(靈驗),所以到來吃素,他欲問神(跳童),卻聽不懂福建話,便找我做翻譯。

康福祿。(圗:李永球)

被建德會燒死的416名本頭公會徒,就供奉在忠義祠裡。(圗:李永球)


普吉的歷史離不開會黨,華人約在1824年間就開始移居此地,他們也將會黨帶到這裡,當時的會黨叫做“洪義”(ang yee),分為兩大陣營,一是義興建德(yee hin ki an tek),另一是義興本頭公(yee hin poon tow kong)。前者主要聚居於坡底(普吉市區),祀奉帝君(關公);後者聚在內杼,奉祀本頭公(福德正神)。
根據內杼居民康福祿(76歲)說,兩派不和,經常械鬥,建德會的會徒少,本頭公會人多,居優勢而經常勝利,後來建德會耍手段,假意邀請本頭公的會徒前來聚餐吃飯,希望大家從此言和不再打鬥,吃了飯又請酒,當灌得酩酊大醉時,即刻放火燒死他們,總共死了416名,這些死難者均被供奉在內杼忠勇祠裡,每年農曆六月十七是該祠的罹難紀念日,很多罹難者的後裔到來膜拜,極為熱鬧。至於農曆七月十八、廿二及廿五3天,都有舉行普度,廿五是“峇峇普”(峇峇人的普度)。
走進忠勇祠,那是一座極小的傳統建築物,單殿前面加個拜亭,約建於清朝光緒年間,殿內有兩個供桌,各有一個石香爐,均是清末之物。內殿供奉著416名罹難者,他們的名字全刻在一塊木牌上,木牌嚴重損壞,後來又補刻於石碑,前端供奉有一些私人的神主牌。仔細觀看之下,416位罹難兄弟姓名中,姓氏有王、林、陳、黃、張、洪、楊、吳、戴、藍、鄭等姓。忠勇祠記載了一段重要的普吉會黨史!
星洲日報/文化空間‧田野行脚。圗文:李永球‧(2014.11.23)

李永球著《日本手——太平日剧三年八个月》JAPANESE OCCUPATION AT TAIPING FOR THREE YEARS AND EIGHT MONTHS BY LEE ENG KEW

李永球著《日本手——太平日据三年八个月》

我的第二本著作
李永球著《日本手——太平日據三年八個月》2006年1月,馬來西亞策略资讯研究中心出版。
已经售罄,绝版。
书中叙述了霹雳太平日剧时代,战前及战后在太平发生的历史 ,如战前太平筹赈会的活动,日剧时代发生的屠杀华人,强逼华人缴纳奉纳金,大检证时对华人的残酷杀害。战后英政府回到马来亚,共产党与英政府及洪门会之间的斗争,最后英政府利用洪门会来打击共产党,再来铲除洪门会的事迹。还有英政府的杀害“讨米事件”的四名华人,以及驳斥日本说的日侵加快东南亚独立的妖言!

九皇大帝不是洪門大哥

普吉鬥斗母宮的玉皇上帝神位採用紙寫,接神前牌位上沒寫文字。(圗:李永球)

接了玉皇上帝後,才將寫上“玉皇上帝”的紙條貼在牌位上。(圗:李永球)


九皇大帝是甚麼神明?據泰國最老的九皇宮觀,即內杼斗母宮出版的特刊指出,九皇大帝就是中國古代的9位神話人物,即伏羲、神農、黃帝、少昊、顓頊、帝嚳、堯、舜、夏禹。而這些資料是作者引用一本古老的中文字典,書裡的“九皇”條目,即是這9個神話人物。
我國的一些九皇宮觀則不一樣了,強調九皇大帝乃洪門會的大哥(或說是9個抗清義士,或明朝皇帝),每年九月的九皇聖誕,乃紀念他的節日,善信們吃素、穿白服、燒皇船、過火等等,就是為了紀念他義行的儀式。
還有一個在太平流傳頗久的傳說,指九皇大帝原是一隻母狗。相傳當年在泰國普吉有個潦倒的人車伯(人力車伕),養了一隻母狗,某日母狗死去,他為之埋葬並立墓祭祀,誰料因此發跡而成為富豪,他便建廟奉祀之,廟名曰“狗母宮”(福建話的母狗,唸作“狗母”),某日從中國來了一位讀書人,覺得狗母宮十分不雅,建議改曰“斗母宮”,由於母狗十分靈驗,有求必應,香火因此鼎盛,漸漸地流傳開來,傳播到馬新一帶。根據此說,九皇大帝就是一隻母狗!這個傳說在太平流傳很久,直到近30年前被人批評荒誕不經才消失。目前太平的九皇宮觀多數認為九皇大帝乃北斗九星信仰。
普吉內杼斗母宮特刊雖然說九皇大帝是9個神話人物,但他們卻唸誦《北斗經》,可見他們還是持著九皇大帝與北斗九星息息相關,而神話人物之說畢竟屬於作者個人的見解。
九皇大帝不是9個神話人物,也與洪門會毫無瓜葛,更與荒誕不經的母狗扯不上關係。只要翻閱中國古籍,就會瞭解那是古代的北斗九星信仰,這些“持斗素”(九皇素)早在千餘年前就盛行於中國社會,後來逐漸式微,清末時還在福建台灣一帶盛行,最後連這些地方也消失了,目前只在道觀裡尚有持鬥素禮拜北斗信仰。而東南亞的馬新泰印等國家不僅傳承下來,更是鼎盛不衰。
大馬的九皇信仰分為3類,第一是正統的北斗九皇信仰,這些尚保留在一些道觀裡,九皇聖誕期間,每日都有吃素與進行禮斗科儀。第二就是目前所見的一般民間九皇宮廟,除了吃素,尚有迎神遊境、過火、跳童,燒王船等儀式,其實這些儀式是抄襲自福建民間的王爺信仰,與真正的北斗九皇信仰相距甚大。第三是先天齋教的九皇信仰,僅是吃素而已。

檳城太上廟的九皇大帝畫像。(圗;李永球)

游境等民俗原與九皇信仰毫無瓜葛,後被附會在一起了。(圗:李永球)


九皇大帝有沒有神像?這個問題就得看有關宮廟的說法了。通常說九皇大帝是反清的洪門大哥(或明末皇帝、反清義士等等)的,都不設神像。惟檳城一帶的九皇宮廟多數有神像,它們多秉持著九皇大帝是北斗九星之說。普吉方面的說法是“一紙、二土、三柴”(福建音),根據他們的解說,神像分為3類,第一種是紙神像,以紙寫上神名或畫上神像;第二種是土製神像,如瓷陶器或石雕等,第三種就是木雕神像了。他們在迎接玉皇上帝和九皇大帝時,當卜到聖杯(表示神明請到了),就將書寫有關神明名字的紙條貼上神牌位上,送神時則撕下火化送走。所以當地是不塑造九皇大帝和玉皇上帝神像的。言下之意,並不表示這些神明沒有神像!
道教數部經典詳細說明九皇大帝乃北斗九星,九月持九皇素可獲無量功德,這些已是不爭的事實。撰寫本文的目的,是希望大家能夠理解九皇大帝不是洪門大哥或反清義士或明末皇帝。另外,正統的九皇信仰裡,是沒燒王船、沒游境、沒過火等民間民俗活動的。
星洲日報/文化空間‧田野行脚。圗文:李永球‧(2014.11.16)

百日內趁孝娶之俗

國際巨星楊紫瓊的父親逝世了,享壽九十高齡,他不僅是馬華元老,更是馬來西亞工商體育會休閒俱樂部的總會長,楊建德老先生安詳騎獅西歸,可謂福壽全歸矣!

楊紫瓊的男友托德名字出現在報章訃告女婿欄上,記者採訪她時問及打算何時與托德舉行婚禮時,她表示和未婚夫正在尋找一個適合的時間。由於楊氏祖籍福建同安,當記者指出福建風俗必須在喪期百日內舉行婚禮,不然就得等三年後了。

楊紫瓊表示:“我們是福建人,但我不知道有這樣的習俗,我也不會因為這樣的習俗而(趕)結婚。”

福建風俗的確有“趁孝娶”的風俗,那是當家裡發生喪事,子兒又正好打算嫁娶,於是在喪事百日內,趁帶孝期之際馬上完婚。

傳統上當家裡有喪事,三年內(僅是24個月)不可進行婚嫁喜慶之事,那是因為喪禮屬哀傷之事,不適宜進行任何喜慶活動。但這些規制流入民間後,就產生了變化,喪事卻被視為“骯髒不潔”,成為“班當”(忌諱)。所以民間認為家裡有了喪事,就不適宜進行婚事,那是因為喪事骯髒不潔,十分忌諱。

然而,三年喪期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對於一些急著結婚者來說,那可會造成一些麻煩。於是,民間因此產生適當的應對,便有了“百日內趁孝娶”的習俗,不然就得等到三年喪期結束後才行了。設使是在百日喪期內進行婚禮,也不可大事慶祝,家前大門也不可懸掛紅彩(八仙吉字彩繡),只能掛上一塊紅布。

所謂“三年”,並不是36個月的足三年,其實只是24個月而已,三年是民間的叫法,它即是禮書上的“大祥”,當進行了大祥之祭,凶就轉為吉,那就可以進行一切喜慶事宜了。

民俗是活的,它可以隨時間環境而變,目前有見到一些人家反而不喜歡百日內趁孝娶,他們選在一年除靈(火化供奉靈位的靈桌)後進行婚嫁,理由是除靈了更加清潔。有必要再三澄清,喪事並非骯髒不潔,而是哀傷之事,孝期內不適宜進行喜慶,假如急著婚嫁,也得低調進行。個人認為最好的方法是先註冊結婚,過了喪期後再補辦傳統婚禮吧。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李永球)2014-11-10

九皇齋戒的問題

九皇聖誕期間,服裝店紛紛改售賣白色衣褲。(圗:李永球)

吃素必須穿上白衣褲,圖為寫上福建話“食菜”(吃素)的齋服。(圗:李永球)


泰國普吉內杼鬥母宮出版的小冊子(採用泰、中、英、巫4種文字)有提到“齋戒注意事項”,內容共有10項,即:1、心身要清潔;2、住宅、用品特要清潔;3、齋期必穿白服;4、三亞(按,應該是業字)清淨;5、素食為重;6、禁止欲性(按:應該是性慾);7、禁止煙酒;8、帶孝者不能持齋;9、身孕者不能參加所舉行的儀式;10、有月事的信女不能參加所舉行的儀式。
第2項的住宅、用品特要清潔,我在另一本手冊看到的英文版卻是“食物餐具要採用另一套”。言下之意是葷素的餐具不可共用,必須採用另一套素食的。這一點我曾經多次強調,無需執著於形式外在的東西,吃素主要在清心,倘若堅持另一套餐具,那麼我們的舌頭、腸胃是否也要換過新的一套呢?許多九皇宮裡的碗筷鍋杯也是葷素同一套的。
第3項的齋期必穿白服,極為有趣特別。因為普吉九皇宮觀的堅持,造成當地吃素者穿白衣褲極為普遍,到處可見,宮觀裡更是百分之九十九穿白服的。這個規定也造成白色衣褲十分暢銷,連一般的服裝店也紛紛改賣白色衣褲,路邊搭起許多售賣白服的臨時攤子。
普吉的白服很特別,褲子多是傳統華人的“四腳褲”,有兩條長帶子可作為褲帶綁緊,另有口袋可裝物品,至於白衣,多是一般的T恤,傳統的布紐唐裝不多,其布紐也顯得粗糙。這些衣褲多數印有龍獅等圖案及文字。
第6項的禁止性慾,其馬來文的翻譯是:不可與妻子或其他女性有性關係。此翻譯非常不妥,難道跟男性或男與男就可以嗎?顯然這是寫給男齋徒看的。

到鬥母宮參拜的小學生,均穿上白衣褲。(圗:李永球)


第7項的禁菸酒,在當地十分成功,果然在宮廟裡沒看到有人售賣或飲酒,吸煙者也極少。與我國多數九皇宮觀常見飲酒賣酒,實在天壤之別!
第8項的帶孝者不能持齋,則需加以斟酌。
在我國有些地方,經常遇到九皇宮廟的爐主頭家或負責人的長輩逝世,通常他們照樣吃素及處理祭祀接送神的事務。我在〈九皇齋戒答問〉(刊登於《鬥訊》第二期。馬來西亞鬥母宮九皇大帝總會出版。2002年)裡提到:居喪期間可以持九皇素嗎?答:“家裡有人不幸逝世,當然可以持素,不過不可穿九皇齋服,不可到廟裡去,待過了7天方可。居喪時持素是好事,並可將此功德回向給逝世的親人,使他消除業障,超生了死。”又,帶孝者可以持九皇素嗎?答:“當然可以,滿7日者可以到廟裡去。”
所以,個人認為帶孝者吃九皇素是沒問題的。吃素不是享樂之事,帶孝者當然可行之,況且又有功德,回向給逝者更是好事一樁!但一些人抱持錯誤的觀念,認為帶孝者“不清潔”很骯髒,會污染神明。實際上帶孝並非骯髒之事,只不過不能進行享樂行為,要保持哀的心情,這一點完全符合持素不享樂的戒律!
第9項的身孕者不能參加所舉行的儀式。這一點可以理解,蓋因懷孕者不適合進行戶外活動,尤其廟裡人多擁擠的地方,以便保護胎兒。
第10項的有月事的信女不能參加所舉行的儀式,也是得待商討。我曾在〈九皇齋戒答問〉針對此點解釋說:“當然可以,也可到廟裡去……只要不進入內殿及`過火’之範圍即可,那是避免破壞`磁場’。”

普吉的鬥母宮完全禁止女性進入過火範圍,相反的,我國很多九皇宮則允許女性過火。(圗:李永球)


我國的一些九皇宮是不避忌月事信女參與儀式,甚至接受女性的“過火”。但普吉方面卻完全禁止,連過火的範圍也不允許女性進入。這些都是認為月經是骯髒的觀念所致。我覺得經期女性可進行儀式,不過不去一些特定地點比較好,不然當發生事情時,人家會賴你,將一切事故推到你的身上!
戒律是人定下的,但必須符合人情道理,將帶孝和月事視為骯髒則顯得不近情理了。由於這些不當觀念在民間極為氾濫,幾年前大山腳某九皇宮觀曾在報章呼吁,謂帶孝者可以持吃九皇素,以破除盲從,撥亂反正之。
星洲日報/文化空間‧田野行脚。圗文:李永球‧(2014.11.09)

《移国——太平华裔历史人物集》李永球著 THE CHINESE HISTORICAL FIGURES OF TAIPING BY LEE ENG KEW

移国——太平华裔历史人物集。李永球著。2003年4月

我的第一本著作:
李永球著《移國——太平華裔歷史人物集》,2003年4月。马来西亚槟城南洋民间文化出版。
已经售罄,绝版。
书中收集马来西亚霹雳太平市华族近百名历史人物,从开辟初期直到当今,囊括政治、经济、文化、教育、宗教、艺术、会党、等各界人士。其中有数位叱吒风云人物,也有殁后成神的苏亚松(义兴会大哥)、海王陈番城,爱国的咖哩面小贩曾亚奶,爱国机工的旁遮普族王亚能,韩国教员金仁洙等等。

压兜裙的新娘

古时候,中国福建有个女孩很爱说话,滔滔不绝,而且能言善道,由于太多话了,有时候会引起人们的不耐烦或伤害到人家。因此,在她长大出嫁前一晚,其母亲为她做了一个“圈算”(一种民间巫术)——压兜裙。以一粒石头压在她的出嫁兜裙衣箱底处,嘱咐她说,此嫁去夫家后就不可说话,除非石头烂掉了,才可以开口言谈。
果然,此女子自嫁到夫家后,就不曾说过话。夫家的人都以为她是一个哑巴,感到受骗,极为不满,怎么媒人介绍一个哑巴媳妇呢?
婚后第一个新年,年初九天公诞那天,家家户户均在庆祝天公诞祭祀玉皇上帝。他们一家也不例外,在祭祀时,此女子焚香跪下膜拜时,忽然开口说话:“有的人,三加箩五簸箕,无的人,三碗圆答谢天。”(有钱的人,祭品有三箩筐五簸箕之多;没钱的人,以三碗汤圆来答谢天公。意为祭祀贵在真心诚意,不是祭品的多寡。注:这里福建话的“有的人”和“无的人”之“的”,必须念成低音的e。)此话惊吓了夫家大小,怎么她会说话呢?而且说得如此有板有眼,令人惊讶!可是此后又不再听到她言语,实在令人费解,说她哑巴,但怎会说出这番有理的话?
又过了一段日子,她还是没再说话,夫家觉得她是不能说话的哑巴了,就决定将之送回女家去。便派了其大伯(丈夫之兄)送回,大伯带她出门,她忽然开口说:“即鱼不上刀砧,小婶不准大伯嫌。”(即鱼是不上砧板切割的,小婶 {弟妇} 也是不准大伯嫌弃的。)大伯听到吓了一跳,马上转头带回家。夫家经过再三推论,觉得她不是哑巴,可以讲话啊,就留着观察,但是此后还是不再听到她说话。
又经过了一段日子,夫家之人不再听闻她说话后,经过讨论,认为她是不会说话的哑巴,就派其小姑(丈夫之妹)将她送回去。刚一出门,她马上开口说道:“嘉锥,嘉锥,头翘尾来垂,有人送姑嫁,无人送嫂归。”(嘉锥 {一种鸟} ,嘉锥,翘首尾巴垂,有人送小姑出嫁,不曾有人送嫂子回归。)小姑闻言一惊,马上又带回家来,将事情告诉家人。夫家之人觉得事情蹊跷,怎么平时不说话,有时候又语出惊人,而且讲话押韵有理,对这种情景感到茫无头绪。他们全家商讨后,决定派一个人去女家问个明白。
夫家代表来到女家向其父母问详情,其母终于说出端详。原来此女爱讲话,其母担心她乱说话得罪了夫家大小,所以做了“圈算”,以一粒石头“压兜裙”,当石头烂掉就可以说话,不然就不可讲话。石头当然不可能烂掉,目的就是不想让她讲话。其母向代表说,只要回去将石头弃掉就行了。夫家之人回家后偷偷将石头拿走弃之远方。那女子每天都会检查衣箱一遍,当那天她找不到那粒石头时,便开始滔滔不绝地说起话来了。(口述者:温钻华,八十一岁,太平)
这个故事虚构成分极高,故事的背后,其实就是告诉我们要慎言。尤其新婚的新娘,慎言以避免与夫家之人起摩擦冲突。因为新娘从小在家里的生活习惯,并不见得夫家可以接受。尤其是语言习惯。一些词汇在A家可以说的,在B家可能是个敏感词语。当说出来时往往会伤害到人家而不自知。寡言和慎言就可以避免这些不必要的摩擦与矛盾!
星洲日报·文化空间·田野行脚。文:李永球。(2012.09.23)

瘋狂的乩童與爆竹

先以鋼尖錐穿過面頰,再穿進所選取的器物。(圗:李永球)

普吉的乩童以多種利器穿頰而顯得與眾不同。(圗:李永球)

爆竹轟炸神轎的精彩鏡頭。(圗:李永球)


來到普吉島,注意到一些人的面頰佈滿疤痕,有些長如蜈蚣,有些深凹一片,總之滿面瘡痍,十分駭人。為何這些人的面頰如此恐怖呢?
普吉的九皇盛會最吸引遊客的地方,就是游境了。當地約有十餘座九皇宮廟,從九月初二開始,每一天都有不同的宮廟舉行遊境活動,其中以初七的水碓斗母宮最熱鬧,據說單單乩童就有兩千餘名之眾,數量真的驚人!
每天的遊行隊伍幾乎千篇一律,陣頭中除了一般的舞龍舞獅外,還有福建鑼鼓,這種鑼鼓盛行於馬、泰及印尼等地,但有逐漸式微之趨勢。普吉的福建鑼鼓除了傳統的敲擊法之外,竟然演變出新穎的打法,即從一面小鼓演變成三面小鼓,更吸收泰國及西方音樂的敲擊手法,變成輕快又充滿本土風味。沿途有許多商家及善信們提供飲料和糕粿食品,還有毛巾、扇子、面罩等物。
遊行陣頭裡極少花車,花車和載神像的車裝飾很簡單。反而彩坪(福建話。即小神轎)及輦轎(大轎)多,以及眾多的乩童。普吉游境看甚麼呢?個人認為是乩童、爆竹,還有神轎。

多串爆竹一起轟炸,十分駭人!(圗:李永球)

沿途有許多善信置香案膜拜,還燃放爆竹炸神轎。(圗:李永球)

打法新穎的福建鑼鼓。(圗:李永球)


傳統華人神廟游境,都會有乩童以鋼針穿頰而過,這是多年來的習俗。普吉的乩童在大約上世紀80年代開始,從普通的鋼針漸漸轉變為以各種不同的器物穿頰,比如粗鐵棒、腳車鐵桿、汽車排煙管、粗鐵鏈、樹木、竹子、鉗子、鋸片、白燈管、武士刀、長劍、雨傘等等,琳琅滿目,使人驚悚。
游境時間很早,一大早七點多就出發了。我摸黑在五點多起身,趕到宮裡看穿頰,這些鏡頭不是每個人都敢看的。只見以鋼尖錐先刺穿面頰,然後再插進他們所選的器物,就這麼簡單。從乩童們的表情發現他們不覺得痛,這就神奇了。我私下問了一位會福建話及華語的年輕女乩童(合艾人):跳童時是半清醒抑或清醒?她答說是完全不清醒的;穿頰時會痛嗎?她答曰完全不痛。
事後乩童們的面頰,都留下深凹的傷口痕跡。
負責穿針或脫針等人,均穿手套,尤其那位負責穿脫針者,每處理一個乩童就換一個新手套,還有每次用後的尖錐都以消毒藥水清洗,可見衛生處理極為妥當,這是對的,可防備傳染疾病。
至於爆竹,那是善信們點燃以炸神轎或乩童的。沿途多數家庭都會置香案膜拜游境的神明,通常均會放炮來轟炸神轎,這可刺激極了。只見爆竹似雨般狂炸,煙霧四起,一片朦朧,爆炸聲震耳欲聾,場景非常壯觀,令人歎為觀止!
爆竹是危險的物品,燃放時它會飛彈而傷害到身體。但抬轎的年輕人幾乎都不懼怕,除了以一件毛巾裹頭外,一些更不穿衣,甚至招呼善信們將爆竹往轎子炸,叫人心驚膽跳。見到這般狂炸行動,我是怕到要命,曾有幾粒特大的爆竹飛彈到我面前爆炸,而我竟平安無事,真的謝天謝地。事後我發現一些抬轎者或男乩童的身體肌膚,有著爆竹灼傷的痕跡。
普吉的乩童屬於“武乩”,跳童時通常都會以“見血”為主。而穿頰割舌刺身等血腥行為,是一般武乩常會有的舉止。普吉乩童的數量比例較其他地方來得多,尤其女乩童的數目不在少數。
普吉的神明游境為何會演變成這樣呢?我國的游境發展注重在花車及神車的發展演變,所以在這方面有很多創意的表現。而普吉缺少花車,因此就在乩童方面尋求轉變與創意,才有了多姿多彩的花樣。至於爆竹轟炸神轎乩童,在中國福建台灣等地早就有了,可以說普吉是延續了福建家鄉的習俗。
普吉乩童穿頰的花樣,已是當地特色,當然也引起一些人的非議,認為殘酷血腥。近年我國一些乩童跟風倣傚,個人認為沒必要抄襲,那不是我們的東西。
星洲日報/文化空間‧田野行脚。文/圖:李永球‧(2014.11.02)

吃九皇素源自普吉?

黃旗飄揚,九皇盛會在普吉島是個重大節日。(圖:李永球)

沿街擺攤的臨時小販極多。


一般人都認為東南亞九皇大帝信仰源自泰國普吉島,然後再傳播到馬來西亞和新加坡、印尼等地。真的是這樣嗎?今天就一起來探討吧!
根據泰國最久的九皇宮觀——普吉內杼鬥母宮出版的中文手冊資料說,1824年間,普吉是個平靜的小島,因錫米的開採而吸引大量華人苦力的湧入,普吉也因為錫米而成為繁榮的城市。文中說道:“九皇齋節也隨著先僑移民們傳至馬來半島地區,最終於普吉勝島落地生根。此齋節數百年傳承至今,不過齋節也成為多數福建僑民後裔為重要節日。”意思是說,九皇信仰先傳到馬來半島,最後才傳至普吉島。
該手冊也說,普吉內杼吃九皇素的開始,是因為有一團中國戲班來到內杼演出,團員突然患病,除了服藥還實行齋戒,文中指出:“因為團裡人突然想起,往年咱們鄉下一直會持齋受戒此習俗,但從咱們遷移南洋之後,一切被忽略去。所以他們在內杼村裡舉行了簡陋的持齋儀式。從此病患一一消除,無影無蹤,內杼村民虔誠信服,年年持續,歲序更新。”這段是說,吃九皇素是戲班團員在中國鄉下本來就有的信仰,他們將之傳播到普吉島來,從此這裡就盛行吃九皇素了。
接著,手冊又稱:“兩三年過去,有人提建議應該到中國江西九皇祖廟進行,同時分爐回來。內杼村民聽了同意,個個拿出錢來捐助此行。當年的九月初七晚,村民們聽到赴中國九皇祖廟進香的團隊回到普吉的消息,村民在初八早上走到網寮石頭關迎接。從此九皇大帝香爐和一些真經都在內杼鬥母宮裡。”這是說,普吉九皇大帝香火是從中國江西請來的。
綜合地說,大約1824年間,普吉九皇信仰是由福建先賢從中國傳到馬來亞,再傳播到普吉,然後中國戲班團員帶起吃九皇素的風潮,最後當地居民遠赴江西請來九皇香火。

巴剎小販也紛紛改賣素食,素食旁為買燒鴨的葷食,大家和諧共處。(圖:李永球)

所有的便利店都搶灘,均售賣九皇素的食品。(圖:李永球)


其實這些資料不是很可靠,很多都是由先輩們口述留下,其中會有一些不正確的。
無可否認的,我國許多斗母宮的香火源自普吉,比如太平、吉隆坡等地。但檳城一帶的,很多卻與普吉無關。甚至有人指出,普吉的九皇香火是從檳城傳播過去的,我比較接受此說。
一個有趣的問題,我國一些香火源自普吉的九皇宮觀負責人聲稱,九皇大帝是9個洪門會的反清義士,九月吃素就是紀念他們的義行,穿白衣為他們帶孝,燒皇船給九皇回中國等等。這就與普吉方面產生矛盾了,後者說是因為傳染病而在戲班團員帶動下吃九皇素,也不燒皇船,可見普吉的九皇與洪門會反清活動毫無瓜葛啊!
實際上,中國古代就有吃九皇素的習俗,尤其四川雲南等地,千多年前就有吃九皇素的傳統,王家佑著《道教論稿》提到:“九月朔日至九日禮北斗祈福,九月禮鬥與四川‘九皇素’齋期相同。可見自秦至唐,在秦、蜀禮斗的信仰都很盛行。”
而東南亞吃九皇素的習俗,是由福建人傳過來的。《台灣通史》雲:“(九月)自朔日起,人家多持齋,曰九皇齋,泉籍為尚。”意即台灣的福建泉州人,在九月初一開始吃九皇素。
明代的《玉匣記》有說:“(九月)初一日至初九日,北斗九星降世之辰,世人齋戒此九日,勝常日,有無量功德。”泰國普吉島還沒有吃九皇素習俗的時候,這本書就出現了。
那些說九皇素從泰國開始的,根本是毫無根據之說!
星洲日報/文化空間‧田野行脚。文/圖:李永球‧(2014.1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