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朝新年不見紅

友人楊君說,近年來的婚帖請柬,少見紅色了,反而多是米黃色、白色、金色、褐色等等,他覺得還是傳統好,最喜愛紅色請柬。眾所周知在慶祝農曆新年時,華人都喜歡紅色的佈置,一片紅彤彤,這樣子的氛圍才像華人嘛!
往年,我家的佈置從十二月十六日尾牙開始,在家門前,張開傳統姓氏紅字大燈,掛起傳統八仙紅彩,大燈之間懸掛一盞紅色 “天公燈”,家裡大廳神案前,系綁一塊紅色瑞獅桌彩(桌圍), 神案處貼上一對紅春聯。單單這些,就顯得與眾不同,洋溢着赤紅的傳統色彩。尤其傳統大燈在整個太平,僅我家有而已,特別引人注目。這些佈置,直到正月十六日才被拆除下來。
多年前流行黑色的烏鴉裝,有位極為反感這種不符新年傳統顏色觀的老嫗,之前已經向子孫提出警告,不希望在新年看到烏鴉裝的出現,誰料其孫輩的朋友來拜年,宛如一群烏鴉雲集家門,惹得她氣沖牛斗,手持掃帚破口大罵,將他們追打出家門,只見整伙人狼狽而逃,令人啼笑皆非。有時候,你可以反反傳統,但也得顧及其他人不同的觀念與感受。
而今許多家庭的新年佈置,傳統大燈難得一見,天公燈罕見,八仙紅彩已被現代的印刷塑膠紅彩取代,一切現代化,傳統皆退位。不過,每年的新正期間,路經我家的人們,多會轉頭望一眼那傳統的紅色佈置,尤其晚上燈火赤紅,分外顯眼!
然而,不幸的遭逢至親逝世,基於有孝在身,今年不能再做紅色佈置,門口一片黯然,大燈紅彩等被打入儲藏室,得待三年(其實只是24個月)孝滿後,才能恢復一片紅的過節矣!

星洲日報/副刊‧文:李桃李‧2015.02.17

李永球保健佳肴 红麴鸡炒黄梨滋补

李永球喜欢研究美食,崇尚健康饮食,并向读者介绍红麴鸡和炒黄梨。

红麴鸡

炒黄梨

提起著名的文史工作者李永球,执笔撰稿的功力无可置疑,可是,却少人知道,原来握铲煮食也有一手!
一般人的认知,李永球对本地华人歷史及民俗文化,有深入的研究和认识,在报章或讲座会上,发表不少这方面的文章或讲题。
同时,他也是4本著作的作者,即《移国A——太平华裔歷史人物集》、《日本手——太平日据三年八个月》、《字言字语》、《魂气归天——马来西亚华人丧礼考论》,並主持2部纪录片《峇峇球》和《海盗与王船》。
不过,今期《东方日报》「名人厨艺」专栏特访李永球,不谈文史谈烹飪,而是与读者分享他的2道拿手好菜!

红麴补血滋补心臟
李永球接受访问时,分享贴近厨房的因缘,早年,厨房的煮食事务由母亲负责,不必他操劳,可是在11年前,母亲半身不遂,这时,他在生活中得扮演新的角色,即煮饭炒菜给父母食用。
「其实,我对美食佳餚的烹煮也有兴趣,在母亲半身不遂后,进一步贴近厨房,对于食物的煮法更下番功夫研究、尝试。」
有道是「十年磨一剑」,一转眼间,李永球已有11年的厨龄,他要与读者分享的是2道不同烹调风格的菜餚,分別是属于健康和保健食品的红麴鸡和炒黄梨。
他指出,红麴鸡是福州传统名菜,在我国比较常见于福州人多的地区,例如,霹雳实兆远、柔佛永平、砂拉越诗巫等。
他告知,红麴鸡味美雋咏,关键食材是「红麴」,红麴把鸡肉块染成红色,很抢眼,是福州人用来煮食的好配料。「红麴是福州人以红米酿製红酒后剩下的酒渣粕,酒渣丟掉浪费,用在炒菜则是很好的调味品。」
他是向一名福州朋友,学得这一道菜餚,选择介绍红麴鸡,除了他喜欢红麴的味道之外,也因为红麴补血、滋补心臟。

炒黄梨过食伤胃
「一般人平常都可煮来食用,尤其适合妇女坐月或贫血者,素食者以红麴炒蔬菜,不失一道健康食材。」
不过,他指烹煮这一道菜餚,要注意鸡肉不要煮过熟,刚好就好,否则鸡肉会因水份会蒸发而韧化,成为失败作品。「鸡肉熟度刚好,则嚼上去有口感、爽滑,软而有弹性,会有水份渗出来。」
他说,市面上,红麴並非通销的食材,不是每家杂货店都有,一般大型传统华人杂货店才有售卖。
提及炒黄梨,他表示,黄梨虽非名贵水果,但这道佳餚有助清肠胃里的毒素,能改善消化不良、便秘,一个月食用一两蛮不错,惟不可食用过度,以免伤胃。
他说,北马娘惹峇峇喜欢炒黄梨菜色,喜欢以黄梨炒猪肺、猪胰臟(猪尺)或猪皮,独具风味。
不按常理出牌煮出新口味
李永球烹煮不放味素,认为对健康无益,选用的调味品讲究,糖是蔗糖,盐则选用高山盐、海盐。
他声言本身並不是烹飪高手,只是喜欢研究美食,以学习的心態看待烹飪,多懂一些知识和厨艺也好。
他通过观摩他人烹煮,勇于请教朋友,为了学习,更向印裔友人请教印度风格的清炒蔬菜法。
他说:「我喜欢偏向印裔同胞的清炒式,不必虾、虾米或鱼饼,只靠葱、蒜头清炒。」
不过,他也喜欢变化,「不按常理出牌」,即食材的搭配,不会一成不变跟著原有的菜谱,希望能煮出新口味。
他喜爱的食物多元化,不独沽一味,传统华人食物方面,喜欢北马福建名菜,如封肉、炒杂菜、豆油肉及魷鱼炒等。
「我也喜欢吃娘惹菜、偏向喜欢印度、马来人及泰国的香辣食物,这些食物开胃。」

调味要恰到好处
他说,日常煮食比较简单,有时购买便菜,毕竟,有时有事务要处理,比较忙,煮食则花时间,至少要花一个小时。在他心血来潮时,就会煮一些拿手菜餚品尝,每逢大节日,如中元节、祭祀祖先,就会煮多一些菜餚,大显身手。
这些年来,李永球习得了不少不同口感的菜餚烹法,诸如酸辣鱼、茄汁鱼、豆酱鱼、蒸鸡、百斩鸡、肉骨茶及阿三虾等等。
他表示,要煮出美味的食物,调味要恰到好处,辣、咸、酸、甜要适中,这不容易掌握,从不断的学习、尝试中累积经验、改善。同时,准备和烹煮过程要用心,煮出来的食物才更有滋味。

东方日报·名人厨艺。文:雷亚来。(2015.2.11)

開年飯‧接火

檳城娘惹煮的潤巴真。(照片由T君提供)

峇峇人家的銅油燈,有個兩面玻璃的“遮燈”遮風。(照片由T君提供)

檳城峇峇娘惹博物館裡的“石寶”玻璃燈,下有精美的木雕獅座。(照片由T君提供)

“石寶”玻璃燈,將蓋子倒轉放就成了油燈。(照片由T君提供)


檳城峇峇娘惹的過年習俗,與馬六甲的峇峇娘惹有些不同,今天專訪了檳城年輕峇峇後裔T君(姓名不願公開),讓他來述說峇峇的特別年俗。
除夕之前一日(祭祖之前一日),大門掛起紅彩、大燈,大廳神案桌子綁上桌圍,直到年十六後除下。在眾多節日的祭祖習俗裡,只有新年的除夕祭祖是不燒紙錢(也有人家有燒的),俗謂“拜歡喜”。菜肴中有道“潤巴真”(rempah chin),主料是豬腳,煮法是以蒜頭、蔥頭、朱國(cekur,沙姜)、芫荽籽搗碎後,慢火“都糜”(tumis,油炒爆香),再加入豆醬和椰糖(或烏糖、白糖、冰糖都行。以前是採用切塊的甘蔗),直炒到香為止,最後才加入切塊的豬腳、香菇、竹筍(現在多不放。倘若有筍就得加“老孝籽”,即豆蔻籽以驅風寒),慢火煮熟。北馬的潤巴真類似馬六甲的pong teh。潤巴真與福建佳肴“封肉”很接近,只是封肉不放朱國和芫荽籽,其他材料與煮法就一樣了。峇峇福建話雲:“潤巴真,食了子孫會親”(吃了潤巴真,子孫才會親)。
除夕祭祖後,祖先處須擺放一碗蔥水,直到年初四才收起。晚上“圍爐”(吃團圓飯)後就不開門,然後就“箍果子”,即以紅紙剪了布滿齒狀的長條子,給每個水果的圓周糊成一圈,最上面的一個則剪個美觀圖案黏上。待到子夜十一二點就進行“接年”(以前是在清晨四五點接年的),這時候才開門祭祀,燒香敬“龍眼干茶”(有加紅棗和冰糖)。由於現今時代已提早在十一二點接年,因此翌日早上天亮了還得再祭祀敬龍眼干茶一次。
除夕祭祖後,拜過祖先的飯裝在一個大碗裡,上面插上一朵石榴花或大紅花,稱為“開年飯”(春飯),旁有一碗水,裡面放一根小棵芥菜或青菜或青蔥,除夕接年後,將之擱置於灶腳(廚房)處,年初四則去看看開年飯上面長的霉菌顏色,假如是紅色或橙色則為好彩頭,若是青色、灰色或黑色則為不祥,最不好是黑色。
年初一燒香敬茶祭祀祖先神明後,晚輩就給長輩行跪拜禮拜年,捧茶孝敬道聲“恭”(恭喜的縮略語),長輩則派送紅包給晚輩們。以前是每個長輩都得跪拜捧茶拜年,而今僅是祖父母及父母的至親而已,其餘叔伯舅姨就省略了。初一早上得吃素,然後出發到多處廟宇去燒香敬神,如觀音亭、佛樂社等等,祭祀完畢才到親友家拜年。
年初七則吃應節食品“生魚”,年初九拜天公。
元宵節十五暝早上煮了“噴岳”(pengat),祭祖拜神全家品嘗後,下午有“接火”習俗。選在下午是因為寶福社大伯公在正月十五日凌晨請火後,早上就到各地大伯公廟去分送香火,通常人們都在分送香火後,才到附近的大伯公廟去接火,先以三枝香繫上“ribbon”(彩帶或紅線)做個記號避免被人拿去,燃燒後插在廟裡香爐,並作出祈求如平安、賺錢、順利等等,拜完燒金後才拔起拿回家,插進家外的天公爐裡,再以火柴放在香上的燃燒點引火,著火後馬上引進家裡神案處的油燈點燃起來。油燈在之前已經先熄火,並弄好裝上新燈芯備用。
峇峇家庭的神明油燈是銅制的,有個兩面玻璃的木架“遮燈”遮著,避免被風吹熄。不過年初一及年初九兩天,則另外加兩盞稱為“石寶”的玻璃油燈,那是紅毛(西方)國家生產的玻璃糖果罐,其面有簡單的彩繪花卉,將其蓋子拿出,放進水並以紅紙將水染成紅色(如今已採用紅色染粉),把蓋子倒轉覆蓋在上成為油燈,放進一些水,染紅它,添上油,放上燈芯就成為油燈。年初九拜天公時,兩盞玻璃油燈擺放在供桌上,祭拜完畢取進家裡神案處擺放。石寶油燈都有木制托子,通常以獅子為造型。
峇峇娘惹的年俗不一般,特別精致講究,而且堅持傳統。

星洲日報/文化空間‧田野行脚。文:李永球。(2015.02.15)

數目的文白讀與合音

中文的數目字特別有趣,有分大寫與小寫,尚有蘇州碼子。至於讀音,則數福建話最特別了,蓋因福建話有文讀音和白讀音之分外,還有俗讀音及合音。
福建話從零到十的讀音,多數有分文白讀音,白讀為:kong(空)、zit(俗讀音)、li(北馬漳州音ji)、sna、si、ggoo、lak、cit、bueh(北馬漳州音beh)、gao、zap;文讀為:ling、yit、li(北馬漳州音ji)、sam、su、ggnoo、liok、cit、bat、giu、sip。這裡面,僅有二和七是不分文白異讀。
在中國福建泉州和台灣等地,人們在說出號碼如手機號碼時,通常都用文讀音,我國則採用白讀音多,文讀已經少被人用,甚至許多人都不知有文讀音。目前僅在某些情況下會聽到文讀音,好像秘密會黨職位,多數以數目來代表,諸如四三二(草鞋)、四一五(白扇)等,就讀作:susamji、suyitggnoo,均采福建文讀音。神明如九皇大帝giu hong dai de、九皇爺giu hong ye、三王府sam onghu、八仙bat sian,都得念文讀音,尤其九皇大帝或九皇爺,如果念白讀音,九就諧音“狗”,九皇爺即成了“狗皇爺”,極為不雅。
其他如中藥湯“八珍”batdin、“十全”sip zuan,也得念文讀音。再如“三牲”s a msing、“三八”sam bat等,同樣的必須文讀。以前,還會聽到老一輩在說出年份時,比如1946、1953……,雖然年份的數目是白讀居多,但裡頭的9,一定是文讀的giu,而今,再也聽不到這些文讀的數目音了。
談過文白異讀,再談特別的合音字,華語的二十和三十,有合音詞的廿(nian)、卅(sa)。但是北馬福建話的數目合音字則更多,是眾方言裡最多的。二十念作ji zap,二十一、二十二……的二十,則合音為jiap(或liap),如jiapyit(二十一);三十念sna zap,三十一、三十二……的三十,則合音為s a m,如sam yit(三十一);四十讀成si zap,四十一、四十二……的四十,合音作siap,如siap yit(四十一);五十是ggoo zap,五十一、五十二……的五十,合音為ggoop,如ggoopyit(五十一);六十讀lak zap,六十一、六十二……的六十,則沒合音,不過可縮略為“六一”lak yit(六十一),將“十”(zap)省略;七十念成cit zap,七十一、七十二……的七十,合音為ciap,如ciap yit(七十一);八十為beh zap,八十一、八十二……的八十,合音作biap,如biap yit;九十是gao zao,九十一、九十二……的九十,則沒合音,可以縮略作“九一”gao yit(九十一)。
上述從二十到九十的十位數裡,惟有六十和九十沒合音,但卻產生縮略,省卻中間的“十”。十位數的合音或縮略,有個優點,就是在數東西時,速度可以更快地完成。
在《閩南話漳腔辭典》裡,二十有合音如同上述的廿jiap,但三十、五十、六十、八十和九十卻沒有合音,四十有合音如同北馬的s i a p,不過如四十一等都不讀siap yit。七十合音為c i a p,惟七十一等可念合音為ciap yit。耐人尋味的,逢“十”的讀音,比如二十一讀作ji zap yit或ji ah yit或jiyit、九十一念作gao zap yit或gao ah yit或gao yit……。雖是同為講漳州音福建話,但北馬的數目合音卻與漳州有很大的不一樣。
上述辭典裡的逢“十”讀作“ah”的,粵語也有。廣府話的二十、三十都有合音,四十至九十的“十”,是可以念作“ya”來代替“sap”的。
北馬福建話的數目合音極為特殊,這種特色是勞動階級的智慧結晶品,妙哉!

星洲日報/文化空間‧田野行脚。文:李永球‧2015.02.08

【生活一品】欢喜来做田野调查

文史田野工作者李永球:近几年来,国內涌现了一些从事田野调查的人才,一部分人甚至交出丰硕的成果,此乃可喜可贺的好事。如此下去文化歷史將会百花齐放,社会有福矣!
个人进行田调多年,目的是抢救民间文史,將之记录下来结整合书,不使之遗失殆尽,这样,就对得起祖先与子孙了。藉此谈谈我的田调经验,一、持之以恆:凡做事必须有恆心不放弃,只有坚持才会成功。二、勤於耕耘:凡事欲成功就得勤奋好学,必会交出一番成绩。三、深入民间:唯有深入民间,田调成果才会结上民间化的硕果,这是极为珍贵的第一手资料。四、找对方法:田调方法並不难,但必须找对方法,这样就事半功倍,得心应手了。
除了这4条件,还有將田调资料取回家整理,再按照研究方法作出分析,这些资料才会成为有用之物,不至於白费功夫。一些人从事田调后,面对生活问题,不得已放弃,令人感到惋惜。设使阁下有意进行田调,最好有经济能力,做起来才不会有后顾之忧。不然就简单生活,少求物质,欢欢喜喜地做下去吧!

东方日报·生活一品。文:李永球。(2015年01月07日)

太平洗衣坊的興衰

1988年興建的洗衣坊新組屋,樓下有7間洗衣店。(圗:李永球)

將衣物塞進繩子盤旋處就會夾住,不需要採用夾子。(圗:李永球)

已退休的鄧月花。(圗:李永球)


早期英政府在太平市區興建一座20戶的洗衣坊,將市區內洗衣業者遷移集中在此,印裔佔12家,華裔8家。1988年,政府拆除洗衣坊木板長屋,改建一座組屋將所有住戶遷入,樓下有7間店面供洗衣業者經營,目前有3家停止生意,僅剩4家華裔繼續經營。新組屋的興起,從此改變了洗衣坊的面貌及環境,一切滄海桑田,變了模樣……。
已退休的業者鄧月花(1936年生)稱,其嚴舅(丈夫的父親)麥順從廣東鶴山南來,先在怡保洗衣,後移居太平開啟“華利昌”洗衣店,她嫁到麥家已60年,估計華利昌有逾八十年的歷史。嚴舅逝後,其夫麥華照繼承生意,80年代其子德勝到來協助,將招牌易名“麥新”,後來洗衣店出頂兩次給他人經營,如今由其女兒玉慧和兩個洗衣工人聯合頂下洗衣生意,店名再改曰為“麥升”。
鄧月花說,英政府將業者遷移到洗衣坊,共建有三排長屋,每一排各有20個單位,每一戶都獲得三間,第一排全是住家,第二排是熨衣坊,第三排為挲(粵語音sap。意為放進開水裡久煮)衣坊,是煮衣浸衣之處。後來一些住戶由非洗衣業者居住,熨衣及挲衣坊就變成他們的廚房等其他用途了。政府也建有20座水池供洗衣用,每天早上5點,就開閘引入太平山的水,下午五點多關閘。山溪水被導入每戶池中,的確省下自來水的水費。
每天早上,先起火燒大鐵桶的水,放進肥皂(長條狀,切成小塊)和蘇打(一大塊先浸水溶化)水,將髒衣服加進去煮。煮好後將衣服撈起,放在桶上的木板滴干,再以扁擔挑衣服到水池處,靠著山水衝洗搓刷衣服。水池約兩英尺高,大家都站在池內大約一英尺深的水裡洗刷,許多人因此患上腳氣風濕等病。80年代底其子買進洗衣機,從此才告別辛苦的手洗年代。以前洗的衣服有兵營紅毛兵的衣褲、醫院、警察、住家褥被等等,現今只有酒店或住家的窗簾床褥、酒樓桌布等等,偶爾會接到白色軍服等制服。鄧月花述說著古今的變遷。
她指出,將兩條晾曬衣服的繩子先回旋地繞,使之盤旋起來。晾衣服時,只要將衣物塞進盤旋處,衣物就自動夾住不掉下。而且手洗的年代,大家都將衣物掛得很高,搶到陽光的衣物就會快一點干。

麥阿發是唯一用手洗的洗衣業者。(圗:李永球)

“海上”洗衣店老闆周觀如。(圗:李永球)

舊洗衣坊的珍貴照片。(周觀如提供)


廣成昌老闆麥阿發(81歲)說,祖父從廣東鶴山被賣豬仔南來本邦,父親麥潤生本在新港門開店,當英政府建好洗衣坊,廣成昌就被命令遷移到此,當時繳納的屋租每戶約6元,如今的店鋪是向政府買下的,其店歷史已有百年。兒子們對洗衣業不感興趣,他兩夫婦只做少量生意,不上門收衣來洗,全是靠老客戶親自交來如床褥衣服等,他是唯一一家還是靠手洗,不用機器的傳統老店。其作坊還是保存原有的器物。
洗衣業幾乎被廣府人所壟斷,但太平洗衣坊有一家上海人的。周觀如(1957年生)的父母均為上海人,外祖父丁信山從上海南來太平開啟“上海洗衣”,歷史已有百年之久,後由父親周志章和母親丁桂英接手生意。他記得當時三間單位租金,包括住家和熨衣炸衣坊,一個月要35元左右。1988年拆除洗衣坊後,業者都購下新建的組屋單位。由於“上海”已被他人注冊,就將招牌改為“海上”。父母逝世後,他繼承生意,但他是tnb職員,平時都得上班,只能在週末週日才開店做生意。做得不多,均是熟客,洗的是住家床褥窗簾衣服等物。兒子們不會繼續生意。他說,舊洗衣坊年代的晾衣繩子有人偷竊,所以早上拉繩晾衣,下午收衣後就將之收取,現今晾衣繩已無人偷矣。以前導山水洗衣非常省錢兼環保,現今採用自來水,每個月都得多花數十元的水費。
自英國紅毛軍警官員離開太平後,洗衣業就不好做了,目前市區很多地方都有了新式洗衣店,太平洗衣坊面對著嚴酷的競爭!

星洲日報/文化空間‧田野行脚。圗文:李永球。(2015.02.01)

綏靖伯廟的新碑志

霹靂太平峇東綏靖伯廟。(圗:李永球)

近年新立的《峇登綏靖伯廟廟史》碑志。(圗:李永球)

《峇登綏靖伯廟廟史》也被翻譯為馬來文立於廟外,可惜的是蘇亞松被譯作Su Ya Song,其實是So Ah Chiang或Panglima AhChong才對。(圗:李永球)

霹靂太平峇東(峇登)有座百年古廟——綏靖伯廟,主神是綏靖伯及三山國王等神,乃是廣東台山籍人所創建,屬於義興派的廟宇,廟宇結構類似廣東合院式,但非精致堂皇類型,整座建築顯得純樸無華。可是近年來廟宇的修繕,開始出現了一些非常人工化的裝飾藝術,顯得俗氣了一些。
近年該廟設立了一座新碑志《峇登綏靖伯廟廟史》,記述廟宇簡史和1893年重建時兩位總理甲必丹陳亞炎與甲必丹鄭景貴的簡介,以及3次的“拉律暴亂”史略。碑志裡談及的歷史,某些地方有待商榷,這裡就一起探討吧!

碑志開端雲:“本廟早於1850年庚戌年已建竣”,這一段不知根據何來?該廟建立年份已經無可考,目前僅知道重修年份是1893年,當然重建之前已有了該廟,可是哪一年創立還是一個謎,除非有確實的證據來證明,不然就有杜撰之嫌了。
“本廟至今已有一百六十多年的歷史,本廟已被太平市議會列為太平歷史建築物三十三之一,為本區域唯一選入的華人廟宇。”查太平歷史建築物不止33間,所謂“33”,是指33項“太平許多第一”,這裡面並沒有綏靖伯廟。碑志中的“歷史建築物”這個名稱用得不是很恰當,應該是“歷史遺產建築”(BANGUNAN WARISAN SEJARAH),簡稱遺產建築,它不同於“33項太平第一”,那是經過小組遴選後,才被指定為遺產建築的。上世紀90年代,當地市議員已故賴尤再向我說,有意將峇東的綏靖伯廟和蘇籃卓公廟向太平市議會申請為遺產建築,他詢問我的意見,我建議綏靖伯廟以“義興神廟”的名譽申請,結果獲得當局批准為“TOKONG GHEE HENG”(義興神廟),為太平市唯一入選的華人歷史古跡。
太平市的華人古跡極多,為何賴君只申請綏靖伯廟,而忽略了其他更有歷史價值的古跡呢?可能他是峇東區的市議員代表之故吧。
“陳亞炎,廣東山(按:台山)人……是`義興’幫會的首領,他們是首批由中國移民至拉律區之華人幫會(大約公元1840庚子年)……”查陳亞炎是拉律義興的第三位領袖,義興黨徒很早就移民拉律,但陳亞炎不是首批到拉律的移民。
“‘義興’乃是一個民間組織,主要的活動是為宗教而奮鬥。而峇登綏靖伯廟就是陳亞炎的幫會黨員進行祭祀與聚會的場所。當年陳亞炎尚在檳榔嶼當首領時,他委派副手蘇亞松到此領導幫會。”義興應該歸類為秘密幫會組織,屬於洪門天地會,主要宗旨是反清復明,兄弟結義相互扶持。令人費解的是義興何時變成“為宗教而奮鬥”呢?史書上不曾有過記錄說陳亞炎委派蘇亞松領導義興,此說不知根據何來?
“1865乙丑年,當陳亞炎在檳接掌當首領時,正值鄭景貴幫派在拉律戰勝,把陳亞炎副手蘇亞松等幫會黨員逐出拉律之際,陳亞炎遂由檳率領600黨員,自高淵沿吉輦河南下抄捷徑至峇登河口……結果焚毀鄭景貴幫派及把他們逐出拉律,此乃第二次的血戰”。查第二次“拉律暴亂”時,陳亞炎並未接掌義興黨,蘇亞松被馬來土酋捉獲並處死。關於陳亞炎率領600黨員進攻拉律海山派,是發生在1872年3月間的第三次“拉律暴亂”,而不是第二次。這一段錯誤很大。
此碑志只注重兩位重建總理,對於其他總理及協理只字無提,誠然遺憾。為廟立碑志以記載創辦歷史或民俗文化,是值得鼓勵提倡的,碑志保存得好就會流傳千古,為後人留下珍貴史料。然而,撰寫必須嚴謹,避免出現杜撰與錯誤,這樣的碑志才會成為有價值的文物!

星洲日報/文化空間‧田野行脚。文/圖:李永球。(2015.0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