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的菜籃神轎

大菜籃神轎由4個人扶持,菜籃穿上傳統盔甲。(圗:李永球)

達雅神明的菜籃神轎,穿著民族服裝,上有神明頭像。(圗:李永球)

游街時有人問事,菜籃神轎即以筆寫出答案。(圗:李永球)

菜篮神轿游街,激烈晃动(圗:李永球)

祭祀後的生豬肉被切割分給人們。(圗:李永球)

跳達雅神明的乩童口銜生雞游街,是一大特色!(圗:李永球)


印尼山口洋元宵節3天的遊行慶典,細分的話,年十三是“洗街”,那是以五月初五端午節儲存下來的水來洗街,灑淨街道掃蕩污穢;年十四是各宮廟互相進香參訪;年十五才是盛大的“行街”大遊行。
3天的遊行陣頭裡,除了乩童與神轎外,還有一個值得提及的是“菜籃神轎”。訪問的當地人士,他們告知那原是八月十五中秋節時,大家玩的“菜籃神”,即以一個竹制菜籃,籃底繫上一支筆,由兩個或4個人不等手扶著,旁人以客家話或印尼等話念咒請神,菜籃神降臨時籃子就會晃動,人們就可以開始問事,菜籃神則以筆寫出答案。扶菜籃神者性別不拘,男女都行,必須有緣份,無緣者扶不動。許多扶者最後會成為乩童,蓋因開始是扶菜籃神,漸漸地通靈,最後被神明選中而附身跳起神來。
原來菜籃神轎源自八月十五的扶“菜籃”。3月8日拙文〈元宵聽香與關籃姑〉提到關於正月十五或八月十五等日子,民間有“關籃姑”神的習俗,那是婦女們以“籃子”請來籃姑問事。在《三教源流搜神大全》一書提到的廁神紫姑,就是民間的籃姑,書中提及紫姑姓何名媚字麗,萊陽縣人,自幼讀書,唐垂拱三年壽陽刺史李景納為妾,其妻姤之,遂陰殺之於廁,死於正月十五日。
而山口洋當地的風俗,則將八月十五當天所扶的菜籃神,進而提昇成為平時都可以扶動的通神神器,甚至用在遊行街頭上,實在非常特殊。而且請來的“菜籃神轎”的神明,不僅僅是傳統的廁神紫姑,而是任何神明均可降臨,甚至連達雅土著的神明也一樣可以請到來。
這些菜籃神轎分大轎與小轎,所謂轎子其實是竹制的菜籃子,通常均會給菜籃神轎穿上特制的“衣服”,衣服也分華族傳統服裝及達雅族傳統服裝,甚至有些會有盔帽或頭像,不同的服裝代表著不同民族的神明,籃子兩邊各有布條讓扶者手持著,神明降臨時,籃子便激烈晃動,特別不一般。這種菜籃神轎,還是第一次見到,乃山口洋元宵節行街的一大特色!
久聞山口洋元宵節“行街”的傳統特色,直到今年才有機會見識,果然不虛此行。如果要我介紹東南亞值得一看的傳統華族遊行,個人是非常推薦山口洋的行街。不過,將來的趨勢會是傳統特色逐漸消失,還有外來的民俗逐漸被引進,比如有跳“大二伯爺”的乩童等等,相信是近年從外引進的。我是希望不要引進太多外來的東西,最好是保持原來的傳統特色,那就顯得與其他地方來的不一樣了。
另外,年十五大遊行當天,在市中心街頭有搭起一個大棚,桌上滿是供品用以膜拜游境的眾神明,其中以生豬最引人注目,數十只生豬,皮膚塗上紅色,祭拜後就切開,再切割成小塊,分與人們。這種分派祭祀後的祭品,叫做“分胙”,人們必須憑卡牌來領取豬肉,有肉同享。現場也有福品投標,包括酒及各類民俗藝術品等等,只見司儀以河婆客家話報告激烈競爭的投標款項,氛圍刺激。
由於,參與遊行必須花費一筆不貲的款項,比如用於印製T恤,抬轎打鼓工作人員的紅包等等,近年來,一些單位基於經費不足而無法參與遊行。而慶委會獲得政府的撥款有限,在翌日逐一分發予參與單位,這些款項也不多,今年幸虧有位坤甸的金商,以個人身份再捐獻給各單位一筆錢。

星洲日報/文化空間‧田野行脚。圗文:李永球‧(2015.04.19)

MyKepochi如何譯?

報章新聞指出,城市和諧、房屋及地方政府部副部長拿督哈麗瑪說,該部預計今年11月正式推“MyKepochi”手機應用程式,方便人民投訴民生問題,並提高地方政府的效率。
MyKepochi這個標題,被一些記者翻譯為“我的八卦”,雖然沒錯,不過“Kepochi”本是中文,應該用回中文,無需贅多翻譯。
Kepochi是馬來文借自福建話的“雞婆精”,指好管閒事或好管閒事的人。原詞為“雞婆”,加個“精”, 則指非常非常的好管閒事,幾乎達到了無事不管的極端地步了。福建話的“精”,通常指程度極深或專於某些事物的人。比如:牛精(很倔強的人)、繳精(精於賭博的人)、雞婆精(非常好管閒事的人)等等。
曾聽過專家說,雞婆原字為“家婆”,即出嫁女人對丈夫母親的稱謂。舊社會的婆婆(丈夫的母親)的確十分嚴厲,事事干預媳婦的行為,令人討厭,後來“家婆”變成罵人的話,指好管閒事,越俎代庖,好像“我的婆婆”一樣地多管閒事。由於漳州音福建話的“家”與“雞”同音,故“家婆”也被寫作“雞婆”。《閩南話漳腔辭典》收錄“家婆”這個詞彙,有二義,一是管家婆、愛管閒事的人;二是管閒事。
眾所周知,雞婆的意思是好管閒事或好管閒事的人,比如,伊真雞婆(他很好管閒事)、汝呣倘雞婆(你不要多管閒事)、雞婆(或雞婆精)來了(好管閒事的人來了)等等。我國民間裡,包括馬來社會,早就吸收這個詞彙,所以“雞婆”早就家喻戶曉,已是很普遍的一個民間通用語了。
MyKepochi,中文應該採用“我的雞婆精”或“我的雞婆”,那才是最貼切的!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李桃李)2015.04.13

山口洋行街的風俗

跳達雅神的乩童。(圗;李永球)

華族轎子,卻混合着達雅族的塑像雕塑。(圗:李永球)

达雅族的神轿,满是动物骨髅,人像头颅雕塑。(圗:李永球)

達雅族木制神轎。(圗:李永球)

達雅族樂隊沿街演奏。(圗:李永球)

華人迎神賽會,引來許多達雅族的參與。(圗;李永球)

談過了印尼西加里曼丹元宵節的3天慶典,今天就來講解慶典背後的民俗與意義。
元宵節前3月2日的西加《坤甸日報》一則新聞標題“山口洋市慶元宵委員會,禁止乩童有殘暴性表演”,內文提及禁止:未成年乩童參與(之前就有此禁令)、不可使用其他宗教的標誌、不准為顯神通的乩童抬轎、不准乩童吃活的動物。慶委會副秘書黃威康指出,禁止使用其他宗教標誌,是避免發生意外事件;不准吃活的動物,是因為眾多的國內外遊客到來觀賞,包括國內官長及中美等國的大使官員出席,避免遊行出現帶有殘暴的色彩,不過這些乩童可以在本身神廟進行這些行為。
除了禁止使用其他宗教標誌外,其他禁令幾乎都被人們所忽略。竊以為禁令中的不准為顯神通乩童抬轎,有點說不過去。幾乎所有乩童都在顯神通,倘若真的實行,那麼,乩童們就得赤腳走路了。乩童坐轎是當地特色,也是古老的傳統,萬萬不可廢除此舉,失去了乩童坐轎,山口洋的迎神賽會就沒什麼看頭了。
這種乩童坐轎游境,本是從廣東傳來的特色,已經在很多地方失傳了,難得山口洋保留下來,應該給予肯定。雖然乩童們在顯神通時以肢體壓擠利器,以利刃鋸割肉體,顯得殘暴,但神奇的是絲毫無損,與其他地方乩童血淋淋地顯神通可不同。我以手指觸摸一些轎子上的刀刃,少數是鈍的,多數是鋒利無比。
至於乩童吃活動物,貼切地說,應該是咬著“生動物”,這些動物之前已被乩童處理,遊行時已經死亡,但沒煮過屬於生的,這也是印尼許多地方遊行的特色。咬生動物游街,都是跳土著神明的乩童,他們跳的神明屬“陰”的地神山靈,偏愛血腥。西馬一些印度教乩童也有此嗜好,曾經見過他們生吞雞血,如果沒鮮血,就往嘴巴裡抹紅顏色粉。他們跳的也是陰神。
乩童們,尤其達雅神乩童身旁,多數都有人持著手鏈香爐,放上甘文煙之類的東西燃燒,釋放刺鼻香氣,手鏈香爐一直前後搖晃。這種方式,與天主教大節日做彌撒時,搖晃手鏈香爐一模一樣,實在耐人尋味。
山口洋元宵節“行街”的民俗文化特色,也顯現在隊伍轎子裡頭。除了華族傳統紅色神轎外,達雅土著的神轎色彩與華人不同,主要是黑色,雕刻以達雅民族的塑像,佈置達雅族的花草如椰子葉等植物,還有一些轎子是華土結合於一爐,有達雅雕刻,也有華人的民俗色彩,顯得百花齊放。華人神轎有三角旗幟,達雅族也有,多數黑色的,還寫上羅馬字母的達雅文。還有,華人的符咒是黃底黑字,他們的符咒也一樣,不過書寫的是他們的文字圖案,頗有特色。此外,達雅族也抬出本身民族的神轎參與行街。這些,在在顯示了華土民俗文化的水乳交融。
山口洋的15暝行街最大的意義就是華族與達雅族聯合歡慶,達雅族與華族屬於兩個不同的民族,但一個華人節日卻引起兩個民族一起慶祝,實在難得。
所以說,一個國家的各民族和諧共處,不是單靠學校有各民族在一起就能團結,而是彼此的文化不是各走極端偏激,而是相互包容尊重,這樣的話,自然就會在生活環境、民俗文化裡相互交融,相互結合了。
在西馬來西亞,我見到的是華裔與印度裔一起歡慶大寶森節或華人神誕遊境。在西加里曼丹,我見到的是,華裔與土著聯慶元宵節,尤其達雅族不因為是天主教徒而排斥華人的游境。這種百花齊放,相互交融結合的民俗文化,才是值得鼓勵推廣,才是優美真實的民族和諧共處!

星洲日報/文化空間‧田野行脚。文、圖:李永球‧(2015.04.12)

華土歡慶十五暝

身著傳統服裝的老乩童,老神在在抽着煙。(圗:李永球)

乩童臀部頂著利刀,腳壓擠著關刀,褲底破個大洞,卻絲毫無損。(圗:李永球)

乩童站高,以腳底踏壓利刀。(圗:李永球)

跳土著神的乩童,以利刀鋸割舌頭卻絲毫無損。(圗:李永球)

当地传统的华族锣鼓队。(圗:李永球)

跳土著神的乩童,以多枝鋼針穿頰。(圗:李永球)


上週提到印尼山口洋一連三天慶祝元宵節(十五暝),年十三是華燈遊行,年十四是神廟相互進香參拜,年十五當天早上就舉行熱鬧的元宵節大遊行,當地客家話叫做“行街”。十五暝是個大節日,華社成立了慶委會來處理一切事務,官方則撥款贊助,可謂官民聯辦。
年十五凌晨三點多,就被一陣陣的鑼鼓哨子等聲吵醒,5點起身出外,街上已有忙著祭拜或開店做生意的人們。走進一間馬來清真食店吃早餐,店員透露本來半夜兩點就休息,但老闆說今天十五暝大遊行,便不打烊開到天亮。
遊行隊伍絡繹不絕抵達列隊等候,隊伍極長。早上9點正大遊行開始,路兩旁早就擠滿看熱鬧的各民族群眾,可謂萬人空巷。
大遊行的陣頭裡,還是保留著非常傳統的色彩,比如乩童、神轎、旗幟、儀仗、開道鑼、鑼鼓等。旗幟、儀仗及開道鑼姑且擱下不提,這裡與大家分享的是乩童、神轎和鑼鼓隊。
乩童約有500名,除了華裔外,也有少數達雅族乩童,他們跳的神,除了華人宗教信仰的神外,也有達雅族的神。達雅族多數居於深山,以伊班族為主,多數信仰天主教或基督教,也有部份信仰傳統大自然神靈及祖靈的原始崇拜。慶委會之前曾經拒絕這些天主教徒參與遊行,但他們說跳童是他們的傳統風俗,堅持要參與。
跳華族神明的乩童穿著極為傳統,頭戴冠巾,身穿袍服,腳是鞋履,手持刀劍或鎗棒等武器。跳土著神明也非常傳統,身上是繡花的樹皮衣,頭上是羽毛冠或彩冠,配上植物葉子、動物爪牙或骨髏做裝飾,手腳處裝有小銅鈴持著傳統武器。參與遊行的達雅土著極多,包括敲鑼打鼓,以及協助抬轎子等工作。
轎子多是神明乘坐,但山口洋的轎子多數是供乩童坐的。根據慶委會向我提供的資料顯示,乩童神轎有419座,步行乩童有81個,乩童總數500名。這些轎子底座有幾片利刀(或是釘板),扶手處、腳部、北部也是利刀,轎子前端兩根長桿也是利器,只見乩童們都不怕利刃,以身體、臀部、腳底或雙手,往這些刀刃上大力壓擠,甚至以利刀猛力鋸割身體四肢頸項等處,奇跡的是完全不受傷不流血。在西馬極少見到以利刀鋸割,通常所見只是猛斬腹部或背部,鋸割易帶來危險,會導致皮破肉開見血。所以一般乩童極少為之。
有些乩童以極細的鋼針或竹枝穿頰,近年來受到外來的影響,而出現一些以粗樹枝或粗鐵枝來穿頰。但土族乩童都不穿刺身體,卻喜愛生咬動物,一些乩童口銜已死的生雞沿路行街,其實他們跳的神明是較為“陰”的地神山靈,喜愛生肉血腥。
至於鑼鼓,華裔鑼鼓採用一面大鼓、鈸及大鑼,敲擊法與醒獅鼓不一樣,也與潮州鑼鼓不同,可能是河婆客家當地的鑼鼓吧。另一種是接近達雅土族的敲擊法,顯得不一般。達雅土族的鑼鼓有銅鑼、笛子、鼓等,樂聲優雅悅耳。
我在西馬來西亞見到華裔印度裔一起慶祝神誕,華裔穿起印度服裝,跳起印度神,扛起卡瓦迪,鋼針穿頰慶祝華人及印度宗教神誕。但在印尼山口洋,卻見到華裔與達雅土族一起歡慶華人節日遊行。
當地華裔跳起達雅土族神明,穿著土族衣服,手持土族武器神器,土族則參與抬轎,敲打鑼鼓,甚至跳童等等,民族間關係之融洽,宛如兄弟。
山口洋的迎神賽會,顯現了傳統色彩,第一,乩童多坐轎子,這是南方廣東一帶古老的習俗,如今在許多地方已經少見,這裡卻保存下來。不過我也見到一些轎子開始裝上輪子,此風倘若一長,將來就看不到人抬動的轎子了。第二,乩童保存傳統的服飾,一些服裝保留著廣東乩童風味,真的引人注目!

星洲日報/文化空間‧田野行脚。文/圖:李永球‧(2015.0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