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名的將軍爺

坤甸華社最高組織——西加孔教華社總會。(圗:李永球)

歷史悠久的三神宮。(圗:李永球)

身分謎一般的將軍爺神像。(圗:李永球)

巍峨的天主教堂。(圗:李永球)

天主教堂內的金碧輝煌聖殿。

坤甸(Pontianak)是印尼西加里曼丹的首府,華裔極多,以潮州人為主,通行揭陽音潮州話。除了潮州人,也有一小部份客家人、廣府人,以及福建人。福建的興化人從事漁業,福清人從事摩哆行業等。這裡果然是個繁榮的都會,人口密集,車流量繁忙,交通設施較好,高樓也多。
坤甸日報的陳德時,給我介紹當地華社組織。華社組織方面,姓氏團體有59個,計有陳氏潁川堂、劉氏彭城堂、鄭氏滎陽公所、百忍堂張氏宗祠等等。
地緣組織有潮州、客屬、海南及廣肇公館。華人傳統宗教為孔教,華社最高組織則為西加孔教華社總會。1965年發生排華事件,郊區華人逃難到坤甸,住在倉庫裡,由於衛生條件差,每天都有數十人死亡,各姓氏組織代為處理後事,後來成立孔教華社總會,雖然是民間傳統信仰的組織,卻負責華社許多事務。
神廟的歷史則較山口洋及三發來的更早。這裡也有一座3間聯合廟宇,叫做“三神宮”,分別為天后宮、大伯公廟、大(太)子爺廟。根據廟方修繕委員會曾杏娥主任介紹,最老的文物是一個大的鐵鑄方鼎(香爐),乃康熙十二年(1673)之物,可惜被漆料多層塗漆,已經模糊看不到文字了。不過乾隆五十四年仲冬(1789/1790)的鐵鐘的文字,則注明是敬奉大伯公案前永遠供奉。至於光緒年間古物,則有光緒丙午年(1906)的木對聯及盧山伯公石碑等。這3間神廟是在光緒三十二年(1906)才重建成為三神宮。天后宮主祀天后媽祖,副祀有千里爺和萬里爺,即千里眼與順風耳。大伯公廟主祀大伯公、財神爺及林伯公。大子爺廟主祀神明即哪吒太子。三神宮外觀極為新穎,但廟內檐下的木結構卻是傳統原貌的,曾杏娥指出,在修繕時他們完全保留廟內的傳統架構。
關帝廟外觀極為現代化,若不是那紅色宮燈和一對石獅坐鎮,完全看不出是神廟。雙忠廟裡供奉著唐朝的忠臣張巡和許遠,據說歷史有300年,曾經遭遇火患,文物不幸被毀。在一排現代的店屋中,突出一座紅彤彤的華人神廟,那就是城隍廟了,這裡保存清末宣統年間文物,廟宇狹小香火鼎盛。
若不是陳德時的指點,實在無法找到將軍廟,這座廟在偏僻小巷裡,歷史300年,文物已被偷,失去了實物證明其歷史的悠久,廟裡供奉著一位謎一般將軍爺。關於他的姓名,曾經在降神跳童時說出來,但又不允許公開,結果沒人知道其名,而且將軍爺降神時是說福建話的,以前一些老前輩還聽得懂,如今沒人懂得乩童的福建話,更加難於溝通。感天大帝廟奉祀感天大帝,以及開山地主和大伯公公,廟裡有一塊光緒五年(1879)的牌匾。在無意間走進一條巷子裡,發現了趙元帥廟,那是木結構的傳統廟宇,牆壁地面全是木板,屋脊上的微微木枋翹角,使到它更加的樸素傳統,它具有數十年的歷史。
坤甸市區有一座堂皇的天主教堂。歷史悠久,近年重建迄今還未竣工。巍峨的建築矗立在大地上,半圓形穹隆頂端立著一個巨大的十字架。前端有聖人之像以及達雅族的傳統立柱木雕,走廊上立著多根碩大的羅馬柱,還有雕花精致的銅制大門。堂內彩色玻璃窗色彩斑斕,一部份繪著多位聖人的肖像,穹頂邊沿彩繪聖經故事,整齊的木椅排列兩邊,中間聖殿金碧輝煌,有描金線的木雕,兩旁的耶穌及聖母塑像慈祥凝視著信徒們。坐在堂內欣賞炫麗宏偉的建築,是一種享受,翻開印尼文的天主教經書唱誦本,一些在其他地方屬於敏感禁用的詞彙,這裡完全自由使用。真的喜歡印尼的宗教自由環境啊!

星洲日報/文化空間‧田野行脚。文/圖:李永球。(2015.05.10)

字典中有颜如玉

道观,应是道士的住所。(圗:李永球)

我的书桌,任何时候都有一本字典。《现代汉语词典》是必须有的工具书,这已是第三本了。第一本蓝色封面的,翻到破烂,修补后勉强可用,后来送给一位喜欢写作的中学生,这么多年了,不知她是否还写作与保存着呢?旋后,再购了一本褐色封面的,同样的翻到稀烂脱落,百般修补,最后“寿终正寝”只好丢弃。于是再买下如今红色封面的,注明购于2013年1月4日,目前它犹然完好无缺。
我有很多工具书,诸如马来语、英语、华人方言、诗词、成语、谚语、民俗、宗教、艺术等等,单单闽南方言的,就有七八本之多。而厚厚大块头的,计有《辞海》、《汉语大字典》、《中文百科大辞典》等等。它们对我的写作起到很大的帮助,尤其在网络资讯不发达的年代。即使现今网络发达,很多资料还是不可靠,而字典均是专家所编撰,拥有一定的可信度。
读书不多,识字不够,读音不准,字不懂写(之前用手写稿的时候),知识不足,学识不高,工具书就是最好的帮手了。这些缺点我样样具备,所以对字典极为依赖,凡有需要的,必购买下来收藏,以备不时之需。唯有一本《中国风俗辞典》非我所买,乃继程法师所馈赠。当时在其书房看到此书,非常喜爱,欲借来用,他说那就送你吧,希望我在研究方面会更进步。我要求在书上题字,他署名及写上日期:02、9、7,一晃眼已经十多年矣。果然,此书对我书写民俗文章非常有用。字典中有颜如玉,寻获她,你会兴高采烈,亢奋不已!
字典均是专家学者所编撰,会出错吗?应该不会,有的话也是极少数。我这个爱在闲时翻阅字典的人,就在《中华百科大辞典》(台北旺文社出版。2002年1月第九版)里发现一个错误,第1284页里头的“道观”条目,其解释是“僧人所住的寺庙”。道教的道观为道士所住,已是一个很普通的名词,可是编撰者却犯上不应该犯的错误,而且一错竟然错了九版!另外,道观的“观”,也不读成阴平的“官(第一声)”,是读去声的“灌(第四声)”。曾经在本地电视新闻节目中,听到主播误读成北京白云观(官),真的希望多加注意,读对道观(灌)!

星洲日报·星云。图文:李永球。(2015-5-4)

山口洋的华文教育

当局以石墩挽救严重的海蚀。(圗:李永球)

朱金明与自制的中成药。(圗:李永球)

竹藤编织的器具尚在民间里广泛被采用。(圗:李永球)

印尼西加山口洋是个小市镇,设备落后,民风朴素,在郊区的穷乡僻壤里,有着相当多的华裔住户,若不是从家门口悬挂新年的红彤彤装饰品,真的难于分辨出是华裔住家。山口洋只有一座饲料工厂,整个社会生活还是保留在农业社会状况。郊区的人民几乎都靠着农产品来过活,仿佛我们的六七十年代的生活环境。
许多生活器具还是保存传统,我们已经采用塑料或白钢的器具了,他们犹然是竹藤的编织物,如装农产品及渔获的箩筐、大箩子、簸箕、斗笠、摩托上的装物品的架子等等。
有些郊区住家还是依靠雨水来食用,所以住家外有着洋灰、陶瓮,甚至白钢大桶来储存雨水。水电供应不良,城乡之间的交通设备简陋,导致经济也跟着不振,许多年轻人均前往耶加达等大城市发展。近年有中国来投资发电厂,目前尚在施工中。
人们都不舍得乱用电,住家少有冷气机,咖啡店等商店里电风扇也少。不过店屋底层高度规定必须4米,高度够,所以感觉不会很热。

近年来中文招牌开始涌现。(圗:李永球)

近年来开始降低高度为3米7或3米半。其实,热带国家的房屋高度是愈高愈好,空气易以流通就不闷热,感觉则愈加清爽舒服。
公共交通工具落后,均是私人驾驶的小客车,连人带货一起上,有时候超载,学童们只好坐到车顶上去,十分危险啊!
山口洋沿海土地面对严重海蚀,两百码土地已经被海水侵蚀而去,当地政府采用石墩排列在沿海处,果然有效控制了海蚀问题,一些陆地回复出现。
走进街上一间老药店中和堂,客家老板朱金明(76岁)懂得华语,其已故父亲朱雨生从广东惠州陆丰河口北溪村南来,于1921年开启中和堂,经营中医药业。后来中文招牌易名为“LIVITA”。金明接手多年,懂得把脉治病,儿子们不懂中文中医药,没兴趣继承生意,而且均住在外国外地发展,其顾客来自各民族,尤其达雅族最喜欢中医,他们认为祖先来自中国。印尼政府鼓励本地药品,所以他自制成药如气喘丸(1粒3千盾。1令吉相当于3500盾)、万应散(治肚泻呕吐肚痛风痧胀气等。1包5千盾)、甜尿丸(1粒2千)、补肾丸(1粒2千)、痢疾丸(肚泻。1粒1千)、六味地黄丸(1粒2千)。已经有94年历史的中药店,当有一天他不想干时,就结束营业了。
我无意间认识了黄金泉先生,他热情带我到处去参观,并说出印尼政府消灭华文学校共有两次,首次是苏卡诺时代,那是左派消灭国民党创立的中文学校,到了苏哈多时代则消灭共产党的中文学校,认为那是共产党的温床,必须除之以免后患无穷。教育与政治本来就无关,中文学校无端端被政治因素所整死。近年来,印尼鼓励人民学习中文,中文招牌纷纷涌现,政治人物更鼓励华人采用中文招牌,并向华社说不需要担心,现在的印尼跟以往不一样,各民族都可以自由学习本身的民族语文,因此中文招牌纷纷涌现。山口洋的“教师联谊会”更开办了“华文小学补习所”,近年有一些毕业生远赴中国学习中文,回来再当教员,使到中文开始萌芽成长。
山口洋经济不发达,年轻人蜂拥耶加达发展。如今他们在外成功创业,就出资捐助中文教育。在1998年的排华事件时,耶加达的一些华裔心惊害怕,而将T恤制衣厂出售,均被山口洋的客家人购买下来,如今他们掌控着制衣业的牛耳,赚了钱不忘教育,纷纷捐助学生学习中文,精神非常可嘉。不过印尼幅员辽阔,中文教育断层了50年,还是面对着师资不足的问题。

星洲日报·文化空间·田野行脚。图文:李永球。(2015.5.3)

山口洋的神廟

山口洋中央伯公廟,新建的廟宇外觀。(圗:李永球)

保存傳統潮州河婆建築原貌的天後宮。(圖:李永球)

天師樓內部的玻璃鏡框牌匾對聯,以及道長遺照。(圖:李永球)

三發皇宮博物館。(圖:李永球)

三發4間神廟,聯合在一個屋檐下。(圖:李永球)

從古晉一路乘車前往印尼加里曼丹的山口洋,沿路所見有天主教堂、清真寺以及華人神廟。所見到的神廟,均是新穎重建的廟宇,外貌幾乎都是一個模樣,心裡暗想,完了,古傳統建築一定被拆毀完了!
這些新廟宇,均是現代風格的架構,可謂完全失去了傳統風貌與價值意義,覺得不值得去參觀。不過我還是逐一去走走看看,因為外貌已毀,裡面的文物相信還是被保存下來。山口洋的中央伯公廟,是市內最首要的神廟,元宵節游境的前一天,所有當地神廟一定要到這裡朝聖,請求伯公的允准(擲聖珓)參與游境。中央伯公廟特刊記載,此廟建於1878年,可惜於1930年發生火災,文物蕩然無存,所以找不到古文物來證明其年代的久遠。廟裡主祀福德正神伯公伯婆,副祀廣澤尊王和安濟聖王等神明。
西加里曼丹是個以客潮兩籍為多的地區,山口洋更以河婆客家人居多。客家人崇奉伯公,安濟聖王屬於潮州人尊崇的地方神,而廣澤尊王則為福建人崇奉的神祗。當地福建人極少,為何廣澤尊王也被尊崇呢?原因極可能是受到砂拉越福建人崇奉廣澤尊王的影響,而跟著奉祀吧!
天后宮是歷史最悠久的神廟,廟裡殘缺的鐵鐘鑄於同治三年(1864),它是少數沒被重建破壞的廟宇,整個建築是木結構的廣東四合院,內殿的地板仍然是木板鋪成,屋脊稍微上翹,上翹的屋角採用木板釘制,這才是最原始的建築風貌。蓋因早期經濟問題,所以多數採用木結構,屋檐下的木結構傳統美觀,有著一些精致的雀替、瓜筒等等,木雕文物有光緒庚寅年(1890)牌匾及對聯。幸好天后宮保留原貌,讓傳統潮州河婆建築在西加還有吉光片羽的實物存在。
華嶽宮及協天宮毗鄰而立,規模略小。前者石香爐是光緒癸巳年(1893)之物,主祀華光大帝。後者文物有光緒廿八年(1902)的鐵鑄雲板,主祀關帝聖君。天師樓也是小規模的神廟,歷史數十年,主祀道教的張天師,以前有道長主持,如今為其後代看顧,廟裡有一塊木板碑志,記載著上世紀50年代的善信捐款名錄。慈恩樓重建剛剛竣工落成,主祀觀音,新穎的雕梁畫棟非常台灣風味,失去當地特色,毫無看頭。山口洋少見有捐款石碑志,木板碑志顯示以前經濟落後,也難於保存,導致歷史遺失。
來到三發(Sambas),規模不大的皇宮博物館不妨去參觀,入門免費,遊客稀少,看守的老人熱情開門帶我進入。整個建築全為木結構,連屋瓦也是鹽木板多層重疊釘制。前端一個小廣場,有個小牌樓,鐵制大炮,館內文物諸如桌子、椅子、木柜、鏡子、大陶缸、花瓶、瓷器、舊照片等等,老人如數家珍,向我介紹文物的歷史,以及生產國家,多數是荷蘭、英國等西方國家製造,也有中國、泰國等地的。
三發的華人神廟,有一座是4間廟聯合在一起,屬於新建的現代廟宇,簡單無比。首間是清公宮,供奉葉清伯公和南方元貴等神,南方元貴的造型是一個穿補丁衣的乞丐。第二間是佛音堂,奉祀天上聖母(媽祖)、南海觀音和七仙娘娘等神。第3間是福德祠,奉祀福德正神大伯公、三山國王及關帝等神,三山國王的香爐為道光廿六年(1846)之物。第4間為謝法宮,奉祀鳳凰山謝法將軍、中央財神及拉啄仙人(達雅族拿督公)謝法將軍的神像,令人費解的,卻與福建永春鄉土神的法主公造型一模一樣。
4間神廟以供奉天上聖母的最久,有鐵制雲板為道光11年季冬(季冬為農歷12月,即1832年初)之物。三山國王居次,有道光15年(1835)的鐵鐘。由此可見,華人移民西加的歷史很久遠了啊!

星洲日報/文化空間‧圗文:李永球。(2015.04.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