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的百年舞龍

金龍博物館收藏的舞龍,美觀精緻。(圖:楊宗典)

館藏昔年舞龍的古裝鼓樂陣容。(图:李永球)

館藏昔年舞龍的古裝鼓樂陣容。(图:李永球)

館藏本迪戈昔年遊行舞龍的精彩照片。

館藏本迪戈昔年遊行舞龍的精彩照片。

澳洲維多利亞州本迪戈有座金龍博物館,歷史不久,1991年甫成立。旁有中國古典園林(1996年)和觀音廟(1996年)。對於後兩者新穎的北方建築,不是很感興趣。一心只想參觀博物館。
金龍博物館文物極多,館藏的一些從中國購買來的現代新文物,誠然吸引不到我。不過當地華裔留存下來的文物則不一樣,那才是真正具有價值的物件。好比致公堂的文物如開幕的賀幛、三軍司命旗幟、洪門會廿一例等等。此外,尚有許多當地的舊黑白照片與文物,彌足珍貴。
所謂金龍博物館,即指館裡存放著數條巨大的“龍”。這些龍乃當地游境踩街所用的,如今都保存在館裡。根據館藏資料顯示,1869年,當地居民首次發起節慶同樂活動,同時為醫院、養老院與療養院籌募基金。嗣後,復活節慶活動成為年度大事,華人社區於1871年首次參與節慶遊行,僅穿著特製的綵衣及手持大小不一的旗幟參加遊行。迨1879年,參加的人數忽然下降,華社於是發動以一英里長的古裝歷史化妝隊伍,近1000人精心裝扮以支持遊行,還演戲3天。而且捐款3英鎊予醫院,獲得了排行在遊行隊伍的前頭位置,之前都是排在後頭的。
1882年從中國訂製了儀仗綵衣,1892年,華社首次派出舞龍參加遊行,龍長約30公尺,由廣東佛山訂製過來,它在遊行中服務多年後就退下,目前由一條100公尺的皇家新龍取代,這些龍及其他的龍都在此保存著。根據當地的華人傳統,在復活節前一個星期,必須先“旺龍”,復活節後的星期日為龍點睛,星期一才將巨龍抬出來遊行。古裝打扮與舞龍者包括了許多洋人。
館藏的遊行舊照片,顯示了以舞龍為主角,也有洋人及華人做中華古代人物打扮,手持各種傳統旗幟遊行,這些文物也都在這裡保存著。
廣府人擅長舞獅,澳洲的廣府人卻以舞龍著名於世,舞獅反而普普通通。他們從中國佛山訂製了巨大的長龍來沿街舞動,這些龍特別精緻美觀,因為均是刺繡品,尤其龍身的鱗片,一般所見均是繪畫的,館藏的龍鱗片卻為精美的藝術品,一片一片繡上。龍頭巨大,龍身布幔極長,遮蓋著舞者。像這樣的龍身設計,頗為大方美觀且得體。佛山龍的設計,真的叫人讚歎不已!
館藏文物尚有舊文獻如政府告示、民間契約、民國政府發給的執照等等,也有仿造當年華人南來生活的情景模型,物件人物擺設全照早期情況而做。由於金礦的產量日益減少,最後許多華人回去中國,留下來的就不多,他們改為經營菜園,供應水果和蔬菜,有些開雜貨店、洗衣店、飲食店、中藥中醫等等,或當勞工、裁縫、傭人、小販穿梭於大街小巷,甚至當清潔工人,清理糞便充作田園肥料用途。但是華人受到排華法案的限制,所有華人製造的傢俱必須標明“華人製”。只要有一位華工受雇就視為工廠,洋人公司4個工人以上才定為工廠,工廠必須支付工廠費,導致華人難與洋人競爭。雖然遭遇白澳政策的欺壓,不平等條約的對待,然而華人對於澳洲維多利亞州的貢獻良多,是有目共睹的。雖然遭受欺壓,華人還是積極參與遊行,捐款慈善基金,逆境求生。
華人舞龍從遊行隊伍中排行在後頭,演變成排在前頭;華人移民從遭遇排華法案欺壓,到完全獲得公平對待;華人舞龍終於飛龍在天,華人後裔終於吐氣揚眉,這全賴澳洲政府懸崖勒馬,停止極端種族政策,這樣開明公正的國家,前途一定光明!

星洲日報`文化空间·田野行脚。文、圖:李永球。(2015.09.28)

四邑廟的牌匾木雕

澳洲墨爾本四邑廟外觀。(圗:李永球)

關帝神龕的精緻木雕藝術品。(圗:李永球)

其中一部分清朝牌匾。(圗:李永球)

關帝神龕上的木雕,有兩個穿西裝戴氌帽的紅毛人。(圗:李永球)

義祠裡的眾多先賢神主牌位。(圗:李永球)


澳洲墨爾本有座四邑廟(SEE YUP TEMPLE),通稱關帝廟或四邑關帝廟。它本是四邑會館,所謂四邑,即廣東台山、新會、開平、恩平4個縣的地緣組織。外觀類似我國海峽殖民地風格的建築,既混合了西方風格又含有中華元素,外觀雖然以西方為主,屋頂處卻有著兩隻鰲魚,以及一個雲日灰塑,凸顯了傳統的廣東色彩,顯出了中西文化合併。論及其史,乃創於1856年(咸豐六年),現貌的廟宇建築則重建於1866年。
經過一個小花園,雙層海峽殖民地風格的四邑廟就出現在眼前,大門上端是四邑會館大字匾額,有“同治丙寅年(1866)仲夏重建”之字。進入廟內大殿協天宮,主祀關帝,右殿財星宮,主祀財帛星君,左邊則有3座義祠,專給人們供奉先賢神主牌位,神主牌極多,已經超逾萬個了。至於右邊,乃2003年新建的觀音閣。
走進以傳統廣東神廟佈局擺設的廟內,就被裡面眾多文物所吸引著了。最早的文物當數咸豐七年(1857)的鐵鐘,其餘的牌匾從咸豐、同治、光緒直到宣統等等,約有五十多塊,還有多對木對聯,數座花罩、彩門、神龕、屏門、金漆木神案、號牌等等。這些木雕的文物有簡樸也有精湛的,全為廣東製造的藝術品。此為所見最多,最密集最精美的木雕品,實在喜歡這些鬼斧神工的文物,尤其有幾個深具含意的牌匾如“佑我往還”;對聯如“神武廣應靈默佑乘舟來異國,精忠宏赫濯顯扶獲寶返宗邦”、“銀海茫茫水陸平安同沾帝德,金山疊疊財源丕振共沐神靈”,道出了昔年先賢漂洋過海,含辛茹苦過來淘金,總希望成功賺錢回國,水陸去來平安啊!
最特別的是,協天宮的關帝神龕上的花衽木雕中間處,有個寶鏡(太陽),旁有兩個紅毛人扶持著,紅毛人穿西裝,戴氌帽,臉上留有鬍子,憨態可掬。這種雕刻,與福建閩南,台灣及我國所見的“憨番”頗為類似。
財星宮有兩座善信捐款石碑,乃同治年間之物,記載著眾多捐款善信的姓名。此殿宇較小,木雕精美絕倫,尚有名貴的酸枝木傢俱。財神爺金身坐在正中神龕處,聖誕日在農曆七月廿二日。
義祠裡有著逾萬個神主牌位,牌位極小,書寫著祖籍家鄉地名和逝者姓名等,諸如:寧邑人氏雷某某神主、寧邑水南村陳某某神主、開邑人氏關某某神主、會邑古井村林某某神主、鶴邑平沙村林某某神主……。四邑會館打破地域藩籬,義祠不排外地公開供各籍貫華裔供奉先人神主牌,值得讚賞。萬餘個神主牌位,見證了華裔先賢隻身南來淘金開荒的血淚史。
幾乎每天都有香客到來燒香膜拜,有的是祭祀關帝財神的,有的是來膜拜祖先,帶了飯菜肉果,茶酒筷匙,最後焚化紙錢等物,澳洲神廟的化寶爐極為特別,通常築在牆壁處,一支長煙囪把煙引導到高空去。嵌築在牆壁,可能是地方狹窄關係,也有著保暖消除濕氣黴菌的功能吧。另有一種小型銅製化寶爐,僅供焚燒少量紙錢用。與一位女士交談,她說先人神主牌位可以供奉在家裡,也可以購買位子安奉在此。
墨爾本的四邑廟,超出了我的想像,值得參觀的就是廟裡大量的牌匾對聯及精緻木雕藝術品,單單看這些就值得,可惜廟內燈光不夠明亮。可以說,它就是一座墨爾本華人文物博物館,甚至是牌匾博物館。

星洲日報·文化空間·田野行脚。/文、圖:李永球。(2015.09.21)

屋脊的龍‧菲利普島

木板牆、灰瓦及鋅板屋頂,類似我國新村的房子。它被列為遺產不可拆。(圗:李永球)

木板牆、灰瓦及鋅板屋頂,類似我國新村的房子。它被列為遺產不可拆。(圗:李永球)

屋脊上精美的紅陶飛龍與煙囪。(圗:李永球)

屋脊上精美的紅陶飛龍與煙囪。(圗:李永球)

屋脊上精美的紅陶飛龍與煙囪。(圗:李永球)

避免負鼠爬上樹而將之圍起鐵皮。(圗:李永球)

漫步在墨爾本市區街道,觀賞著古老的民居,有些類似我國新村的木板屋,只見鋅板屋頂,層層疊疊的魚鱗木板牆,這不是馬來西亞經常可見的傳統木板建築嗎?還有一種精緻的英國式建築,有著精美的鐵鑄花卉柱子,佈滿在屋簷下,加上屋頂上灰塑的動植物,極為類似我國海峽殖民地風格的建築。還有各種類型的磚瓦,美輪美奐的建築,充滿著洋人的審美價值觀。
幾乎家家戶戶均有煙囪,這些煙囪有磚砌成,有些是圓形陶泥燒製的。
至於屋瓦,除了鋅板鐵皮、灰瓦外,還有一種精緻的紅色陶瓦,特別之處在於屋脊處的裝飾。一些屋脊橫樑沒有裝飾物,一些則有整行“火尖”形或“交叉形”的紅陶瓦裝飾,在屋脊兩端,則有一些特別裝飾。一些是張嘴吐舌的猛獸,或長有翅膀的飛龍,一些是圓珠型小柱,一些是卷雲紋。卷雲紋雙角翹起,加上紅瓦紅牆,有時候會誤以為是華人的廟宇。
楊宗典君說,紅毛人相信這些屋脊上的裝飾物,尖角突起,具有恐嚇兼驅除鬼怪之效。
除了這些,還有許多現代建築。我比較喜歡傳統的建築,尤其紅陶瓦及屋脊上的裝飾物,宛如傳統華人建築,倍感親切。
來到澳洲南方一個小島——菲利普島(Philip Island),這裡是動物的天堂。遊人極眾,海邊有鵜鶘(pelican,或叫塘鵝等名)。每天中午12點左右,附近一家餐廳就來餵食它們,時間接近時,數十隻鵜鶘就從遠處飛來,餐廳負責人推了食物過來,都是切除了肉,剩下來的魚頭魚尾來餵他們,負責人先講述了鵜鶘的習性,雌雄老少特徵等常識,然後將沒肉的魚餵食,鵜鶘群爭先恐後地搶食,喂完就結束,食物似乎不夠的。最後大家捐些錢,希望鵜鶘在明天會有美好的食物可嘗。鵜鶘嘴巴極大又長,體型粗大,全身白,中部混雜黑色羽毛,樣子憨態可掬。
島上有小企鵝,每天早上出去,傍晚就回歸,當局在岸邊築有小木屋供它們休息睡覺,避免給其他動物咬吃而去。附近有個海豹島,可以望遠鏡遠眺。山區有長毛的牛羊及多種飛禽走獸,高原牛身上長滿長毛,分為金色與黑色兩類,樣貌帥氣非凡。
買票進入無尾熊園館,為了一睹無尾熊的可愛憨態。無尾熊也叫樹熊,學名樹袋熊。無尾熊不是熊,也不是鼠或貓,屬於雙門齒目下面的有袋類,乃澳洲特有的有袋類動物,分佈在澳洲東部。館裡介紹樹熊的生活習性,比如嗜睡懶動、飲食喜愛、生活週期等等。初生幼崽僅有成人拇指般小,重0.5g,母熊就放在腹部的袋子裡哺乳。館內看板設有按鈕,可以聽取無尾熊的鳴叫聲,分雄性叫春,雌性拒絕聲,還有幼崽的哀叫聲等。走進園內,只見數只無尾熊趴在樹上睡覺,體態憨厚,性情溫順,有時候被響聲吵醒,睡眼惺忪地看一下,又持續睡下了。
尾熊園裡外圍樹林,可供遊客自由走動,在這裡有幸目睹了袋鼠在覓食,一蹦一蹦地跳動,就在咫尺之內與我擦身而去。澳洲還有一種負鼠(possum),喜愛鑽樹洞居住,因此導致樹木受破壞而倒,當局就以大鐵片圍起樹木,以使負鼠無法爬上樹去,乍看之下以為樹木均穿上“鐵紗籠”啊!
菲利普島有著美麗的海岸線,一望無際的海洋,洶湧的浪濤,湛藍的海水,旖旎的草原,罕見的植物,稀奇的動物,尤其那些可愛的有袋動物。

星洲日報·文化空间·田野行脚。文、圖:李永球。(2015.09.13)

購物廣場裡的工廠

著名的LunaPark遊藝場,受到民眾的反對拆除而獲得保留。(圖:李永球)

保留不得拆的工廠,依然在購物廣場裡綻放光彩。(圖:李永球)

外磚內木的雙層牆壁,有冬暖夏涼之效。(圖:李永球)

楊宗典手持電力公司寄來的單據,後者還欠他近200澳幣。(圖:李永球)


來到墨爾本,見到琳琅滿目的民居,友人楊宗典說,澳洲早期的木板等傳統特色建築均受到政府法令保護,不得擅自拆除。他駕著車子,逐一向我解釋,隨手拈來如古老戲院、遊藝場、歌舞廳、工廠等歷史悠久的建築,當打算拆除重建時,幾乎都受到民眾的反對而被保護下來。
就如著名的Luna Park,就受到民眾反對而保留迄今。還有一座生產子彈的工廠,歷史悠久,業主打算拆除重建成一座大型購物廣場,豈料遭到民眾的反對而保留,業主小心翼翼地建立起購物廣場,古老的工廠就被廣場包圍起來,極為特別顯眼。當進入購物廣場裡,怎麼有一座古色古香的紅磚工廠在內呢?而且工廠也沒浪費,改成咖啡餐廳等店舖生存下去,工廠的煙囪極高,高到有點誇張。原來當年製造子彈時,據說當溶化的金屬液體從高處倒下來,當流落到下面時,時間剛剛好冷卻成型,高度恰到好處。
為了將煙囪圍起來不受雨淋日曬,廣場的建築極高,透明玻璃將高聳的煙囪包圍住了。如此古跡保護方式,真的叫人羨慕啊!
楊宗典移居澳洲墨爾本已經數十年,他本是霹靂太平人,於華聯國民型中學初中二肄業,跟隨兄長的腳步飛往英國醫院工作,最後獲得上司的輔助,前往大學接受護士課程,並獲得升高職,大約二十多年前,他又從英國移民到澳洲。
他在墨爾本的獨立式住家舒適寬闊,他指出澳洲的建築以磚或洋灰砌外牆,裡面內層主樑柱採用鐵外,其他均是木柱木板釘制而成,成了外磚內木結構,一間房屋的興建,打好地基後就以磚砌外牆,內部以木柱木板建構,木板牆實為石膏板或海綿板,有隔音及防潮功效,地板也是一樣。天花板上有放置海綿板或保麗龍,所以即使是大片鐵皮瓦,也被隔音隔熱,雨天噪音極小。
以前內外均是磚灰牆,中間的隙縫因為潮濕而生黴菌,對氣管病患影響極大,而且也是蟲鼠築窩之處。政府便建議改為外磚內板,不僅防霉也具有防震功能。其實,雙層牆壁建築具有冬暖夏涼之效,是舒適的居住環境。我國早期建築亦是雙層磚塊的,因此室內溫度比現在的單磚來得低。英國等國家也是雙層磚塊,不留中間隙縫,也就少了黴菌問題。
宗典指出,其住家屋頂上裝了7片太陽能板,共有1505kw。太陽能板收集的電能除了供自家使用外,多餘的就賣給電力公司。每1kw政府付他60分錢,電力公司付6分,他獲得66分的收入。他的家從2010年12月開始迄今,不曾付過1分錢的電費,每天太陽能板所製造的電能自家都用不完,到了今天電力公司還欠他近200澳元。不過後來政府的津貼愈來愈少,後期安裝太陽能板的住家,電力公司不再付費,僅有政府每1kw付8分錢。因此新戶裝太陽能板的收入可能少了,不過拉長補短,總好過付出巨大的電費划算。
電力公司全採用電腦化,不派人上門查電表開單據,用戶隨時可以上網查看自己製造或使用了多少電能。澳洲的數家電力公司全私營化,用戶不高興,隨時可以換公司服務,真的太好了!一家獨攬,人民就很委屈,看其面色過日子。
我國處於赤道熱帶,陽光較其他國家來得多,倘若家家戶戶安裝太陽能板,那麼就為國家省下許多資源,也非常環保,可惜電力公司大力推銷,但反應不熱。
澳洲的居住環境非常好,住家寬闊,冬天有熱氣或壁爐取暖,炎熱的夏天屋頂上安裝空氣冷卻器利於降熱。採用自來水洗車澆花會被罰款,所以一些住家安裝了大水箱,收集雨水來洗車洗地澆花。

星洲日報·文化空间·田野行脚。文:李永球(2015.09.06)

洪門會的致公堂

致公堂乃廣東式傳統建築。(圖:李永球)

致公堂的對聯,以“義興”冠頭。(圖:李永球)

正殿供奉關帝聖君。(圖:李永球)

前殿奉祀至聖先師孔子。(圖:李永球)


澳洲維多利亞州在百餘年前發現了金礦,1850左右,廣東省華人尤其是四邑人(台山、新會、開平、恩平)蜂擁而至淘金。他們有留下什麼傳統神廟古跡嗎?在澳洲朋友楊宗典的帶領下,我們尋找一座供奉關公的致公堂。
本迪戈(Bendigo,又譯班迪高等,通稱大金山)是著名的產金區,面對白人的壓迫欺負,南來的華人便組織義興公司,建立致公堂,供奉關公。致公堂也叫“大金山廟",英文為“The JossHouse",乃洪門會義興公司創辦,內裡供奉關帝聖君。它創於1856年,1860年左右才建立目前的建築,兩邊的偏殿大約在20年後興建。整個建築屬於廣東傳統風格,類似的建築在澳洲頗少。
一眼望去,外觀就是典型的廣東式建築,屋簷下有壁畫,“致公堂"3個大字招牌在正中,下有一對門聯“義炳乾坤宏開景象,興來豪傑大振良圖"以“義興"冠頭,顯見致公堂屬於洪門義興會的組織。兩旁的偏殿上端各有文字,左是“義祠",右為“孝弟"。
從西側買票進入,西殿原為廟祝的居室,現在是歷史展覽廳及藝術紀念品售賣處。再漫步進入供奉關帝的正殿,佈置一般。其前有個小天井(已經封住),走過天井,從側門步入前殿,正中奉祀孔子,左側奉著土地公,右側為桃花仙姊,此神龕裡不供偶像,只是一束桃花。再往東殿參觀,那裡安奉著華裔先賢神主牌位,其前端左右神案分別供奉著觀音和佛祖。
後來的發展是金的產量少了,華人逐漸離開本迪戈,因此致公堂逐漸低落。1937年澳洲聯邦政府將它列為“不得繼續居住"的建築,1942年收購了廟所在的土地,成為軍火工廠和機場的一部份。到了1949年,不斷遭受破壞的致公堂已經殘破不堪,並被改作內務部的倉庫。最後到了1965年,方由維多利亞國家歷史文化保護協會(維史會)取得管理權。維史會致力於致公堂恢復原狀,但仔細觀察,發現還是有一些不妥之處,我質疑觀音與佛祖是後來才加上去的。
不過維史會也坦誠指出,在1968至1972年間整修時,獲得一些人的捐贈補充,方完善地恢復原貌,1970年間加築廟前魚塘和小路等等,包括一對石獅,也是由人捐獻的。致公堂的幾位管理員均是洋人,其中一位說,他們將外牆塗上紅色,後來發現牆壁因為現代漆料而無法呼吸,導致生黴菌,因此有意將漆色去除,重新恢復原來的樣子。我發現內部牆面只見到磚塊,灰牆已敲掉了。其原貌是否如此則不得而知了。
致公堂的歷史展覽板有中英文講述,中文相信是從英文翻譯過來的,有一些錯誤處。如從堂裡文物發現廟名是“大金山廟",展覽板卻是“大金山寺"等。致公堂屬於洪門組織,因而崇拜講義氣的關帝,也尊崇儒家及祖先。展覽板說這裡具有道教、儒教和佛教內容。不過我感覺到以儒家為主,佛道二教色彩不濃厚。堂裡文物極少,僅有一個宣統元年(1909)的豎匾,那是皇帝旨賞“戴花翎"給一位叫雷理卿的人。
可能為了收費關係,致公堂及東殿大門一直關閉著,出入均從西殿旁門。個人對此覺得不是正確做法,華人傳統最忌諱關門封閉,整個大殿陰陰暗暗,顯得不通風采光。應該是大門敞開歡迎四方客,如此神明香客出入方便也充滿正氣啊!
墨爾本目前有正式註冊的“中國洪門民治黨駐墨爾本總支部",洪門在澳洲是否宛如我國一樣有秘密入會(出世)儀式?目前尚不清楚,不過相信秘密的入會儀式在澳洲應該是失傳了吧。
一座傳統華人神廟,卻由洋人來管理看顧。
然而,洋人對中華民俗文化的瞭解足夠嗎?本系列裡,我將會提出致公堂一個極大的錯誤!

星洲日報`文化空间·田野行脚。/文、圖:李永球(2015.08.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