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債弟仔”借錢

太平馬結律的債弟仔傳統店舖。(圖:李永球)

債弟仔店的大門與裝饰。(圖:李永球)


債弟仔,是我國印度裔的放債商人。通稱“債弟"(ceti),不過北馬華人,尤其福建人則俗稱為“債弟仔"。他們屬於富有階級,以前的社會,跟債弟仔借錢乃普遍的事。債弟商人盤腿坐在店裡,身穿印度民族服裝,前端有個矮幾,借貸合約就在這裡簽署。
太平的甲君(71歲),受訪談起昔年跟債弟仔借錢的經過。1958年左右,當時年輕的他與母親和兄長在菜市裡做小販賣麵食。70年代初期,方獨立經營個人麵攤,直到1980年結束生意。昔年一碗麵的價格是3角錢,大碗5角錢。也有兩角錢一碗的,那是學生以及一些窮人家的特惠消費價格。
甲君非常好賭,小販生意晚上一結束,就到“東發"(此商店已經不存在,建築物也拆除消失了,即在加冕遊藝場旁邊)的後部賭“12支"(一種賭博遊戲,即以12枝黑紅兩色的帥仕相車馬炮為賭器,每次開出一支,押中者一賠十)。有時候賭到天亮,回家睡不到幾個小時,又趕出來開攤賣面。那時候江沙每年會有一次賭博活動,他也是常客,每天赴場去賭。
他承認自己是“珓豬"(賭豬),閩潮語的珓豬,即指爛賭的人,而且是不輸不走,贏了也不走,一直想不停地賭的賭鬼。所以,他一坐下賭桌,就馬上下賭,一直賭到輸光為止。錢輸了,生意還得做下去,可是本錢已經輸去了,只好向債弟仔借錢。借100元,還120元,債期30天,每天還4元。債弟仔每天都會到攤口來收錢,雙方各持一本小簿子,收了錢債弟仔就在簿子上記錄。有時候沒錢還,就跟債弟仔打個眼色,他很識趣地靜靜離開,明天再來。
甲君指出,跟債弟仔借錢好處多,沒錢還可以拖延多日,不會增收利息。他們也不會在攤口大吵大鬧,更不會潑漆喊打喊殺,有時候反而被欠債人大聲責罵驅趕。除非是大筆錢的,他們才會採取法律行動,告到法庭上查封對方的產業。
小錢如果賴賬不還,通常是坐在欠債人的攤口或門口等還錢,坐久了還是收不到,就不再來。
曾經有一個炒粿條小販欠錢不還,債弟仔每天到攤口吃炒粿條抵賬,該小販當然得炒給他吃,不過故意在接近炒好時加入清水,這樣粿條就涼了一半,使之吃了“漏屎"(瀉肚子)。吃了幾次這樣亂炒的粿條,債弟仔就不再來。因此一些“臭腳"(賴賬不還者)被列入黑名單,不再借錢給他們。還有一些經常拖延債期的,比如一個月債期拖到兩個月還清,這也被列入黑名單。但是這些人就跟他們鬥智,通常還剩數十元時又再借。比如剩下30元,再借100,扣除舊賬的30元,只得70元,又繼續每天還債。
甲君曾經跟一位“孟加裡"(旁遮普族)借錢,借100元只拿取90元,還得開一瓶啤酒請他喝,同樣還120元,債期30天,每天還4元,太不劃算了。
由於甲君好賭,導致他潦倒,70年代初期,太平的排屋一間才七八千元,他當時好賭而沒想到買屋子,至今後悔不已。當年的生意很好,幾角錢一碗麵,一天裡收入有六七十元,大假日裡則有百餘元,這在當年是個不錯的收入,可惜全輸在賭博裡去了。
近30歲時,有人介紹一位女人給他認識,希望他成家後認真工作。誰料婚後他依然嗜賭如命,經常賭到袋子空空。有一次他輸光後,見到妻子流著眼淚,這時候他終於覺醒,覺得再這麼爛賭下去,妻子肯定會離他而去。於是向她保證不再賭,他說到做到,真的不再爛賭。只不過偶爾會買些小錢的萬字票。如今退休的他生活幸福。

星洲日報/文化空间·田野行脚。‧文、圖:李永球。(2015.10.24)

傻逼和傻嗨

傻逼”近年從中國傳入我國,並蓬勃盛行,人們相互模仿,逐漸把“傻逼”掛在口頭或手機臉書上。使用者通常都不懂它的意思,以為只是一句罵人的話,並不知道它乃髒話。逼原字為“屄”(bi),即女性生殖器官。罵人傻逼,即指他智力缺陷,簡直是個大大的傻瓜。不過它的詞義逐漸演變,如今它已是對事物不滿的一種辱罵,只要欲責罵一個人,一句傻逼就十分傳神。在中國它被稱為“京罵”,蓋起源於北京的罵人粗話。傻逼屬於髒話,大家慎用,尤其在大庭廣眾裡開口閉口傻逼,就顯得無禮,令人反感。
除了傻逼,還有牛逼,也屬於粗話,意思為強、厲害等。也含有過份、自大、自傲等義。福建話有句粗話“牛懶”,詞義類似牛逼,卻不同含義。懶是雄性性器官,牛懶則指如牛一般的脾氣,頑固不化。
無獨有偶,廣府話裡也有一句類似傻逼的髒話——傻嗨。意思如同傻逼,含有羞辱對方傻到極點之意。同樣的,它也延伸成為一種對事物不滿的辱罵。廣府話的“嗨”,也是指女性生殖器官。傻嗨在我國非常普遍,使用率極高,普羅大眾經常使用,包括友族同胞亦有使用之。曾經見過一些年輕人,包括女孩子左一句傻嗨,右一句傻嗨,根本不當它是髒話般地講來說去。當我告訴他們傻嗨是髒話時,他們方恍然大悟,才知道本身一直在罵著髒話。
北馬一些年輕人臉書的名字有人採用“傻嗨X”,即在傻嗨之後加上自己的名字,真的莫名其妙,怎麼使用髒話來羞辱自己呢?或許他們不知道傻嗨的意思吧!
華語的傻逼和粵語的傻嗨,均以女性生殖器官來罵人。福建話也有罵人傻瓜的髒話,不過卻不是採用女性生殖器官,而是男性的生殖器官,即“曉懶”。曉相當於精液,懶則是陽具,以它罵人,即指那個人又笨又傻。福建話的髒話“曉”,本意即指笨蛋。
廣府話裡,男性的陽具詞彙有多個:六七,鳩(音近粵語的九)。六七也可分開來用,六、七均可指陽具。民間粗話“笨七”,使用於罵人笨蛋,本意就是笨蛋的陽具。這句粗話在北馬曾經盛行,曾有位福建籍的校長退休當導遊,他說,有一次帶領一團香港遊客,無意間講出“笨七”,結果一位遊客私下告訴他這是髒話,他才驚覺不妙,對於自己的言談感到羞愧極了。
鳩也是指男性陽具,使用率頗高,很多廣府人,包括男女老少都把它掛在嘴裡。通常聽到的有:理鳩佢(管他那麼多)、做鳩死佢(做到給他半死)、頭先老細插鳩你啊?(剛才老闆臭罵你嗎?)、撞鳩火(極度生氣)、贛鳩死(笨死了)、佢丟鳩你(他辱罵你;丟即髒話“屌”)、好鳩爽(非常爽)、阻鳩住(阻礙著)、返鳩去咗咯(返回去了)、麻鳩煩(非常麻煩)等等。“鳩”已經極為普遍,大家應該在日常生活裡頭經常講出或聽過吧?雖然這些日常用語加上“鳩”後,顯得特別傳神,可是卻顯得粗俗無禮。
廣府話有句“頂你的肺”,頻頻出現在香港影片裡頭。它也是一句髒話,原話為“丟你的化嗨”,義為屌你的屄。
今天在拙文裡談及許多髒話,真的見笑極了,希望大家別介意,更希望大家認清粗話,儘量少在公眾場所講之,以避免發生誤會或衝突。
辱罵人傻瓜笨蛋,華語採用女性生殖器官的“傻逼”,福建話使用男性生殖器官的“曉懶”,廣府話卻兩者兼備——“傻嗨”和“笨七”。真的妙不可言啊!

星洲日報‧文化空间,田野行脚。文:李永球。(2015.10.190

馬六甲的峇峇普度

馬六甲的傳統必粿餞。(圖:李永球)

雞牲的翅膀是向前拗出。(圖:李永球)

每一道菜碗均以青蔥切段點綴。(圖:李永球)

青雲亭和尚正在給大士爺等神像點眼開光。(圖:李永球)

馬六甲老街住家紛紛祭拜“好兄弟公”。(圖:李永球)


農曆七月的最後一天,特地趕赴馬六甲青雲亭觀察流傳數百年之久的峇峇普度。這是一場傳統的普度法會,令人大開眼界。
普度法會就在青雲亭對面的一座古老涼亭裡舉行,上端有“盂蘭勝會”紙藝,前端有傳統燈籠一對,文字為“甲國;青雲亭”。昔年馬六甲是一個國家,後來英國政府將各個馬來土邦聯合起來成為馬來亞,所以這個國名已經不存在多年,可是此燈籠依然延續著舊名稱,誠然夠古老。
尾端處供奉著紙糊的大士爺、黑白無常、鬼卒,還有金銀山等紙糊祭品。大士爺的服裝造型屬於武裝,背部沒有三角旗幟。
桌子上的祭品有甘蔗(切段)、香蕉、黃梨等水果。糕粿類計有面必粿、烏龜粿、梔仔粿、粿哥芝(馬來粿)、閏吧於浪(馬來粿)、米糕、碗糕粿、包、四色粿等等。面必粿又叫必粿,即北馬福建人的摩訶粿,面必粿有做成“餞”,所謂餞,或稱為“塔”,即以面必粿穿過繩子,綁在一個尖形器物上宛如一座尖塔。烏龜粿就是北馬福建人的芋草龜。梔仔粿又叫枝仔粿、筧仔粿,乃福建人專用於祭祀祖先及陰間孤魂,吃時沾黑糖漿或鹵豬腳汁。四色粿也叫“手指”,其實是一種普度施食時用來“變食”的糕粿,北馬通稱為“薦頭”。這種粿僅用在施食,是罕見的糕粿品種,在北馬很多糕粿販都不會做了,甚至不懂得是甚麼東西。馬六甲的四色粿與北馬的薦頭造型有很大的差別,這是我首次見到這種造型的四色粿,極有特色。北馬道教施食不用薦頭,而是“孤魂母及孤魂子”。
牲禮方面為五牲,即豬肉、雞、鴨、魷魚和面。不過一部份雞鴨的翅膀拗法與北馬略不同,是往前拗出。問了老前輩,有說是祭拜陰魂之固有拗法;又有說鴨翅膀是拗出,雞的翅膀則拗向內成三角形,因為鴨拗出是為了游泳。其他祭品尚有數十道的菜碗、飯、酒、茶、大餅等等。菜碗為雞、鴨、豬肉、蝦、蔬菜、海鮮、肉卷等煮成的菜餚,每一碗上面以青蔥葉切段點綴,加上染紅色的冬粉絲,格外顯眼。其實幾乎每一樣的祭品均有紅紙條點綴,此為當地普度的特色。此外尚有12碗素食的素菜。
祭品裡有傳統的香煙,即以煙紙包裹煙絲成一枝枝,目前少見有人抽這種香煙了。桌子底下鋪上草蓆,擺著撲克牌和傳統四色牌。這些均是供“好兄弟們”享受的祭品。神案上的蠟蜡則有紅白兩色。
傍晚時分,普度法會開始,由數位僧人及一位嗩吶師,在鼓樂齊奏下,僧侶開始誦經灑淨,並給大士爺等神像器物點眼開光,最後上中案坐台拗手印施食。整個過程十分嚴肅。到了晚上結束時,則焚化一切紙錢紙屋及神像。
傍晚時分,行走在馬六甲老街上,幾乎是家家戶戶包括商店紛紛在門口處祭拜“好兄弟”,祭品僅是簡單的面必粿,餅乾和糖料等等,多數只是焚香燒燭膜拜,並焚燒紙錢,一年一度的七月普度就這樣結束了。
馬六甲的峇峇普度,有著福建漳州民俗的遺存,一些猶然保存著傳統特色,尤其面必粿、必粿餞、烏龜粿、四色粿、梔仔粿、往前拗的雞鴨等等。尚有兩種屬於馬來同胞的糕粿,這些均凸顯了峇峇普度的特色。
更正:上星期拙文第二段“……左邊是踏球的雌獅,右邊是撫崽的雄獅……”為錯誤。實為“左邊是撫崽的雌獅,右邊是踏球的雄獅”。

星洲日報·文化空间·田野行脚。/文、圖:李永球(‧2015.10.12)

擺錯石獅‧疏芬山

擺錯石獅‧疏芬山。(圖:李永球)

四邑廟也是石獅錯置為“男右女左”。(圖:李永球)

疏芬山旅遊區的舊建築群。(圖:李永球)

遊客們在疏芬山的河流淘洗金沙。(圖:李永球)


本篇為澳洲系列文章的最後一篇,之前在“洪門會的致公堂”一文中提到本迪戈致公堂有個極大的錯誤之處。當今就來談談這個謬誤吧。
致公堂前有對橫擺的小型石獅,獅頭相對,尾巴往外。我發現到左邊是撫崽的雌獅,右邊是踏球的雄獅。按照中華傳統,男左女右,這已經是錯誤的擺放了。所謂男左女右,是指從廟內往外看去,雄獅一定擺在左邊,雌獅在右邊。由此顯見致公堂的石獅倒反來擺,乃極大的錯誤。
問了廟內紅毛人管理員,他說對啊,雄獅在左,雌獅在右,沒錯啊!我滴媽呀,他所理解的男左女右,是從廟外往內看去的男左女右,那是不正確的。不過他指出,此對石獅是在上世紀70年代才擺放的,他也不是很清楚中華民俗文化的擺法。
無獨有偶,我在墨爾本四邑廟也發現石獅錯擺現象。同樣是橫擺的兩頭石獅,獅頭相對,尾巴向外,左邊雌獅撫崽,右邊雄獅踏球。左邊雌獅底座鐫刻文字“光緒十年仲冬谷旦立”,右邊石獅底座為一班捐送石獅的沐恩弟子名字,底座的擺置則對。
墨爾本四邑會館出版了《四邑特刊1854-2004》裡面收錄李子殷文章〈漫談關帝廟〉,談及石獅說:“左邊的雄獅,右腳下踩一繡球,象徵混元一體和無上的神權;右邊的雌獅,左腳踩一小獅,俗稱`太師少獅’,表示道教昌盛。可是廟前第一對石獅並非如此安排,難道是石匠一時疏忽,把下款的名字錯刻在雄獅子的石墩上面,以致非這樣擺不可?”該廟擺錯石獅問題,早就被察覺,被作者含蓄地指出。
其實底座沒錯,是石獅擺錯。為了一探石獅擺錯的原因,於是托友人楊宗典兄去問廟祝,他很婉轉地問,廟祝馬上點頭稱讚說,你很厲害啊,這個錯誤已經很久,不過少人發現。
根據廟祝的說法,廟方雖然知道石獅擺錯,基於此對石獅體態龐大沉重,倘若欲將之調換擺回正確位置,是個大工程,因此多年來一直擱著沒處理。她也不明白當年為何會擺錯的。
事情到了這裡,大家應該已經明白,這個錯誤已經存在多年。而致公堂應該是跟隨四邑廟的擺法,因而跟著錯誤了。
問題其實很簡單,只要將石獅直擺,面對面相覷,左邊就是雄獅,右邊就是雌獅了。設使欲橫擺,只要獅尾相對就行了。中華文化講求男左女右,石獅擺錯了,應該擺回正確的位置,這好比貼錯門神一樣,只會貽笑大方。
澳洲巴拉瑞特(Ballarat)有座疏芬山(Sovereign Hill),已經開發成為一個旅遊區,每天遊客眾多。門票頗貴,一個人50澳幣(150令吉)。區內建築完全是古建築,所有工作人員皆做古裝打扮。覺得應該是後期重建的,主要是恢復古代淘金的情景及淘金者的生活狀況。
每天定時有許多表演,如手工打鐵,手工熔金條,還有售賣糖果、蜡燭、食品、金器、銅器等等。當然進入地下淘金礦參觀是很有特色的,一條流淌經過區內的小溪,滿佈遊客在此淘金,現場提供了木船、鐵盤等物,供大家淘洗金沙,幸運的話,可能會獲得幾粒金沙,當局將提供一個放大鏡效果的瓶子裝起,讓遊客拿回去作紀念。
區內設有當年華人勞工南來淘金的生活情況,如各種傳統華人商店,簡陋的住宿帳篷,有些還供奉了祖先神主牌。還有一座關帝廟,十分新穎,應該屬於後來新建的。建築為廣東合院式,裡面一些文物如牌匾卻可能是真實的物件。裡面大殿處設有四面視頻,放映昔年華人勞工受到不平等的待遇,受到白澳政策的欺壓等等。說它是神廟,不如說是展覽館或博物館比較貼切吧。

星洲日報/文化空间。田野行脚。文、圖:李永球。(2015.1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