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送鐘”給人嗎?

數十年前,送鐘祝賀人家新店開張是很普遍的事。(攝於馬六甲。圖:李永球)

贈送時鐘祝賀,鐘面寫有上下款。(攝於泰國南部。圖:李永球)

以山水牌祝賀人家新店開張——陶朱致富。(圖:李永球)

山水牌祝賀新屋落成——華堂美構。(圖:李永球)

山水風景畫的山水牌。(圖:李永球)


親友有新房屋落成或新店開張之慶,一般上人們都會購買禮物敬賀。當今所見新房晉居的賀禮,多數是親友獨自或聯合贈送電器如電風扇、冷氣機、電飯鍋、電冰箱,或椅子等其他傢俱用品,也有贈送紅包的。至於新店開張,通常所見是登報祝賀,亦有贈送牌匾或電器等用品。
那麼,早期社會是贈送甚麼禮品的呢?那時候多數採用的有賀幛、賀匾、賀軸、山水牌等等。賀幛是以綢緞布料製成,上款寫上東主或屋主姓名,中款4個大字如“客似雲來”、“滿堂金輝”等字,下款是贈送者的姓名。賀幛通常懸掛了一段時間就取下來,布料可以拿來裁剪成衣服等用途。賀匾多為木製,懸掛在大廳可耐數十年甚至百年不壞。賀軸則是山水畫或書法字的掛軸,不掛了可以收藏起來。
至於山水牌,簡稱山水,是採用玻璃鏡框製作的山水花卉動物風景圖,或是圖畫加上四字賀詞組成,鏡框外寫上主人及贈者姓名。山水牌分數種,一種是簡單的山水風景畫,另一種是鏡子配上精美的工筆畫及文字,充滿民間藝術美。山水牌曾經盛行一段頗久的時間,可惜已經被淘汰,如今難得一見了。
其他的禮品尚有大鏡子、時鐘等等。時鐘在現代已經屬於送禮的禁品!因為送鐘諧音送終,因此被列入禁忌之物。可是贈送時鐘本來就是我們的傳統習俗,在數十年前,贈送時鐘祝賀是非常普遍的現象。
為何人們喜歡贈送時鐘呢?其實時鐘就是時間,時間等於金錢。含有督促人們珍惜光陰,努力拼搏,爭取時間,完成願望。
所以送鐘是好綵頭的禮品,與送終毫無瓜葛。近年民間受到一些“大師”的影響,連掛時鐘也成為禁忌,所以一些人家大廳或新店舖裡頭,往往看不到牆上有時鐘。
諧音迷信的“送終”卻把“送鐘”給判了死刑,實在無聊。
諧音迷信近年有點氾濫,比如餐館的餐牌本來是4個字如“佛缽飄香”,紛紛被改為“佛缽飄玉香”等,因為忌諱諧音“死”的“四”個字。華人中以廣府籍貫最注重諧音習俗,所以很多事物均被改名稱,諸如通書諧音通輸,改為通勝;豬肝的肝諧音干,有干癟癟的不好諧音,故改為豬潤等不勝枚舉。倘若每樣都牽扯到諧音迷信去,那麼很多東西或名稱都將會成為避忌。
另外,柔佛州一位女讀者來電說,其家裡大廳掛著一幅九鯉圖,6隻頭部游向外,3隻向內,有人跟她說,這幅圖不吉利,象徵出多入少,所以賺到的錢往往不夠開銷出,的確她也面對錢不夠用的窘境。我告訴她錢不夠用或夠用,與九鯉圖沒關係。我家裡沒有掛九鯉圖,也一樣錢不夠用地寅吃卯糧。如今萬物起價,令吉一直貶值,幾乎多數家庭均面對錢不夠用啊,這與九鯉圖何關呢?其實很簡單,倘若相信九鯉圖能夠帶來影響,那就將九鯉圖從左邊牆壁掛到右邊(或右到左)去,方向轉變,馬上就變成了3隻向外,6隻向內了,形成出少入多的好綵頭了。
她又問,家裡神案後面是書櫥,有人說這個佈局不祥,因為書諧音輸,會輸到很窮,要她將書櫥搬走。我說不需要搬走,書諧音輸,也諧音疏,含有疏通的意思。神案後面有書,可以為你疏通一切管道與阻礙,讓你順順利利,興興旺旺。
不要相信諧音會給你帶來厄運,也不要相信諧音會給你好運。一切靠自己,把家裡環境整理清潔舒適,勤力打拼,管理好出入開銷,閣下就會逐漸好運年年有餘了

星洲日報/副刊‧文:李永球‧2016.01.24

三牲與五牲

五牲“獻生”的豬牲。(圖:李永球)

“獻生”的羊牲。(圖:李永球)

三牲的以“鴨蛋”代一牲。(圖:李永球)

五牲的以“麵乾”代替一牲。(圖:李永球)

五牲的豬鴨雞蟹蝦。(圖:李永球)


有一年,我將正月初九天公誕祭祀的照片放上網,桌上擺著一副牲禮(三牲),即一塊豬肉、一隻雞和一隻鴨。有朋友問三牲不是豬、雞和魚嗎?
祭祀神明和祖先,一般上會有“三牲”這個祭品。所謂三牲,《現代漢語詞典》指是牛、羊、豬。《普通話閩南方言詞典》的“三牲”則分大三牲與小三牲,前者指牛、羊、豬;後者為雞、鴨、魚。
三牲與古代帝王諸侯祭祀時的“太牢”(大牢)與“少牢”息息相關,太牢即是牛、羊、豕(豬),少牢僅有二牲,即豕和羊。
民俗是會演變的,我國民間裡的“三牲”,再演變出三牲及五牲,無論是三或五牲,通稱為“牲禮”。通常所見的三牲為豬、雞、魚;五牲則為豬、鴨、雞、魚、蟹。這當然不是絕對的,三牲也可以是豬、雞、鴨或其他牲物等等,一般所見的三牲,人們喜愛分別採用一種山珍(陸地的牲畜如豬、羊等)、一種海味(水裡的魚、魷魚、螃蟹等)和一種飛禽(雞、鴨、鵝等)。由於鴨屬於雙棲動物,可以當做飛禽,也可以當做海味。
至於五牲,可以從豬、羊、鵝、鴨、雞、魚、蟹、蝦等選取5樣。在民俗裡,有時候在找或買不到牲畜的情況下,是可以一些物品代替的,最常見的是以雞蛋或鴨蛋代一牲,也可以用熟面(黃面)或面干(現在的快熟面)代一牲,因為面是用來祝壽的,屬於“大禮”的祭品,可以代替牲禮。
以上均是民間人家的小三牲及小五牲,民間牲禮的牲畜極少採用羊,通常是豬,而且不是整頭,而是買一塊肉水煮或是一塊燒肉即可。至於廟宇、鄉會或宗祠的大型祭祀禮,則採用大五牲,豬羊是整頭的。大與小的不同點在於數量,小牲禮採用的豬羊肉僅是一塊,大牲禮則為整頭的豬或羊,雞鴨等也是一大堆數十隻。大五牲的整頭豬與羊,必須先“獻生”(宰殺後未煮的生豬羊),連同牲血及內臟一起祭拜,再切割其頭及尾部拿去水煮熟拿來祭祀,方合祭禮。
我國華人民間的牲禮,罕見到牛,為甚麼呢?主要是道教及福建民俗文化所影響,道教認為老子騎青牛出關,有說祂的坐騎是“板角青牛”,乃古代的瑞獸,樣子很像水牛,所以忌食牛肉。而福建民俗認為拜觀音不可食牛肉,所以戒之,尤其後者,是我國華人民俗裡戒食牛肉之根源。可是即使在今日的中國,以太牢之禮即牛羊豬,來祭祀祖先神明如老子等比比皆是,我國的不用牛牲則顯得特別。
閩潮籍貫在大節日家裡祭祀時,採用多副三牲,一般是天公一副、大廳眾神一副、司命灶君一副,然後這些三牲加上煮好的菜餚飯糕等,全部一起拿來祭祀祖先。
而客粵則十分簡單,太平黃則成君指出,客粵人只準備一副三牲(豬肉、雞、鴨或其他等)加上一棵生菜,先祭拜天神,拜好了以刀子割一劃或換一棵新的生菜,表示天神已經享用,再取去祭拜眾神,同樣的割一劃或換新生菜,接著是祭祀灶君、地主公,最後是拿來祭拜祖先,真的方便簡單極了。
閩潮人不允許祭祀了神明的祭品,再拿去祭拜其他神明。客粵人則不同,只以一副三牲祭祀完所有神明。閩潮客粵如此迥異風俗,真的耐人尋味。有人說閩潮人經濟能力好,所以準備多副牲禮,其實這是地方風俗問題,還得深入去探討一番!

星洲日報/副刊‧文:李永球‧2016.01.17

古早时的过年及上学

李瑞荣先生。


霹雳太平的李瑞荣老先生(86虚岁)接受专访,谈谈他小时候在太平过年及上学的往事,这些陈年旧事,是我们现代人所不熟悉的生活历史,十分珍贵。
李瑞荣生于1928年,在太平古打律长大,他说,小时候过年,其母亲带了他给几户亲友们拜年,亲友们会赠送他红包,里面包有两毛钱,每年都会获得一块多钱,母亲将红包钱收去,只给他几分钱,他就极为高兴了,那是一分钱可以买到东西吃的年代。年初九天公诞,祭拜时间不是现在的子时(晚上十一点到一点)开始,早期是在大约寅时(半夜三点到五点)就开始陆续祭拜,有些人从三点多就祭拜,有些人四点多、甚至五点或六点不等。由于贪睡不想早起,每当被母亲吵醒拜天公时,他都哭泣,母亲说拜天公不可哭,然后为他洗净,换上一套新衣服。
为何早期天公诞祭祀时间在半夜至凌晨?我认为原因是以前的人早睡早起,通常半夜三点就醒来准备早餐,凌晨五点多整个市场就热闹滚滚,所以子时正是人们熟睡的时候,而祭拜天公就等睡醒才进行了。
日剧时代的某一年,他家在祭拜天公时,凌晨时分有一队日军清晨操练跑步经过,那时候还小的他看到日军远远跑来,就惊慌地向母亲大叫:日本仔来了!母亲老神在在说不怕,没事的。果然没事,日军经过时看到他们在祭祀还以日语谈论着这些祭祀风俗。
大约六七岁时,太平福音堂的李校长(福建人)以福建话向其父亲建议说:“令公子可以报名读书了”。李瑞荣在父亲安排下报读福音堂,读的课程有中文、英文、地理、算术、历史、歌咏、图画等等,课本以一个咸饼铁盒装,再以一块白布包裹,遇到雨天,这个铁盒书包还可以拿来“遮雨”。每个月学费75分,穷者可申请免费,上课时间为全天制,从早上七点到十二点,午休一小时步行回家吃饭,再从下午一点到五点,上午三节课,下午三节课。福音堂学生不到一百名,共分四班,学校经费不足,先生娘(福建话:师母)在校内售卖一些零食及冰淇淋等,校内没有食堂,但有免费“茶心茶”(福建话:中国茶)提供,泡了一大壶,有七八个杯子供大家饮用。
李瑞荣说,除了福音堂,他曾经在华联第四小学读书,校址在今天福建会馆隔壁的华联幼稚园,也曾在另一间华联分校(忘了是第几分校)念书,校址在今文华酒店后的商业区一带,那是一间富豪的洋楼(已拆除),被改为学校。在第四小学时,学生较多有百余名,每当十点“放吃”(福建话:休息)时,校外有小贩售卖食物,一摊是福建人亚佬卖“煎风”咖哩面,一摊是广府人(此人曾经在古打律广祥凉粉店售卖冰水)卖红豆冰,咖哩面和红豆冰都是一碗一分钱,母亲只给他一分钱上学,两者只能选一,吃了红豆冰就没钱吃咖哩面,吃了咖哩面就没钱吃红豆冰,他每次都吃味美好料兼饱腹的咖哩面。同班中有位黄同学家境富裕,每天都有五分钱上学花,吃不完经常都请他吃。由于一些学生吃了面还没付钱,当校钟一响就急匆匆跑回课室,亚佬认不得他们无法讨钱,血本全亏欲哭无泪,后来亚佬规定面到收钱,先给钱才能够吃,这样就解决了学生落跑问题。
“煎风”咖哩面,据说是太平福建人亚佬所创出来的一种另类咖哩面,以虾米长时间熬出高汤,吃时会加上一种叫做“煎风”(福建音)的植物叶子,风味特别香。我曾经在八十年代底吃过亚佬的儿子做的煎风咖哩面,味道香美迄今难忘。如今太平尚有一摊在售卖,但已经失去了那种传统古早味!

星洲日报·文化空间·田野行脚。圖文:李永球。(2013.03.10)

遺體尊嚴‧守喪洗澡

北馬一位從事殯儀工作的讀者來電,說她經常面對一些信仰佛教的客戶,當在為其已故長輩遺體進行小殮時,必須等到8個小時後才可以進行。因為他們相信佛教說的人一旦死亡,遺體在8個小時內不可觸碰,不然遺體的靈魂會感到很痛苦。於是一切就得等待到8個小時後才可進行,但8小時後遺體多數會僵硬。她說這時候給遺體換衣服(壽衣)就面對麻煩了,有時候得出力拗動四肢。她覺得這樣做反而顯得對遺體不尊重,但又感到無可奈何。
有一次,朋友的長輩在安老院逝世,我過去看望,只見老人家的遺體躺在床上,頭歪一邊,嘴巴張開。其晚輩們也相信佛教說的8小時內不可觸碰遺體,所以不敢矯正。
其實8個小時不可觸碰遺體之說,在佛教界也分兩派,一派支持死後可以馬上觸碰移動遺體,以取出器官來捐給需要的人士。不過從現實社會看來,不可觸碰遺體派幾乎佔了上風。人們紛紛接受不可觸碰之說,並捧為圭臬。
人死後8小時不可觸碰遺體之說,在近數十年來才興起,此說未見佛經記載,可見乃後人之論點。我認同可以觸碰遺體的說法,因為人死後整個神經系統完全停止作用,哪來的痛!
遺體需要尊嚴,需要尊重。遺相不雅觀時得馬上處理好它,讓逝者死得有尊嚴。當遺體頭歪了,請扶正之,嘴巴張開了,請以布條系之。人一旦逝世,可馬上取下器官做捐獻,也必須馬上為遺體換好衣服,不然8個小時後僵硬了,大力拗扭遺體倒反顯得不尊重。
長輩逝世了,晚輩守喪數天以待出殯。出殯前守喪這一段日子可以洗澡嗎?古代的中國民間裡,是不允許洗澡的,原因是古人極少洗澡,洗澡屬於一種“享受",而喪事必須表現哀傷,停止一切享受及愉快高興的活動。我國的喪禮,早期曾經禁止孝眷洗澡。後來逐漸改變而允許。有些地方風俗則在遺體入殮(收入棺材)後才可以洗澡,入殮前洗澡,遺體則會冒出水珠而濕漉漉。這當然是無稽之談,遺體濕漉漉通常有其原因,與孝眷們洗澡毫無瓜葛。
近年來曾經遇到一些客粵籍喪禮,雖然不禁止洗澡,卻禁止孝眷們洗頭髮。當我前往喪家坐夜時,聞到他們頭髮上發出一股味道,多日沒洗頭了,肯定會有異味。
《禮記》有說,守喪期間頭上生瘡就要洗頭,身上有瘡就要洗澡。民俗是活的,會隨著環境時代而變,更強調照顧衛生,避免傷害到身體。而且中華儒家最重情理,喪禮習俗不一定要呆板遵守。我國地處熱帶地區,身體容易出汗,一天不洗澡全身臭酸骯髒,某些人一天不洗頭,整個頭髮又癢又生頭皮屑,因此守喪期間絕對可以洗澡,更加應該洗頭髮。
太平太上老君廟住持黃則成君指出,早期的客粵籍人辦喪事喪期短,只是一夜通宵打齋,翌日便出殯,孝眷們都沒孝服,就如同平時的穿著,孝眷們完全不允許坐椅子,無論是吃飯或任何事情,不是站或走或跪,就是坐在地上。
由此可見,以前客粵喪俗的喪期短,不洗澡不洗頭問題不大,容易做到。如今喪期與閩潮風俗看齊,守喪三五日,不洗澡實在不符合衛生。另外,早期部份客粵人的沒穿孝服,原因主要是來不及裁製,因為只有一天時間,翌日便出殯,所以來不及縫製孝服。
一位殯儀業朋友問,守喪期間以白紙封貼鏡子及玻璃窗等是什麼原因?
迷信之說是鏡子不封貼則會照到逝者靈魂,會因此導致靈魂不散,經常顯現在鏡子裡頭,真的嚇人。其實,真正的原故是守喪的孝眷們不可照鏡梳妝打扮,所以封貼鏡子。本來只是封貼鏡子,近年演變到連一切玻璃都封,包括電視機、門額的厭勝物(辟邪納祥物件)、堂號等等,實在莫名其妙!
封鏡是要孝眷們守喪時不做梳妝打扮,然而,隨著時代的演變,現在的孝眷雖然摘下金飾品兼不塗抹胭脂化妝,不過照鏡梳理一下頭髮已經被允許了。

星洲日報/文化空間·田野行脚。文:李永球。(2016.01.10)

“4”是吉祥的號碼

以3個“4”做商標,令人刮目相看。(圖:李永球)

諧音迷信,電梯樓層忌諱“4”。(圖:李永球)

以前菜牌是4字的,而今多出現5字菜牌。(圖:李永球)


華人社會忌諱4,蓋因“4”諧音“死”,被視為兇的數目字,近年愈演愈烈,幾乎很多地方逢“4”就禁忌,比如一些大廈樓層及電梯裡就沒有4樓,逢4就被改為“3A”,14則為13A等等。還有門牌有4號的也犯忌,在其旁寫上“事事如意”或“興旺”等吉祥文字來化忌。
馬來同胞的民俗裡則不然,他們對4這個號碼的喜愛,真的出乎意料。最近閱讀《杭‧杜阿傳奇》(Hikayat Hang Tuah。馬來亞佚名著,中國黃元煥譯。學林書局出版),就發現了這個有趣的現象。
書中第一回:“國王選出40名乳母和40名宮中侍女照料她(公主)”;“從貴族中挑選40名少年童子做王子的伴臣,從武將及宮外人士中挑選44名少年童子做宮中的男侍臣,又挑選40名美貌少女做宮中的女侍臣。”;“國王從名門望族中選出4人委以重任,治理國家……國王又從名門望族中選出4人,做軍隊統帥……接著國王又從名門望族中選出4人,出任大臣……國王下令宰相從名門望族中挑選40人當宮中侍臣,又從王侯公卿中挑選20人當宮廷官吏”。第二回:“宰相奏道:`陛下,微臣已經招募,但還不夠40人。待招夠40人,微臣再向陛下啟奏’”;“國王把40把短劍賞賜給宰相管轄下的40個內臣”。第4回:“宰相向國王報告:`陛下,船隊14艘船,已經到位。’……國王賞賜馬來王良家出身的少年20人,色藝俱佳的少婦20人,侍女40人,色藝俱佳的宮中女侍臣40人及金環飾長槊40支”;“建築工作在七日之內由沙卡伊族民工及士兵開工,在40日內建成……副王的隨行人員對新王宮讚不絕口。只有杭杜阿一聲不吭。他在心中罵道:`誰住進新王宮,40日內必然要觸怒國王。雖無殺身之禍,但也說不上吉祥如意。’”……上述的記載,說明了古時候馬來風俗裡對4的喜愛。即使是“20”數字,亦是40的半數。令人嘖嘖稱奇的,是王宮也得在40天內完成,以及杭杜阿預言住進新王宮者40天內必出事。真的無“4”不成書!
我們華人本來對4不忌諱,大約數十年來,受到香港粵語等諧音風俗的影響而逐漸對4起了禁忌。最明顯的例子是宴會上的菜牌,以前均是4個字的如:七星伴月、五福臨門、銅缽飄香、蟹肉魚翅、清蒸石斑等等,如今均被改為5個字如:七星伴月圓、五福齊臨門、銅缽飄滿香、姜蓉石斑魚、荔枝冰香甜等等。因為禁忌4,所以改為5個字,實在無聊。
4屬於吉祥數目字,4拆開來就是兩個“2”,不正是“雙雙”與“對對”嗎?所謂雙雙對對,萬年富貴啊!以前福建和潮州人對4不禁忌,所以4角錢、4元紅包經常可見,他們認為4諧音“喜”,對4很喜歡。廣府客家在以前也對4不忌諱,所以酒樓菜牌均採用4個字,還有為神廟會館字詞採用4字招牌,如:陳氏書院、五福書院、嶺南古廟、粵東古廟、何仙姑廟等等。古人不迷信4諧音死,因此不忌諱4,我們倒反禁忌4,我們比古人更加迷信啊!
諧音不會為我們帶來吉或兇,冀望大家不要迷信諧音之俗,不必忌諱“4”,更不需要為4號的門牌添加“事事如意”文字。
在太平就發現一家商家採用3個“4”做商標,不理忌諱,作風大膽令人敬佩。

星洲日報/文化空间·田野行脚。‧文、圖:李永球。(2016.0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