拱手‧文武拳‧平揖

這是大家熟悉的“拱手”。(圖:李永球)

武術派的拱手,也叫“文武拳”。(圖:李永球)

這就是“平揖”,乃中華古代禮儀。(圖:李永球)

集體行平揖禮祭拜祖先,場面莊嚴神聖。(圖:李永球)

 

 

 

 

 

 

 

 

 

新年到來,人們都會互相“拱手”拜年道恭喜,連友族同胞也懂得這個華人傳統禮儀,而向我們不停拱手祝賀。中華禮儀的拱手,有分男女,男子左手在上抱著右手,女子右手在上抱著左手。有孝在身者,手勢就倒反,一眼望去,就知道此人是否帶孝。當然人們多數都不懂得這些傳統禮儀,故在現今抱錯手勢情況屢見不鮮。
實際上,拱手是個傳統禮儀,不一定要在新年才可進行,平時日子都可以互相拱手,那是表示問候、打招呼、致謝、行禮、尊敬、致歉等意思。曾有一次我到怡保一間餐廳,服務員開門給我進去,為了表示感謝,於是給她拱手示意,那時候是農曆七月,豈料她見到我拱手後,竟然跟我說聲恭喜發財,真的令我啼笑皆非,因為她誤以為這是新年專有的手勢。華人連自己的拱手禮都不瞭解了,實在無奈啊!
武術派的拱手略有不同,是一手握拳,一手打開平伸,這種手勢也叫“文武拳”,凡武林中人見面行禮或比武交流,就得先行這個文武拳。怎麼握文武拳呢?傳統上是左文右武,文的手勢是打開手掌平伸,武的手勢是握拳,將平伸的左手搭在握拳的右手上,便是武術派的拱手了。不過,也見過一些武林中人是右手平伸搭在握拳的左手上,那是不對的文武拳。
這種情況就如民間道教界的“文武步”,近年發現一些人也是踏錯,外行人看熱鬧,內行人看門道,踏錯步法實在慘不忍睹,令人深感無奈。
平揖也是華人傳統禮儀,其手勢類似拱手,不過是雙手平伸,掌心向內,掌背向外行禮。它源自古代時候的禮儀,懂得平揖禮者非常之少,目前所見到的漢服喜愛者,多數懂得這個禮儀。不過田野調查中,發現峇峇娘惹族群還保存這個禮儀,他們在婚禮等禮儀時,跪拜天地祖先父母猶然採用平揖禮。只見新郎及新娘跪在地上,行平揖禮跪拜天地及祖先長輩,氛圍嚴肅,可見傳統婚禮不是兒戲,彼此認真進行婚姻禮儀,往後也較認真地相互尊重過日子。
在華夏文化生活營裡,全體營員祭祀祖先,集體行平揖禮,場面壯觀嚴肅,震撼人心,大家舉手高揖齊眉,然後集體下拜,既莊嚴且神聖。中華文化就是要如此地行揖禮跪拜祖先,以消除我們平時的傲慢習性,慢慢培養恭敬心來尊敬祖先,孝順尚健在的長輩。
近十多年來,從台灣電視節目見到人們多數以合十來示意,這是印度禮儀文化,可見印度文化對我們的影響極大,這個風氣逐漸影響到中國去了,從中國電視節目也是看到人們在表示感謝等意思時,均以合十來示意。此風極為盛行,趨勢澎湃,我一直注意中國人的反應,在公眾場合上,他們幾乎都是採用合十來表示感謝或打招呼,拱手幾乎消失殆盡。連一些留學中國的本地朋友在一些交流場合時,也頻頻以合十來示意,可見影響之大。
除了拜神,祭拜祖先,大家見面之際,都可以拱手或平揖來行禮。而握手及擁抱屬於西方文化,合十屬於印度文化,當然若欲以握手或擁抱或合十進行禮儀也是沒問題的,問題是西方及印度的禮儀盛行不衰,而中華的拱手平揖逐漸式微,瀕臨消失,若再不提倡推廣,總有一天將成為博物館的館藏文明。趁著新正之際,小弟在此給大家平揖賀年了。

星洲日報/副刊‧文:李永球‧2016.02.14

虛歲從哪一天算起?

我們華人民間有“唐人歲”及“紅毛歲”之分,甚麼是唐人歲與紅毛歲呢?規範地說,唐人歲就是虛歲,紅毛歲屬於週歲。
怎樣計算呢?先說週歲,那是非常簡單的計算法,通常採用公歷,出生那一年是0週歲,到了翌年生日那天,才算是1週歲,此後每年生日都加1歲就對了。
而虛歲呢?一出世就算1虛歲,此後每到農曆的正月初一,又加1歲。這種算法經常引起爭論,最常見是一個嬰兒若在十二月廿九出生,翌日正月初一,那麼他不是馬上變為2虛歲了嗎?根據民間算法的確如此,不過剛出生的嬰兒,一般上少用虛歲來計算,而是“月份”,諸如:我的孩子已經5個月了;他8個月就學走了等等。
虛歲從一出生就算1歲,這是很多現代人無法接受的算法,有人說因為華人傳統是從娘胎裡精卵結合開始算起,所以一出世就算1虛歲,這個說法不是很正確。虛歲與週歲宛如高樓,西方是從底樓算起,第二層才是1樓,餘者類推。而華人的算法底樓就算1樓,第二層是二樓,餘者類推。
我們的一些傳統不是從0算起,這一點必須小心為是。設使有老人家說做某種食物要蒸“3個字”才會熟,方言的1個字等於5分鐘,閣下不要以為3個字是15分鐘,其實只是10分鐘,因為中華傳統的算法是與西方有點不一樣。有時候不是從“0”開始。所以傳統的做“49天”或“100天”,一定是從逝世當天算起,按西方的算法,那只有48天和99天。
在太平,有些殯儀公司在計算逝者的虛歲年齡時,說是從“冬至”算起。這是非常錯誤的算法。這些殯儀人員對虛歲算法不懂得,而從民間的冬至“吃湯圓長1歲”來計算。其實這只不過是一種民間的不成文說法,不是正確的。民間有“冬至大過年”、“冬至大如年”或“冬至小過年”之說,那是因為冬至是個重大節日,但是冬至再大,也絕對不可能大過新年。一年裡頭,最大的節日就是新年,從新年幾項特別傳統習俗可見一斑,如張燈結綵、穿新衣、贈紅包、跪拜賀年、守歲、相互恭喜(又平安度過一年,長了一歲)、正月初一吃雞蛋麵線給自己添壽祝福等,均是其他節日所沒有的重要民俗。
有說長一歲不是正月初一算起,而是“立春”日。此乃命相派的算法,就如2016丙申猴年的立春落在2月4日,即農曆乙未羊年十二月廿六日,立春後出生的孩子,即2月4、5、6、7日出生的人,雖然還是羊年的十二月底,不過均被當做丙申猴年的命來推算。
命相派的算法屬於他們自己的一套,傳統的虛歲和週歲算法還是按照本有的算法為準。算法其實很簡單,過了正月初一就算長1虛歲,過了生日就算長1週歲。冬至是個大節日,不是最大的,過了冬至絕對不可加1虛歲。
另外,喪禮上的“做三年”,往往被人誤作36個月。其實只是24個月而已。三年是民間的說法,它即《儀禮》上的大祥,落在歿後24個月的忌日當天。民間俗話有說“三年,兩年足”、“兩年,做三年”“三年虛,兩年實”等,意思是三年其實只是兩年24個月而已。比如說,某個人於2015年正月初四日逝世,2016年的正月初四日就做小祥(俗稱對年)之祭,2017年正月初四日進行大祥(三年)之祭。可是一些人等到36個月才來做三年,此為極大的錯誤。

星洲日報/副刊‧文:李永球‧2016.0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