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資德與林資有

太平第八横街的“老厝博物馆” 乃林资德所建。(圖:李永球)

林资德。(中国林木全提供)

林资有。(圖:李永球)

去年農曆新年期間,忽然有個人來電並上門找我,他是霹靂硝山人,姓王,前年去中國福建安溪家鄉省親時,忽然有個人拿了一些資料要求他協助尋找在馬來西亞霹靂太平的親人,資料裡有一張取自網上的文章,那是我發表於《星洲日報》專欄的“林資有與振興父子”(2011年4月17日)的拙文,因此王兄便上門找我,請求我幫忙中國人尋親,原來此中國人就是林資有的玄孫木全。
於是採用微信與林木全聯繫,通過他提供的資料,終於釐清了之前的一些錯誤,借此再整理出較完整的林氏家族歷史。
林資有是誰呢?他在太平市第八橫街(鄭大平街)上,遺下一座古老的初期海峽折中式風格商店房屋,目前改為“老厝博物館”,館藏許多珍貴的華人文物。
關於林資有的歷史,多年前曾專訪過其孫已故林清榮君,如今加上林木全的資料,使到其家族史更加完整。
資有誕生於福建安溪新康裡羅巖,父親林宰(章宰),母親潘氏,兄弟三人,即資有(家鄉名資友)、資澤(馬來西亞太平的林資德,推測應該是他的另一個名字)與資懷(柔)。資有和資澤(德)兩人於清朝末年南來馬來亞霹靂太平。資德在太平的時間不長,事業有成賺了些錢,從太平數座神廟的碑誌中發現他多次捐款,如太平鳳山寺1885年《敬惜字紙》碑捐銀20元、1904年《重建碑記》捐6元;大善堂1896年《勒石碑記》捐緣40元兼任董事職、1913年《重建石碑》捐緣350元兼任董事;和善堂1905年《新建碑誌》捐緣397元6角6占兼任董事。
第八橫街的古老房屋為他所建,乃太平市目前保留最完好的傳統古民居,前半部為兩層建築,後半部是三層結構。目前房子裡尚有一塊牌匾,上下中款文字為:“資德囗囗大人晉宅誌慶,棟宇凌雲,弟林囗吉拜賀。”資德回去中國時,便將房屋賣給資有。
資德在太平時,與大善堂發起人黃清籃關係非常要好,所以捐助鉅款資助黃氏創辦的佛堂。他回到安溪老家,便開啟“林祥春茶行”,商號取自其祖家堂号“ 祥春居 ”,經營安溪的茶葉生意。同時他频仍前往漳州石碼做生意,在當地開啓了“ 祥春商行 ”。一生鑽研堪輿,精通風水占卜之術。育有兩名孩子,均在福建安溪,即國熊、國彪。資德生於咸豐四年(1854年),逝世於民國八年(1919年),享壽66歲,墓葬於安溪家鄉。(註:中国的林氏后裔认为資澤應該不曾過番到馬來亞去)
資德的兄長林資有,俗稱林有(Lim Yew),少壯南渡我國馬來亞,定居太平,初期當苦力,後來創業,在太平郊區新板之峇東路經營炭窯業,生產火炭,亦從事樹膠種植業,创办“共和”号公司。擁有五名妻妾,原配王超居中國,根據田野調查於太平福建公塚及其家中神主牌的資料顯示,其中三名妾室為胡碧蕭、甘玉珍和陳素綢。胡氏故於1900年,甘氏生於1862年,逝於1911年12月19日,1912年1月21日做功德超度,迨1913年7月14日方下葬太平福建公塚,資有逝於1917年。遺下六名兒子,四名女兒。中國原配出振盛(勝)、振興、振利三個兒子,其餘妾出敬承、顯榮、湧泉;女兒:素僅、秀鳳、秀作、丹桂。長子振勝及三子振利,居於中國家鄉。
林資有墳墓上的名字是林始創,要不是從其兒女的名字來推敲,實在不曉得“始創”是何方人物,這可能是其號或者字吧,而其神主牌則為林資有。墳墓名字的異同風俗經常會有,就如資有的父親林章宰在中國福建的墳墓,墓碑上的名字是林玉堂。

(光明日報/副刊:觀風問俗專欄.作者:李永球。2016.03.18)

巴生人拜天公

巴生人拜天公的精美摆设。(圖:李永球)

华丽的天公座摆在祭桌前端。(圖:李永球)

巴生福建会馆在年初九早上集体膜拜玉皇大帝。(圖:李永球)

雪蘭莪巴生地區乃祖籍福建的華裔聚集地,正月初九天公誕在當地是個熱鬧的節日,初八晚上,特地遠赴巴生一窺其俗。在當地友人龔志偉和戴麗蓉夫婦的帶領下,我們隨意採訪了數家。
初八晚上,大街小巷許多住戶開始清掃五腳基,搭起八仙桌,繫上桌帷(桌圍),擺上許多祭品,甘蔗多數綁在大門處。細觀當地的祭品,可謂琳琅滿目。
糕粿類:紅龜、榜捨龜(永春籍的糕粿)、起酵龜、雞蛋糕(蒸或烘)、紅毛蛋糕、年糕、發粿(麵粉做的,類似北馬的摩訶粿)、麵龜(壽龜,麵粉做,有頭尾四肢)、面桃(壽桃)、包、菜燕、肉粽、湯圓等,甚至有幾家是採用摩訶粿及北馬的麵龜(枕頭形)。水果類:蘋果、柚子、柑、李子、葡萄、桃子、佛手、桔子、梨子、橙、黃梨、火龍果等,當然必須有甘蔗,其上掛着高錢。不過高錢多數沒糊上小紅紙條,有的只糊一張紅紙條,有的是糊三張紅紙條,後者與北馬風俗吻合。
牲禮類:豬(燒肉或燒豬,或水煮豬腳、豬肉、豬肚等等)、燒鴨、燒雞(或水煮)、魚(煎)、螃蟹、蝦、龍蝦、海參等。其他祭品計有:麵線和紅雞蛋(給玉皇祝壽,正月初九是玉皇大帝的聖誕之日)、熟麵(大家熟悉的黃麵)、芋頭、生蒜、五獸(紅色糖製)、蜜餞、花生糖和生仁糖等甜餅零食類祭品、齋料(六或十二樣素料)、三茶五酒等等。
讓我們來瞭解一下祭品中的特色。五獸雖然與北馬等地方毫無差異,不過蜜餞則屬於南馬形式,不用架子,而是直接將果脯(蜜餞)放在小碗子或八寶盒裡,顯得簡單。採用海參和芋頭來做祭品,也是這裡的一大特色。還有熟麵做祭品,或許有人會一頭霧水,其實麵屬於祝壽的物品,以此祭祀是可以接受的。肉粽與包點作為天公誕祭品,則比較罕見。至於麵龜的尾巴有分別,從中可以辨出雌雄性,真的耐人尋味。採用三杯茶五杯酒,也是傳統的禮儀。祭品必須以剪紙藝術來裝飾,在巴生所見到的剪紙,通常是買便(現成)來黏貼,不然則以一小張四方紅紙(沒剪花草等圖案)貼上,顯得簡單粗糙,可謂美中不足。剪紙貼在祭品上是傳統藝術,應該教導給年輕一輩學習福建剪紙,讓民俗傳承下去。
最重要的祭品當然是“天公座”,那是紙糊的藝術品,祭祀完畢連同金紙焚化給玉皇大帝,天公座形式不一,色彩繽紛,精美奪目,在巴生屬於重要的祭品之一。
十二點初九子時一到,人們紛紛燒香祭拜,爆竹煙花四處響起,振聾發聵,場面熱鬧激烈,孔明燈也紛紛起升。最後是焚燒金紙結束一年一度的天公誕慶典。
我採訪一些住家,其中一家請我吃一種龜粿,餡料半鹹甜炒胡椒,其實就是北馬芋草龜的餡料,餡料炒得“干且松”類的那種,特別美味。其中一家獨立式雙層洋樓,上下左右分四戶,由四位兄弟各居一戶,他們熱情招待我們去觀看。其中一家還給我們紅包,麻煩人家還拿紅包,真的歹勢。
翌日早上,巴生福建會館在會館前舉行天公誕大祭拜,此為第三年。只見九頭燒豬,以及其他豐富的祭品排滿祭桌,在會長拿督鄭今智律師帶領下,大家集體膜拜,祈求天公賜福,風調雨順,國泰民安,會長以福建話不失幽默地為國家社會族群祈求,惹得大家忍俊不住而哈哈大笑。過後參與者大快朵頤,歡喜而歸。

(光明日報/副刊:觀風問俗專欄.作者:李永球。2016.03.11)

牽新人‧甜卵茶‧敬酒

甜卵茶被誤解為以湯匙切開,不可食用。(圖:李永球)

太平的敬酒儀式,賓客被囑咐不需要站立。(圖:李永球)

主家站在台上敬酒,賓客坐著敬酒,此為不對的風俗。(圖:李永球)

【牽新人】
傳統婚禮上,新人(新郎與新娘)在結婚日前夕的拜天公“上頭”,以及結婚日當天的迎娶或出嫁,由誰牽他們出門呢?這個民俗問題,還得深入瞭解一番。
最有資格牽新人者,是新人的父母親。可是牽者必須是夫婦健在的雙雙對對,倘若父母其中一位已經逝世,那麼另一位未亡的父或母親,就喪失了資格。這時候,可以由夫婦健在的祖父母或伯父母、叔父母等其他親戚來主持。當然自己的兄和嫂,也是最佳人選之一。以同姓同血緣的親戚為最優先人選。
倘若沒有這些同姓父系的親戚,那就由舅父母、姨父母等母系親戚也可以。倘若是孤兒,連一位親戚都沒有,或者早期的移民苦力,親戚全在中國,無法過來主持儀式,而在本地的單身移民又急著結婚,那可怎麼辦呢?這種情況可以找一位同姓的宗親夫婦來協助完成。
【甜卵茶】
新郎上女家迎親,當抵達坤家時,妻舅(新娘的弟或其他小輩)會過來打開車門讓新郎下車,開門者會獲得紅包,然後新郎先坐在家外等待迎親,這時候,妻舅則捧出“甜卵茶”(甜蛋茶)予新郎享用。所謂甜卵茶,是以兩粒雞蛋,配上紅棗龍眼煮熟,再加上黑糖,味甜。在太平,送嫁娘會叮嚀新郎不可食用甜卵茶,而要用湯匙將兩粒雞蛋分別切開成兩邊才行。然後,妻舅又捧出燕窩茶,這杯燕窩茶才可以飲食落肚。
其實這是一個美麗的誤會。這個錯誤存在多年,還是沒人去糾正。事實上甜卵茶是一道甜品,在中國福建一帶每當出席婚禮,一踏入喜府,主人就捧出內有兩粒雞蛋的甜卵茶給每一位賓客,它只是普通一道饗賓客的甜品,寓意甜蜜好運。在我國演變到只有新郎一人享有,設使新郎不吃它,就得以湯匙切破它,代表已經吃過了的意思。假如有意吃甜卵茶,那就別客氣地吃下吧。可是後來的發展是新郎被叮嚀不可吃,而是切破它。這個不正確的風俗存在多年,真的莫名其妙。
所以請大家瞭解正確的風俗,新郎絕對可以吃甜卵茶,不吃的話就切開,表示已吃過了的意思。
【敬酒】
近年在太平發現敬酒時,無論是社團或私人婚禮等宴會上,主家所有人上台敬酒,台下賓客卻被囑咐不需要站起來,只需坐在椅子上一起敬酒就行了。賓客不需要站起來敬酒的理由是,賓客有些是長輩,比新郎新娘輩分更大,所以不需要站起來。問題是新人的父母親不是小輩,他們也站在台上,他們是主人,主人都站了,怎麼賓客可以坐呢?這種情況在太平一帶愈演愈烈,司儀都會囑咐賓客不需要站立,結果形成賓客坐著,主人罰站的敬酒方式。以前見到的是,全體都站立起來,一同相敬,如今的主人站、賓客坐,實在不合情理,更是不禮貌之表現,此風不可長。
比較正確的敬酒儀式是,全體站立,大家一起互尊互敬才對。希望能夠改正才好。幸虧我在其他地方如馬六甲,還見到全體一起站立的敬酒儀式。
【註】自2004年時任《星洲廣場》主編黃俊麟君為我開啟拙欄後,一晃眼已十餘年,是時候退下了,這期間曾給主編帶來一些小麻煩,的確感到抱歉。天下無不散的筵席,今天是拙欄最後一期,特向讀者們告別。民俗文化及歷史的文章永遠都寫不完,將來我會陸續編寫成書。有意者或可上個人部落格或臉書去觀看,欲詢問民俗問題者亦可通過它們聯繫我。感謝大家的支持,祝福諸位健康幸福,再見。

星洲日報·星洲广场·文化空间。圖文李永球。(2016.02.28)

婚禮的喜帖和謝帖

傳統龍鳳請柬(喜帖)。(圖:李永球)

上世紀七八十年代常見的謝帖釘在喜帖上一起呈給賓客。(圖:李永球)

謝帖已經被時代淘汰出局。(圖:李永球)

時下盛行,設計及顏色新穎的喜帖。(圖:李永球)


古早時北馬華人婚禮,尤其峇峇娘惹(土生華人)在派發喜帖時,會帶上內包有白灰的“荖葉”,分了喜帖也順便請對方吃“荖葉”,所以古時候的北馬人把派喜帖稱為“放荖葉”。放荖葉是古俗,如今已經煙消雲散。今天要談的是婚禮上的喜帖及謝帖。
早期的喜帖是紅色的,加上粉紅色的封套,供寫上賓客的名字尊稱,如“呈XXX先生或小姐、伉儷升”,再親自上門遞上邀請。至於謝帖則是一張小型粉紅色的紙片,寫上“敬領盛情,謝。XXX夫婦再鞠躬”。在賓客上門或到酒樓出席婚宴時,主人會在門口親自遞上謝帖表示感謝賓客的出席。古時候,喜帖和謝帖是分開遞上的。
大約上世紀七八十年代,謝帖就直接釘在喜帖上,在分喜帖請客時一起遞上,不再另外派發謝帖。再後來的發展是取消另外印刷謝帖,而將謝帖縮小印刷在喜帖之左上角。到了21世紀,謝帖幾乎被淘汰出局,在我們的社會幾近消失了。另外,如今的喜帖及封套,很多都喜愛採用金黃色。古代喪事採用白色,喜事採用紅色,紅白分明。但現在的喪事靈堂佈置採用金黃色,婚事喜帖及封套也喜愛金黃色,我們的喜與喪顏色混為一體,幾乎沒分別。
陳彥妮著《大路後的查某囡仔——阿桂姨回憶錄》裡,專訪了檳城阿桂姨,其中有一段談及早期檳城婚宴請客的記錄:“從前的人雖然早已經派了晚宴的喜帖給親朋戚友……晚上男方有請宴席的話,傍晚時分,新郎在伴郎的陪同下,還要拿著香煙一家家去拜請客人來出席晚宴……第一回去請客,還拿著香煙去,人家還會說:`才來第一回而已,不算數。’再去請第二次,人家依然說:`唉呀,才來那麼兩趟而已。’第三次再登門去請客,客人才會去換衣出來出席你晚上的喜宴……去到人家家裡,當面開香煙盒,拿出香煙給親友,幫他點火,一邊囑咐他們說:`亞狗伯呀!亞豬伯呀!亞嫂呀,今晚你們一定要來給我請哦!’”
以前請客赴宴的確是如此麻煩,從太平老一輩的口述中也是這麼說出昔年得三催四請,賓客才會赴宴。一位陳先生曾經向我說,在上世紀60年代,他住在北霹靂一個漁村,當地也是得三請親友赴宴,而且村中輩分最大的陳姓族中長輩沒赴宴,婚宴是不能開始的。某一次新郎家族與族長有些心病,族長被新郎登門請了近10次也沒赴宴。婚宴不能開,大家都很急了。當時年輕氣盛的他,怒火衝天吩咐宴席開始,並說任何後果由他一人承擔,在族長缺席下婚宴開始了。翌日一早他馬上登門向族長請罪,他說出道理,多次邀請族長都不赴宴,他不瞭解族長與新郎有甚麼不愉快的瓜葛,為了大家著想,他決定在族長缺席下開席,如果認為他這麼做不對,他願意接受處罰。從此以後,當地等族長蒞臨才開席的傳統就消失了。
謝帖被淘汰,喜帖隨著時代演變而轉為金黃色,問題是金黃色請柬是我們普通人可以採用的嗎?多次登門請客也隨著時代而淘汰,如今只一次邀請送上喜帖,賓客自動在宴席前趕到現場。
古代習俗折騰女婿,要他們多次上門邀請,真的非常辛苦。由此可見古俗注重情義及禮儀,整個地區可以為了一家娶親而忙碌,大家義務幫忙,女婿那可要多次邀請才會令人感到其誠意。如今婚禮由商家包辦,不需要鄰居的幫忙,女婿也不需要多次邀請了。我們的民俗隨著時代而一直在改變,人情世故民俗文化也跟著轉變啊!

星洲日報/副刊‧文:李永球‧2016.0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