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的法國巴黎

凡登圆柱。(圖:李永球)

电动车在特设的充电停车位上充电。(圖:李永球)


法国巴黎有着浪漫之都的别称,游客就是喜欢浪漫的情调而纷至沓来。罗浮宫是世界著名的博物馆之一,馆藏珍品以文艺复兴时期的画家列奥多•达芬奇绘画的代表作《蒙娜丽莎》闻名于世,其余馆藏物品多且珍贵。
罗浮宫原为监狱及城堡,曾经作为存放王室的财宝与武器等用途,最后成为博物馆。馆前有座透明金字塔,乃美籍华裔贝聿铭设计师的杰作。巴黎铁塔更是游人络绎不绝,1889年建成供世界博览会开幕剪彩,如今成为巴黎主要地标之一。
天主教圣心大教堂建成于1919年,外观呈白色,建在海拔129米的山丘之上,白色宏伟而壮观,从教堂处俯瞰巴黎市,风景怡人。教堂内有着彩绘玻璃、石雕,以及马赛克镶嵌画,信徒点燃白色蜡烛祈祷之。巴黎圣母院已有八百多年历史,属于哥特式建筑,外观精美石雕栩栩如生,单单这些石雕就叫人惊叹不已了,进入参观者颇众,人龙极长。来到巴黎,岂可错过凯旋门,它为了纪念打败俄奥联军的胜利,由拿破仑于1806年下令兴建,华丽堂皇的外观,高大巍峨的气派,乃众多游客相机聚焦之景点。凡登广场是著名的珠宝商业区,售卖顶级名牌的珠宝,不过个人对珠宝不是很感兴趣,只为了观看凡登圆柱,那是铜片雕刻而成的圆柱子,上有人物禽兽之雕刻,似乎有故事性,图画沿着圆柱盘旋。它是拿破仑所建立,圆柱顶端竖立着拿破仑的铜像。凡登柱命运坎坷,拿破仑像在1814年被拆下改塑为亨利四世铜像,后在人民的压力下又改为拿破仑铜像,1871年巴黎公社成立,凡登柱终于被拆除,巴黎公社被推翻后,又重新竖立起来。
流经巴黎市的塞纳河,沿岸有着许多名胜古迹,漫步在河边街道,品尝着法国面包咖啡,度过浪漫的一个傍晚,这样的生活就写意浪漫极了。
巴黎的公厕是免费的,这在欧洲里少见,很方便人们的三急。可是 与其他国家一样,某些路边还是会有尿骚味,一些路人流浪汉还是就地解决。公厕由电脑系统操控。当里面的人出来,不可马上进去,系统将会自动关门并以水清洗整间厕所,不知情进入者下半身的脚部将会湿透,直到亮绿灯才可以使用。因此一个人进入方便直到清洗整个流程,需要一段时间,速度很慢,造成一些名胜地的公厕排长龙,而且一些公厕已损坏,无法使用。欧洲的流浪汉在建筑物旁边撒尿已经很普遍,经常可闻到刺鼻的尿骚味,一些夜归的醉汉或醉女也是到处撒尿,引人诟病。
法国的电动车较其他国家多,政府在路边设有多个专供电动车充电的停车位子,电动车最环保,倘若欲推广,就得加设更多的充电停车位,才有可能普及化。
早就听闻法国人民的民族主义强,坚持讲法语,这种精神可嘉,因为坚持才会使到本身语言不会消失,可是过度坚持则给人带来麻烦。我完全不会法语,在购物付钱时,还可以从收银机看到钱数而付钱。可是有一次我在付钱后多拿个塑料袋,收银员以法语说了价格,却令我一头雾水,不清楚是多少钱?最后,还是排在后面的一位法国老妇女以英语跟我说是三分钱,才解决了问题。许多法国人不会英语,不然就讲得一口法国腔的英语。在住宿时,跟他们也很难沟通,一些则以手机打上要讲的法语,再翻译成英语来沟通。
当然学几句法语会很好用,最简单的一句感谢,音近福建话的“骂死”,以骂死、骂死来道谢,果然获得他们灿烂的笑容回报啊!

光明日報·副刊·觀風問俗。圖文:李永球。(2016.7.22)

五花八門的歐洲社會

西方社会的现代载客三轮车。(圖:李永球)

街头表演的悬空装扮,其实是靠着隐藏的铁枝支撑整个身体。(圖:李永球)


现今欧洲社会鼓励民众踏脚车,尤其荷兰的脚车特别多,而欧洲许多城市都设有公共脚车,只要刷卡就能取出脚车自由踏去,用完之后放回去,多少时间就按时计算收费。这种租赁脚车设备存在已经多年。回国后在报章读到我国霹雳太平即将推出这种公共脚车,实在是迟来的福音啊!
十多年前,西方社会开始出现类似亚洲的载客三轮车,虽说职业不分贵贱,但在亚洲,人们觉得踏三轮车是低微工作,三轮车因此抵不过时代的淘汰而逐年减少。但在西方社会却有人兴起踏三轮车载客,踏者都是年轻的男女洋人,我们淘汰的脚车与三轮车,被西方当做宝来推广发扬。
西方也有扒手,最多的是意大利和法国等地方。未去之前人们已经叫我小心提防。游客必须自我谨慎提防,然而防不胜防啊。一位新加坡朋友在步出挪威机场时,看到两个年轻美女在吵架,看得入神,忘了身边的行李,结果一个手推行李被偷去了。事后他察觉吵架是一个假象,真正目的是要分散注意力来偷游客的行李。
一位林姓友人在意大利遇到一个假孕妇持着一个写满文字的纸牌,向他讨钱,纸牌提到他的胸前,刚好遮住下面另一只正在打开其腰包偷相机的手,幸亏他的手不小心打翻了纸牌,才看到这只“扒”手而保住了相机。事后,这位女扒手还在附近与同伙闲聊,根本不当一回事的。而他在坐地铁时,身边的老红毛向他使个眼色,要他注意身边几个扒手。一位中国女子告诉我说,有些游客较粗心大意,所以才给扒手有机可乘,只要自己注意背袋行李及口袋,通常扒手就难下手了。幸亏我的整个欧洲行平安无事,不曾遇到任何歹徒或扒手。
一位在北欧开餐馆的华人老板说,多数顾客都老实可靠,但也有一些狡猾之辈。比如一位红毛顾客每次来买食品,一定少带两角瓯元,虽然此顾客有卡可以刷,但他觉得两角钱不是大数目,也就不刷其卡。可是每次都是如此,有一次他忍无可忍,两角钱也照刷之,此后就不再来见到此位顾客了。可见此人就是要贪那两角钱,每次得逞后兴奋不已。一些顾客会趁他们没注意而偷按汽水来喝,他们发现后质问,这些顾客胡说刚才没填满,所以又补填之,其实这些都是骗人的借口,乃一些贪小便宜之辈所为。还有一些会拿泰国钱币来当做瓯钱币来用,货币价值相差巨大,往往在忙的时候没察觉而遭受损失。另外一些顾客会拿过期的固本来吃免费餐,若没发现固本已经过期,就得亏钱了。
欧洲在这数十年来涌现许多乞丐,他们从经济落后的罗马尼亚、保加利亚等国涌入,多数均有着背后集团带领。一位华人餐馆老板说,这些乞丐每天都会在“收工”时拿乞讨获得的散钱来换取大张的欧币纸钞。一天大约有七八十至百余元欧币(大约马币300至600令吉),哗!一个月平均有大约3千欧元的收入,做乞丐都有这么好的收获,难怪乞丐那么多啊!老板说,有时候没时间给乞丐换钱,叫他等下再来,他们会不高兴,或以后就找别人换去了。通常红毛商人都不会跟他们换钱,亚洲的华人老板是乞丐们最喜欢换钱的对象。
街头卖艺在西方盛行已久。通常均是歌舞乐或杂技魔术的表演,靠着观众的随喜打赏。近年流行一种既靠着手中拐杖等物的支撑,整个人悬空浮起的特技打扮,一些人误以为是超能力的力量,其实只是隐藏起来的铁柱支撑着。早在数百年前,中国民间神明游境的表演就有这种以铁枝支撑的特技了,比如孩童手上持着长枪,抢上立着另一位孩童。均是靠隐藏铁枝的支撑啊!谁料到,我们淘汰的东西,西方社会却在今天将之发扬光大。

光明日报·副刊·。觀風問俗。圖文:李永球。(2016.7.15)

荷蘭房屋上的鐡鈎

阿姆斯特丹建筑上的铁钩。(圖:李永球)

唐人街的中文路牌。(圖:李永球)


来到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友人黄佩君嘱咐我注意建筑物上的铁钩,要不是她的提醒,我真的会与这些铁钩失之眉睫。
为何荷兰建筑物上顶端会有铁钩呢?带着纳闷的心情仔细观察,拍了照,就向当地民众请教了。原来这是为了方便搬运货物而设的。通常欲将货物从建筑物里搬上或搬下,都得通过楼梯,十分麻烦且吃力。于是聪明的荷兰人就在建筑物上设计一个铁钩,当欲搬运货物时,只要在铁钩上套上辘轳,通过辘轳的绳子将货物系绑妥当,拉动绳子货物上下就极为轻松方便了。
这种设计非常巧妙,倘若引进马来西亚将会造福人群。问题是,他们的房屋设计是每层楼都有一个小阳台,阳台且有一个门户,货物就从这个门户来搬运,若是没有阳台门户的,窗口也是大型的,以方便货物的搬运。而我国多数缺乏这种设备,即使有窗口也不够大,大件货物不能进出,就算有了铁钩,也无法发挥功能矣。
荷兰是世界首个合法吸大麻的国家,走在街上,满街弥漫大麻味道,真的令人“发麻”。遇到中国上海来的两位年轻美眉,她们说品尝了大麻制作的蛋糕,问我有吃吗?一些亚洲游客在荷兰都喜欢趁机会尝试一下大麻,其实奉劝诸位最好不要以身试法,因为大麻会遗留在身体一段颇长的时间才会消失。当面对验尿验血时,就会遇到麻烦。所以,我完全不敢碰之。
西方一些国家经过商榷后,决定将大麻合法化,因为他们认为大麻不是会上瘾的毒品,有退休警察总长也出面声援,他说吸食大麻极少会制造社会问题,比起酗酒,大麻极少导致进入疯狂状态,而酗酒后醉态毕露,疯狂打骂,制造许多麻烦问题,而吸食大麻者则极少如此。既然可以酗酒,为何不给大麻合法化呢?于是一些国家终于将吸食大麻合法化,或者没合法化,但也不再取缔吸食者。
住的阿姆斯特丹的背包宿舍里,一间房有来自世界各地的背包客12名,其中一位哥伦比亚女郎,衣着性感,个性开朗,言谈滔滔不绝,一口西班牙腔英语,大家都听得一头雾水,不过在她加上肢体语言,大家方明白而开怀大笑。她去参观了性爱博物馆,展示给大家看拍摄的馆内图片,又去乘船游阿姆斯特丹市区,但却因为疲劳而在船上睡觉,她不敢吃大麻,因为其国家属于犯法,会遭到拘捕。
住在这间宿舍里,厕所的门不能扣锁,在里面洗澡会担心其他住客没注意而闯进去的尴尬现象。其实宿舍里的男女房客只穿着内衣裤更换衣服,这些都是普通之举,只不过亚洲游客会比较保守。夜晚,有人放屁,有人狐臭,有人进出,有人退房,一直被吵醒。这就是住背包宿舍会遇到的琐事。
荷兰的唐人街的范围较英国伦敦的大,附近有着许多小巷弄,小河贯穿其间,房屋,街道均被河流包围,真的是水上人家。这里有个著名的红灯区,妓女就在店里的玻璃橱里,让人欣赏,这些玻璃窗禁止拍照,有贴着严禁拍照的告示,游客们千万不要违规,以避免惹到麻烦。性爱博物馆就在其间,游客买票进去参观,也可以坐在玻璃橱内让人们观看,体会一下做妓女被人们注视的感受。
阿姆斯特丹到处可见到三个叉“XXX”的标志,原来是代表着水、火及黑死病。因为低于海平线,史上多次遭受水灾,也数次遇到大火灾及黑死病,于是三个叉就是向这些灾害说“不”,不再欢迎它们的到来。与英国唐人街一样,荷兰的唐人街路牌,都有与罗马字母一样大小的中文路名。一个国家的胸襟之大小,就看它是否能够尊重各民族而加上其他民族的文字路牌。心胸狭隘的执政者会借口多多禁止其他民族文字的。

光明日报·副刊·觀風問俗。圖文:李永球。(2016.7.8)

太平民選市議員


1963年6月的霹雳市议会选举中,太平市议会选举爆冷门,联盟输掉政权,十五个选区联盟只赢得五席,其余十席由民联(民主联合党,现在的民政党)赢得五席、社阵(社会主义阵线)三席、独立人士两席。最后,由后者的十位市议员组成“联合阵线”执政。
王建林指出联合阵线是全国第一个联合性质政府,也是当时唯一的多党联合执政政府。当年的地方政府是三年一届,本来于1966年就得选举,却因发生马印对抗事件,全国的地方选举取消了,全体市议员获得继续连任。可是在1967年6、7月左右,太平的联合阵线忽然变天,有四位议员即苏振兴、莫达、巴吉阿默、陈仲文跳槽,成为亲国阵的独立议员,导致太平市议会重回联盟的怀抱。
图为摄于1963年,太平市议会议员的珍贵照片。(图片由王建林提供)

星洲日报·老照片说故事。文:李永球。(2016.7.3)

移居歐洲的華人

我国太平华人经营的赫尔辛基新加坡餐馆。(圖:李永球)


马来西亚华人何时移民芬兰?在上世纪70年代底80年代初,我国一部分吉隆坡及太平的华裔就先移民过去芬兰首都赫尔辛基。
骆江成及江宝兄弟是在太平同乡过去之后,邀他们一起过去芬兰的,江宝与妹妹在1981年先过去。江成随后而至。不久后陆续介绍太平人过去芬兰,如今太平人占据马来西亚华人的一大部分。早期大马华人在芬兰香港人经营的餐馆工作,那时候只有数间华人餐馆。而当地红毛人极少到过亚洲,不懂得点华人餐,所以他们点的菜,来来去去就是蘑菇竹笋鸡、姜葱牛肉或宫保鸡几样,每天只要准备好这几样菜肴就行了。当时印度餐等亚洲餐馆还没到来芬兰,所以生意非常好做。如今的芬兰人可不一样了,懂得点上不同口味或特别的菜色了。
1991年骆江成与夫人李梅兰顶下一家新加坡人开启的餐馆“新加坡餐馆”,初期惨淡经营,生意非常不理想,经过改变菜肴,烹煮出马来西亚的一些风味小菜,生意逐渐兴旺起来了。当地一家美食杂志曾经专访过他的餐馆,芬兰人告诉他们,这家杂志非常有名,不可小觑,能够上此杂志肯定菜肴出色好吃。新加坡餐馆曾经接待过时任新加坡总统的纳丹,以及马来西亚政治和贤达人物等。后来他们又开启一家分行“新加坡热锅”,生意更加火红。
新加坡热锅以快餐为主,一碟炒粿条或面、饭、米粉等,加上一杯汽水,售价10•90欧元(约50令吉),倘若不要汽水只售9.90欧元(45令吉)。许多马来西亚来的顾客都大喊贵!骆江成表示,在芬兰上厕所收费一欧元(4令吉50仙),如此推算的话,一碟炒面食的售价约10欧元并不贵的。即一碟面食大约是上厕所的十倍数。
在马来西亚上厕所一般是30仙,吉隆坡一带的炒面食售价5至6令吉,如此算来,面食的价格大约是上厕所的二十倍,吉隆坡的价格反而显得高了许多。如今生活在芬兰的大马华人,以开餐馆、杂货店(迷你商店)为主。而其他的华族移民,尚有来自中国(一部分是广西人)、香港、台湾等地。
而移民英国的,近年以福州人居多,他们十分勤劳而且富有经商头脑,早期香港的移民以开餐馆、杂货店及洗衣店为主,福州人一到来,许多行业都被他们打进去,诸如建筑装潢业、家具业、电话通讯业、饮食业等等,甚至偏门也有涉猎,而且做得有声有色。至于在意大利的中国移民,近年以温州人为主,从事的行业为杂货店及餐饮业等。新近的移民之间相互照顾,互相把同乡亲戚带过来欧洲,同乡们更是互相扶持,所以很快的,新移民就有本事开店做老板了。
移民北欧的华人比较少,因为天气寒冷,而且娱乐场所不多,就如芬兰的赫尔辛基,除了几间酒吧之外,大规模的歌舞乐场所实在太少了,一入夜,大概八九点,街上行人显现稀稀落落,与灯红酒绿,夜夜笙歌的伦敦简直是天壤之别啊!
华人的足迹遍布欧洲各地,一些穷乡僻壤,甚至北上到北极圈,都可见到华人经营的中餐店。华人除了经营中餐,如今也有一部分从事日本寿司店等亚洲餐饮业。华人的灵活变通,善于经商,所以很快就在他乡站立起来,融入当地社会。除了华人,印度人及中东人也是善于经商的民族,同样的,他们也是从事本身民族的餐饮业,以及杂货店,有一部分则经营旅店或宿舍业,生意也是做得火红。

光明日报·副刊·觀風問俗专栏。圖文:李永球。(2016.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