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打乾隆古墓的调查

马来西亚西部半岛北端吉打州,是个历史悠久的州属,大约有近两千年的历史。华人南来马来西亚,目前有史可据的,是明朝期间移居马六甲,而华人最远早的坟墓,也是以马六甲的明朝古墓为最久。

明朝古墓在马来西亚的遗存极少,清朝古墓方面,清末的同治、光绪及宣统年间古墓在全马多个华人地区尚可发现,清初的顺治、康熙、雍正、乾隆、嘉庆古墓则极少,本文主要探讨的是乾隆古墓。

傅吾康、陈铁凡合编《马来西亚华文铭刻萃编》收录的乾隆古墓,仅有槟城乾隆乙卯年(1795)一个而已1,而我在2014年过去登嘉楼时,当地王锡文君收藏的一个乾隆古墓,年份是丙午年(1786)2。可见乾隆古墓在马来西亚的数量极少。今年7月间,北海挚友伍荣景君微信联络我,说有人在吉打发现乾隆古墓,并发来照片,这引起我极大的兴趣,于是约好在8月初,我们一起过去吉打的笨筒,再驱车去到一个叫做“甘榜支那(Kampung Cina。旧名Padang Kerbau)”的小地方。

古墓发现人的是王良记(1938年生)先生,他在多年前即对这里的华人古墓作调查,所获得的资料丰硕,的确功德无量。他带领我们到一个树胶园坵里,这里有四座古墓:

 

1、  雲                 乾隆庚寅年

皇清顯考諱百甫洪

 

2、  雲                    乾隆庚寅

清顯妣洪門勤儉林

3、  铁                 咸豐

皇清顯考諱蛋观

山                      孝

 

4、    铁          辛未年季春

皇清顯妣李門洪氏孺人之

山      孝男欲收 欲正  孝女儉娘   孙宗吉口

 

乾隆庚寅年即1770年,云霄属于福建闽南地区的漳州府。由于墓碑部分陷入泥土里,又没准备工具挖掘,只能简单以树枝挖松泥土拍照,所以抄下的碑文不完整。幸亏王良记在之前有抄下碑文,这里就参考他提供的资料做补充。

他说1与2,以及3与4属于夫妇关系。蛋观姓李,逝世于1861年,即咸丰十一年,其夫人逝世年份辛未年则为1871年,铁山地名即在福建漳州府,而蛋观夫人就是洪百甫之女儿洪唯登,他们的儿子李欲收(修。闽南语收与修同音), 昔年曾任吉打甲必丹。

关于李蛋观及儿子欲修之事实,王君所言正确,在《新马华人甲必丹》可找到答案3。不过书中蛋观女儿名字为碹娘,而墓碑上的是俭娘。

王君也带我们去附近一些墓山,这里有一些“福建暹”的坟墓,所谓福建暹,即福建籍华人与泰国人通婚的后裔。他们的墓碑采用罗马拼音字,文字书写特别。其中一个家族姓郑的,首位南来的先贤是郑天恩,可惜他的坟墓重修过,只有几个简单罗马拼音字:“THIAN IN ,ANAK LELAKI:  PEK LENG”连姓氏也没有了。

王君指出,昔年共有27名住在泰国北大年的华人,大约在两百多年前,印尼武吉士(Bugis)攻打吉打,吉打王族邀请他们27人过来助战,而当年吉打每年都得进贡两百头大象给泰国王朝。这27位华人到来助战后,就居留在此地。当中有洪百甫及郑天恩两人。关于这段口述历史,则待有心人去做进一步考证了。

吉打的发现乾隆古墓,极为重要,证明了华人在那个年代就已经来到了吉打,它们也是目前吉打发现最早年代的华人古墓。

 

 

 

注释:

 

1、傅吾康、陈铁凡合编《马来西亚华文铭刻萃编》683页。马来西亚大学出版部,吉隆坡,1985年。

 

2、古墓文字:      乾隆岁次丙午年仲春吉日

皇清   顯考栖梧朱公之墓

孝男   健生    三逹(?)桂生    雁(?)生   文隆(?)  江生   岳(?)勝   進生    出嗣子 成光  同立石

 

3、黄存燊等著、张清江编译《新马华人甲必丹》114-115页。新加坡亚洲研究学会,新加坡,2006年。

 

附:

 

“中国”与“支那”

吉打“Kampung China”,当地人都叫“甘榜支那”,尤其是暹佛寺均做此写。

China/Cina就是中国或中国人。Kampung China的翻译,较贴切是“甘榜华人”。根据学者们研究,“支那”在千余年前佛经的中文翻译时曾经采用过,那是指昔时中原皇朝政权管辖范围地区的国家(当今的中国)。虽然佛经很早就采用支那,但已是个历史名词,尚未被赋予贬义,况且当时还没有“中国”这个国名。

上世纪日本侵略中国时,故意再使用“支那”来称中国,显然是带有贬低含意。日语的中国叫做“Chuugoku”,日文则写作“中国”,与简体中文的中国一样。既然日语日文都有中国的读音及文字,何必又再借外语的“China/Cina”来翻译为“支那”。我们马来西亚华人在日剧时代,也遭殃地被称为“支那人”,日本人欺人太甚,真的令人忿忿不平。

中文本就有“日本”这个国家的中文国名,倘若我们也依样画葫芦,借英文的“Japan”翻译作“街边”来称日本,我相信日本人也会不高兴吧!

历史上影响中国的有三大朝代——秦、汉、唐。相信China是源自秦朝,如果以闽南语念“秦仔”,发音就是“Cin’a”,早期的马来语、峇峇娘惹语亦是以“orang cin”来称呼华人,还有泰语亦然“Khun Cin”,读音均接近闽南语的“秦”。汉朝影响更大,当今的“汉族、汉语”,都是受到汉朝影响而流传迄今。唐朝则影响南方一带,闽粤人是自称为“唐人”,我们马来西亚华人极少自称为“中国人”,通常均以“唐人”自居,比如把华文学校称为“唐人学堂”等等,所以,Kampung China亦可译作“甘榜唐人”。

<学文>2018-2(总第14期)。2018年10月15日。图文:李永球
略作修订

脚踏浮律代代

马来民族有一种糕粿叫做“Pulut Tai Tai ”,四方形,色呈蓝白相间。市面上糕贩每天都有售卖,在北马华人婚礼迎亲或一些活动茶会上,它是一个主要的小糕点。Pulut Tai Tai是以糯米加椰浆(椰奶)及蓝花汁蒸熟,吃时蘸上一种酱料——咖椰(椰浆、糖及蛋煮成的甜酱),糕粿是咸的,咖椰浆是甜的,两者配合之下,香味四溢,咸甜可口。
Pulut Tai Tai也叫做Kuih Pulut Tekan,华人民间直接音译的“浮律代代”,或叫做“咖椰粿”、“蓝花粿”。盖因乃蓝花(Bunga Telang,蝶豆花)染色而成。在北马一些福建人的口中,它还有一个特别的名字——脚踏粿。顾名思义,即是用脚踏的糕。
第一次听到脚踏粿这个名称,感到纳闷,这种粿怎么会与“脚踏”有关系呢?
其实是本人孤陋寡闻。古早的浮律代代做法,真的是用脚踏出来的。首先采集蓝花晾干备用,再以糯米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浸水,另一部分浸以蓝花泡水后的蓝色汁,然后一起倒进一个盘子里,加上椰浆及盐蒸熟。熟后倒进一个铺上香蕉叶的方形木盘里,再取一块比盘略小的木板盖套上,人就站上木板盖上踩踏,以使到糯米结实成团,不然糯米松松散散,既不成形也不可口。
方形木盘及木板盖都是手工钉制而成,盖子较木盘的口略小,刚刚好套上去不留缝,这样才不会使到糯米从隙缝挤出。到了晚上又采用石头或石臼来压住,以使到糯米结实可口。
古早的做法,到了今日已经不适合。当今的做法是糯米蒸熟后,倒进一个方形钢盘子,再用手挤压,或者以重物如石臼、大石头挤压,或以手动机械挤压器等等。脚踏粿的脚踏已经成为往事只能回味!
或者大家觉得脚踏不卫生,其实它是有用香蕉叶及木板隔开,是可以接受的。另外,北马的摩诃粿,古早时期的做法也是叫小孩子双脚套上面粉袋,去踩踏半液体状的面团,旁人在旁添面粉使之结实。当然今日摩诃粿已经不再脚踏,而是用木板棍或机器搅拌,也有用手搓的。今日还有脚踏的糕点吗?中国还有,不过不是脚踏浮律代代,只要上网搜索就可看到图文并茂的脚踏糕。

星洲日报·副刊。图文:李永球。2019-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