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開泰為何離開太平?

黄开泰


黃開泰是誰?在今日問起太平市民,知悉者剩不到寥寥幾個。欲知其史,就得從太平新港(甘文丁)福建公塚的一塊墓表說起。
1994年間,我到新港福建公塚去做田野調查,在一個墳墓旁邊發現一塊墓表。墓主是呂基永,謚號承風,逝世於1936年,其墓碑頂端詳列祖籍地,即福建南安卅九都,子孫名字為,男:振興、金成、金團、尚盤、尚發;女:玉壽、九子、玉慈、玉靈;孫:文土、文于、文獻、文榮、文清。兒女名字與墓的右肩石鐫刻的英文人名有出入,即:SONS:KIM SENG、KIM THUAN、SEONG THOOI、SEONG PHUAN、LYE HUAT;DAUGHTERS:KOW KIAH、GAIK SEW、AH CHEE。五名兒子的中英文名字,對照得出的是金成(KIM SENG)、金團(KIM THUAN)、尚盤(SEONG PHUAN)、尚發(LYE HUAT),其中的振興,可能就是SEONG THOOI了吧!中文的女兒名字有四個,英文只有三個,即九子(KOW KIAH)、玉壽(GAIK SEW)、玉慈(AH CHEE),卻漏掉玉靈的英文名字。可是在墓表裡,卻說男女各有四名,孰是孰非,真的無法弄清楚。
墓的左肩石,鐫刻呂氏的生卒日期,中英文的日期同樣有出入,中文是:生於皇清同治六年丁卯十月初十,卒於民國廿五年丙子五月十六日,即英一千九百三十六年七月五號。英文是:LOO KEE ENG BORN 1866 DIED 5.7.1936。同治六年為1867年,不是1866年。而民國廿五年五月十六日即為1936年7月4日,非5日。
在墳墓的前面右側,立有一塊石雕墓表,那是其女婿黃開泰所立。墓表文如下:

呂公生平略歷
公原籍福建南安三十九都樸里鄉九甲人,諱基永,謚承風。仲弟基當,季弟基伏,公居長。少有遠誌,壯年南來,即充吡叻太平新港門福輪公司之職工,勤儉耐勞,嗣有積蓄即去職,自立專營運貨車,並營伐木供礦需。由是事業日進,頗有弗克兼顧之虞,始函促仲季二弟南來為輔。將近中年,感覺不孝有三之嘆。故先娶周母,後旋梓復娶曾母,幸氏賢淑主持中饋,家治井然,而椿萱尤尚並茂,家庭怡怡如也。當此之際,泰適佚職於美泰礦業公司,蒙公不棄,妻泰以周母所出之長女,當泰未得志時,常受公惠,實感五中。茲值泰事業稍得如意,方圖寸報,詎意天不假年,公竟於民國廿五年五月十六日棄世于舍下。嗚呼痛哉!公享壽七十,男女各四,內外孫廿餘,亦可稱為福壽完人矣。惟泰因素蒙恩澤,寸報未及,於心有感,爰于拭淚之餘,濡筆誌其崖略,聊以補報云尔。
暹羅國西勢礦商
南安美林鄉黃開泰泐石

黃開泰應該有受過私塾教育,墓表文采洋溢,真情流露,他曾在1921年黃務美的喪禮上兼讀祭文,可見文化根底深厚。文中提到呂基永的生平事跡,呂公少壯南來在太平新港門(新港)福輪公司工作,有了儲蓄就創業,經營運貨車及伐木供礦場所需,事業有成,就寫信叫來兩位弟弟協助。中年時在太平娶周氏女,再回去中國家鄉娶曾氏女,通常在中國家鄉另娶妻小,一方面是為了照顧年紀大的父母親,一方面則希望生育兒子以繼承家鄉祠堂的香火。
而黄開泰本在美泰公司(太平富豪黃務美的錫礦場)任職,後來失職,幸虧呂公不嫌棄,把大女兒嫁許配予他,又經常受呂公恩惠,正當開泰事業有成,方圖報答恩情,呂公卻逝世了,令開泰痛不欲生,故立碑記載心中的遺憾。
呂基永事業有成,卻甚少在社會活動,在1931年《太平福建會館落成鏤碑記》上,記載他捐助十元。而開泰則是一名富商,1948年太平江夏堂碑誌裡,他不僅擔任建築暨重修發起人之一,且在捐款方面名列榜首,捐助兩千元。
黃開泰自稱是暹羅國(今泰國)西勢礦商,他先定居太平,後來到泰國南部發展,從事錫礦業,因而發跡,富甲一方。雖然在暹羅經營礦場,不過還是來往太平暹羅之間,畢竟家人親戚都居於太平。1941年12月8日日本南侵東南亞,直到1945年8月日本投降,馬來亞重回到英殖民地政府的手上,和平後,他還是來往太平暹羅之間,過了一段時期,忽然間他舉家遷居暹羅,就不再回來了。為何他會選擇離開太平呢?實乃一個謎,無人知曉。
1997年,太平一名墳墓建造商黃亞九(1930-2001)先生告訴我,黃開泰之離開太平,是因為擔心本身及家人被綁票之故。原來和平初期,日軍把軍火分別交給會黨與馬來亞共產黨,希望他們能夠奮起抵抗英殖民地政府。可是其中一小部分武器卻被不法之徒獲取,結果有一些拿起武器幹起非法勾當,其中有一批是專幹綁票的,太平市裡有一些富豪被綁勒索錢財, 當中有義成公司的陳姓經理,他唯一的兒子被綁票,結果因報警而被撕票,據説照顧孩子的廣府籍阿嬸(女傭)因此事傷心過度而精神失常。
到底當時社會有多騷亂,請看看當時報章的新聞吧:“……十四日小直弄市咖啡店東林某被匪勒去現款八百元,同日另一名咖啡店東亦接獲勒索函一封,令彼須備銀四千元,限於數日內繳交,否則將予以對付,是晚入夜時分,距該地約九英里處,一名同僑王木高,為五名匪徒驅車擄走。轉向木歪路而去,事緣匪徒曾於一週前具函向彼索款二千元,彼以無銀交付,乃不加理,致被縛架,據聞當晚警察局於新班附近扣獲車輛一架,乘者二名,疑係與該案有關云。”(《星洲日報》1946年10月24日,第8版)
當年英殖民地政府剛剛入境,必須面對許多事物,尤其共產黨的威脅。因此無暇顧及這些刑事案件。黃開泰對於這些戰後的騒亂現象感到不安,於是作了決定,舉家靜悄悄搬遷到泰國去了,從此在太平就沒見到他的影子。

附:
西勢是在泰國什麽地方?
自從1994年在上述墓表發現西勢這個地名後,就一直尋找它,詢問了許多位馬來西亞老前輩,均無人知曉這個地方。西勢必須以閩南語或潮州話來發音,本地閩南語羅馬拼音是“Say Say”。第一個Say的聲調相當於華語的第一聲;第二個Say的聲調相當於華語的第四聲。
迨2007年,我到印尼蘇門答臘中部的峇眼亞比調查海王陳靈禮的歷史事跡時,在那裡曾聽到當地人以閩南語告訴我,他們的祖先是從泰國的“Say Say”移居此處的。這是田野調查第一次聽到西勢的地名。對於這個地名一直窮追不捨,於是開始詢問泰國人,人們還是不清楚它是哪裡?甚至問了懂得閩南語或華語的泰國人,包括老中少年人,他們依然不知,甚至表示不曾停過這個地名。可見這個地名十分棘手,欲尋找它可謂困難重重。
所謂眾裡尋他千百度,它在燈火闌珊處。最後在許雲樵編《南洋華語俚俗辭典》裡找到了它,該書22頁收錄西勢:“西勢(潮sai si)暹羅灣內之西海岸。”。在28頁也收錄東勢:“東勢(潮tang si)暹羅灣內東海岸諸地。”
暹羅灣在哪裏?即今日之泰國灣,範圍頗廣,位於泰國南部的海灣,越南、柬埔寨在它的東部,泰國、馬來西亞在其西部,東南面通往南中國海,全長720多公里。東勢與西勢的地方,到底是在哪裡?一時也分不清楚,個人推測東勢可能就在暹羅灣的泰國南部東海岸處,即今北大年、宋卡往北上地區。西勢可能在印度洋的泰國南部西海岸處,即今馬來西亞玻璃市往北直到緬甸南部為止。
這只是個人的推測,確實地點,尚待專家指正一番了。

撰於2018年10月1日。
注:感谢欧阳明智(Marc Opper)博士提供《星洲日报》旧新闻资料。
《学文》2019年第一期(总第十五期),马来西亚学文社出版,2019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