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湖的“翠臂擒波”

太平湖的翠臂擒波

一提到太平湖的八景,從報章或一些文章上,人們幾乎都說是許建吾老師命名,這個說法並不正確,許建吾只是提議者,真正命名是太平華聯中學的一班師生。

在1962年的華聯中學校刊裡,就詳細記述八景命名的始末。高坤鎮(高三三組)在〈太平湖八景‧序〉說:“昔之燕京八景與西湖八景,皆由士人所訂,許(建吾)先生擬仿其法而加以嘗試焉。遂於本年第二學期之始,由高中三年級三班各選男女同學3人,共18人,並邀請畫師陳源興先生及其得意門生,共任勘景工作。5月11日,吾儕廿餘人,假湖邊憩園商訂八景名稱並請陳先生指導作畫,攝影則由筆者充任。原擬八景為:(一)角樓夕眺(二)高崗哀猿(三)鐵騎尋芳(四)曲橋觀月(五)春島幽情(六)竹韻琴音(七)平塘垂釣(八)翠臂擒波。經再三思考後,修訂如次:(一)皇崗聽猿(二)碧水紅蓮(三)曲橋待月(四)春島幽情(五)竹韻琴音(六)平塘獨釣(七)翠臂擒波(八)鐵騎尋芳。同時,決定為每景作文一篇,詩一首,畫一幅,影一幀……”

每个景点都附有一幅画、一张照片、一首詩及一篇文章。且都註明畫、影、詩、文的作者。這些資料告訴我們,命名工作是由他們師生一起完成的。

經過40餘年,八景的景點發生了一些變化,一些景點已經名不副實。在〈鐵騎尋芳〉文中,有這麼描述:“遊人中,究鐵騎之士最盛,可謂多於堤畔之草。男女青年每於黃昏之際,自乘腳車,環湖以行……”可是現在腳車少見,“鐵騎尋芳”就顯得與時代脫節。“皇崗聽猿”基本上也消失了,蓋因附近的發展迅速,猴群漸少,想聽猿叫聲也難。至於“春島幽情”,那是指湖中一個小島,有兩橋相接,島上有個亭子,常見情侶在此浪漫,尤其夜幕低垂,對對情鴛,竊竊私語,別有天地矣。可是亭子消失已多年,現在尚有“島”,卻不見什麼“春島幽情”了!

經常帶團導覽太平的歷史文化古跡,當講解“翠臂擒波”景點時,我會引用一位女作家對此名稱的說話。她說太平湖雨樹的“翠臂”好比一個男人的手,湖“波”的水好比是女人,翠臂擒波就好像男人在辣手摧花,粗獷地欺負女人,她建議改為“翠臂撫波”。每當我說到這裡,往往可見一些男士在暗地裡偷笑,翠臂擒“波”令他們遐想聯翩,甚至想入非非。到了今天,人們還是接受翠臂擒波這個景名,此名取得傳神,不是說改就能改得掉的。

如今,翠臂擒波名列八景之首,成為國際著名景點,均因為它那美麗的雨樹,寬大茂密的枝杈伸展過馬路,觸碰湖波。我們都得感謝英國人自1879年從南美洲移殖雨樹到太平湖來,才有這樣旖旎的景觀,也得感謝許建吾師生們為我們留下這個傳神的名稱。

許建吾號稱“快樂詞翁”,90年代逝世於香港,其人生性風流,經常在太平湖畔的咖啡餐廳自酌,寫得一手好詩詞。他的詩詞有被編為歌曲,其中《追尋》最為著名,最後兩句是重複的“我哪能忍得住喲!”,據其學生們說,那是指男女間的事,真相是否如此則不得而知。呵呵……好妙的一句——我哪能忍得住喲!

星洲日报·文化空间·田野行脚。图文:李永球。(2009.9.13)

6 則迴響於《太平湖的“翠臂擒波”

  1. 那天跟光华老总胡锦昌见面聊天,他说他很欣赏你对地方文化深入其境的田野调查,那种草根精神是都会文明的溃散,我们过去了时代还在,但传统文化种种也就跟着烟消云散,还好有你为我们传承,保留那一点点烟火不灭!

    • 钟可斯兄光临寒舍,真的蓬荜生辉啊!
      啊,哪里,哪里。你们过奖了。只是兴趣这种田野工作,谈不上什么传承啦。呵呵……
      欢迎再来,多多指教耶!

  2. 李老师你好,很早以前就已经听闻你的大名。
    身为太平人,我们无时无刻都因太平湖引以为傲。但是,小弟我有个小遗憾,我们这一代的年轻人,或许有听闻这八个景色的名称,但是,我从来没有在书籍上、报章上、以及网络上看到有文章详细介绍这八景的真正地点。
    同时我也爱好摄影,希望可以摄下这八个景点,在雨树还屹立不倒时,留下太平人最骄傲的那一个太平湖。我的一个小愿望。
    还望李老师你指点指点,如蒙回复,实乃我的荣幸。
    祝,身体安康。多谢!

    • 八景早就有人拍摄了,这些照片很多,只是你没注意而已。
      既然你这么热心想拍摄下来,很简单啊,就快点进行吧。
      不过有些是活景,不固定的,你得自己找个好角度来拍了。
      祝你成功。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