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可以讓素食者吃葷?

祭祖不能后人的喜欢选择,而是事死如事生,依据逝者的饮食习惯及“礼”来祭祀。

印裔同胞也懂得祭祀的道理,会根据先人对饮食喜好而供奉有关的食物、酒、咖啡、茶、香烟等等。

讀者陳成意針對拙文<不要逼祖先吃素>而在《星洲日報•溝通平台》發表言論,向我討教。本來都不想回應這類文章了,可是一些朋友來電或短訊叫我一定要回應之。

中華傳統祭祖是“敬神如神在”。祭祀前必須先請神(祖先),古代是向南方請神,現

在是在家門口外燒香請祖先到來,然後卜杯(投珓)問祖先到來了嗎?最後又卜杯問祖先吃飽了嗎?祖先吃飽後就焚燒紙錢,把祖先送回天上。我們通過傳統儀式,絕對相信祖先是到來享用祭品的,這是一種“精神”!至於祖先是否真的有來享用,那又是另一個問題。所以陳君置疑的一個人死後能不能享用後人供奉的食物還是一個問題?對我們而言是不存在的。

陳君認爲動物都不會很快樂,很輕松地讓人宰殺。這個問題放在植物方面呢?植物會很快樂,很輕松地讓人連根拔起、切割、採摘嗎?我相信一切生物都不會快樂輕松地接受。根據專家的說法,植物沒有神經當然不會有痛的感覺,可是在被砍割摘切時,卻會自己分泌膠狀液體來自我療傷,保護傷口。

他說不反對我的葷食祭祖,只是不要單單爲了祭拜而刻意奪取一條生命。

我們的傳統爲了祭祀是允許殺生的。殺生祭祀有着神聖的意義。《禮記•祭義第二十四》有“朝事”和“饋食”之禮,前者以血腥的血肉放在爐炭上焚燒,發出膻味和香味及夾雜着火焰,用此氣味報祀祖先的氣(魂)即神的,這是教導衆人反思本始。後者以黍米飯等和盰肺首心,夾雜兩罐醴酒等,用這些飲食來報祀祖先的魄即鬼的,這是教導本族人們彼此相愛,上下用情相親。這可謂是禮的極致。(《禮記譯解》下,689-690頁)

他說以素食祭祖是愛心,並不是強迫之意。並沒有用槍強迫家人一定要用素食祭拜,而是耐心解釋其原因和觀念。

有沒有強迫,我不想與他爭辯,大家不妨去看我的舊文章就可知了。況且很多“強迫”都不需要用槍的,這一點他就不懂了。其所解釋的原因和觀念,並不是絕對真理,這一點大家必須清楚。某些宗教師對於中華傳統民俗就是經常歪解貶低,於是某些人被誤導了,許多人在看了我的文章才知道原來真相並非如此。

他說如果逝者了解素食意義,他相信逝者會開心地接受這份美味的飯菜與溫暖的愛心。

這叫做自以爲是!要就生前跟長輩解釋原因影響他們吃素,不然死後才自以爲是地說他會接受,未免荒謬了一點。倘若陳君的說法可以被接受,那麽我們也可以向素食的逝者解釋葷食的原因觀念,讓逝者了解祭葷是古代的神聖禮儀,我相信逝者也會高興地接受葷食的飯菜與溫暖的愛心了。按照他的邏輯,當陳君百年後,我們都可以在他的靈前殺生祭葷,然後解釋原因觀念,我也絕對相信陳君會開心地接受我的美味飯菜與我對他的溫暖愛心。因爲這不叫做“強迫”!

新加坡九大宗教組織在聯辦宴會時,來自台灣的某位出家人強調不要殺生,以素宴最好。結果引起其他宗教的反對。最後宴會有葷有素,皆大歡喜。此宗教師就是以爲素食最有意義,大家都應該會高興地接受。可是在人們的反對下,他只好收回成命。友人也向我投訴說人們在辦葷宴時,都會尊重素食者而另備素席。可是辦素宴者,何曾尊重葷食者而另備葷席呢?難道葷食者無需尊重,他們會很樂意地接受素食?

任何宗教、風俗、人士(包括逝者、葷食者、素食者)都應該獲得尊重。拙文的目的就是告訴大家學習尊重人家。不要將主觀的觀念強加在人家的身上。只有尊重,我們的世界才會更加溫馨和諧!

 

星洲日報《星洲廣場•文化空間》【田野行腳】專欄,圖文:李永球。2010年1月10日

修訂於2010年10月26日

4 則迴響於《也可以讓素食者吃葷?

  1. 这个课题非常敏感,也非常主观。

    我个人就是站在素食主观的家庭和荤食主观的家庭中间,结果我的婚宴以一半荤食一半素食的方式进行,皆大欢喜。

    如今,我还是这两者的磨心,再面对这一类问题,我已经神志不清,头昏脑转了。

    最近,我已经不再回应家婆和母亲的提问,我只回应:“不知道。”“不懂怎样讲。”甚至假装听不见或转移话题。

  2. 有些好原住民的傳統認為是,動物、植物都是萬物循環再生,我們也只是其中一環,所以我們當然可以取用資源,因為我們死後也是資源,前提是,不可濫殺濫捕,需要用多少才取多少。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