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喪禮的飲食規制

事死如事生的祭祀祖先,其中一个要义就是要我们尊重祖先。

正當我與陳成意在交流關于素食或葷食祭祖問題時,忽然冒出林素燕君的鴻文〈論祭祖方式和供品〉(1月13日《言路》版)。拜讀後發現整篇文章與葷素祭祖毫無關系,只不過在討論素食與慈悲不殺生。既然離題了,根本無需回應,可是我對其引經據典高談闊論的兩點感到興趣,所以才撰寫了本文。

一、孟子說︰“見其生,不忍見其死,聞其聲,不忍食其肉。”在某些素食宗教的書冊里也會見到這一段文字,往往都被主觀解讀為孟子提倡素食。事實上,這只不過是儒家“仁”的思想哲學,孟子不是素食者,他也一樣行儒家之禮以葷祭祖。就如提倡慈悲不殺生的釋迦牟尼,他本身也不是素食者。仁慈與素食是兩碼事,不可混為一談!

二、《禮記》云︰“期終喪,不食肉,不飲酒。”林君解釋說︰“意思就是在父母服喪期間,在除服之前,都不吃肉和喝酒。”此句整句原文是“期,終喪,不食肉,不飲酒,父在為母,為妻。”應該解讀為“一年服喪期間不能吃肉,不能喝酒,是因為父親在世時為母親及妻子服喪。”林君不僅斷章取義,而且錯誤詮釋為父母服喪。

如果有人解讀這一句就是孝子得素食,那更大錯特錯,它與素食祭祖更是風馬牛不相及,與之相提並論就偏頗。這一句只不過是《禮記》里孝子飲食規制的其中之一,其餘尚有︰“在大夫的喪禮中,嗣子、家臣之長,眾孫都喝稀粥。屬下的眾家臣都吃粗飯、喝水……”、“下葬之後,嗣子就吃粗飯、喝水,但不能吃蔬菜、水果……小祥練祭以後可以吃蔬菜、水果,大祥以後才能吃肉。用杯碗盛稀粥喝,不洗手。用手從竹呂中取飯吃要洗手。到可以吃蔬菜時,用醋醬腌漬吃……”、“服期喪,頭3天不吃飯,然後吃粗飯,喝水,不吃蔬菜、水果。3個月後下葬,然後可以吃肉喝酒”等等。

《禮記》里的飲食規制分等級,也分輕重,古代的這些規制是要我們在失去親人時,不去享受美好的平時生活,吃,要吃最粗糙的;穿,要穿最粗糙的。而這種粗糙飲食並不等于素食,對于古代喪禮來說,素食也屬于“美味食物”,重喪期間連蔬菜水果也不可吃。隨時代的轉變,這些飲食規制漸漸淘汰了。

然而,林素燕君這邊廂置疑我是否要依據古代的祭祖方式,那邊廂卻斷章取義引用古代的文獻反駁我,自相矛盾。至于她提問的燒紙錢與是否要“依古”等問題,這些早在幾年前我就與讀者交流過,這裡不再重復贅言,請翻閱我的舊文章如〈回到2千500年去〉等等,就會找到答案。

還有陳愛梅君也發表〈尊重祭品準備者〉(2月1日《言路》版)參與交流,我只想說的是,其言論在祭祖方面就認為要尊重祭品準備者,另一方面,卻要我們尊重素食的佛寺和斗母宮,同樣自相矛盾。

我們看一項民俗,最重要就是它的背後意義。傳統祭祖的事死如事生,就是要我們學習“尊重人家”。如果不懂得此點,卻一味執自己的才是對的,那麼再討論下去就沒意思了。關于葷素祭祖問題,我的回應就到此為止!

星洲日报·文化空间·田野行脚。李永球(2010年3月21日)

25 則迴響於《古代喪禮的飲食規制

  1. 看了你多篇文章,才知道被佛教误导多年,原来拜祭荤物是我们老祖宗的传统。看到华人佛教徒的极端思想,感到失望,我将决定脱离这个极端的宗教!

    • 是的,佛教为了争取教徒而不择手段,所以就会有人讲谎话。尤其是吃素方面,释迦牟尼都吃荤,怎么我们拜荤物就会有业障呢?
      你无需与他们一般见识,无需脱离佛教。反而应该在佛教界为正义说话,令他们明白自己走得极端,做错了事,这样佛教才会有救!

  2. 赞同,仁慈与素食是两码子事,君不见希特勒也是素食者,但他可是举世闻名的杀人魔呀!
    如果用荤食祭祖可以跟“杀生”相提并论,有违佛理,那么千千万万没有履行全素进食者,包括南传、藏传佛教修行者等,岂不是都成了佛教的“敌人”,因而必须要赶尽杀绝不可?
    咔哪噻!

    • 对,有理!
      那些佛教徒就是认为素食者都是慈悲的,并把素食与慈悲硬硬拉在一起。希特叻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又把我们祭祖荤品莫名其妙地贬为造业。又说我们烧纸钱不环保。而他们佛寺里开冷气就环保?总之,我们的传统都是不对的,他们的全部都是对的。烧纸钱与环保怎么可以混为一谈呢!

  3. 容鄙人再补充一句:并非所有佛教徒都是素食者,佛教和素食大概也是两码子事?
    佛教从来不教人走极端的……球兄的粉丝们,原谅那些愚昧的执著的佛教徒吧!呵呵~

    • 佛教本来与素食是没关系的,是传到中国时才演变成素食。对,原谅那些无知执著的佛教徒吧!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4. 我敬佩球兄作完整的注釋。
    我最討厭那些“識少少做代表”的人,
    尤其是斷章取義博得他人歡喜誤導子弟。

    這種人,
    如是佛家徒的話,
    早已經犯上身口意三大業障嗎?

    我佛慈悲,球兄的完整解釋,給我佛還清白。
    功德無量。

    • 对,那些“八无了,扮代表”(福建话)的人,卑鄙极了。歪解原文,误导人们,实在罪过。
      礼记里都不是这么说的,竟然断章取义。她的确犯了严重的口业。我们原谅她的,念佛为她消业障吧!南无阿弥陀佛!

  5. 我是佛教徒,可是实在忍受不了新生代的佛教徒的所作所为。佩服李先生的敢怒敢言。
    著名人类学家李亦园曾经说过丧葬仪式与文化概念的冲突,还有反仪式主义的仪式,这些全在李先生的文章可以看到,可见佛化丧礼早就制造许多社会问题,他们的反传统仪式,就是在消灭我们的文化。可是许多佛教徒还是不明白,竟然被牵着鼻子走,悲夫!

    • 唉,我也不认同他们的作法。
      李亦园是我敬佩的人类学权威。那些反驳我的文章者,相信他们都没看过李氏的书,不然肯定不会这么执著己见。

  6. 关于这几篇文章,阅读后觉得陈成意胡言乱语,林素燕误导大家,陈爱梅语无伦次。
    陈成意说没拿枪强逼大家拜素。难道强逼都需要用到枪?此话太幼稚了。一些佛教徒被家人“强逼”信仰基督教,完全不用枪。他有什么感想呢?
    林素燕断章取义说孝子为父母服丧不可吃肉,如此做学问的态度,将会害死大家,误人子弟。罪过。
    陈爱梅要祖先尊重我们祭品准备者,但是却要我们尊重佛寺里的佛菩萨,双重标准,很明显偏袒佛教。她常在电台发表言论仗义执言,却偏心一方,曝露狭隘的心胸。
    我是佛教徒,现在只信仰南传佛教,已经作决定退出极端的北传佛教。恢复烧香,烧金银冥纸,拜荤。恢复一切我们优秀的传统风俗。

    • 这三个人间菩萨尊者,不提也罢。一提就失望。唉……
      陈成意连什么是强逼都不懂。林素燕最糟糕,断章取义误导人。陈爱梅则只为了出一口气,偏袒佛教。
      但愿他们三位菩萨,不再执著沉迷不悟,生生世世聪明智慧,智慧如海!

  7. 球兄,這篇文章等到我脖子都長了幾寸,還好都放上來了。看你的文章好像看美女一樣,百看不厭。

    蠻人有時候就要給點kasi他看,不然他以為你就是三腳貓。那些人膽敢挑戰你,真是“七月半的鴨子”,呵呵

    • 哦,翁兄啊,对不起,让你成为长颈鹿了。嘎嘎嘎!看美女当然爽啦,文章有什么好看呢!我本来就是三脚猫,世人欺我,骂我,笑我,鄙视我,我都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8. 我總覺得我國本土化的南北佛教比較包容懂得互相尊重,
    反而外來的佛教團卻不尊重我國本土化佛教,
    一意孤行要本土人跟著他們走,
    好像唯我獨尊一樣
    到底他們是否有尊重我國本土化佛教呢?

    分析來看
    他們已經時時刻刻分分秒秒都犯上身口意業,
    比殺生祭葷更深重,
    地藏菩薩要拔救也困難啊!

    希望各界南北佛教徒以平常心來看待,
    尊照釋迦遺教以戒為師,
    佛法浩瀚八萬四千法門,
    樣樣法門都能通往成佛之道,
    為什么要自我執著這一切世眼所看到呢?
    這是在考驗我們的初心吖
    所謂
    菩提本無樹,何处惹尘埃!

    還是老實念佛,
    南無藥師如來。

    • 我国传统佛教已经灭亡了啦。
      这些极端佛教团体走极端路线,早晚令佛教走向另一个极端世界去,可怜。南无药师如来!

  9. 硬说外来佛教团体偏激,却不认为本地佛教团体偏激,亏楼下的客人还敢在这里喃喃自语……
    快把李天师的照妖镜拿来!

  10. 何谓“本土化佛教”?
    本土化佛教的信仰者就不曾对传统华人习俗展开严厉的批评和攻击吗?
    反对荤食祭祖的声音难道就不是来自本地佛教团体以及其愚昧的执著的信徒们吗?

  11. 素荤的讨论,原本是可建立在理性的基础上,不过,来这看一看,还是和巫统一样乱扣帽子。
    李永球先生近年来以民俗专家自许,并拥有一班粉丝,实在是件可贺的事。不过,在素荤的辩论当中,李先生却急着替提出不同意见的陈爱梅乱扣帽子,说人家偏袒佛教。陈小姐在她的“请尊敬祭品准备者”文章中,完全不引用任何经典,也不谈宗教,而只是提出尊敬活人的看法。
    巫统把支持火箭党党成支持共产党,此举倒像李永球先生和他的粉丝们的思维。
    马来西亚要进步,我们还有好场的路要学习。

    • 来说是非者,正是是非人!阁下一来很没礼貌!给我扣上“民俗专家”(我从来不接受这个帽子)的帽子,就如你所说,与巫统一样乱扣帽子,你也犯上这个毛病啊!呵呵!我不会与你一般见识!只会天天念佛号,回向给你,愿你聪明智慧,早脱六道,觉悟成佛,阿弥陀佛!

  12. shou hui 偏袒陈爱梅的狐狸尾巴露出来了。看来他心机很重。他说爱梅的文章不谈宗教。请问文章里的“尊重佛教、斗母宫”字眼不是谈宗教吗?李先生对shouhui太客气了。对这种人应该“干她都傻”,不要啋她!

    • 本以为shouhui是讲理性的,岂料他也是离不开偏袒,主观意识强,更会给人扣帽子。
      其实他们这种人是很可怜的,不能接受不同的意见,不能尊重人家,到最后坚持自己永远是对的。你无需与他们一般见识。我们真正的佛教徒是很有智慧,讲道理的。
      希望我们一起念佛,将功德回向给他们,愿他们聪明智慧,心胸阔大,能接受别人,尊重别人,甚至尊重逝者。请你不要骂他们了,那是造口业的。希望你能忏悔。他们批评我,骂我就由他们吧。反正他们在为我消业障。感恩!

  13. 原来是关于祭祖的问题,经人施一招偷换概念的戏法,竟然沦为尊不尊重活人的问题?真是笑kau死人,笑kau死人了!
    到底是什么人不尊重这些活人?这些活人到底有什么值得人家尊重的地方?

    • 哦,有人告诉我,那个女菩萨又写文章针对着我来(却没写上我名字),内容都是曾经跟我争辩过的课题。她还在喋喋不休,一直坚持她的立场。整篇都是情绪化的言论,可见只为了出一口吞不下去的怒气!
      请阁下不要与她一般见识,我们无需介意。我们念佛吧。我们吃三个小时的素吧!功德回向给她,愿她早日聪明智慧,了断生死!
      有个故事说一个老和尚有一天背着一位美女过河,小和尚心中忿忿不平,因为老和尚教他们男女授受不亲,可是自己却背少女过河,过了三个月,小和尚终于向老和尚争辩了。老和尚说,当我过了河就将美女放下了,怎么你还背着她到今天呢?所以,我与之交流素荤祭祖问题后就放下,可是她还是背负到今天。阿弥陀佛,罪过,罪过。愿她早日放下,立地成佛啊!

  14. 试问为何要如此产生执着的心态
    来区别“荤食”和“素食”?
    难道两者都不是食物吗?

    难道“素食”没有生命吗?
    喝的水也有生命,
    必须经过消毒和煮沸,
    或者用过滤器,
    难道这些肉眼看不到的微生物就没有生命?
    如果一致强调“素食”,
    那么就干脆不用喝水,过滤水,甚至矿泉水!

    不要忘了我们呼吸中的空气也有微生物,
    更不要忘了生病的时候所服用的中药和西药!
    服用药物去除肚子里的蛔虫!!!!!
    这也是“杀生”。

    再说,如果有一天身边没有“素食”的话,
    难道要“辟谷”不食只喝水吗?
    忘了,喝水也是杀生!

    难道素食者都能回避以上!
    南无宝生如来,
    真是人间活佛。

  15. 我是密宗修行者。我也看不过极端汉传佛教徒的所作作为。他们批评华裔的祭祖用荤的物品不对,又批评人家烧金银冥纸品是迷信的,不环保。
    我虽然是佛教徒,但是我要说真话。难道用荤的有错吗?释迦牟尼,密宗,南传也是吃荤的。要批评就先批评我们自己,不是去批评别人家。
    烧纸冥品迷信吗?不环保吗?我们自己密宗也有火供,烟供,烧的东西比华人民间信仰更多,花更多钱,更污染。难道我们也是迷信的?我们的火化尸体也是不环保。为什么不先说自己呢?
    我呼吁有智慧真见的佛教徒都要支持李先生,他说的都没错!是我们太过分了。

    • 哎呀,这里热闹了!感谢你们这些有正见的佛教徒来相助,讲真话!我们有正见的佛教徒肯定都讲真话。不会为了自私的理由而作出伤害他人的说谎行为。感恩!!
      对,烧纸等与环保不能相提并论!拜荤吃荤如果造业,那么我们得先将矛头指向释迦牟尼。可是为了佛教,他们都不敢讲真话!不敢批评佛祖!

  16. 感恩樓下的澄清和支持球兄。
    您談到密宗的火供,
    為何至今漢傳佛教徒不敢正面下文批評呢?

    我不反對火葬,
    事實上,火化尸體也會造成空氣污染,
    為何沒有人敢批評呢?

    希望您多發表。謝謝。

    • 哎呀,有嘴说别人,无嘴说自己啊!
      他们对于密宗的火供及火化尸体一定赞同,即使不赞同,当然不敢批评,这么就把佛教丑陋撕开给人看到了。

  17. 我是北传佛教徒,我也来支持球兄的论点。
    我的亲人往生,极端佛教徒就叫我们不可哭,不可烧纸,不可烧灵屋,还要我们8小时不可搬动尸体。后来在球兄的文章了解事情不是这样的。
    8小时不可搬动尸体也有两个设法,一个说可以搬,一个不可搬,叫我们相信谁说的?不可哭更是毫无道理。连禽兽也会哭,我们亲人往生了,竟然叫我们不哭,要高兴。简直骗鬼!
    烧纸烧灵屋是我们的文化,竟然被批评是浪费,不环保,祖先收到就会长住地狱,不能往生极乐世界。看到一些出家人更浪费,更不环保,可是没人敢批评。祖先收到会永远住在地狱?请问有谁去过地狱亲眼见到?
    为了破坏人家,什么谎话都说尽。我支持球兄,也呼吁正见的佛教徒一起支持并维护我们的传统!

    • 太好了,太好了!
      只要有智慧,深懂佛陀的八正道的佛教徒愈来愈多,那么,佛教就有救了,佛教有希望了。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18. 如果荤食者乃是佛教团体/信众的“最大的敌人”,或许他们就应该责无旁贷地发起杯葛肯德基、麦当劳、必胜客、鼎泰丰、海外天、旧街场等国内外餐饮企业集团的运动,福泽众生,而非仅仅针对传统华人文化习俗罢了。
    如果全球生态保育工作乃是佛教团体/信众的当务之急,试想想:与其选择性地批评华人烧香和烧冥纸等,他们岂不是应该更主动地去开展具有实质性的环保运动吗?

  19. 那个陈小姐女居士,写了“尊重活着的人”,读了觉得她非常执著,这种人最可悲。本来要留言点化她,但是其部落是锁死不公开留言,只好借用佛兄您的地方了。阿弥陀佛。
    她的文章:“母親給家裡的觀音、真空祖師、玄天上帝、媽祖和福德正神等拜素,那是她的選擇,別人犯不著翻著古書,指指點點說拜天后應該有血祭,因為傳統上拜天后是血祭。”又“我選擇尊重活著的親人,讓他們自己選擇使用何種祭品!”
    佛教不会这样教导人家执著己见的。这样的道理如果对,那么我们可以祭拜佛陀酒、烟、猪羊鸡鸭了。那也是我们的选择,犯不着佛教徒拿着古老的佛书指指点点说佛教是不喝酒的,不吃荤的。尊重活着的人(其实她是指个人),那么她也要尊重我们,我们就请她(其实就是强逼)吃荤喝酒,肯定她也会欢喜接受吧。
    这样的固执蛮横道理,让人如何尊重佛教徒?我们佛教徒强逼祖先吃素是不对的,我们应该理解事实。不是为了争一口气,不是为了固执己见而三番两次地无理强辩!我是佛教徒也看不过她的歪离佛理行为,不执著者才是真正懂得佛理的人,但愿她消除执著,懂得尊重祖先。阿弥陀佛。

    • 阿弥陀佛,这里欢迎一切不同宗教者来留言。大家尽量不要人生攻击就好。陈女菩萨这么写,正暴露她的执著及丑陋一面。她说拿着古书指指点点,我对号入座,这个人就是我。显然她放不下自己的执著。师父们也是拿着佛书指指点点要我们怎样修行等等的。怎么她专门批评传统,竞不也公正地批评那些僧人指指点点我们呢?
      尊重活着的人,天下肯定就乱,大家都可以用自己的方式到各宗教场所为所欲为,冲突就会爆发。
      我不怪她,这种护教心切的佛教徒比比皆是。往往都被执著冲昏了脑袋。分不清黑白是非,只要是佛教就举手举脚支持。与她讲话多次早就领教了她的执著。的确可怜。
      不执著,就是菩萨,不分别,就是罗汉。感谢你这位讲实话的佛教徒。我们一起加油。不要让佛教毁在极端分子的手上。阿弥陀佛

  20. 謝謝“佛光天”的引述。
    看來這位肉身女活菩薩背著那么沉重的包袱已經多時了,
    為什么仍然無法放下釋懷呢?
    對他有什么好處好糠呢?
    難道就是為了贏勝的一口氣嗎?

    大和尚和小和尚的典故,
    已經非常清楚講述交代。
    原來“看破”和“放下”
    不是人人那么容易可以辦到滴!
    十二因緣的輪回
    就是“無明”和“行”衍生無終,
    看來可要忙壞了地藏王菩薩和其眷屬吖。

    南無大願地藏王菩薩摩訶薩。

    • 我们不要怪她,多念经给她。虽然地藏经已经被承认是伪经。虽然地藏菩萨是受到道教影响才被改造为“地狱教主”的。可是我还是愿意念一声“南无大愿地藏王菩萨摩诃萨”圣号给她。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