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亚松鳄鱼只吃华人?

奉祀苏亚松的苏篮卓庙

庙里告示根据华人传说禁拜洋酒,这与马来民间传说的可以拜洋酒产生矛盾。

上周谈到慕斯达发文章有关马来民间的苏亚松传说,该文提到“当时苏亚松帮华人,杀了很多马来人。马来人无路可逃,只好去找默巫师,默巫师就叫苏亚松去见他。他问苏亚松:我们之前不是亲人吗?为何你会这样?苏亚松答:这是你的问题!他又问苏亚松:我要替天行道收了你,当初我把你当成自己的儿子一样,教会你功夫,但是为何你会这样。苏亚松听了静静没说话。”

华人民间传说没有他杀害马来人之说,而是一位抗英英雄(义盗)。
       
该文叙述“默巫师说,现在你有三个选择:1、你会变成鳄鱼,载人出海捕鱼讨生活,不能伤害人。2、你会变成恶鬼,可以骚扰出海捕鱼的人。3、没说出来。苏亚松闻言后,选择变鳄鱼。于是默巫师念起咒语,苏亚松慢慢变为鳄鱼,在他变成半鳄鱼半人时,师父问要不要解药?他不要。师父心痛的看着他,他竟叫师父下来跟他对打,师父说他太过份了,而且师父早就把他当成自己的儿子了。默巫师继续念咒,最后苏亚松完全变成鳄鱼,游到桑嘉河口(Kuala Sanggar)去了。听说那边也是海盗王躲身的地方。苏亚松变成鳄鱼后,只咬华人,华人老板都怕苏亚松鳄鱼,很多华人老板请求英政府删除红树林的合同。”

这一段与华人民间传说的确不同,苏亚松变成鳄鱼只咬华人,导致华人纷纷把合同退还给英政府。的确耐人寻味。

最后该文又说“直到有一天,苏亚松鳄鱼爬到岸上,张开嘴巴,当地华人看见鳄鱼口里有三颗金牙,纷纷下跪膜拜,说鳄鱼就是苏亚松。因为当时的华人喜欢镶金牙,谁镶得金牙多表示他是有地位的人。过后苏亚松就成为大伯公(土地神)。我们不能叫Panglima Ah Chong,因为只有马来王室委任的人才能把“panglima”排在名的前面,我们应该念成Ah Chong Panglima,以分别不是马来王室委任。每年都会有个祭拜苏亚松的庆典,马来人会送一只羊,华人会送124只鸭来祭拜苏亚松。拜苏亚松不能拜酒,除非是好酒或外国洋酒就没事,本地劣酒在晚上酒瓶会自动爆裂。因为这会使到他想起当初被师父处罚变成鳄鱼之事,有的华人没去拜苏亚松就会带来病痛,霉运或死亡。”

        我们华人民间说苏亚松成神后,不接受祭以洋酒,因为他是被洋人害死的,严禁一切与洋人有关的祭品。马来民间却是截然不同。而且马来民间以一头羊祭拜,华人民间以一百廿四只鸭祭拜,这些均是耐人寻味的内容。

        综合上述,有两点是值得探讨的,一、马来民间传说的苏亚松是个为马来人而与华人战斗的重要英雄,后来忘恩负义,背叛了视他如己出的默巫师,杀害了马来人。如果是这样,苏亚松就不值得我们尊重。然而,我们立庙奉祀他,乃因为他是抗英英雄,他与英政府对抗的劫富济贫义行,获得人们的称赞及认同,所以我们为他立庙。二、马来民间传说指华人杀害马来人,事实上东不曾发生华巫冲突的械斗,拉律暴乱时的械斗,也不是华巫冲突,而是帮派之故,两大派系里各有华人与巫人。当时华人的海山党联合土酋雅·依不拉欣的马来红旗会,对抗另一方的华人义兴党联合苏丹阿都拉的白旗会,历史上,土酋曾经联合海山党攻打杀害义兴党人,后来义兴党反击,在获得红旗会的撑腰下,攻击土酋的城堡并霸占年余,可是这不是华人杀害马来人,而是不同派系的战斗,但是却被有心人说成华巫的斗争。

        虽然传说不是史实,可是从上述华巫民间传说却可了解到有关族群的思维,华人仇视洋人,传说里的鳄鱼只吃洋人;马来同胞则不太喜欢华人,传说里的鳄鱼只吃华人。

星洲日报·文化空间·田野行脚。李永球(2010年9月26日)

4 則迴響於《苏亚松鳄鱼只吃华人?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