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清觀的道人

黑洞洞的火车隧道,令人胆战心惊。张元真道人说当地人是不敢一个人独自走进如隧道,讚我勇气可嘉,其实她更勇敢,半夜三更一个人踽踽独行。(圖:李永球)

來到台北縣山區的三貂嶺,就是為了會晤未曾見過面的太清道人──蔡一玄。

認識蔡道人是通過友人李宗南的介紹,于是冒昧寫信予他,書面來往數年,趁今次赴台時順便拜訪之。

從台北市乘火車到瑞芳站,我就詢問站內的警察,他很熱心,帶我到站內警察局上網,為我查找,卻不果,原來那是個偏遠山區。後來又致電附近警察局詢問,才懂得如何前去。他又帶我去買票,囑我在某站下車,真感謝他的協助,很有“為人民服務”的專業精神!

到了三貂嶺站下車,我幾乎昏厥了,那是個簡陋的火車站,站外只是一條小直徑,汽車也開不進來,原來這里是個偏僻的地方。只我一人下車,一路沒人,遠處有些房子。我以福建話向人問路,一名老婦女不清楚,要我向前走去問其他人。

若不是來找人,這里的山巒河流倒是旖旎迷人。抬頭雙目所及,青綠群山聳立,低頭俯瞰,碧水在群山環抱下迤邐淌流,這樣的靈地,肯定會孕育出不凡的人杰。

在十餘戶的住宅中,終于問到了赴三清觀的途徑,老村民告訴我說經過前面的火車隧道即是。一望那黑魆魆的隧道,一顆心冷了一半。隧道里沒有燈光,也望不到出口,像這樣的隧道未曾走過,實在鼓不起勇氣。至少也要一支手電筒,于是想到雜貨店買,可是這里沒有雜貨店。

站在洞前踟躕不前,心里開始打退堂鼓。不過又很不甘心,難道因為一個隧道而放棄嗎?隧道很可怕嗎?我的膽量、勇氣何在?長年累月跑荒墓野冢皆不怕,區區一個隧道卻令我膽怯懦弱……

在一番自我暗示的鼓勵下,並祈求三清道祖諸位仙佛助我走過隧道,終于生起一股勇氣,于是便邁開腳步走進去。其實黑洞洞的地方會給人一種壓迫感,如一只無形的巨手往身上壓,令人發毛。其實最擔心還是怕有凹洞或毒蛇惡虫,或火車來了怎麼辦?剛開始還可以借著洞外微微光線看清鐵路邊的石子路躡足而行,到了中間,伸手不見五指,也見不到地上的石子路,唯有步履蹣跚,踽踽獨行。心里開始后悔,更感到害怕,也對自己說,這個鬼地方僅此一次夠了,以后打死也不來。

以為三清觀是一座巍峨道觀,豈料只是簡陋又小的鐵皮搭成的房子,向一位身穿道服的人拱手作揖,他就是蔡道人,很驚訝我會講台語,其實我講的是福建話,閩南語即台語也。

這里也住著一位女道侶張元真道人。他們過著清心寡欲的修道生活,清苦過活長得一副仙風道骨。道教的沒落竟到如此地步,與佛教巍巍堂皇殿堂的確相形見絀。

與他們談道,投機極了。他們傳授道教的丹道等予大眾,甚至外國人也來此參道。蒙蔡道人贈送一些書籍,並歡迎我以后來台就在此落腳,我問要付錢嗎?“不必,不必,要就樂捐一些香油錢吧!”他答道。

如此的洞天福地,以后我一定會到來向他們學道,那黑洞洞的隧道算得了什麼?只要一支手電筒就行,觀念已經180度的轉變。

臨別時向他們下跪叩首,像他們的修道之士值得尊敬,好過許多見錢眼開,見利忘義,樣樣講錢,貪婪名貴房車,豪華舒適住所的偽宗教人士。

 星洲日報·星洲廣場·田野行脚。圖文:李永球。(2005·03·06)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