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洪門會--4

独闯台湾洪门会: 暗中招兵买马秘密生存大马洪门地下活动(系列4·完)
2005/03/04
本报特约: 李桃李报道
 

洪门会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个秘密组织,它拥有“天地会”、“三合会”、“三点会”等多个名称。创始人洪二和尚,法名提喜,又称涂喜,又称洪李桃或李桃洪,俗名郑开,会内又称为万云龙。于清朝康熙十三年(1674年。一说为乾隆廿六年,即1761年),在福建云霄县创立。

洪门会创立后,即进行以“反清复明”为宗旨的活动。当华人从中国南方各省移民到东南亚诸国时,洪门会也随着传播各邦。

翻开早期的文献,英殖民地政府曾经记载洪门会在本邦的活动,诸如开香堂出世(新人入会)、各党派的争地盘械斗和暴乱、抢动杀人等等。因此洪门会给人们的印象是负面的犯罪组织,与创会宗旨已是差距十万八千里。

悠悠百余年后,洪门会在本邦从分裂又归统一,成为“义兴”一派,堂号“洪顺堂”。迄今尚十分活跃,为国内最大的帮会组织。我估计其会徒大约有10万名之众,多数来自中下层阶级。由于申请注册不被批准,到了今天还是秘密生存。暗中招兵买马,进行歃血为盟之仪式,不敢公开活动,即所谓的躲于“阴暗的角落”苟延残喘。

洪门五圣山成员最多

台湾的洪门组织颇多,共有一百七十余个山头,会徒有20万人左右。其中以“洪门五圣山”的兄弟最多,近8万人。

五圣山成立于1932年(民国二十一年),创办人是向松坡中将。他先后参与护法、讨袁、北伐等重大战役,功成后身退回归社会,继续与洪门兄弟保持联络。1932年,向中将以洪门组织渐见涣散,于上海市召集洪门菁英,组成强而有力的五圣山,他被公推为首任山主。次任山主陶涤亚中将于1989年接任,1999年陶山主逝世,由刘会进接掌第三任山主。

洪门会共分五大房,五圣山属“大房”组织,分配在福建和江苏,以“青莲堂”、“凤凰郡”为号。而大马的洪门则为“二房三”,所谓二房三,就是二房与三房合而为一。不过,主要还是“二房”组织。分配于广东和广西,以“洪顺堂”、“金兰郡”为号。

五圣山虽属大房的组织(活动于福建和江苏两省),可是五圣山却非闽南语系的,领袖及创办人皆为操华语的人士,传入台湾后才出现讲闽南语的会员。大马的义兴为二房的组织(活跃于广东和广西两省),会员除了操广府语系外,也有客家、闽南、潮州、海南等籍贯人士,目前反而以操闽南语系的人为多。

勿将洪门会归类黑社会

从洪门会的宗旨来观察,我认为它是一个优良的组织,强调的都是忠、孝、仁、义、礼、信、悌……。五圣山提倡《洪门十条》和《洪门十款》,大马义兴则为“卅六誓章”。前者与民国出版的《洪门志》里的十条、十款很接近,已删除了“反清复明”,后者尚保留着此条不实际的誓章。

我们不应该因为部分会徒为非作歹,而将洪门会归类为黑社会,洪门的宗旨并没有不良的会规,为非作歹者已经违背该会的宗旨。

采访手记

赴台之前,已作好要专访台湾洪门会的决定。到了台北,就到旅游咨询中心寻找协助,承蒙他们告知在长沙街英雄馆,于是便满心欢喜地赶去,岂料那里却是一间豪华酒店。失望之余,就从长沙街漫步到贵阳街,谁料到,无意间却在一个楼梯口发现一个小牌匾写着“世界洪门一九九七年年会筹备处”。于是兴奋地奔上楼,按了铃,一位操北方华语的老人开门,可是,一问三不知……。结果只有失望地下楼离去。后来还是好友廖经伟先生为我上网查找,原来在民权东路!

放 弃 打 打 杀 杀 权 威 领 导

在我国时,经常与洪门会的人打交道,发现他们还是很保守、传统、霸气又权威领导。稍有一点差错,即对手下破口大骂或动用会规惩罚。因此对于会党人士,我是畏惧三分(当然也有友善的)。来到台湾,我还是把我国的那一套“观念”带过来,以为他们也是八九不离十,好不到哪里去?带着一副有色的眼镜来看待他们。后来证明是我犯上主观的错误,原来他们早就放弃打打杀杀的那一套权威领导。转型后,大哥们负起责任领导手下,迈向公益事业前进。他们几乎都是成功的企业界人士,当我与他们交流谈话时,话题都是要搞什么文化活动,要推动慈善公益。不是我往他们面上贴金或特意美化,他们给我的感觉不是暴戾,而是温馨!

之前错误的观念已是180度的转变,我不再畏惧,而是心生尊敬,他们真正在行使洪门的条规,促使洪门成为真正的忠义组织。他们走的极似国际公益团体如扶轮社、狮子会的路线。

握 手 打 暗 号 迎 接

第一次来到台北“洪门五圣山”是星期天,没办公。翌早再去,还是没办公。第三天终于见到了秘书小姐,道明来意后,她向我索取名片,表示将会转达给洪门会的领袖。下午即有了消息,约好在周日见面。当日,怀着紧张又忐忑不安的心情“单身赴会”,因为心里那一套打打杀杀的霸气阴影挥之不去。踏出电梯,我站在门外犹豫一阵,最后还是勇敢走进去。有一个男人来迎接我,与我握手时打了一个“暗号”。

咦!这是“三把半香”的手印(通称“卅六手印”),怎么与我国的握手暗号不一样?后来发现很多东西与我国洪门皆不相同,主要因为是洪门分五房。台湾洪门为“大房”的,与我国“二房”(二房三)当然会出现迥异的地方。

访忠义堂大开眼界

我终于踏进了“忠义堂”!那种兴奋,简直是如同中了头奖般的兴奋!乃笔墨难以形容。因为,我国的“忠义堂”(开香出世内台),是临时摆设,待一完毕就马上撤除。因为是秘密进行之故,所以,“忠义堂”是不允许外人观看的。对我而言,“忠义堂”是那么遥不可及,只能从一些人口中知道一些点滴。

今日,我不仅来到忠义堂,并给福德正神、前任山主、洪门五祖、关帝爷上香跪拜。我看见了很多我不曾见过的东西,真可谓大开眼界。

忠义堂对联为“有一点忠心方可结拜,无半片义气莫来此堂”。堂上关帝爷炉里有五枝香,代表“五祖”。五祖牌位上为“彪¤·五祖暨先圣之位”。炉里的香三长一短,即是“三把半香”,也看到了“红棍”等洪门器物,尤其“木扬城”(穆扬城),今日终于见到了其庐山真面目。我取出相机,赶紧把难得一见的镜头一一拍摄下来。

今天对我来说,是收获丰富又兴奋的一天!

筷子乱放被视为挑衅

刘会进山主于访问后,请我及一班兄弟姐妹到餐馆享用晚餐。吃的是“绍子火锅”。他安排我坐于其左边,这是贵宾的位子。

我一听到刘山主请吃,满心欢喜!喜的不是有得吃,对吃倒不是很感兴趣,喜的是可以见识“洪门宴”的餐桌规矩。

洪门规矩是敬酒不敬菜,但今天我是贵宾,刘山主特地给我敬了菜,令我受宠若惊!

我用完筷子,将之摆在碟子上。刘山主很客气地告诉我,筷子不可这样放,这是“挑衅”行为。我赶紧放在桌面上,他的态度是温和亲切,而不是严厉粗暴。这与我国的绝对不一样,也是转型后的洪门精神表现吧!

我从来都不饮酒,刘山主却备了一坛“金门高粱”。我不好意思说不要,在盛情难却下,倒了一小杯给我。在他们兄弟间互相敬酒中(有的以茶代酒),都以“三把半香”手印进行。也有人敬我,我沾了一小口,只觉得喉咙如火般的辣,七孔冒烟,又苦得难受,入肚后胃部感到灼热难耐。太可怕了!那小小杯我喝不到一半即投降,改为喝茶为妙也!

洪门史转型关键人物

我要访问台湾洪门会,目标却没有锁定哪一家。在莽冲鲁撞下,却摸上了洪门五圣山,拜访了刘会进山主。其实找上他可谓找对了人,他是近代洪门史上“转型”最关键的重要人物。

结束访谈后,他问我要其海报吗?因为曾有马来西亚人士见到海报上有“中国洪门”而不敢带回国。我不怕,他即签名赠送一张。嘿嘿,我要做个勇敢的马来西亚人!

10 則迴響於《台灣洪門會--4

  1. 五聖山是洪門海外致公堂《二房系統》到上海設立之分堂同時期還有海外致公堂在上海設立之《南華山堂》,並非是山頭在台灣就自稱是洪門大房;《洪門志》之書中(十條十款)乃是洪門《四房白旗哥老會》之規矩,

  2. 五圣山不是属大房的组织(活动于福建和江苏两省),五聖山是屬洪門海外致公堂《二房系統》到上海設立之分堂同時期還有海外致公堂在上海設立之《南華山堂》,並非是山頭在台灣就自稱是洪門大房;《洪門志》之書中(十條十款)乃是洪門《四房白旗哥老會系統》之規矩。目前五聖山《山主寶印》在2010年成立之大中華五聖山協會之時由向松坡大哥之子向榮崢將軍手上轉交五倫總堂主李存果大哥,據了解五聖山設立之初只有五大堂口仁義禮智信,而以前智松堂主向松坡大哥代表五聖山對外發言。

    • 中國洪門五聖山山主傳承是正統傳承,歷史會說話,現今網路資料非常開放可以查證。
      中國洪門五聖山首任創山總山主像松坡中將(辛亥革命首役同志),第二任總山主陶滌亞中將(黃埔六期兩蔣文膽),現任第三任總山主劉會進博士(全球洪門聯盟總會長)。山寨版魚目混珠,假借五聖山名義招搖撞騙,已經多人上當。

  3. 五圣山不是属大房的组织(活动于福建和江苏两省),五聖山是屬洪門海外致公堂《二房系統》到上海設立之分堂同時期還有海外致公堂在上海設立之《南華山堂》,並非是山頭在台灣就自稱是洪門大房;《洪門志》之書中(十條十款)乃是洪門《四房白旗哥老會系統》之規矩。目前五聖山《山主寶印》在2010年成立之大中華五聖山協會之時由向松坡大哥之子向榮崢將軍手上轉交五倫總堂主李存果大哥,據了解五聖山設立之初只有五大堂口仁義禮智信,而以前智松堂主向松坡大哥代表五聖山對外發言。可上網《中華五聖山協會》網站。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