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來到太平

近年來,太平這個小地方吸引了不少中台港學者到來考察研究。比如最近,我就接待了國立台灣師範大學文學院地理學系陳國川教授、國立東華大學台灣文化學系康培德教授等人;而香港文化人梁文道、本地著名作家林悅及來自中國的《華夏地理》雜志資深策劃編輯李坦、顏竹、陳新宇一伙人,也特地來到太平旅游及做調查。

梁文道來到太平的那兩天,剛好我接待一團來自吉隆坡的太平文史古跡生態參觀團。因此實在沒時間陪他們好好地走太平。只在晚上“下班”時帶梁氏等人到環境幽雅,充滿大自然的聖淘沙度假村餐廳用餐,以及翌日中午午餐時間再次培他們享用美食,相聚的時間都不到數個小時,實在倉促,無法深入交流。

我們的話題圍繞在福建文化上。他說中國沿海城市,唯有福建人不怕海,敢駛向大海謀生。廣州雖也是個海上城市,可是廣州人只是開門做生意,極少駕船出海去謀生,福建人可不一樣了,宋元兩朝,福建泉州逾越廣州成為中國最大商港,泉州人更自造海船,川行海上大做生意

安煥然在《古代馬中文化交流史論集》中說,唐代以前大抵是阿拉伯、波斯、印度及東南亞商舶來中國做生意為多,中國人之海上活動始于唐代中期,宋元時期福建泉州造船技術最為優良,領先世界,福建海上商人更是蜂擁出海做貿易,前往東北亞、東南亞、印度洋、阿拉伯世界,甚至非洲。

梁文道說,整個東北亞受到福建文化影響巨大,日韓語有借用福建話的詞匯,日本的空手道就是從福建莆田南少林拳術傳播到琉球而演變成的,韓國某些島上居民祖籍源自福建,福建人就是不怕海的族群,加上地少人多,山多田少,生活貧困,所以紛紛出海謀生。明朝期間的倭寇,百分七十是福建人。鄭成功之父芝龍,更是明朝末年的中國海上著名海商兼海盜。

鄭芝龍是福建南安人,曾經受羅馬公教洗禮,同時信仰佛道教的媽祖及摩利支神,通閩南話、南京官話、日本、荷蘭、西班牙、葡萄牙文等。他領導海賊數萬人,橫行海上走私劫掠,最鼎盛時期擁有廿萬軍力,三千艘大小船隊。通商範圍廣及亞洲多國,諸如大泥、輩尼、佔城、呂宋、北港、大員、平戶、長崎、孟買、萬丹、舊港、巴達維亞、麻六甲、柬埔寨、暹羅等。

不僅福建文化對東北亞的影響,其實東南亞受到福建文化的影響也是巨大的。個人的理解是,自明朝海禁後,整個中國沿海除了廣州準許一般非朝貢的外國商船貿易外,就是福建漳州海澄月港是最大的走私港口,福建海商走私集團,北到日本、朝鮮、琉球,南到菲律賓、汶萊、印尼、泰國、馬六甲等國,所以今天,東南亞的一些國家語文中,所借自中文的詞匯,多數是來自福建漳州音。這些福建漳州人也在明朝期間移居東南亞各國,尤其印尼及我國一帶,他們也成為最早的旁珍惹幫群。

綜合而言,福建人有以下種種因素,因而闖出中國最大的海上貿易集團︰一、不怕海的精神;二、勇于冒險開創;三、勤力拼搏;四、善于經商。這種福建精神造就了福建“海商”(海上商業),也造就了福建文化走向世界,諸位請看一看,海南及台灣等島嶼不就是福建人去開荒的嗎?所以當地盛行的就是閩南語系的話啊!

與梁文道聊天獲益可不淺,有勝讀十年書之感悟,希望他會常來太平玩……

(星洲日報/田野行腳‧李永球)2012.6.24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