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毛诡计灭益和

故忠勇志士黃種順之墓右側,有“益和同人拜”之字,為唯一的益和印記。(圖:李永球)

戰前,太平有個洪門天地會的組織──益和,位于神明街(Jalan Berhala)。由于英政府的取締,當年的會黨唯有轉入地下,躲在陰暗的角落苟延殘喘。

豈料1941年12月8日,日本發動南太平洋戰爭,馬來亞淪陷,會黨也隨著冬眠。迨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紅毛”(這裡指英國人或英殖民地政府)重回馬來亞。百廢待興,又面對與馬來亞共產黨的斗爭,故一時管制不到會黨的活動。于是乎,會黨“借屍還魂”,紛紛趁機復興,招收大量的黨徒。益和的黨員包括各籍貫,以福建人居多數,亦有少數的印度、錫克同胞。

基于馬共對英政府具有巨大的威脅,如不除掉,將成心腹大患,而洪門會人多為烏合之眾,要對付之易如反掌。所以紅毛暗中設計,來一招借刀殺人,先消滅馬共,再瓦解洪門。

不僅紅毛欲置馬共于死地,馬共的死對頭──國民黨也不安好心。國民黨的孫中山是洪門會的“洪棍”,拉攏洪門兄弟與他們團結一致,一起對付馬共,即成當然之舉。所以洪門黨徒加入國民黨者眾多。至于益和,只要一加入即可獲得一枚金屬的國民黨青天白日滿地紅旗章,將之別在帽子或衣服上,走起路來也感威風凜凜。

戰後的益和公開活動,黨魁福明(姓不詳),為一名巴士司機,繼其之後為鄭細峇。他設立一隊“峇峇鑼鼓”(福建敲擊樂,盛行于馬、新、泰、印尼等國的峇峇及閩南社會。樂器為小鼓、兩對鈸、一面鑼、一面小鑼及嗩吶,也有不用嗩吶的,亦叫“福建鼓吹”),供黨徒家屬喪事出殯之用。

那時候的益和也獲得英政府暗中撐腰,縱容他們進行會黨活動,唆使他們打擊馬共的新民主青年團。他們便到處去破壞,用盡手段令許多新民主的團員靠攏到益和,成為洪門黨徒,造成新民主勢力在太平大受挫折。1948及49年間,益和勢力之強大,可謂如日中天。當年的實兆遠為馬共強區,英政府曾派益和領袖到當地活動,以遏制馬共之膨脹勢力。

大約1952年,馬共的勢力逐漸式微,僅在森林中打游擊,城市中的左派勢力基本上已失去殺傷力,太平的更幾乎是處于苟延殘喘的地步。因此,對付會黨的時候到了。紅毛將矛頭轉向會黨,全馬各地的多個會黨公司被徹底取締,領袖捉的捉,關的關。有些遣回中國,有些放逐他鄉,限制居留當地。益和難逃厄運,黨魁鄭細漢被放逐到巴生,次級領袖(白扇)蔡某(名不詳)放逐到宜力等等。益和遭取締後,樹倒猢猻散,從此無人敢去,因此宣告崩潰!

益和黨員C君說:“紅毛十分厲害,利用我們來對付馬共,最後又收拾我們。且暗中搜羅我們的資料,尤其活躍的領袖底細,更是了如指掌。所以我們被對付時,無一幸免。我非活躍分子,但受到某位暗牌(暗探)的警告,如不停止會黨活動,將會被放逐,並取出我在出殯隊伍中參與益和‘峇峇鑼鼓’的照片。這些連我都沒有,何時被拍攝也不知道?夠可怕吧!我覺得我們很笨,被紅毛利用了。”

英國人的政治手腕非常奸詐狡猾。利用以華制華,先除心腹大患,後才來解除會黨勢力。所用的不過是放逐、警告、威脅,那些受教育不多的會黨之徒,最怕的是官,更經不起官方的恐嚇!

自取締後,益和人去樓空,大約1961年一場大火,把它夷為平地。而今,在太平福建公塚裡的“故忠志士黃種順之墓”上,刻有“益和同人拜”。那是唯一留存的益和印記。(本文主要專訪前益和黨員蔡亞弄〔1930-2001〕,1994年,太平)

星洲廣場‧文化空間·田野行腳。圖文:李永球。(08/05/2005)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