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祖先墓

十余年前拍攝的林三及墓照片,而今已是野草樹木叢生,進不得也!(圖:李永球)

3月底,有位讀者朱國源寄來一封電子郵件,他是從拙作《移國》上獲得我的郵址。

朱君是太平市前華社聞人林三及局紳(1866-1933)的外曾孫。由於負責清明節掃墓的舅父已逝世數年,故林三及墓已沒人祭拜,他今年有意上墓祭之,然而卻在福建公塚找不到其墓,甚至持著拙作上的林氏墳墓照片,四處尋之或托人相助,然而卻徒勞無功。他電郵我是要求我協助。

巡山找墓是我每年都會進行的田野工作。林三及之墓已近10年沒人清明,野草樹木叢生,不僅進不了,從外也難看清楚。我注意它多年,心想他育有7名兒子,今日可謂孫子滿堂,可是卻落得荒塚無人祭,令人感嘆不已!

難得其外曾孫朱君有如此孝心。我們約好見面時間及地點,由我帶到林氏墓處。他與母親找來印裔除草工人,對方漫天開價要160令吉,令人咋舌!討價還價後60令吉成交,豈料卻只清除前半部,棄下後部的野草樹而去,彼等之工作態度,實在令人反感。

朱君為虔誠的天主教徒,卻持香點燭膜拜祖先。天主教尊重華人的文化民俗傳統,是允許信徒燒香燭祭祖先的,顯見該教具有包容性。其母贈我一紅包,我不敢接受。事後朱君又來電,問及拙作裡曾提及林三及母親之墓也在福建公冢內,他未提起我也忘了!是的,林母之墓在一處,幾十年沒人掃墓,野草覆蓋幾乎認不出,但尚可尋獲。

其實在去年也有一位拙作裡的歷史人物──謝啟全醫生,其女兒閱了拙作才知有一條街道是為紀念其父而命名的。同樣的,她找了市議會、郵政局等皆不知道謝啟全路在哪裡?最後托友人聯絡上我,在我帶領下才如願以償。

無獨有偶,本市已故聞人林番來之女兒,也不知本市有兩條街道,是紀念其內外祖父而命名的,即林忠在路和王押路,在我的知照下才曉得。

所以有友人謔稱將來會啟奏玉皇上帝,在我百年之後,封我為“太平土地公”當個地方社神,真是開玩笑!其實也有難倒我之例,如吉隆坡親友桂君今年年頭來電,說其新加坡的親友要尋找位于福建公冢裡一位姓顏的親戚墓,我未曾見過,只好說聲抱歉了!畢竟我不會跳乩查出來,也不是Superman(超人)!

最後願與大家分享林三及的一些逸事。

在《南洋名人集傳》裡,述及林氏代福建會館總理(家長)時,常為閩人調解糾紛。甚至有一次,一對粵人兄弟爭財產對簿公堂又斬雞頭發誓,案也不能了結,最後林氏出面才說服解決。沿海漁村閩潮兩幫常發生爭執糾紛,大約1926年又暴發爭吵,兩幫各聚數百人,林氏立刻邀潮幫領袖馬茂如同往,一抵達,兩幫即打起來,木棍齊舉,石頭擲飛,馬氏及三四名警兵皆走避,唯林氏奮不顧身,手持木杖獨闖陣中制止,而警兵隨其後擁前鎮壓,逮捕七、八人才使兩幫散去。是役,潮幫有一人喪命,閩幫多人受傷。法庭審訊時,林氏出庭作證,再經過他的調解,這次的爭執方告結束。

無獨有偶,戰前十八丁閩潮兩幫起爭端,太平聞人王千枝聞訊,趕到現場,只見兩幫持木棍正打起來,王君獨入陣中,大聲喝止他們的械斗,果有一夫當關,萬夫莫敵之英雄氣概。事後有人編了一句福建話順口溜:白××,敖tipu(很會騙人),王千枝,講拳頭母(以武力服人),黃××,收老雞母(金屋藏嬌也)。

星洲日報·星洲廣場‧田野行腳.圖文:李永球.(22/05/2005)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