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庙游,神了新山

文● 陈再藩

上个星期,笔者受新山南方学院邀请,参与该学院口碑颇佳的“南方沙龙”系列座谈会。沙龙的主题是:游神,新山的活“文物”。

为了让Power Point幻灯投影片上的标题更为凸显些,笔者在谈话里加大了《古庙、游神、新山》这个标题,不料中间的“游神”一词竟被分成两行,各附“古庙”与“新山”,也从名词变成动词。笔者一面澄清,却忍不住想,就这样吧——古庙“游”了,新山才有神话好说呀!

今年,围绕着与新山历史几乎同龄的柔佛古庙游神盛典,新山倒有几件新鲜事。

首先当然是南院的沙龙。除了笔者与新山元老前辈之外,更有一位从霹雳州远道而来的田野民俗研究者李永球。此君近年来风雨不改地在星洲日报的星期天副刊《星洲广场》耕耘一个专写民俗信仰的专栏,对马国各地各籍贯华人的祭祀风俗书写甚详,读其文而不知其人者也许会以为作者年龄至少一甲子以上。其实,四十不足的他,这些年来努力进行田野采访与研究,让他享有“用脚走出学问”的美誉。李君年前自费出版一本专写霹雳州太平市人物志的书,名为《移国》,颇叫马国学术界侧目。为了讨论“游神”与看“游神”,他专程两度南下,百年游神,今年在万千人群中,多了一双“民俗学”的眼。

沙龙以早期移民社会结构、地方志、民俗与未来文化资源开拓的视角,探索百年游神这“活文物”,当然也引起区外媒体的注意。《亚洲周刊》驻吉隆坡特派员这几天也好奇南下,用华人世界更大的视角,向亚洲南方地角这个华人社会提出了许多在百年游神岁月中也许从来未曾被人思索过的问题——古庙游神和别地的庙会有何不同?新山的“古庙精神”是什么?游神跨三个世纪历史刻度而不衰的动力是什么?其他群众如何看待华社的游神?游神能为新山吸引观光客吗?……

万人空巷的年度游神,几乎没有特别严谨的节目设计与彩排,但年复一年的传承,既不急于呈新,也不急于去旧。三天盛会,七八小时游街,近十公里绕城的“妆艺大游行”,便如此成为新山人春节节庆的最高潮。

另一桩新鲜事是柔佛州王储将莅临市内看“游老爷”。民间广泛传说先民的秘密组织义兴公司(反清复明组织)与柔佛王朝早年统治者关系密切,曾协助平息麻坡的叛乱。王室每年必看游神的坊间传说带着传奇色彩,如今王储出街看游神,也使这华社庙会多披一层民族文化色彩,变成多元种族社会的文化资源。

前些日子,马国旅游部为吉隆坡黑风洞大宝森节在新加坡媒体刊登促进旅游观光的广告。来年,近在咫尺的新山,是不是也应该依样画个大葫芦呢?(传自新山)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