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保公郑和的大便

安煥然君撰寫的〈蘇丹茫速沙的洗腳水〉(見1月8日本版),引用《馬來紀年》里的故事傳述中國皇帝飲下蘇丹的洗腳水,怪病才好起來。他指出,這是馬來王朝不甘心于屈居附庸地位,及對中國的反諷心態。

本篇則以田野資料來討論,看看民間傳說故事與當時人們的心態是怎樣的一個關系?

《馬來紀年》裡,敘述中國皇帝派特使到馬六甲,為了展示中國的強大及人口眾多,特向每家每戶討取一枚針,竟裝滿一艘船贈予蘇丹。只見蘇丹會心微笑,命令將針起卸,卻把碩莪米(Sagu)倒進船裡,不示弱地炫耀馬六甲也是人口眾多之國!中國把公主漢麗寶嫁給馬六甲蘇丹茫速沙後,馬六甲就向中國稱臣納貢。當皇帝收到了稱臣納貢書,心中大喜,可是過了兩三天後,竟患了怪病,全身發癢並發展為褐黃斑皮膚病,屢治不愈。最後,一位老醫師向皇帝說︰“病源全在陛下要求馬六甲蘇丹稱臣納貢,故有此報應。陛下若不飲馬六甲蘇丹的洗腳水,並以此水洗臉,此病無痊愈之日。”皇帝深感無奈,唯有派出特使赴馬六甲,討取蘇丹的洗腳水服下及洗澡,怪病即刻霍然而愈!自此以後,中國皇帝發誓永遠不再要求馬六甲稱臣納貢,兩國從此和睦相處,永結親善。

嚴格來說,《馬來紀年》不是歷史著作,只不過是綜合了神話傳說和民間故事的文學作品。而古早的社會,幾乎各民族都有強烈的種族優越感,上述皇帝飲服蘇丹洗腳水的傳說,即在這種心態下誕生,正可為俯首稱臣,向中國朝貢的馬六甲王朝出口氣,不是嗎?你中國皇帝很大嗎?還不是要喝我們馬來蘇丹的骯髒洗腳水!證明我們比中國皇帝更偉大,更神聖!

種族優越感心態所創造出來的傳說,往往皆是抬高自己,貶低人家,非把人家侮辱一番不可。同樣的,在我們華人的古早民間故事里,種族優越感的成分也不少,也有污辱友族的傳說故事。

民間傳說裡,相傳三保公鄭和下西洋時,見南洋各國土著文化落後,有意羞辱作弄之。他見一些民族沒有文字,便手抓一把豆芽拋在地上給他們作文字,所以才出現形似豆芽的爪夷文。他不安好心,鼓吹興建浮腳屋(高腳屋),以使土著同胞們住上去時給摔死,土著們說︰“三保公,那是不能住人的,會摔死!”他說︰“不會啦,這種屋子最堅固,不會倒的啦!”因為他是奉皇帝聖旨出巡,所以口若皇帝之嘴,講出的東西就會成為真實。當他說屋子不會倒,這種浮腳屋也就不會倒了。

還有,他發明一種全天禁食的齋戒,想餓死土著們,豈料晚上他偷偷摸摸爬起來偷吃,竟給人發現,所以他不得不改為白天齋戒,晚上開齋可以進食的齋戒法。又有一天,當三保公大便時,突然心生一計,想到作弄土著的一個方法。即將大便以樹葉包裹起來,然後吊在樹上。他向他們說,這種果子十分可口,香氣濃烈。但土著們說︰“三保公,這種果子如大便般臭,哪裡能吃?”他說︰“非也!此果香味迷人,十分可口啊!”果然,他的“皇帝嘴”,就使這種叫作“榴槤”的果子變成又香又可口了。

就如皇帝喝蘇丹的洗腳水一樣,這些傳說均為荒誕不經。事實上,爪夷文和回教的齋戒,皆從阿拉伯等外國傳至。而浮腳屋和榴槤,在鄭和未出世時就有了!

古早的人,多有強烈的種族優越感,所以才會出現這類毫無史實根據的傳說。唯有這樣,才會滿足族群的精神勝利心態。隨著社會的進步,各族文化水平的提升,這類傳說逐漸式微。今天,我們听到了,須了解古人的心態,須明白各族的和睦相處得來不易,更須要理解各族得互相尊重、諒解和團結!傳說終歸是傳說,不可輕易相信!

星洲日報·星洲廣場‧田野行腳。文:李永球。(2006.3.12)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