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王的蚶田收入有多少?

彭永生,曾经是海王陈番城的捉蚶工人。(圗:李永球)

海王陳番城(以前被錯誤譯為陳坤憲)每個月的收入攏總有多少?設使要回答這個問題的話,除了他本人外,接下來最有資格者,該數給他管理財務的人士了。這些人目前尚健在,只是在問及關于海王的事物時,他們多數三緘其口。

這里,專訪了一位海王的前捉蚶工人,從他的口述中,我們可以知道海王從養蚶生意里,大概一個月會有多少的收入。

彭永生,十八丁(Kuala Sepetang)人,小學在大山腳金星華小受教育,后回到十八丁從事“討海”工作。1968年左右,霹靂的咸芭古勞(Kuala Kurau)發生當地漁民殺害外來拖網漁民的“古勞事件”,大約有30餘名外地漁民死于非命。其父擔心他出事,囑咐由捕魚轉行為捉蚶。

當時的蚶埕(福建話,蚶田)屬于公眾的,大家自由捕捉。有少數人霸占為己有,卻面對人們偷捉的頭痛問題。當海王發現到養蚶是一門有利可圖的行業后,他即買了蚶苗放養,在霹靂沿海好多地方占為己有。其中十八丁以北一帶最龐大,從兩成港直到牛拉(Kuala Gula)近萬依格(英畝)。另在峇東(Matang)、峇眼(Bagan)也有大片蚶埕。

海王的蚶,有人敢偷捉嗎?

初期時有,后來就沒人敢了。彭永生透露在1969年時,他與父親就曾偷捉海王的蚶,被海王以望遠鏡發現,即乘其快艇快速趕來。海王一到就以粗話大罵他們,他一手持機關槍,態度凶惡令人心悸。永生之父訴苦:兒子多又小,沒法子過活。海王說:“那是你家的事情,如果每個人都偷我的蚶,我又如何過活?”

永生之父結果被懾服了,于是改行做籮筐。而永生則為人打工當捉蚶工人。迨1970年左右,才正式成為海王的捉蚶工人。初期只有4艘船為海王捉蚶,換句話說即只有4名捉蚶工人,后來增加到17艘。

每天一艘船可捕捉蚶20-30餘包,而且捉蚶是不受潮汐約束的,每天都可以捉。永生透露說,他每捉一包蚶,可獲工資1元5角。雖然他每天都去捉,但上午出海後,本來下午還可再去捉一趟。可是 他年輕好玩,寧願與友人去打桌球,喝酒玩樂也不願再出海。在那個年代,平均每個月他有千餘元的收入,甚至曾有過2千餘元的收入。

海王從蚶埕所獲得的收入,從永生的口述中,我們來給他算一算吧。

若說17艘船平均每天可捕獲25包的蚶,一包售價10元,扣除工人的1元5角和漁行(買賣中介商)抽佣1元左右,海王每包可獲7元5角。17艘船乘25包等于425包,再乘一個月30天,籠總1萬2千750包,我們以整數1萬2千包來乘7元5角,海王每個月可從蚶埕中獲利大約9萬元左右,這還不包括他在峇東的蚶埕及其他各方面的收入。

海王的蚶埕給他帶來豐厚的收入,這個輝煌時期大約維持7年左右。迨1978年5月1日,在警方圍剿海王之最後一役以後,他就神秘失蹤,據說事後逃到泰國避難。警方空投傳單,警告人們不可包庇海王,並附上海王及其兩位手下的相片通緝他們。後來其手下錫發(譯音)及耀祥(譯音)落入警網,所有捉蚶工人便停止捉蚶工作。有關當局為了瓦解海王的蚶田,便將之分割成多個地段,公開予人申請蚶田執照,在此情況下,海王的蚶埕“王國”全面崩潰。

霹靂的蚶田原本是屬公眾的,因為海王而被當局採用“禮申”(執照)制度。這也是破天荒的紀錄吧!

星洲日報·星洲廣場‧田野行腳。图文:李永球。(2004.5.23)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