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庙游神的特色

印裔同胞摆设香案祭拜柔佛古庙的众神游行。(圗:李永球)

洪仙大帝神轿回到古庙,人潮汹涌,特别拥挤。(圗:李永球)

【柔佛古廟遊神系列二】

正月柔佛鬧猜猜(極熱鬧)!柔佛古廟的游神分3天,首天從古廟將神明請到神廠,次日晚上大游神巡視市區,第三天又將神明請回古廟。

古廟的五尊神明分別由新山中華公會屬下的五大幫群負責祀奉。即元天上帝由潮州會館祀奉,洪仙大帝由福建會館祀奉,感天大帝由客家公會祀奉,華光大帝由廣肇會館祀奉,趙大元帥由海南會館祀奉。“五幫共和”聯合一起慶祝,已成古廟游神的一大特色!

3天的游神我全程參與。首天將神明自古廟請到神廠,及第三天的自神廠請回古廟,基本上大同小異。這兩天的游神隊伍及路線短,陣頭也少。主要有燈彩鑼鼓,舞龍舞獅,和合二仙,香亭神轎等等。

次日晚上的營大老爺(大游神)才是重頭戲,游行從晚上7時開始到子夜1時余,單單站在路邊觀看,也要兩個小時,站得我雙腳麻痛難受!陣頭夠多,人夠多,聲勢之浩大,的確叫人嘆為觀止!我曾觀看過中國福建晉江東石鎮、台灣、泰國普吉、新加坡、吉打、浮羅交怡、檳城、江沙、太平等地之游神活動,柔佛古廟的這一場,論規模聲勢都很浩大壯觀!此外,吉打斗母宮、檳城福德正神廟聯合游行(每屆虎年,12年一次)等也很有看頭。

早有人通知我,在神轎進出古廟及神廠時,那種你推我擠的鏡頭最好看,而且以福幫的洪仙大帝人最多,推擠最激烈。果然!我當時站在神廠上,幾乎連點香的油燈架也差點被推倒,我還得協助把這幫人推開,但他們又被人們推過來,我又把他們推過去,險象環生!因此經常會發生一些小摩擦。當最後一天由神廠游行回古廟時,在山門處站滿警察及鎮暴隊,嚇了我一跳,雖然頸上掛著“通行證”,但我竟然怕得不敢進去。A……這是游神咧,不是抗議示威啊。他們個個嚴肅的面貌掛著兩撇胡子,使到狹窄的山門更加門戶森嚴,我就看到一名福幫的抬轎者與一名鎮暴隊員有摩擦。須要動員鎮暴隊來維持秩序,這也是古廟游神的另一個特色!

游神時,沿街有人設香案膜拜,其中有大商業集團、銀行集團及印裔同胞,的確罕見。只見友族同胞以紅布鋪設香案,獻上果子糕粿,香燭金紙,還有五杯香茗,跟足華人傳統,虔誠地持香下跪膜拜,顯出我國華印文化水乳交融的多元特征。

由于要參與游行的團體太多,但隊伍又容不下這麼多。近年,古廟當局設了一個“恭迎台”,讓那些沒機會游行的團體在此表演。包括馬來、印裔及錫克族的民族舞蹈。倘若這些民族舞蹈能參與游行,更能顯出我們中華文化的包容及多元文化的交流。在太平的游神,就曾有印裔及泰裔民族舞蹈的參與。今年,古廟邀請了柔佛王儲出席觀禮,令游神更顯現出我國多元宗教之間的相互包容和尊重。這些都是古廟游神十分特出的特色。

整個游神活動沒有乩童,這是最大的特色!一般的游神一定會有乩童,但古廟當局卻禁止,實在罕見。而且當局處理一切廟務都由人決定,不向乩童請示也是對的。在北馬,一些廟宇全靠乩童的指示決定,有些則一半靠乩童,一半由人處理。由于乩童是靈界的訊息來附體,有些低級的靈講話會不準,而且他們之間講的話經常自相矛盾,只要小心觀察,就會發現真相。雖然古廟不允許,但我還是見到一位跳洪仙大帝的乩童出現,後來不見了。另也有一位年輕女性忽然在半路跳起乩來,最後由其親友將她帶走。可見游神活動的“電波”特強(現場的鑼鼓聲、煙香味等等),一些敏感的人會受到電波的影響而不能自制地跳起乩來。當局一般上見到乩童就把他們請出去,連乩童也可由人控制,太罕見了。一般所見是乩童控制人,人們對乩童畢恭畢敬,言聽計從不敢反對!

星洲日報·星洲廣場‧田野行腳。图文:李永球。(2006.3.26)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