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时候的青楼淫业

太平何仙姑廟的《重修本廟碑記》(1909年)上,在記載的眾多捐緣者名單中,其中一項“各青樓緣簿”引起我的興趣。所謂青樓,也就是操淫業的妓院。我國古時候的英殖民時代,允許賭、淫、毒(鴉片)行業公開經營。英國人知道南來的單身苦力,多數都是文盲,文化極低,就以這些東西來麻醉他們。

昔年的行業,出現了各籍貫華人壟斷狀況。比如海南人壟斷咖啡店、西餐業等;潮州人壟斷瓷器業、五金業等;廣府人壟斷建築、酒樓、金器業;客家人壟斷藥材、當店、洋貨業等;福建人壟斷樹膠、運輸、米糧業等等。

古時候馬新的妓女大部分為廣府(澳門)人及潮州人,青樓老板和妓女販子合作,在中國買賣婦女和少女,從香港、澳門等處運到本地賣淫。1899年,華民護衛司聲稱,許多來自廣東東莞縣的婦女,都在從事販賣10歲以下的小姑娘到新加坡妓院的勾當。(《新馬華人社會史》)

當時賣淫業全歸廣府人壟斷,這些青樓集團組織強大,而且與黑社會關系密切。妓女也以廣府人佔多數,因為是行業壟斷的關系,他們的人口販子在廣東鄉下拐帶及買賣女人,使到廣東人淪入妓院。據顏清湟《新馬華人社會史》記載,妓女對于操同一方言的顧客態度較好,這種偏袒被一些顧客認為是歧視性的,結果往往引起爭執。這類問題在一種方言佔支配地位的社會變得更為嚴重。1897年3月,吉隆坡的一幫海南人洗劫了八打靈街一家廣府籍的妓院,原因就是由一場爭執引起的。

該書有說︰“這就意味著其他籍貫的人很難尋花問柳”。我的調查顯示,這種說法的確存在,曾經一段時期,妓女們不接非廣府人顧客。

張煜南輯《海國公余輯錄》(1898年)有檳榔嶼竹枝詞雲︰“大家愛學馬郊語,結伴齊來老舉寮。一望新街弦管沸,開軒陪飲坐通宵。”(《中文古籍中的馬來西亞資料匯編》頁442)詩的意思是說,檳城新街多妓院(老舉寮),多作馬郊語(粵語),要嫖妓者得學習粵語,不然可不受歡迎哦!

由于當時醫學落後,性病橫行,嫖妓是很冒險的,許多人患上梅毒等症,身體潰瘍,十分嚇人!可是妓女也怕性病啊!已故廖君向我說,當年他去嫖時,妓女先以手握住其陰莖,發現不燙手才接受他。根據妓女們的說法,當有了性病,陰莖會變成十分燙手,而一般陰莖勃起後只是會感覺熱而已。無獨有偶,已故何君10年前到美國跳飛機,遇到一位洋女自動獻身,也是先握其陰莖,發現不燙手就硬上弓,他也怕她有愛滋病,但阻止不了她的激戰,就這樣白白給了她。上述性病診斷法是否有根據,尚請專家賜教矣!

在何仙姑廟的“各青樓緣簿”之下,共有︰德順樓、富月樓、祿鳳樓、潤勝堂、兩順樓、泗順樓、滿發堂、新月樓、彩悅樓、新發堂、新合意、妙香樓、得心樓及錦繡堂。其實,早在1883年的太平新港門《倡建粵東古廟碑記》裡,也有一些類似青樓的捐款記錄。這兩座廟宇都是廣東幫創建,可見當時賣淫業的確由廣府人壟斷。

因為廣府人都由澳門(Macao)出洋,故廣府人也被稱為“馬靠(Macao)人”。在早期英國人留下的文獻上,處處可見“馬靠人”的記錄。由于妓女以廣府人佔多,久而久之,“馬靠婆”竟成為妓女的代名詞,《馬來語大詞典》收錄了“makau-po(馬靠婆)”一詞,義為妓女。間接也使到“馬靠”成為貶義詞,而被人們禁用。事實上做妓女的,當然不只是廣府人,世界上任何民族、任何籍貫的人都有。當時是因為行業壟斷之故,才出現以廣府籍妓女居多的局勢。而今行業壟斷情況不再,我國的妓女已是包括各籍貫及國際化了。

星洲日报·文化空间·田野行脚。图文:李永球。(2006.12.17)

2 則迴響於《古时候的青楼淫业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