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礼仪祭祖是民俗教育

首先,感謝謝陽聲先生5月7日《“文明祭掃”是崇洋媚外?》的回應拙文。

首先,我們需瞭解一個傳統節日的意義分為“精神”與“習俗”兩類。我們華人最注重“民俗教育”,通過民俗禮儀,可以讓人們瞭解精神意義。譬如以魚肉糕果,燒香焚紙祭拜先人,就是通過傳統習俗間接教育人們,整個祭祀禮儀告訴人們一個“孝”。除了必須以事死如事生之禮儀孝敬先人外,對於在世的長輩也得孝順,這樣才符合“孝道”。我們不像西方人只講“生前孝”,而是“一生的孝”,既是生前必須孝順長輩,在他百年之後,必須以生前孝順他的方式來祭祀他。所以,那些生前不孝長輩,死後才來祭祀者,不配稱“孝”。那些生前孝順長輩,死後卻沒祭祀者,不配稱“禮”。唯有兩者齊全才是完美的孝道。

謝君說“清明祭祀未必就得伴以香燭糕點等不可”。站在傳統禮儀來說,沒有“香燭糕點”的祭祀,就不算是祭祀,更不符合傳統的“孝”和“禮”。

至於他說,講習俗的大部份孝子賢孫,未必就能理解清明的真正文化意義或對先人的深刻追思。其實,不講習俗的孝子賢孫,也未必就能理解清明的意義或對先人的深刻追思。這關係到個人的思想觀念問題,與“習俗”毫無關係,兩者不可混為一談。關於清明燃放鞭炮,那是祈求家族興旺,並沒有違反清明祭祖孝道精神,我們應該尊重人家才是。就如洋人以鮮花追思先人,他們沒有祭祀的風俗,我們必須尊重人家不同的習俗。

傳統上必須燒一些金銀紙帛給先人,這有其民俗意義。對於琳瑯滿目的冥品,那是商家搞出來的東西,我認為可以不跟。台灣學者徐福全指出,對於冥品(明器),孔子認為不須要全部都有,人死後當他消失是為不仁,當他活著則是不智……孔子的意思是認為,給死人的明器不須要當他還活著般樣樣都要有。根據徐君之說,先人死後不以香燭菜餚之禮儀祭祀,就是不仁,燒更多明器紙帛給先人,就是不智。我認同其說。

謝君說不敢斷定燒金銀紙帛是否隱含“功利”思想。燒紙當然不含功利,那是傳統習俗,更不是迷信。

謝君每年上墳祭先人,除草上漆後,以一束鮮花祭告祖先,再向兒子們敘述先人故事及緬懷功勞。其所為值得稱贊。問題是其先人是基督徒的話,我尊重其宗教信仰,不敢妄加批評。倘若其先人是華人宗教信仰者,而他祭以鮮花,就是所祭非禮,乃不尊重先人,不符合傳統禮儀和孝道。他放棄傳統習俗,當然不會變成“香蕉人”。就好像娘惹巴巴講馬來話,穿馬來服裝一樣,卻比華人更“華人”。

中國西南大學張詩亞教授說,華人與其他民族不一樣的地方,就是我們以“禮”為行為準則。所以當我們採取西方的鮮花祭祀,雖然我們還是強調孝道的華人,可那只是精神方面的,習俗方面已是放棄傳統祭祀的“禮”。我的意思不是排斥西方文明,應該是包容之,在祭祀中加多一樣鮮花。

最後,謝君以“未能事人,焉能事鬼?”來回應我,並說人們不懂得生前侍奉先人,死後卻一切依照傳統習俗,豈不可笑?其實,“未能事人”者,尚包括那些不依照傳統,也不懂得生前侍奉先人的人。難道說不依傳統者,就懂得生前侍奉?換句話說,侍奉先人與依照傳統是兩碼事,兩者不可相提並論。

整個清明祭祀習俗,有其“民俗教育”,通過祭祀活動可以培養文化價值觀,我們社會需要它來維持和諧。傳統祭祀累積了兩千多年的寶貴經驗,從香燭到糕果,從跪拜到祭酒燒紙,都富有文化內涵,可供研究人類的文明價值,是珍貴的文化活化石。

星洲日报·言路版。文:李永球。(2007.5.16)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