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祭祀?

“文明”祭祀?(作者:歐陽文風)
updated:2007-07-08 00:00:00 MYT

自我為中心可以形成一種心理困境,使人自以為是,以一己之標準當作是絕對真理的標準,橫掃天下,以為異己者惡與邪。這種人傾向於以對錯二元定義一切差異,強調同源、同體、同質與統一,所有的論述如果不遵循其系統運作,就是等於脫序與錯誤。

這種人只有興趣自彈自唱,因為他認定自己比別人優越,拒絕對話,更甭提接受批評與反對意見了。過去,許多西方白人自以為比別人優越,其對西方以外文化的批評,常現自我中心,西方之外被視為幽黯之域,有待開化與拯救,把一切異於西方的視為落後與迷信;美國總統布什之流者,就是以為自己替天行道,拯救世界。當西方以為東方只是為西方服務,這種心態建立了一整套對東方服務性的暴力敘事結構,薩依德簡稱為東方主義。

西方學界目前積極在這方面自我批判,學習不再把西方的標準當作衡量世界所有文化的標準。這不代表擁抱相對主義,而是慎防自我中心或絕對化所有西方文化。不過,遺憾的是,不少東方人,特別是曾經被西方殖民過的東方人,卻內化了這種西方的自我中心主義,自我貶低自己的文化。

其中一個例子就是,我聽說有東方或亞洲人談“文明祭祀”或“文明祭禮”,其所謂的“文明祭祀”就是指西方或基督教的祭祀儀式。身為一名基督教牧師,我必須說我對這種稱謂反感,並且有義務反駁歪論。為甚麼西方或基督教的祭祀叫“文明祭祀”?言下之意,似乎其它文化或傳統的祭祀等於不文明了。這種稱謂具有非常露骨的價值判斷,非常明顯是以西方或基督教為中心的一種結構論述,對其它文化與宗教傳統,不只不尊敬,而且傷害別人的心理。基督教的祭祀或其紀念先人的儀式,有其可供他人學效之處,但佛教儀式、中國傳統祭祀等,何嘗不也有正面意義?如果大家能相互參考,互相學習最好,縱使不能,何必把西方或基督教葬禮或“祭祀”高抬至要人人追隨,等於“文明”這一高度?何必影射暗示其它傳統有欠文明?為甚麼有人以為向死者獻花等於文明,獻果、獻肉或燒香就等於迷信?如果有人說死去的人不能吃果吃肉,那死去的人又能聞花香嗎?

基督教在傳入中國時,一些教士禁止信徒向死去的先人父母燒香敬禮,引起許多中國人的反感,以為基督教不仁不忠不義不孝。基督徒不是不孝,如果當時的傳教士不是那麼的以自我宗教為中心,對異族的文化多一點的了解與尊重,這種誤會其實可以避免。天主教會目前在這方面有長足進步,我聽聞有天主教堂曾在農曆新年舉行向先人敬香儀式,不啻為一大進步。如果傳聞有誤,還盼讀者糾正。

西方人的帝國主義,自我中心;東方人無須內化,更不必自我矮化。無論是種族主義、性別主義、異性戀霸權,甚至包括宗教原教旨主義,都以自我為中心為其基調。自我中心的問題不是以為自己正確,而是在以為自己正確之後,在欠缺充足理據之下,排斥異己,以正邪優劣為他人命名,欺壓打壓別人,傷害別人情感,甚至生命。

星洲廣場‧作者:星洲日報/自由靈魂.歐陽文風.08/07/2007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