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肚懒”怎样写?

以一首《NegaraKuku》揚名國際的歌手黃明志,在其《麻坡的華語》等歌曲中,用上福建話“肚懶”多次。肚懶(tu lan)這個詞,相信大家都知道其意思,也就是指人生氣、討厭、發怒。它是一句粗俗話,可是“肚懶”是個諧音的寫法,讀者楊善勇君為此來電郵問,應該怎樣寫才對呢?

周長楫主編《閩南方言大詞典》收錄這個詞︰“杼卵——粗鄙語。惱怒;憎惡;討厭。……‘杼’近音字”。

周氏是閩南語專家,以近音字寫出“杼卵”。閩南話的“lan”,就是男性生殖器官,原字是尸字頭一個“粦”字,不過多以“卵”代之。至于“tu”,他以閩南近音字“杼”代之,可見“tu lan”怎樣寫才正確,連專家也難倒了。

我斗膽在這裡班門弄斧,強作解人一番。我懷疑“tu lan”原字就是“除卵(除原字为“㾻”,这里为了方便大家的书写而采用“除”。下面将用回原字㾻)”。北馬福建話有一句“痰㾻”,義同“㾻卵”。而粗俗話“㾻卵”應該就是從“痰㾻”演變而來的。

“痰㾻”是什麼意思呢?《普通話閩南方言詞典》有收錄這個詞,義為中醫指忽然昏迷不省人事而喉部有痰作聲的症狀。而我在北馬民間的調查,“痰㾻”卻不是這個意思,而是指生氣,討厭,發怒。如︰看了就“痰㾻”(看到就生氣,如同有痰堵住喉嚨一樣)。當然這是比較斯文或女性在場的用詞。某些粗魯人一開口就是“㾻卵”,那是“痰㾻”髒話化的說法。

類似的福建話詞匯被髒話化的說法倒有幾個,諸如︰囂六(hau lak,義為胡說、假的、不真實、做事不實在),其髒話化的說法是“囂曉”(hau siau,曉即是男人的精液);含屁(kam pui,指已成事實,再怎麼做也無濟于事,相當華語的“有屁用”),其髒話化的說法為“含卵”(kam lan);怪龜(kuai ku,指搗蛋、攪擾、性格古怪、跟一般情況不相同,令人感到奇怪),其髒話化的說法是“怪卵”(kuai lan)或“怪曉”(kuai siau);恨神(gin sin,惱怒、憎惡、厭惡),其髒話化的說法為“恨卵”(gin lan);空勘(khong kham,狂妄無知),其髒話化的說法是“勘卵”(kham lan);茹或茹蔥蔥(lu或lu tshang tshang,比喻紊亂、雜亂、無理取鬧、攪擾、糾纏),其髒話化的說法是“茹曉”(lu siau);插(tshap,理睬、理會),其髒話化的說法是“插曉”(tshap siau)。

本來是普通的罵人詞匯,但在民間低下層階級,這些罵人詞匯很容易就會給沒有文化的粗俗者給予髒話化了。當被髒話化後,罵起來就很傳神,十分豪放。現今整個社會充斥上述髒話,而且有愈來愈普遍的趨向,連婦女也會嚷嚷出口。不過罵得過分,會損人格,給人留下不良印象!

以“肚懶”(氣到肚子脹如懶豬)取代難寫難念的“㾻卵”,不知是誰的創作?而且取得非常恰當生動,應該頒發“髒話文雅化”獎給他!

星洲日报·文化空间·田野行脚。文:李永球。(2007.12.23)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