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土伯和端马宁

李土為端馬寧承包工程,卻遭扣押款項,晚年生活拮據。

李土(原名李潤進,1854-1948)誕生于中國廣東惠州陸豐縣梅隴鎮。他雖然是惠州人,卻不是講客家話,而是操音近潮州話的閩南語。這種講閩南語系的惠州人,通稱為“福佬人”(或稱海陸豐人)。

他少年時期背井離鄉,南來定居在霹靂州太平,務農為生。不久,他認識了一位洋人建築承包商端馬寧。端馬寧向英殖民政府標得工程,再轉給華人二手承包商完成。于是李土就放棄農業生活,成為端馬寧的二手承包商。端馬寧在建築業打滾多年,當然曉得多種華人方言,如客粵閩潮等語。福佬話閩南語音近潮州話,所以端馬寧和李土的溝通不成問題。某次,李土的一位粵籍女工人以為他不懂方言而罵他“死紅毛鬼”,豈料端馬寧不慍不火地以粵語回應“我紅毛鬼,妳是什麼鬼?”令她驚訝不已!

經李土之手完成的大工程,計有彭亨州、霹靂州的木歪、班台等處道路,還有太平武吉美拉水壩(7年完成)及太平飛機場。其手下擁有三百名左右的惠州籍福佬人工友,其他非惠州籍的客粵臨時工人也有數百人之眾。

賺了錢後,李土經常回去中國省親,端馬寧擔心他一去不再回來幫他工作,便扣押一些款項不給。經年累月累計,總數竟達兩三萬元。在1930年代世界經濟大蕭條之際,李土陷入經濟困境,這時候端馬寧才每個月歸還30元,直到1941年底日寇南侵,端馬寧南逃至新加坡,不幸被日寇逮捕,後來死于獄中。可憐李土的數萬血汗錢也落空了,導致他的晚年十分困苦,手頭拮據。

其實自1930年承包太平飛機場工程後,年邁的他就宣告退休,生意交予三男華生管理。旋後不幸的,華生患上精神失常症,令端馬寧失去信心,便將工程轉給也是惠州福佬人的張乙(原為李土之員工)承包。當時李土即面對經濟困境,可是為人老實忠厚的他,卻不敢開口向端馬寧討還被扣押的餘款,寧可自己挨苦。端馬寧明知道李土已經退休且困苦,卻不願將錢歸還,顯然看他老實好欺負,李土的錢就這樣給洋人欺詐而去。(李秀青口述,2007年9月)

當年10歲的李秀青(1920年生,李土之孫)曾目睹祖父承包太平飛機場工程時,工人五六百名在勞作。而今飛機場雖然荒廢,可是跑道依然堅固如昔。

昔年英政府的大工程,均公開予各民族承包商下標。在當時各民族中,華人手藝精致,工作勤勞,講求信用,辦事認真是有目共睹的,所以許多工程都被華人標得。當然洋人承包商也標得不少工程,一般上,他們是從印度招聘勞工來做,也有聘華人勞工的,更有如端馬寧等承包商,再轉給華人二手承包商去完成。像這類的“二手”承包方式,姑且稱為“紅毛阿伯”方式吧!

唯有公平透明的下標制度,才不會有偷工減料的工程,才會有真材實料辦事認真的承包商,才會有“固若金湯”的悠悠百年建築物!

星洲日报·文化空间·田野行脚。图文:李永球。(2008.1.6)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