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與色情的行業

  甫一抵達台北就入住一間普通的飯店,一步出電梯走向房間,從鄰房傳來淫蕩的叫床聲,擾人睡覺,令我徹夜輾轉難眠。在某個小鎮的一間便宜旅社,東主為目不識丁的老婦女,她連馬來西亞是什麼國家也不知道,卻很驚訝我會講台語(閩南語)。整間旅社只有我一個住客,晚上連走廊的燈也關掉。我躺在床上閱讀,10時餘她來電,叫我把浴室的燈關掉以節省電流……11時餘又來電說:“少年的,要叫查某(女人)無?”住到這樣的旅社,真的倒霉透頂,翌早退房換別間而去……。

  台灣的淫業及色情活動可謂蓬勃,那些場所我不感興趣。反倒是色情書刊、VCD及情趣店吸引了我。色情書刊可見于一些書店中,全部以塑料袋包封,上面註明“拆開視同購買”。那些都是舊的東西,以日本出版為多,而且只是普通的裸體照刊物,售價極廉,但購買者少。

  色情VCD則多,也是以日本產品居多數,其次為韓國與西方諸國的,似乎很難找到台灣出版品。電視節目方面,子夜1時過後,有幾個台會播出“輔導級”的影片。所謂輔導級,也就是看不到“有色鏡頭”的色情片,即在緊張關頭時刻,鏡頭馬上如過眼雲煙,抑或在兒童不宜之處打上“豆干格”(馬賽克),吊人癮頭,味同嚼蠟,觀之無趣!反倒是在節目中穿插的廣告,簡直是淫業集團在招生意。

  趣專賣店也就是西方國家的“性店”(sex shop),里面各種各樣的性產品令人目不暇給,某些店從外面也可觀覽個一清二楚(龍山寺附近一帶的),只有少數有貼上18歲不可進入的標誌。

  與西方國家比較,台灣則顯得保守。當一個社會邁向先進繁榮時,它就得付出一定的代價,性開放、性泛濫、同性戀以及色情行業如影隨形地倍增。有關當局或許應該迎合社會,以更開放的角度來看待色情行業(包括書刊與VCD的出版),但一定要保護未成年少女或被迫賣淫的情況出現,更要防止性病的傳染以及嚴格實行18歲以下不可觀看及進入的條規。西方國家的性店,是遵照條規而行的。

  另一方面,檳榔辣妹穿比基尼,或薄紗衣,或穿T字褲的露肉。這與西方穿比基尼或邊報邊脫的電視新聞節目,有異曲同工之處,都是以露肉吸引人。她們到底是在賣檳榔或播報新聞?還是在賣弄色相?說穿了,其實是以色誘人而已。

  還有喪事常見的電子花車,以及七月中元普渡的歌台,常有全裸的表演。在喪事與廟會上的裸體演出,的確不尊重我們的傳統,且會引來外人的取笑。就如我國的友族同胞,他們尊重我們廟會里的傳統戲劇,卻鄙視流行歌台暴露的性感女郎表演。他們不明白為什麼我們會讓暴露的女郎在神明前作秀?其實這只不過是吸引人們的噱頭,流行歌舞看多了也會膩煩,不以色誘人又如何能夠面對競爭?

  開放更多的脫衣舞秀場所,把檳榔辣妹、電子花車及歌台裸女收容于此,給她們一個露肉之所在,或許為權宜之計。讓檳榔妹是真正在賣檳榔,讓電子花車及歌台女郎是真正在唱歌跳舞,讓那些喜歡露肉的女郎,都擁有表演的空間吧!

星洲日報·星洲廣場‧田野行腳.文:李永球。(26/09/2004)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