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中國的卵脬”

马来西亚华人民间的 “扶卵脬” 手势!

 

  台灣外交部部長陳唐山批評新加坡“扶中國的卵脬”,使到“扶卵脬”一夜間揚名國際。福建話的“卵脬”(lanpa),即是睾丸。以它在外交場合批評他國,的確罕見。所以立法院長王金平說,這句俚語的確是台灣人親切自然的用語,但在國際,外交場合應另當別論,談話應該視場合做適切表示。本篇就談民間習慣用語中的卵脬髒話。

扶卵脬規範應寫為“扶卵脬”(poolan pa),義為奉承拍馬屁。9月30日《星洲解說》寫成“扶脬”,少了一個字,乃不正確。對懂得閩南語的人來說,會覺得它十分傳神,“拍馬屁”也遜它三分色。它是一句俚語,也是髒話,難怪一些報章在報導時,多避諱之。如《美聯社》改為“新加坡只不過是抱中國大陸的大腿”,《法新社》則直接照翻,譯為“lt was nothing but an effort embrace China’s balls”。

扶卵脬一詞,文獻中早在明代就曾經出現。明朝蘭陵笑笑生的《金瓶梅詞話》第53回:“自家又沒得養,別人養的兒子又去強遭魂的掗相知呵卵脬。”清末吳沃堯《二十年目睹之怪現狀》第66回:“除了呵外國人的卵脬,便是揩大人先生的馬屁。”(參見林寶卿《閩南方言與古漢語同源詞典》);明人凌濛初《初刻拍案驚奇》第29卷:“到得忽一日榜上有名,掇將轉來,呵脬捧卵。”(見《宋元明清百部小說──語詞大辭典》)。

上述的“呵卵脬”和“呵脬捧卵”,與扶卵脬皆有同工異曲之妙。去年我國一位寫作人在新書自序裡也寫“捧人LP”之句 ,“LP”即是卵脬的閩南羅馬拼音──lanpa的縮略語。

扶卵脬除了是一句深入民間的俚語。它也有其“手語”(見圖)。即以一隻手比“三腳”印,另一手比作扇子在搧風(也可兩手皆作三腳印)。“三腳”是將之托起,“扇子”則為之搧風。睾丸位于腹部下面,兩股根部的中間,此處悶熱,故它喜冷怕熱,于是搧風成為最佳的拍馬屁行為。用手語的好處是,若有女性在場,一比出手語,大家都會發出會心一笑,不會使場面尷尬。它也衍生成諺語“三枝腳,扶卵脬”,“三枝腳”也衍生為扶卵脬髒味較不濃的隱語。設使陳唐山把“根本是扶中國的卵脬”改為“根本是三枝腳在扶中國”,大概會大事化小,小事化無矣!另有一句“扶卵脬,修指甲”,也是拍馬屁之意思。所謂修指甲,即指如果指甲太長不修,不小心刮傷則弄巧成拙,義為拍馬屁要懂得看風轉舵,見機行事。

關于卵脬的閩南俚語,既傳神且親切的尚有以下幾個──

(1)卵脬脬卵也相同:意為睾丸這個東西,把它叫做卵脬或脬卵皆可以,都是一樣的東西。在電影《錢不夠用》中,卵脬脬卵被以縮略語“LPPL”講出來,其髒味大大減少,馬上風行新馬兩地,成為人們的口頭語。(2)大卵脬:有二義,一指好吃懶做或懶惰的人。例子:叫他幫我掃地抹窗也不要,好像大卵脬一樣。另一指生氣盛怒,例:真的給他氣到大卵脬。(3)無卵脬:無膽量、膽怯。例:他說要追求A女,卻不見行動,我看他是無卵脬。(4)搖卵脬:好吃懶做或游手好閑。例:他每日都不工作,吃飽在搖卵脬。

陳克編《中國語言民俗》說,髒話和咒罵是對語言規范的沖破,是本能的發泄。從這個意義上說,任何人都有可能發生咒罵的沖動,無論雅俗貴賤皆如此,這也是髒話無處不在的原因。只是,大多數社會都避諱談性,髒話也在社會規范之中受到約束。但髒話卻是無孔不入,與民間生活習慣水乳交融,永遠消除不了。所以我可以接受陳唐山講髒話,卻不能接受用在外交場合。

星洲日報·星洲廣場‧田野行腳.圖文:李永球。(10/10/2004)

2 則迴響於《“扶中國的卵脬”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