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皇大帝不是明王朱聿键

注:本文曾经发表于新加坡《炎黄文化》20074

                             九皇大帝不是明王朱聿键

                              ——向李庆年先生请教《九皇爷考证》                          李永球


  1
       

        拜读了李庆年先生的《东南亚华人的独特神祗——九皇爷考证》(《炎黄文化》第六期 20066月)一文后,发现李君肯定九皇爷就是明末唐王朱聿键。可以说,我完全不同意李君的考证之说,以为其论证尚缺证据,以致论点站不住脚。

        我从事九皇信仰的研究多年,足迹遍及马泰新三国。今日撰写此文,将以就事论事的态度,摆事实讲道理的精神,愿与大家共同来探讨九皇大帝(九皇爷)的由来及信仰习俗。若有得罪之处,尚请李君海涵。若有不对之处,则恳求高明指正。欢迎与大家一起做学术交流,毕竟学术研究宛如真理,将会因为愈辨而愈来愈明。

 2、九皇大帝有没有神像?

        李君说:“庙宇中供奉的九皇爷没有金身(雕像或塑像)。一般都是一个神龛,外面裹以黄色绢缎,里头空无一物,这在道教信仰中是很奇特的。道教的神祗。一般都有金身或画像,而九皇爷以物代神,一定有特别的原因。”又云:“朱聿键是朱元璋第九世孙,又当上皇帝,称他为九皇爷一点也没错。九皇爷没有金身,与他称帝时间不长和被杀有关……因此传说九皇爷没有首级是正确的。也因为这样,庙宇中安放的只是中空的神龛,如此一来,更增加了神秘感。”

        说九皇大帝没有造像(金身),当然是闭门造车之说。东南亚的九皇信仰分两大系列及两大派别。所谓两大系列,就是一个系列是有九个九皇造像的,另一个则没有造像。前者以槟城区为主,以历史最悠久的槟城香港巷斗母宫为代表。该宫藏有一幅光绪壬寅年(1902)的画像,图像最上端为斗姥(斗母)元君和金童玉女;次为南、北二斗星君;再次为九位九皇大帝,其中七位绘有胡子,另两位年轻无须;最下层是灵官大帝(道教的护法神),左右两旁分别为四大天王陪衬。这幅图像平时卷起收藏,在九月初一至初九才展示供人膜拜。此外,槟城的威省区多座斗母宫,也供有九皇的造像,其形态与玉皇大帝模样别无二致,而且九位的造像都是一样。没有造像的以泰国普吉的九皇宫庙为代表,马来西亚的吉打、霹雳的太平以南,一直到新加坡,都是不供奉造像的。它们的香火都是由普吉分香请来,不供神像也是从那里传来。不过,一些宫庙则有供奉“圣旨牌”,那是木雕的神位座牌,凿有“斗母宫九皇大帝神位”等字样,太平一带的即属此类。平时以黄纸密封起来,一年中只有在九皇诞的九天才打开。有些是以黄纸朱书“九皇大帝”。至于神龛里空无一物的,为数不多。

        所谓两大派别,就是分为民间九皇派和道观九皇派。前者也叫做“福建九皇派”,目前我们所见到的持九皇素、送王船、出巡镇境、过火等等仪式,就是民间九皇派,对华社影响极大。后者也称“客家九皇派”,影响力微,将之传入马来西亚的是客家道士,他们把九皇神像供奉于他们兴建的道观或庙里。诸如槟城朝元洞清观寺(1881)的九皇造像,是三首八臂的一个男像,极类似斗母像,其旁的斗母像却是单首双臂的女造像;槟城亚依淡太上庙(1901)的九位九皇像为画像,最高的一位与最下的六位头戴道冠,无须,另两位戴庄子巾,有须,位于首位之下,六位之上,他们咸持着类似令牌之物;槟城亚依淡天有宫自在观(1903)的九皇造像,则有九个,两位有须,手持如意,七位无须持令牌,穿扮也不一样,服装分三类形式。

        为何会出现两大系列?它们之间谁先谁后?我的推断是从中国传来的原是有造像的,所以槟城一带的皆属有造像的系列。后来流传到泰国后,受到秘密帮会——洪门会的影响,才衍变成无造像。当然不成熟的拙见,还待进一步的证据来考证。

 3、中国有没有九皇大帝之信仰?

        李君说:“新、马、泰华人有崇拜九皇爷的现象,而中、港、台华人却没有。这一现象,说明九皇爷是中国海外的神祗,是海外产生的独特神祗。”又云:“在新、马、泰,一些归属道教范畴的庙宇供奉九皇爷,而一些名称与北斗、斗姆(斗姥)有关的庙宇,都有供奉,有些更直接冠以九皇之名,每年农历九月初一至初九,是九皇爷的庆祝日子……”  

        说中国没有九皇信仰,可谓是主观的臆度。从中国文献上来考证,不仅中国有九皇信仰,而且中国人“持九皇素”的历史非常悠久。

        王家佑著《道教论稿》云:“川东巴人崇拜‘九皇’。四川旧俗每年于九月普办‘九皇会’,届时不售荤食,全市插三角旗素食……”又云:“《史记·封禅书》云:秦始皇廿六年,立南斗北斗祠于雍。姚安(在云南省)风俗:六月朔日至六日礼南斗祈福,九月朔日至九日礼北斗祈福。九月礼斗与四川‘九皇素’斋期相同。可见自秦至唐(按:公元前221至公元907),在秦、蜀礼斗的信仰都很盛行。”。这段记录,让我们知道四川和云南一带持九皇素的历史久远。

        清《帝京岁时纪胜》:“九月各道院礼斗,名曰九皇会,自八月晦日斋戒,至重阳,为斗母诞辰,献供演戏,燃灯祭拜者甚胜。”。上述情况与东南亚的九皇诞辰庆典很接近,诸如斋戒十天,献供演戏,燃灯(北斗九星灯)祭拜等。

        《中国风俗词典》之<九皇素>条云:“……杭城(按:杭州)居民有一半要吃素食,俗谓吃‘九皇素’。”又云:“流行于四川各地。当地民间从夏历九月初一至初九日,要禁屠宰,吃素食,遇有婚娶不能更改者,也只能办素宴。街上饮食店,皆插上彩色纸镶边的,黄色三角纸旗,旗上正书‘九皇素食’四个字……”;<九皇斋>云:“旧时汉族民间信仰风俗。流行于台湾地区。源于道教。以九月初一至初九为南北斗诸星诞辰。南斗主生,北斗主死,均能保佑消灾延寿,均有持斋拜斗等仪式。当地民间除持斋九天外,亦有到寺庙中拜斗,即在盛米的斗上插着古铜镜……进行祝祷。”

        此外,《中国全国风俗志》记载与九皇信仰有关系的,计有云南、广东、北京、江苏及浙江等地。其中杭州记载云:“六月朔日至初六,多有在庙宇礼忏,供奉斗姥,燃黄色烛,俗称拜斗,一般迷信者于此六日中茹素持斋,戒杀生物,俗称吃斗素。”由此可见,中国除了有九月初一至初九的持北斗九皇素外,六月初一至初六也持南斗素。

        从东南亚的九皇宫庙所供奉的神明来论,一定有着斗母(或作斗姆、斗姥)娘娘、南斗星君、北斗星君、北斗九皇大帝及灵官大帝等等。这与中国的道观斗姆殿(宫、阁等)所供奉的可谓大同小异。就如李君在文中所谓,中国泰山斗姆宫就有斗姆元君和十二星君的金身等等。所谓十二星君,也就是北斗九皇加上三台星君共十二位星君。三台星与北斗九星合为北斗组星。三台是上台、中台、下台,它们是北斗九星的华盖星,叠为三级,以覆斗魁。

        李君说,本区域一些名称与北斗、斗姆有关的庙宇,都有供奉九皇爷。其话证明这些庙宇供奉的就是北斗九皇无疑,彼此都是斗母宫,供奉的都是北斗九皇,难道我们的就与中国的九皇不一样吗?

        上面书籍所言,证明中国早就有九皇信仰,而且曾经兴盛辉煌,只是后来逐渐式微,反而在流传到东南亚后又兴旺起来。

 4、九皇大帝的种种名称

        李君说:“一些庙宇的确称九皇爷为‘九皇大帝’,这位大帝是谁呢?”根据其考证,“大帝”就是明太祖朱元璋的第九世孙明末唐王朱聿键,曾在福州称帝的隆武大帝。

        我们称为“九皇大帝”或“九皇爷”的,在中国被称为“北斗九皇”或“九皇”,也就是北斗九星。关于北斗九皇的名称,是有几组,而且名讳杂多,往往叫人感到杂乱难分。详见下:

        《道藏·云笈七签·日月星神部》云:“北斗九星,七现二隐,九星依次名一玉皇君、二玉皇君、三玉皇君……九玉皇君。”这是较简单的名称。其谓“北斗九星,七现二隐”,即是说北斗原有九星,后来两颗渐渐隐没,肉眼难见。李约瑟著《中国科学技术史·天文学》第四卷,引《星经》所载的一种古老说法,即北斗原来不是七星,而是九星,不过其中两颗后来已经看不到了。

        《素问·天元纪大论》的北斗九星名称为:“天蓬、天芮、天冲、天辅、天禽、天心、天柱、天任、天英”。《太清玉册》卷八:“北斗九星:贪狼、巨门、禄存、文曲、廉贞、武曲、破军、左辅、右弼”。此外,一些道经里还有另外两套名称,其一:“天枢星、天璇星、天玑星、天权星、玉衡星、闿阳星、瑶光星、洞明星、隐光星”;其二:“阳明星、阴精星、真人星、玄冥星、丹元星、北极星、天关星、辅星、弼星”。至于《北斗九星隐讳经》则讲述九星的晦涩难懂名号姓讳,以及其广又不可思议的功能及功德。

        《玉清无上灵宝自然北斗本生真经》就把北斗九皇神格化,经云斗姆原为龙汉时国王周御的妃,名紫光夫人,于莲池脱服澡盥时,忽有所感,莲花九朵化生九子,长子为天皇大帝,次子为紫微大帝,其他七子是贪狼、巨门、禄存、文曲、廉贞、武曲、破军。

        星辰神本为大自然的崇拜,本来不具神像。然而,宗教会因为环境的需要而演变,后来渐渐被拟人化而构造了形象,也就有了如人般的造型出现。

        北斗九星七现二隐,现的七星就是所谓的北斗七星,在天上北方天际排列成斗形,乃指示方向,判断季节和认识星座的重要标志。北斗七星在天文学是大熊座的其中七颗星。

        萧登福:《南北斗经今注今译》云:“……然而在《北斗经》及道书中,则认为北斗除了七星外,外辅、内弼、二尊星(高上玉皇、紫微帝君)及三台(上台虚精开德星君、中台六淳司空星君、下台曲生司禄星君)等;另外有北斗七星的使者——擎羊、陀罗二星,这些也都属于北斗的范围。”又指出:“在以上北斗星神的范围中,有的道经将北斗七星和高上玉皇、紫微帝君二尊星合称北斗九星,亦称北斗九皇:《玉清无上灵宝自然北斗本生真经》、《北帝七元紫庭延生祕诀》。但也有以北斗七星和外辅、内弼二星合为北斗九星或九皇的,如《北斗七元金玄羽章·诵经解厄诀》。”

        了解了中国的北斗九皇名称,再来探讨本区的九皇名称的不同。本区民间将之称为“九皇爷”。那是福建民间对于神明的尊称,一般都会在名称后加上“爷”、“公”等敬词,女性的神明则为“婆”、“娘”等等。因此九皇爷可不是“王爷”之神哦,这一点须明白民间的称谓。至于九皇大帝的由来,与明王朱聿键毫无关系。凡是用“白头王(皇)”的神明,是有资格为其附上“帝”的称号,况且北斗九星里也有“天皇大帝”和“紫微大帝”。与其说“大帝”来自朱聿键。不如说是来自九星里的两位大帝更加贴切。

        槟城香港巷斗母宫保存一本古老的《九皇圣经》,里面详列九位北斗九皇星君的名字,那是在迎接九皇时读诵的经典;太平的九皇宫庙在河边迎神时所读的疏文,也是写上九皇名称,如:北斗第一阳明贪狼太星君……,以及三台星的名称。泰南普吉内杼斗母宫在接神时则念《北斗经》,该经除了有九皇星君的名称外,也云九皇的种种功德。由此可见,东南亚九皇宫庙所供奉的是北斗九皇大帝,并不是朱聿键。诚如李君所言,那么在迎神时所奏请的将会是“明隆武皇帝万万岁”,决不会是北斗九皇。

 5、九皇大帝的信仰与斋戒

        李君指出:“朱聿键为了表示忧国忧民,放弃食肉饮酒,也就是吃素茹斋,因此拜祭九皇爷时,同样要吃素茹斋。由于道教原有的‘九皇会’也是在九月初一至初九吃素茹斋,更因此混淆了本来是追随朱聿键生活习惯的原意。朱聿键不喜女色,拜祭九皇爷时必须远离色欲,成为信徒的一种清规戒律。九皇爷十分忌讳蓝色和黑色,这一点是由于清军的服装是蓝黑二色为主要颜色。此外,拜祭九皇爷必须穿白色衣服,这与朱聿键喜穿宽大白色布衣有关。另一方面,朱聿键被杀,百姓必然有人为之披白戴素致哀,因此九皇爷信徒无不穿白着素,有些还头缠白布,更像是祭奠的装束了。”

        首先,想请教李庆年先生,关于朱聿键为了表示忧国忧民,放弃食肉饮酒,不喜女色,喜穿宽大白色布衣,以及九皇爷忌讳蓝色和黑色的这一些记录,是根据哪一本文献或史书?还是凭空捏造之词?

        倘若提不出证据,那么说吃素茹斋源自朱聿键放弃食肉饮酒,说吃素必须远离色欲源自朱聿键不喜女色,说吃素必须穿着白色衣服源自朱聿键喜穿宽大白色布衣,说九皇爷忌讳蓝与黑色源自清军服装等等,就成了想当然的杜撰之词。

        我一直强调九皇大帝就是中国的古代星辰信仰,即是北斗九星。现在,我将举出文献上关于九皇斋戒的资料,以证明九皇斋戒的习俗在中国流传之久远。

        王家佑著《道教论稿》云:“……九月朔日至九日礼北斗祈福。九月礼斗与四川‘九皇素’斋期相同。可见自秦至唐(按:公元前221至公元907),在秦、蜀礼斗的信仰都很盛行。”;《中国风俗词典》之<九皇素>条云:“……流行于四川各地。当地民间从夏历九月初一至初九日,要禁屠宰,吃素食,遇有婚娶不能更改者,也只能办素宴。街上饮食店,皆插上彩色纸镶边的,黄色三角纸旗,旗上正书‘九皇素食’四个字……”;明《诸神圣诞日玉匣记》谓:“(九月)初一日至初九日,北斗九星降世之辰,世人斋戒此九日,胜常日,有无量功德。”……在在显示九皇斋戒的历史悠久。礼斗(向北方礼拜北斗九星或七星)、持斗素(六月初一至初六的南斗素及九月初一至初九的北斗九皇素)乃道教的星辰信仰,道教徒相信通过持斗素及礼斗,可以消业除病,消灾延寿。尤其九皇素的九天,乃北斗九星降世的日子,胜过平常日子,有无量功德。道教认为南斗注生,北斗注死,求长寿得向北斗求之。

        道教徒在持九皇斋戒时,得遵守斋戒的戒律(如最基本的老君五戒:不淫、不饮酒、不杀生、不偷盗、不妄语等等),以及礼斗、静坐、(存想九星的光照射入体,以消除业障疾病)、念北斗经、持九皇讳(密咒)、吞服九皇符等等。有关这些,大家可参考刊登于马来西亚斗母宫九皇大帝总会出版的《斗讯》里的多篇拙作。

        这里,我能够把九皇斋戒是源自中国的九皇信仰的证据,摆出来给大家验证。可是,李君呢?他说吃九皇素源自纪念朱聿键,请问,九月初一至初九与朱聿键有什么关系?是朱氏的生日吗?当然不是。是其死日吗?当然更不是了。在李君的大作里,连朱聿键死亡的日子也不清楚。即使一个皇帝死了,传统上也不会吃素九天来哀悼,那完全不符传统之习俗。

        我再次强调,在朱聿键出生之前,中国已有九皇斋戒持素的风俗,请参见明代《诸神圣诞日玉匣记》,那将会获得消灾延寿等等功德。可见将九皇斋戒说是源自朱聿键,是在牵强附会,完全站不住脚!

 6、九皇大帝的庆典仪式

       李君说:“九皇爷活动中有迎神和送神两项仪式,都是在海上进行,说明这位神祗与天妃一样,和海洋有关。在送神仪式上,必须焚烧纸扎龙船,以示尊敬。龙船,是帝王之舟,封建时代只有帝王可以乘坐,难道九皇爷是一位帝王吗?”又云:“所以每当进行祭拜时必须先用香炉迎接神明,按道教的说法,香与插上香的炉,都有引领神魂的作用。”

       原本道教的九皇科仪,除了持素斋戒外,更重要的是设北斗坛,斋戒期间进行拜忏、礼斗科仪、顺星解厄科仪等等。的确,本区域九皇信仰的一些仪式,十分罕见。诸如穿着白色衣服、内殿森严封闭及一些仪式。我怀疑受到洪门会的影响,洪门会人借九皇庆典,以纪念他们的大哥万云龙,这是有可能的,但尚待证据来证明。至于送皇船(一般写作王船或王舡,叫作龙船是错的)、犒赏五营神兵神将、海或河边迎神送神、出巡镇境、跳童、补运、过火、都是闽南的王爷信仰原有的仪式,九皇信仰南传东南亚时,受到王爷信仰的影响,而抄袭这些仪式。而且烧皇船(也作送皇船)也不是给帝王乘坐,目的在于送瘟神,只要是王爷信仰就有烧皇船习俗。

        李君又说:“清军入闽时进行屠杀,闽人有扶老携幼躲进甘蔗园的,至今东南亚的闽南人后裔正月初九祭拜‘天公’时,还不忘救人一命的甘蔗,要用红纸缠绕表示感激。”

        事实上,闽南人拜天公采用甘蔗,并不是甘蔗救命之恩,若是如此,当清兵再来时,岂不是没地方可再躲藏了吗?拜甘蔗的意义,是因为甘蔗有头有尾(须取整棵连根拔起),而且从头甜到尾。所以福建人祭以甘蔗,就是希望人生甜甜蜜蜜的有头有尾,如果一个人早年富贵,晚年潦倒,就是有头无尾。闽人躲进甘蔗园的传说的诞生,那是人为所虚构,主要是为了使到清兵在福建大屠杀的史实流传万年,为了使到人们记住这段残酷的大屠杀,于是便将拜甘蔗与大屠杀牵强附会起来。老祖宗的确有智慧,经常把史实与民俗节日结合起来,那么,那些重大的历史就被流传下来,不被遗忘!如中秋节吃月饼的传说等等。我们的爱国意识,民族精神就靠着传说而传播万世。

        正月初九是玉皇之诞辰,这在道教经典里早有记载。如果是因为清兵大屠杀,那是深仇大恨的伤心事,岂还有心情去祭拜天公大事庆祝?岂可以庆祝神诞的方式来哀悼死去的亲人呢?

 7、九皇大帝源自闽南

        李君说:“九皇爷的信仰者,绝大部分是闽南人,这为我们提供了一条宝贵线索,是不是与福建有关?”

        的确,本区域的九皇信仰者多是闽南人,后来才慢慢传播到各籍贯去。然而,李君却指出朱聿键死在福州。既然死在福州,那么祭拜吃素者及传播者应该是福州人才对。怎么可能会变成闽南人呢?可见其言论自相矛盾!

        这里,让我再举出证据给大家看,以证明闽南人是九皇之信仰者。林再复著《闽南人》(增订版)里引用连横《台湾通史》的资料云:“九月初九日,谓之重阳,以麻糬祀祖。儿童放纸鸢,系以风筝。自朔日起,人家多持斋,曰九皇斋,泉籍为尚。”所谓“自朔日起”,就是自初一日起;所谓“泉籍为尚”,即是福建泉州人最为崇尚的意思。可见福建泉州人崇尚九皇和持九皇斋的由来颇久。当闽南人南来时,则把家乡的信仰习俗带到本区域来,当然包括九皇信仰了。所以东南亚各地的九皇宫庙,的确是闽南人所创建,持九皇素者也以闽南人为多数。

        闽南地方崇拜九皇的历史不仅久,且深入民间习俗之中。泉州市区道教文化研究会编《泉州道教》一书,在提到提线木偶戏为民间主持种种仪式时,所念的咒语中有:“命属北斗九皇星君主照”;又有疏文云:“福建省泉州府……居住蚁民……诚虔拜于……北斗九皇星君主照……”。书中附有<元妙观建戏棚碑文>云:“于道光二十三年癸卯(1843)秋,元妙观重新告成。诸纸料铺虔诚醵金敬塑北斗九星君全身宝座,仍塑北斗星君副像,天上圣母宝像,为值年正东轮请供奉。每逢重九,各号鸠资在观中庆祝圣诞……”。在在显示闽南早有九皇信仰,而李君所谓朱聿键死在福州,因此形成九皇爷的信仰及斋戒,请问证据在哪里?

 8、九皇大帝的种种传说

        由于供奉九皇大帝的内殿深严,导致人们对其感到深不可测,传说纷纭,莫衷一是。手头上所收集的传说与异说倒有多个,这里列出几个供大家参考。

        一、传说源自“狗母”。以前一个泰国华人人力车夫见一狗母死于道旁,将之埋葬后忽然发达,他认为是狗母显灵,因此建庙供奉之,名曰“狗母宫”。因为是狗母,因此不塑造像,而且编造是“狗王爷”。后来一位读书人认为名称不雅,建议改曰谐音的“斗母宫”,狗王爷改为谐音的“九皇爷”。从此斗母宫的九皇爷就流传到东南亚各地了。

        二、传说源自九位抗清义士。这个传说传布整个东南亚,几乎人们都深信不疑这是九皇的由来。而且言者故作神秘,要大家守密不可外传。传说反清复明的义士们在福建抗清(一说是九个劫富济贫的海盗),其中有九位被扑并于九月初九杀死于海边,惟死后冤魂不散,作乱地方。最后朝廷赐封为“九王爷”,并以王舡送出海外,漂流到东南亚,被人们接获而立庙供奉。所以在中国是没有“九皇爷”之神明信仰。如今我们所见到的仪式,如九皇庙前立杆点燃九盏灯,就是纪念九个义士的首级被挂在杆上示众(其实是北斗九星灯);在海或河边迎送神明,就是纪念其就义的地方;不造神像,乃九个义士被斩首无像之故;绑头巾穿素服,涵义着为他们带孝之意……。

        绘影绘声的传说,无非凭空捏造之附会。我揣测为会党中人利用北斗九皇来纪念洪门会的五祖(或万云龙),故秘而不宣,虚构九个义士以隐瞒真相。这些,还待进一步的考证。

        三、异说源自古代九个传说人物。泰国普吉内杼斗母宫谓九皇大帝乃中国古代传说中的九个人物——伏羲、神农、黄帝、少昊、颛顸、帝喾、尧、舜及夏禹。把九个毫无瓜葛的传说人物当作九皇大帝,实在是荒诞不经。我曾拜访该宫,后来才知道是一位人士自己考证出来的,当我与他讨论九皇的由来时,他取出一本字典给我过目,字典里的“九皇”条目列明就是上述九个传说人物。真相大白,资料来源自字典,可是这本字典实在太旧太老了。所谓九皇大帝源自这九个人物,根本站不住脚。因为如何进一步证明持九皇素与他们有关呢?可惜他的中文不好,难于沟通,所以没有与他作进一步的交流探讨。

        四、异说源自明末鲁王。邱新民著《新加坡寻根》谓,九王爷是明末鲁王朱以海,也就是明太祖第九子的第九世孙,民间称为九王爷。邱君引用资料以证明九皇大帝就是明末死在福建的鲁王。无独有偶,李庆年君也指出九皇大帝是明末的唐王朱聿键。惟他们的考证均缺乏证据,叫人难于信服。

                                                9         

        总括而言,北斗九皇并没有与朱聿键混淆起来,而是后者被李君牵强附会在北斗九皇信仰中了。九皇信仰在中国已有悠久的历史,而且不仅福建的闽南,在广大中国的土地上,好多地方都有持九皇素之俗,有些地方几乎是全城百姓一起吃素。然而这种习俗在中国已经渐渐泯没,却为东南亚福建人给保存流传至今。我们无意间保存了中国古俗,是可以申请列为非物质的世界文化遗产了。

        李君的论点含糊不清,一直在推论朱聿键死在福建的历史,以找出持九皇素的由来即源自朱聿键。可是在最后,却矛盾地说:“至于朱聿键是在阴历八月二十七日被清军追上,他是否于九月一日被杀,才产生后来于九月初一纪念九皇爷的日子,则无从考究。朱聿键与九皇爷之间有着这么多个共同之处,人们崇拜的九皇爷,可以肯定就是朱聿键。”这边厢说无从考究九月初一是纪念九皇爷的日子,那边厢却说九皇爷可以肯定就是朱聿键,论点可谓含糊不清且自相矛盾!

        最主要的,还是无法证明九月初一至初九持九皇素与朱聿键有什么关系,不能证明这一关键,论点就站不住脚,也就无法令人信服!

        而且,传说中的东西,如天公诞拜甘蔗的传说,竟被当作由来。显见对于民俗文化的东西,李君尚是一知半解。须知民间里有着不可计数的传说,可要小心去分辨啊!

16 則迴響於《九皇大帝不是明王朱聿键

    • 绝无此事。只要7日过后就可以到任何庙宇了,包括九皇宫庙。即使家里办丧事也可以吃九皇素的。有关这些,不妨参考我的资料,在各地报摊这几天有售卖关于九皇的书刊,里面会有我的文章,包括--九皇答问。(他们盗我的版权,也不放我的名字)
      九皇大帝是北斗九星,是古代的星辰信仰,吃素会消除我们的罪障,九皇绝不是什么凶悍的神明,不需要担心。

      • 一般人并不太了解拜斗是在拜什么神,可能是因为住家拜的神多是大伯公或观音大士等等神明。

        在新加坡路边看九皇诞庆典时,人家说的是"这神地位很高,没吃素不能靠近。".或者问"这是什么神?场面这么热闹。".

        如果要解释什么是北斗星,长篇大论之后,人家可能还是不明白的!

  1. 谈到塑像,在90年代初的一个早上,我梦见一位古代将军,身穿战甲,头戴风翅盔,端坐椅上,他对我说他是九王爷,还说他能帮助我。

    这时,我被门铃声吵醒了,来者是为卓姓祖师募捐庆神诞,我家姓卓。我当时在想,有九王爷这位神仙吗?也许是 因为这神诞募捐才有这个梦吧!而我父亲每年都乐捐,我应该不需在意这个梦了。

    2003年时,我父亲过世,农历七月时我去寺庙看他的超渡牌位,好奇的问义工为什么这么多人要超渡冤亲债主,听完解释后我也想参加,然而那已是法会末晚,,再过几天七月也过了,我问了几处都没做或已做了,来不及参加。

    询问至到八月时,有点灰心了,却忽然看到住家不很远处一间住家神庙刊登于报章上的通告,将于神诞庆典时做超渡法会,于是就报名还费参加了,出入经过有时间时就去看看。

    就这样,在等交通登转绿时发觉那些大大支的三角型旗织写上了九皇大帝,九皇二帝,…一直到九皇九帝,一共九支大旗,这时猛然想起那个梦,再走进会场,抬头一看,上边挂上九条精致横布条,也是从九皇大帝写至九皇九帝,啊….,hahaha 原来真的有九王爷神,而且共有九位!无论如何,这肯定了九皇爷在我未认识他时已给我一个梦,虽然我是在大约十一年后才知道的。

    然而,神台上的九位神像则没一位如我梦见的九王爷的塑像。

    在1997年时,上完夜课后和印族同学同车回家,见到九皇信徒扛着轿子在摇幌,她问我那是否七月中元庆典?我说现在九月了,她再追问那为何如此场面?我说是神诞,她问我是 Monkey God 或是Guan Yin 神诞吗?我看到灯笼上也没写,就说我也不清楚。就这样再次延迟认识九皇神明。

    据义工的说法,九皇法会很少有做超渡的,2003年那年为何有做我则不太清楚,不过,之后几年我还是有到场拜斗。我说的拜斗处,以及跟同学一同看到的是不同庙宇的九皇法会,都是在新加坡西部的 Bt. Batok。参加超渡法会的那间斗姆宫后来搬到宏茂桥大牌两百多号那边的联合庙了。

    之后几年,因为住东部,就去东部工业区的九皇法会了,其中一年,看到其中一间庙贴的一篇文章,说这是在拜斗,我赶忙上网查询,看到"孝恩文化"的一篇长篇文章,这才知这是在拜南北斗,回想起来,我自己从1994年起还学起紫薇斗数啊,斗数主星又以南北斗星为主,真是的,不认识九王爷时其实已在学与之有关的事物了!

    当时也有去友诺士地铁站那边的一间斗姆宫拜拜,这又来了一个奇怪的梦,梦见一位白发疏髻,白眉白胡须,手执拂尘身穿红袍的老人,看来就似一位神仙,站在一顶由黄色木板做的轿子旁对我望,轿子我当然能连想到九皇爷的轿,可是这老神仙让我上网查一段日子还查不出是何方神圣?好奇之下祈求让我找到答案,果然不久就从一个古代年轻人求寿的故事中得知,此神是南斗星君。

    还有一个梦,南斗星君站在路中又是望着我,背后上方是高挂的交通灯,他背后很多行人在过马路,好像是乌节路,至今没追寻这梦是什么意思,这间斗姆宫已搬到盛港,这两年我也只去盛港的九皇大会,因为我也搬到近盛港处了!。

    就凭自身这些真实经历,对我来说,拜九皇肯定就是拜北斗!

    然而,九皇爷几时才真的帮忙我呢?我现在看紫微斗数只觉得是满天星斗而已了!

      • 普通人无法看到或知道的,在下也没办法做到。
        梦境也非我所能决定,如何能通灵呢?

        球兄可有听闻新加坡裕廊西有间庙,名为’四斗天尊(师父公)’,庙内有四大天王朔像,故推测其乃供奉东,南,西,北这四组星群,这当中南北斗星的祭拜不知与九月的庆典可有不同?

        还有,北斗已被称为九皇,而包括了北斗的’四斗天尊’称为’师父公’又是什么来由呢?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