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馬華裔挖掘海王歷史 .林友順(亚洲周刊)

馬來西亞田野調查工作者李永球和獨立電影導演邱湧耀,為了追蹤一段涉及大馬與印尼「海王」陳連禮的歷史,足跡跨越馬印兩國,對居民進行口述歷史,並以影像紀錄,拍成電影《海盜與王船》。


 

馬來西亞民俗研究兼田野調查工作者李永球和獨立電影導演邱湧耀,都是來自霹靂州太平,兩人各在不同的領域闖出一片藍天,可是並不相識,直到二零零三年春節到朋友家拜年時相遇,並擦出火花,隨後兩人聯合創造出了一部部以民間歷史為主題的獨立電影。《海盜與王船》是李永球與邱湧耀最新聯手製作的第二部獨立電影,五年前,他們也聯手製作講述太平歷史的獨立電影《峇峇球》。與《峇峇球》很大的不同是,《海》基本上是兩個主題,追尋海盜王(海王)陳連禮的足跡及紀錄印尼蘇門答臘島中部漁港峇眼亞比(Bagan Siapi Api)華人社會最大民俗慶典燒王船(王船祭)活動。同時,這部作品也跨越大馬與印尼拍攝,讓人了解兩地民間的緊密聯繫。《峇峇球》則是聚焦於太平歷史及帶有非常傳奇的人物—另一個海王陳番成,所有拍攝都沒有離開太平。

現年三十三歲的導演邱湧耀在全馬進行的電影交流會上指出,燒王船與海王沒有關聯,兩者唯一的交接點在於同樣發生在峇眼亞比。他表示,若只是拍攝追尋海王蹤跡與訪談,整個影片將會很沉悶,配合當地燒王船活動,這讓整個影片更活潑、更精采。李永球則表示,通過文字來表達會比較枯燥,一些人也可能看不懂,通過紀錄片的方式記載,生動活潑,更能吸引人。

田野調查工作者李永球顯然對海王「情有獨鍾」,這可能是太平誕生不少海王,也與他在年少時期聽聞老人家談論太多海王的神奇故事有關,這使他長期來就有挖掘海王歷史的念頭,不過,到印尼尋找海王陳連禮的歷史,卻是偶發事件。李永球透露,他是在去年初到馬六甲講座時,特地走訪當地古董收藏家友人何國榮,在談話間何國榮向他提到印尼峇眼亞比觀看燒王船習俗,讓他興起到峇眼亞比走一趟的念頭,既觀看東南亞規模最大的民俗活動,也圓他尋找海王事跡的夢。

根據李永球的記錄,峇眼亞比開埠的歷史始於一八七八年,當時有十八名泰國普吉島的洪姓福建人前來開發,此後華人大量湧入,以捕魚維生。當地最大的廟宇永福宮供奉福
德正神,副祀紀府王爺、水仙禹帝等等。而以紀王爺的誕辰慶典最熱鬧,村民舉行燒王船祭拜之。燒王船是閩南王爺信仰的習俗。王爺均是歷史人物,死後奉為神明,責任是保護地方上的安寧。燒王船就是王爺命令天兵神將把瘟神押在王船上送走,使到地方上平安無事。每年農曆五月十六及十七日是紀府王爺誕辰日子。

在蘇哈圖當總統時期,印尼政府的反華政策導致燒王船活動也被禁止,直到一九九八年蘇哈圖政權倒台後禁令才被解除。由於燒王船活動搞得有聲有色,也吸引不少海外遊客及信徒的到來,二零零三年開始,當地政府把它列為官方旅遊項目之一,中央部長、廖內省省長、峇眼亞比縣長皆會出席慶典。

大馬霹靂州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前出了不少海盜,根據李永球的解釋,那是日本人造成的。他指出,當日本人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戰敗後撤離馬來亞半島時,故意把一部分軍火分發給霹靂沿海一帶的黑社會組織,在高峰時期霹靂出了近百名海盜,不過能在海上稱霸一方的「海王」寥寥可數。

海王稱霸馬六甲海峽

根據海王陳連禮的表妹夫陳兆英對李永球所做的口述歷史,陳連禮原是漁民,釣螃蟹為生;一九四五年日軍戰敗後,他因為打死森林局的官員而逃亡海上,旋後當上海盜搶劫來往新加坡與泰國的商船;陳連禮也向沿海華人炭诖商及炭诖工人收取保護費。他在霹靂當上海盜時勢力強大,沿海數個漁村均受他的控制,搶劫的商船也多。陳連禮行事心狠手辣,死在其手下者不計其數,有者甚至全家被殺。在被英政府通緝後,他帶領一班逾四十人的追隨者遠逃到印尼峇眼亞比繼續其盜劫商船的活動,成為大馬唯一橫跨馬六甲海峽兩岸的海王。

邱湧耀並不是歷史工作者,不過他對海王、燒王船的議題很感興趣,因此與李永球一拍即合,再次走上歷史電影的創作道路。在民風保守的社會,口述歷史並不好做,李永球與邱湧耀的團隊到印尼峇眼亞比就遇到村民不合作的難題。還好當地重視血緣關係,李永球不僅獲得當地李氏宗祠的熱情接待、提供免費住宿,還透過李氏鄉親的協助,找到一些願意接受訪問的村民,不過,那也是一些有所保留的口述歷史。

在不懈的努力下,李永球終於從村民的口中得知,陳連禮逃到印尼峇眼亞比後改名陳德輝(陳德威),當地人也稱他為「古勞」,意為來自馬來西亞霹靂州瓜拉古樓的人。陳連禮來到峇眼亞比繼續為非作歹,結果他與泷隨從在與當地國民黨人衝突時被殺,結束了他不光彩的一生。峇眼亞比人至今仍不敢到相隔馬六甲海峽的對岸瓜拉古樓,李永球表示,那是因為當地盛傳,瓜拉古樓人對陳連禮被殺非常憤怒,並恫言「凡遇到峇眼亞比人必殺之」。他說,事實上並沒有這回事,可是這已讓兩地人民來往受阻,同時這也是為什揦李永球此次到峇眼亞比做田野調查困難重重,因當地人擔心他們是「為了報復而來」。

通過《海盜與王船》,人們也看到了峇眼亞比仍然保存濃厚的中華文化,同時具有不同的殯葬文化。陳連禮死後被埋葬在峇眼亞比,其中一間寺廟也為他安放靈位,李永球認為,陳連禮顯然是了解到生前的不是,因此希望死後能為後人做些好事。華族歷史研究者陳愛梅表示,《海》片可貴的一點是使人們了解到當地造神運動的情況。

現年四十四歲的李永球同意,陳連禮本身並不是一個正面人物,不過因他要解開陳連禮逃離馬來亞後的謎,因此他不斷追蹤陳的足跡,從霹靂到峇眼亞比。此次,他總算拼合了海王歷史中的最後一塊拼圖。邱湧耀則沒有去想這部影片的歷史意義,他純粹是為了興趣而拍,「讓人們知道父母時代的事件」。

在大學修讀工程系的邱湧耀對拍攝工作有濃厚的興趣,他出任電氣工程師一段短時期後就辭職,全情投入獨立電影製作行列。二零零二年他製作了第一部三十分鐘的紀錄片
《鐵道上的腳步》,記錄四名年輕人從大馬的十八丁徒步到北海,全程一百公里中的感受。二零零三年完成短片《第三者》,敘述一名在父親嚴格管教下的孩子逃離家庭的內心世界。二零零四年他製作極短篇《應徵》,在七分鍾的影片中通過一名大馬青年到新加坡應徵帶出兩地的差異與依賴。

與李永球合作的《峇峇球》是在二零零四年製作;二零零六年,他製作了第一部長篇獨立電影《鳥屋》,「以戰前老屋作為平台,探索現代人與古老空間的密切關係,並穿梭環迴於人與人之間的道德倫理、失落怨懣」。

李永球曾協助父親擺檔當小販,不過由於對歷史的熱愛,他總「喜歡一個人穿梭在太平的田野小巷,搜尋歷史、古建築、風俗和人物等,以文字細說太平」。李永球生活簡單,以腳踏車代步,他曾出版三本著作,即講述太平華裔歷史人物的《移國》、太平被日本人統治時期的歷史《日本手》及語言文字趣味民俗的《字言字語》。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