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类的接触

作者:小黑    《南洋商报·商余》【半张桌面】

有一年邀请李永球演讲,安排他在宿舍住下。他很调皮,问:“有鬼吗?”我反问:“你有做亏心事吗?”两人皆一笑置之。鬼是很抽象的名词,以不做亏心事来抵御,最能镇定自己。其实永球时常在旷野里的墓地行走,如果世界上真的有鬼,他应该是看过最多的人。他一直在为作古的人做善后的工作,为他们立名正位,好事一摞摞,鬼都得感谢他,哪里会害怕呢。

话说回头,世界上有鬼吗?不怕鬼的人,可以一棒将坟前香炉砸个稀巴烂,不当一回事。我的朋友余先生说,当年文革的野火漫山遍野的燃烧,他们一群年轻人虽然远隔千里,也一窝蜂跟在后面胆粗粗,看见拿督公的庙他捣碎,遇到山头伯公庙也推倒,神气十足。天不怕,鬼不怕,只怕跟不上毛泽东。
然而,是英雄也有心灵脆弱的时刻。狂猛的文革过去,有一年寄宿怡保的裁缝学院,半夜不能入眠,朦胧间听见有针车达达作响。他望将出去,只见有个女体身着金银纸箔质地的长裙坐在针车前面。虽然看不见面貌,他当时已经惊慌失措。看看手表,时间是凌晨2点,不知何时待得天明?
余生的经验,让我禁不住怀念一年多不见的甘先生,因为他恰好是一位著名的裁缝。多年前住在霹雳州的甘先生告诉我,年轻的时候他寄居在老板的楼上。第一天他进入房间就有了第三类的接触,原来他的床位已经有“人”捷足先登。他喝了一声,“请你下来!”说完,对方就施施然离开了。每个晚上都如此。当他轻飘飘经过,都可以感受一股冷风,但是甘先生却不当一回事。一段时日后,陌生物就销声匿迹了。
随着年岁增长,余生是肯定幽灵的存在的。比如有一年他通过灵媒的协助,与往生的父亲对话。老人家一莅临即肯定他焚化的金银财帛,不过还是欠缺一件衣物没有收到。余生问何物?原来是一般老人家们穿着的蓝色四方短裤。这件事情不禁又让我想起,妈妈过世不久,我们到高巴三万问灵媒的过程。
妈妈当年因为忧愤遽尔离世时,不过42岁。身为家中老大的我,也只有16岁,尚在念中四。我记得当天早上抵达灵媒居所,还是清晨。一番牵引之后,妈妈终于来到充满艰辛的人间。她每天都忙于收集脏衣物洗涤,赚取蝇头小利补贴家用。尽管如此,妈妈还是有能力储存一些钱,购买金饰品作为保值的投资。我因为是妈妈的长子,因此最为清楚她的收藏。
当我在缅怀妈妈的当儿,姨妈则与灵媒对话。忽然间听见妈妈提高声量:“怎么会没有!那是我买给母亲的佛手头簪。”争执不下,姨妈将信将疑,回家询问外婆,果然那支金光闪闪的佛手头簪正插在外婆的发髻上面。当然,外婆往生以后,头簪也物归原主,回到我家。
充满联想与恐惧

因为无知,有时候难免充满联想与恐惧。好朋友陈生有一年和太太到福建乡下探亲,住在镇上的旅馆。半夜忽然床铺激烈的摆荡,他想起许多灵异的事件,马上问床边的太太:“你的床有摇动吗?”没想到夫人回答:“摆得很厉害呀。”陈生心下想,这一次撞邪了。虽然如此,还是不动声色,半闭眼睛,沉着应付。幸好,激烈的摆荡很快就停顿下来。次日鸡啼,陈生立刻离开让他担惊受怕的房间。来到楼下,人声鼎沸,原来昨天晚上,对岸的花莲发生大地震,死伤无数。那一天就是921大地震。

人鬼如何沟通?数千年来就没有答案。好人、亲人往生以后,总会留给人间无限的思念。但是思念又有何用呢?远去的人不能回头报道,没有人知道,他们到底是否存在另一个空间。这个秘密,牵引着人们的幻想,继续寻觅下去。什么时候才会有答案呢?

 

3 則迴響於《第三类的接触

  1. 如果相信就存在,不信就不存在。
    不过的确满想知道在另一个空间是怎么回事。

    很多时候灵异事件都是心里作用但是也有些如没亲身体验过也很难向身边的人诉说。

    在佛学与玄学上都相信第三空间的存在但是要怎么去应证,我也想看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