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直弄是新村?

大直弄洪门会的”泗海“公司。

ASTRO—AEC正在播映《我來自新村》系列,其中一集講述霹雳的大直弄新村,在紀錄片上該新村村民說出該村曾經戒嚴,以及大膽談論村子裏的“泗海”公司是全國洪門會的總部(總會)之事引起我的興趣。
一談起新村,人們的觀念就是英殖民政府爲了截斷馬共與鄉民(墾耕者)的聯系,實行“畢禮斯計劃”(Briggs Plan)把墾耕者移殖到新村。在林廷輝、宋婉瑩著《馬來西亞華人新村五十年》裏引述官方資料,指大直弄在1950年被歸類爲新村。可是大直弄原本就是一個漁村,歸類前就有漁民居住,歸類後也是同樣一夥漁民在居住,它根本不是逼遷到特定地區,以鐵絲網籬笆圍起,吃大鍋飯的“移殖類新村”,類似的新村在霹雳倒是有幾個。
當時的墾耕者被認爲是馬共的同情者,暗中支援馬共的抗英活動,畢禮斯計劃就是將他們隔離與馬共的聯系。可是大直弄是洪門會的地盤,曆史上與馬共不和,雙方曾經發生槍戰,大直弄的洪門會獲得國民黨第四部隊的協助,是霹雳沿海最大的洪門武裝勢力。他們絕對是反馬共的,大直弄不僅是洪門會的牢固地盤,而且遠離內陸,馬共根本不可能獲得他們的支援,島上居民更不可能會支援馬共。根據此計劃的動機,一個“反共”的地區,怎麽也會歸類爲新村呢?叫人百思不得其解!
至于戒嚴,在那裏想看到馬共的影子也難,怎麽也要戒嚴呢?專訪當地漁民,有些已經記不起是否曾經戒嚴過。不過在上世紀60年代的馬印對抗時代,他們曾經在晚上被安排“顧夜”巡邏。
大直弄的居民多數是洪門會的黨徒,1922年,當地成立了泗海公司,人們擁護當地的洪門大哥(洪棍)林金豬爲首領。他原籍福建同安。
泗海公司真的是當時馬來亞的洪門會總會嗎?當我在做田野調查時,有人說是的,也有人說只是霹雳沿海的洪門會總會。比較正確地說,它不是全國之總會,因爲當時尚沒有統一的洪門總會之組織,各地的洪門會各自爲政,各立山頭,並沒有統一的組織出現。之所以有這樣的說法,那是因爲1945年8月日本投降後,霹雳沿海洪門會獲得日本遺贈一部分的軍火,于是一部分黨徒幹起打劫海上商船及綁票等犯罪行爲。
沿海一帶面對這些海盜之搶劫商船的猖獗行動,于是林金豬招集沿海之洪門會領袖在大直弄泗海公司開會,討論搶劫商船之問題,林氏極力反對這種犯罪行爲。饬令大家遵守洪門條規不搶商船,安排失業的人們向泗海公司領取失業金。就在那時候,大直弄的泗海公司就順理成章成爲沿海的洪門會總會了,因爲沿海最大的洪門武裝勢力就在這裏。
當時我國各地的洪門會幾乎都是獨立組織,雖然有著聯系,可是都沒有哪個是總會的說法。個人推測大直弄的泗海公司只是霹雳沿海洪門的暫時性總會,那是因爲1945年底,由林金豬召開洪門會議後才有這樣見解,因此人們認爲是沿海洪門的總會。事實上,洪門會的各個“公司”還是獨立個體,雖然有聯系,尚沒有歸屬一個總會的現象。

星洲日报·文化空间·田野行脚。图文:李永球(2009年8月2日)

3 則迴響於《大直弄是新村?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